猪妖崛起 第三十六章 敢死队,透心凉
作者:雪亦山的小说      更新:2018-05-17
    统共几公里的距离,罗阳没跑几步,就已经可以看清对面妖兽的毛发细节。

    吁~他心中稍感安定,总算找到组织了。

    正要随便找个妖间的缝隙钻进去,一只红毛三爪,拳头大小的鸟妖似乎接到了什么传信,扑棱棱扇着翅膀向他飞了过来。

    罗阳停下身形,谨慎的看着眼前盘旋飞舞的红毛鸟,脑海响起对方的传念。

    精神力传念?这拳头大的家伙,竟是只三品以上的大妖。

    “嘎嘎~你是哪位大人手下,怎地独自一妖在此游荡?”

    罗阳眼珠转了转,最快速度给自己编了个身世,然后在对方留下的精神力波纹上回念道:

    “额,这位鸟大人,我是从荒西古林出来的散妖,听朋友说这里的妖与人类之间将有大战,所以特地赶来相助。”

    红毛鸟语带诧异:“唉?你是说,你从荒西古林出来,特地赶到我们这里的?”

    罗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问的,但还是点头应是。

    “嘎嘎嘎,笑死本妖了,你可知你脚下所立之地何名?”

    不待罗阳回答,它嗤的笑了一声,讽刺道:

    “这里名叫荒西平原,嗯,是不是很耳熟?

    熟就对了,因为你眼前这片丛林就是你出来的荒西古林哟!哈哈……”

    罗阳豁然抬头望向丛林深处。

    视线所及的远处,一座通天黑影若隐若现,可不正是通天山?

    一时脸色臊的通红,尴尬无比,不由心中暗骂:

    刚刚离得远,还被这海潮般的妖兽给吸引了注意力,压根就没往远处看好吧。。。

    这下好玩了,闹了这么大个乌龙,这红毛鸟还不得把我给撕了?

    就算这死鸟打不过我,周围那些个小妖大妖人妖们难道是吃干饭的不成。。。

    所幸,结果并没他想的那么凄惨,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被编入了敢死队。

    说起这敢死队,在妖族历史上那是由来已久。

    但凡本族内犯下大错,但还罪不至死的妖,就会被关起来。

    直到与它族发生大战,他们就会被放出,组成一个先锋队伍与敌皆亡。

    若能侥幸不死,便可恢复自由之身。

    至于妖权?不存在的。。。

    罗阳此时,就被赶鸭子上架般的驱向人类军阵。

    而且,是在第一排……

    不是他想出风头,纯粹的身不由已,因为这正是那只红毛鸟的吩咐。

    身后甚至还有几只三四品大妖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而由于他是四蹄着地的奔行姿势,身后这些目光便直接被他的菊花所感知到,别提有多别扭。

    这是长期玩单机的罗阳从未有过的体验,让他起了必须弄套衣服的想法。

    同时,更加憎恨那只红毛。。。

    你等着死鸟!

    爸爸早晚有一天把你给烤了!

    不停咒骂着的罗阳,奔行在足足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战场上,被迫中还带着几分恼羞成怒,向着敌人发起冲锋。

    对于初次上场的新兵来说,能迈得动腿都是了个不起的成就。

    但罗阳没有一点不适,这完全得益于他的几经生死。

    看开了,也就没了恐惧。

    ……

    远处的黑线迅速放大,逐渐可以看清敌人甲胄上的纹理,和面甲上裸露出的麻木双眼。

    相比妖兽这边的喧哗嘶吼,对面的人类却是鸦雀无声,只有整齐的踏步震颤由远拂近。

    直至,

    相距不过十米,各自停下对峙为止。

    战场在刹那间,除了粗重的鼻息,安静的落针可闻。

    两方战士一双双睲红的眼睛相互盯着对方,

    大战一触即发。

    ……

    “嘣~”

    大量弓弦释放的声音自人类后方传来。

    好像是什么约定信号一般,妖兽后方也传来了一声大吼,罗阳耳朵和脑海同时接收到了一个字:

    “杀!”

    仿佛受到什么蛊惑,他的眼球迅速充血,同所有的妖们一起发出了没有理智的撕天长吼。

    不顾锋利的长枪,天赋也不开启,像个野兽般扑向面前的人类。

    噗哧连响。

    没有例外,所有第一排的妖们都被刺了个透心凉。

    而紧接着,第一排的人类也被压过来的妖们,摁在地上撕个粉碎。

    没人管那满天飞舞的残肢和扑面而至的鲜血。

    后排的妖或人全都选择绕过前排,继续向后面的敌人嘶吼着扑击而上。

    整个战场从一种极致的宁静,瞬间转变成了罗阳前世最熟悉环境,

    屠宰场……

    罗阳无力的站在原地,两只前蹄就那么耷拉在半空,支撑他的却是那根差点刺到心脏的长枪。

    此时,他眼中的红线正在丝丝退去。这代表着,在死亡刺激下渐渐恢复的理智。

    看着胸前那杆没入了整个枪头的长枪,罗阳脸上毫无波动,反而侧了侧身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

    心念一动,以伤口为中心凝起一道不大的贴肤光膜,正是朱御的局部形态。

    而后手腕一抖,用尽所有力气砍向了光膜和木枪的交接点。

    嘶~

    罗阳狠狠皱起眉头,倒吸一口凉气。

    木枪没断,只被砍进了一半左右就顿住了。

    而朱御的光膜,由于木枪的存在没有连在一起,所以在木枪受外力颤动的时候,其韧性只起到了一点减震效果,导致伤口被再度撕裂。

    虽说避免了罗阳手颤砍到自己的尴尬,其实作用并没多大。

    索性撤了朱御,拭去头上的冷汗后,双蹄统共四根粗大的猪指稳稳握住了枪杆。

    接着,反向用力一掰。

    咔嚓,以缺口为支点,木枪直接被拗成了直角。

    咬咬牙,再来回折了几次,终于彻底弄断了枪身。

    低头看着因为刚刚操作而不住渗出鲜血的伤口。

    罗阳深深吸了口气。

    一狠心,把体内那截枪杆再往里推了推,然后马上调来纯阳气开始修复已经泉涌的血洞。

    而场上的战局在罗阳疗伤之际,却是有些失控。

    一只只失去理智的妖,根本不畏惧死亡。

    可人类却没有这样的觉悟。

    看着身边的战友,被生生撕成两半。

    看着自己的长官,被妖兽塞进嘴里大嚼。

    听着那一个个认识不认识的同类,临死前发出的惨叫。

    人类中的一些新兵,崩溃了。

    他们大哭大叫着转身冲击起自己的军阵,浑然不顾即将落在脖子上的督军长刀。

    没有经过严酷训练的人类,就是这么奇怪的一种生物,顺风个个是神。

    一旦逆风,立刻变得不理智起来。

    忽然,一道悠长的啸声自人类后方远远传来。

    啸声连绵不决,并且听着是越来越近,那啸声主人正在快速赶来交战中心。

    而随着啸声一同响起的,还有全体人类军士的欢呼:

    “晋帅!”

    “晋帅来了!”

    “天哪,首领亲临前线了!”

    “晋帅无敌,荡平妖兽!”

    这些欢呼,对没有神智的妖们毫无意义。

    只有那只无人留意,坐在地上的小小猪妖眼睛亮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

    “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