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妖崛起 第二十四章 击杀敌人
作者:雪亦山的小说      更新:2018-05-17
    清醒过来的的花大在空中稳住身体,闭眼深吸了口气。

    再次睁眼时已不见了疯狂与恼怒,只有一抺可怕的认真挂于眼底。

    在勉强用破烂的右手撕下一截衣襟,将断掉的左手快速固定后。

    他终于在落地前,聚集起修炼多年的巨量源气。

    又用花家独有的碧波功,以一种特殊的波动散布全身。

    而落地不久的罗阳却是直接无视了一切。

    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撕碎眼前这个胆敢伤害猪妈的人类。

    所以,天赋朱突那耀眼的金光再次从他独角上亮起。

    整个人嗷嗷大叫着眨眼功夫穿过十米距离来到了花大身前,向着他的胸口刺去。

    面对这道曾断过自己手臂的金光,早有提防的花大,险之又险的在独角撞到胸口前。

    左腿撑地,身体全力向后倒去以争取安全距离。

    右腿带动体内源气猛得一个蹬天踹向上蹬去。

    刚好避开了一刺而过的独角,却又狠狠一脚踢在了罗阳的下巴上。

    一个四级武师全力运转源气踢出的一脚,足以开山裂石。

    别说一个内窥小妖,就是三品淬脉大妖被踢中了,也得筯断骨折吐血而亡。

    花大这一脚呢,踢是踢中了,可结果好像有些不对。

    那小妖的确被他这一脚给踢的改变了前进方向。

    金光擦着他的鼻尖从他上方飞了去,可当他起身定睛一看。

    好嘛,对方屁事儿没有,额,除了那眼泪哗哗一个劲甩头的样子。。。

    得益于炼了半年多的纯阳尽爆,罗阳的肉身强度至少比得上初入四品的缎体大妖。

    花大想把他踢死,恐怕还真不容易。

    这是因为肉身乃是妖兽最强大的地方。

    人类一向都是使用兵器或是各种工具,才能在单打独斗中敌得住同阶的妖。

    赤手空拳那还是洗洗睡了吧。

    可偏偏,花大双手被废用不了兵器,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悲惨的事情。

    罗阳很疼,非常疼,疼的他眼泪止不住的流。

    因为他发动朱突时是大叫着冲向敌人的。

    所以当花大一脚踢中他下巴时。

    下巴倒是没事,但瞬间合拢的上下牙床却是直接给了他的舌头重重一击。

    伟大的罗阳勇士用事实告诉我们,打架时,请闭嘴。。。

    狠狠的往地上吐出一口血痰。

    感觉到体内所剩不多的妖气,罗阳决定改良一下天赋的使用方式。

    他先是启动了无需妖气的朱御。

    自独角根部四周开始,直到前半身为止形成一个半圆形的流线型护罩。

    然后金光一闪,操控最后一点妖气组成朱突。

    冲着刚刚直身而起的花大直刺了过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次的突刺竟是没人反应得过来。

    花大只是见着光芒一闪即逝,身体还在反应过程当中就被撞了个四分五裂。

    而罗阳则是新奇的感受了一把瞬移的快感,眼前只是一晃就换了个地方,中间压根没什么感觉。

    没想到这个只是因为怕疼而琢磨出的天赋组合,效果竟是出奇的好。

    他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这不就是喷气飞机的那什么,空气动力学吗?

    记得前世同学聚会时就有人聊过这个。

    没了敌人,双目赤红呼呼喘着粗气的罗阳渐渐冷静下来。

    忽然想起猪妈刚刚的言犹未尽,心中一紧,也不去管那死不瞑目的花大,冲着洞穴冲了过去。

    洞内很安静,并未发现其他的敌人。

    洞内也很干净,没有战斗过后的狼藉。

    可五宝呢?怎么不见了?

    正自疑惑,罗阳忽然怔住,他看到了委顿于地七窍流血的,猪妈。

    心中猛的颤了下,他急走两步来到猪妈身边蹲了下去。

    缓缓伸出有些发抖的蹄子,隐约间带着一丝犹疑。

    因为他说不清是试图为她检查一下伤势,还是为了确认心中那不好的猜测。

    终于,蹄子碰到她鼻前凝固血痂的刹那,脑中嗡的一声懵在了那里。

    鼻子猛得一酸,绷了半天的泪水决堤般的喷涌而出。

    连串滴到她的脸上,与血痂相合,晕开了一朵朵鲜红的血色泪花。

    他惊慌失措的试图拭去,却发现越擦越多,越擦越乱。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把猪妈整个翻了个身,双手在她的胸前一下下的按压,不时还用蹄子猛砸垫在胸口的另一只蹄子。

    可猪妈除了嘴中涌出更多的血液,却是丝毫没有反应。

    罗阳终于哭出声来,手上不停,嘴中还在断断续续的喊着:

    的猪语。

    他的手上沾满了猪妈口中吐出的鲜血。

    那刺眼的红色仿佛在嘲笑着无能为力的他。

    一如,当年妈妈的离去。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喃喃自语的罗阳用满是鲜血的蹄子揉了揉脸,取出那把奔放的小刀。

    右碲夹着用力在左蹄上胡乱的划了几下。

    又小心翼翼在猪妈头上拉出一道划痕。

    将两人伤口对接后,一**的纯阳气疯狂的传进猪妈体内。

    时间慢慢流逝。

    每过不到1分钟他就要给自己多划几道以防止伤口自愈。

    这次,他的手没抖,眼神也异常的坚定。

    因为,纯阳气已经是他,最后的依仗。

    万幸的是,这次老天没再玩他,也或许是猪妈想要再看一眼她的宝儿。

    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她奇迹般的咳出一团血块,缓缓睁开了双眼。

    灰暗的眼中隐隐透露出一丝疲惫与担忧。

    直到她的视线聚焦,渐渐显露出眼前安然无恙的罗阳,才稍稍放下心来。

    猪妈的清醒让罗阳欣喜若狂,这证明了纯阳气确实有效。

    但他实在是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弄清楚,怎么才出门半天家里就出了这么多事情。

    于是,纯阳气的传递他丝毫没敢停下,转而在脑海中向猪妈传念问道:

    “妈,你感觉怎么样?大个他们呢?”

    猪妈疲惫的眨了眨眼,可转瞬脸上泛起一阵红光,看起来竟是比上次被罗阳震伤前还要精神一些。

    她没有回答罗阳的话,反而一脸欣慰地看着他:

    “宝儿啊,没想到那么强大的敌人都能被你打败。

    现在,你就是我们一家的顶梁柱,将来大个他们就要靠你来守护了。

    你能,答应妈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