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代天医〕〔鉴宝:开局一台万〕〔一品国将〕〔空间:我靠美食养〕〔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地月之爱恋〕〔穿越之兽世龙巫〕〔通天剑尊〕〔帝师是个坑〕〔财法仙途〕〔1910:重回乱世做〕〔四合院:从晋升工〕〔重生年代:悍夫蜜〕〔mc从建造主城开始〕〔控梦追凶〕〔斗罗之山龙传说〕〔我的地球仪成真了〕〔星际之最强指挥官〕〔远古种田之山里汉〕〔绝世小仙农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读书人 第289章 前往西洲,洛白衣自尽
    ..,最快更新!

    桃花庵内。

    许清宵躺在床榻上。

    他神色平静,听声音没有任何生气的感觉。

    洛白衣显得有些沉默。

    “你无需解释什么,我既然说出口,就已经有足够的证据,你任何的解释,都无用。”

    “你也不需要担心,我不会杀你。”

    “我只想知道情况,告诉我,我明白,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许清宵出声。

    他可以不杀洛白衣,可是他需要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至于为何能确信,洛白衣是种下三魔印的人,原因也十分简单。

    当初,白衣门联系自己,让自己来桃花庵。

    说是有人会与自己碰头。

    理论上来说,不可能派一个那样的人物来与自己交接。

    这很不符合常理。

    只不过,一开始自己低估了白衣门。

    同时也高估了自己。

    白衣门派了一个小厮,与自己接头,这个小厮的确是白衣门,但绝对不是与自己接头之人。

    接头之人,就是这个洛白衣。。

    亦或者是说,洛白衣是高级接头人,按照当时自己的地位,还轮不到洛白衣找自己。

    只是没想到的是,自己非要去见洛白衣。

    但洛白衣并没有承认,亦或者是说,洛白衣就是一枚棋子,当上面没有告诉她任何消息的时候,她也不会表露什么。

    就如此,一切都是阴差阳错。

    而洛白衣也将三魔印种入自己体内。

    除此之外,许清宵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

    普天之下,能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就种下三魔印的人,他想不到是谁。

    放眼朝廷,六部尚书不可能会是白衣门的奸细,即便是的话,他们也没有与自己单独相处的时间。

    而自己除了入半圣之时,以及前往西洲时,离开过大魏,大部分时间就在大魏王朝。

    再算算时间段,洛白衣是唯一嫌疑人。

    这就是许清宵临走之前,还要来桃花庵的原因。

    听到许清宵这番话。

    洛白衣没有做出任何过激行为,反倒是继续按捏着肩颈道。

    “王爷,有几句话,不知你愿意听否?”

    洛白衣出声,她声音柔和平静。

    “你说。”

    许清宵给予回答。

    “很多事情,我并不知情,我不知道那个是三魔印,也不知道对你有多大的影响,我只是一枚棋子。”

    “八岁之前,我被人收养,而后送到桃花庵来,我算是幸运,也算是不幸,不如同那些姐姐一般,她们只有选择的权力,但终究还是要走上一条不归路。”

    “但不幸的是,在这种地方,不管身子有多干净,名声依旧不干净。”

    “清倌人也好,窑姐也罢,终究是一群可怜人。”

    “十多年来,我独坐房内,几乎很少出去,见过很多人,但从小也知道大部分男人的心思,可唯独见到王爷,我看到了不同之处。”

    “王爷对我没有任何一丝异样,而且眼中也没有丝毫其他想法,我明白,王爷把我当做朋友,我也明白,王爷也很孤独。”

    “可不管如何,我心中还是开心的,因为从来没有人把我当做朋友,唯独王爷您。”

    “但终究,我最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人让我给你种下东西,我自幼被他们养大,也无法抗拒他们的命令,所以我做了,但做过之后,便是无尽的后悔。”

    洛白衣轻声开口,她的语气之中,并没有任何为自己洗脱的意思,只是平静的诉说这件事情。

    待她说到这里时。

    洛白衣停下了手,转而继续开口道。

    “说出来王爷或许不信,其实当种下三魔印后,我想过自寻短见,可我还想再见一见您,那个时候,我逐渐明白,王爷的身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许王爷,若你有恨,白衣今日甘愿以命相抵。”

    洛白衣出声,说到这里,她更是愿意以命相抵,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

    “唉。”

    床榻上。

    许清宵长长叹了口气,实际上他差不多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

    但,这些言论已经没用了。

    做了,就是做了。

    没做,就是没做。

    不杀她,是因为许清宵知道,她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可他需要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你幕后的人,到底是谁,说出来吧,白衣门的门主,告知我,剩下的事情,由我抉择。”

    许清宵开口,他不在乎这些故事,得知了白衣门门主是谁,那么一切都无所谓了。

    季灵说过。

    大魏还有一个人,一直隐藏在暗中,这个人蛰伏了许多年,具体是谁,连女帝都不知道。

    一开始还猜想是怀宁亲王,但随着逐步了解,怀宁亲王已经被排除出去了。

    这个幕后者是谁,女帝猜不到,许清宵更无从下手。

    可现在,许清宵有了线索。

    自己体内的三魔印,就是唯一的线索,如若洛白衣能说出幕后黑手是谁的话,那很多事情,就好解决了。

    只可惜的是。

    洛白衣摇了摇头,她望着许清宵道。

    “王爷,我只是一枚棋子,棋子是没有资格知道下棋人是谁的。”

    “不过,唯一可以得知的是,他是大魏王朝的人,而且身居高位。”

    洛白衣给予解答,她说的很有道理。

    身为一枚棋子,的确不可能知道幕后是谁。

    只是,许清宵叹了口气,他起身一挥手,衣服自动穿上。

    随后缓缓道。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是我许某为数不多的朋友。”

    “你与我一般,内心都很孤独,但在大势之下,如若你还执迷不悟的话,本王保不了你。”

    洛白衣说的话很合理,换做常人都能接受,尤其是看到这张楚楚可怜的模样后,任谁都不会继续责怪下去。

    但许清宵不一样。

    白衣门将洛白衣安置在桃花庵,这里可是大魏京都啊,换句话来说,桃花庵这种地方,能来都是达官显贵。

    洛白衣如此绝美,她在这里这么多年,虽然接过几个客人,但都是风花雪月,隔着一层纱布,可能连真容都没有见过。

    足以证明,洛白衣在白衣门的重要性。

    所以,洛白衣说不知道幕后是谁,许清宵死活不信。

    这纯粹就是把自己当做傻子。

    听到这话,洛白衣想要开口,继续说些什么。

    可许清宵直接出声,打断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本王低估了白衣门,早些年接触白衣门,只认为区区白衣门,不过是一个造反组织罢了,身后的人,无非是一群想要跟着造反的人。”

    “可能有一些商人在背后支持,也可能是某位王爷在鼎力支持,可直到现在,本王才明白,白衣门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大魏文宫有白衣门的人,朝堂当中也有你们的人,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平安县,都有你们白衣门的人。”

    “这种能力,就算是当今圣上,估计也做不到。”

    “尤其是,白衣门打着武帝遗子的旗号密谋造反,可有几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也正是因为这几个问题,导致本王被你们蒙骗至今。”

    “连平安县都能布局,当初陛下登基,我想肯定有你们的影子,否则的话,以白衣门的能力,不说可以操控帝王登基,可至少可以抉择谁成为大魏新帝。”

    “既如此的话,你们造反的意义在何处?皇帝都可能被你们选择,谈什么造反。”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武帝遗子已经出现,可问题是,他在大魏一路吃亏,白衣门却不见踪影,按理说这个时候,白衣门应当派出代表性人物,出来与季元交涉。”

    “可你们没有,或许你们派了人,但派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大人物,估计应当是跟季元说了几句一定会支持他的话吧。”

    “也或许,是季元看不起你们,但不管如何,你们还没有浮出水面,这就证明,造反不是白衣门的目的。”

    “你们有一个天大的计划,打着造反的旗号,只是更加方便你们在大魏做事,而不是造反,白衣姑娘,本王猜的没错吧?”

    许清宵分析的头头是道,他认真开口,将其中的问题,全部说出来了。

    他之前为何轻视白衣门,实际上也是因为以上两点。

    一来是,一个造反组织,女帝微弱之时,都造反不起来,如今大魏鼎盛,白衣门更别想造反起来了。

    二来是,自季元出现之后,白衣门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一开始许清宵以为白衣门是彻底投靠了季元,可后来发现,季元与白衣门没什么很大关联。

    综合以上两点,许清宵意识到,白衣门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白衣门的门主,就是那个幕后之人,第五代圣人,亦或者是第四代圣人。

    也只有这个人,才能真正影响到整个天下,不然的话,许清宵当真不知道,谁能有这个能耐,安插那么多眼线,处处都有自己的人。

    可到底是谁,许清宵还是不知道。

    要么就是第五代圣人,要么就是第四代圣人,二选一瞎猜一个,也是一半的概率。

    可许清宵深深的知道,自己不能瞎猜,猜对了还好说,猜错了,那就麻烦了。

    对方在布局。

    到了这个程度,双方其实都是在做最后的博弈,任何一个细节上,都不能输。

    自己若是走错一步,那么就是万劫不复。

    如若对方走错一步的话,可能一辈子的谋划,全都化作一场空。

    回头仔细想想,自己从来没有走错过一步棋。

    以前走错,也是死。

    现在,死的更快。

    感受到许清宵的态度有所转变,洛白衣神情有些低落,她眼神当中有些复杂。

    的确,她喜欢上了许清宵,虽然两人只有短短见过几次,可她爱上了许清宵。

    这二十年来,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一部分人将她当做棋子,一部分却将她当做清倌人,带着各种情绪。

    可唯独许清宵不一样,他带着的是寻常心,与自己交友。

    把自己当做朋友。

    只是,身不由己,让她选择与许清宵成为了对立面。

    如今,面对许清宵的询问,洛白衣沉默许久后。

    她望着许清宵道。

    “王爷,有些事情,我的确不知道。”

    “即便是知道了,也不能说出来,并非是畏死,而是我欠他们太多了,我做不到。”

    这是洛白衣的回答。

    她自幼被他们收养,从小就被种下了心,所以她不会背叛身后的人。

    面对许清宵,她也只能放弃自己的情感。

    听到这话,许清宵有些沉默。

    他懂得人心,也明白洛白衣的苦衷。

    可惜的是,洛白衣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刹那间,杀意出现在脑海当中,许清宵望着洛白衣,他眼神当中有杀意。

    不是恨意,而是单纯的杀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许清宵的杀意,洛白衣没有老套的闭上眼睛,而是静静地看着许清宵。

    似乎想要记住许清宵的模样。

    但,足足过了一刻钟后。

    许清宵叹了口气。

    望着洛白衣道。

    “其实,我们本来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许清宵眼神之中有失望,也有一些失落,他的的确确是把洛白衣当做朋友。

    说出来或许不会有人相信,可这两年来,自从入京后,除了皇宫之外,许清宵去最多的地方,就是桃花庵。

    因为,他很孤独,洛白衣也很孤独,两人都是可怜人。

    这种情愫很古怪,或许是互相怜悯,所以许清宵对洛白衣有先天的好感。

    不然的话,许清宵也不会隔三差五来桃花庵。

    天下绝色不少,以许清宵的身份地位,还有才华,想要找绝色完全不难。

    可是,唯独洛白衣,让许清宵觉得安心。

    所以。

    许清宵没有真正痛下杀手,只是留下这句话,便要离开。

    但,就在许清宵离开时,洛白衣的声音响起了。

    “王爷。”

    “如果我没有给你种下魔印,你我之间,有没有可能。”

    洛白衣出声,她询问许清宵,这是她心中的问题,她想问清楚这一点。

    听到这话。

    许清宵略微沉默。

    思考一番后。

    许清宵缓缓开口道。

    “或许有可能。”

    “但我不清楚。”

    “我不在乎一个人的身世,只是你我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若下次再见,你还是如此,不要怪我。”

    这是许清宵的回答。

    他知道,洛白衣喜欢了自己,但许清宵更认为是,两个内心孤独的人,寻找相似的人罢了。

    有没有可能在一起,这不是许清宵思考的问题。

    因为这种东西,都是未知的。

    只能说,许清宵不在乎这种名声说法,只要洛白衣是完璧之身,他并不在乎洛白衣的身份。

    可现在不可能了,洛白衣亏欠幕后之人太多,她注定是自己的敌人。

    放过洛白衣,是许清宵心中唯一的感性。

    如若冷酷无情点,许清宵方才会痛下杀手。

    话落下。

    许清宵转身离开,他不做任何留念。

    而洛白衣的眼神,瞬间失去了一切光彩,她呆呆坐在床榻上。

    望着离开的许清宵。

    她孤独了二十年,如同活死人一般。

    可现在,唯一一个朋友,就这样离开,对她来说,是一种致命打击。

    尤其是,自己间接性害了这位朋友,有亏欠,有难受,更多的是无助。

    落泪无声。

    今日一别,两人彻底不见,她相信许清宵说的话。

    若下次再见,很有可能许清宵会出手。

    可她不在乎这个。

    她更在乎的,是许清宵。

    下一刻。

    桃花庵外。

    许清宵步伐平静,他行走在街道上,身影极快,没有人能看清楚许清宵步伐。

    过了一会,许清宵回到了王府。

    来到了密室当中。

    他一个人静坐。

    洛白衣的事情,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或者麻烦。

    真要说,就是有些难受。

    也感慨命运无常。

    只是,往好了说,自己也不算被蒙在鼓里,提前发现了这一点。

    但很快,许清宵从密室中拿出一份卷宗。

    这是皇室卷宗。

    卷宗内,记载着皇室一脉。

    三代王爷,侯爷,全部在这份卷宗内。

    他在查。

    彻查到底是谁。

    白衣门门主与大魏幕后者有必然的关联。

    而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人,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在朝中一定有极大的权力与地位。

    就如此。

    转眼之间,七天的时间过去。

    这七天来,许清宵一个个调查,最终锁定的人,高达数十人。

    而且基本上都是,文帝之后。

    大魏近三代。

    文帝,武帝,还有女帝。

    女帝这一代,基本上可以忽略掉,这一代没有什么很杰出之人,若是有的话,也轮不到季灵上位。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藏起来,可能布这种局的人,即便是藏起来也不太现实。

    数十个目标,基本上都是武帝这一代的人。

    不查还好,一查许清宵便发现,武帝这一代,当真是人才辈出。

    文帝之后,共有十七子。

    几乎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

    其中还有一位天地大儒,即将成为半圣的存在。

    而且武者也有几位,实力不弱于武帝,但武帝是最先抵达二品的。

    所以这可能是继承皇位的重要选择之一。

    这数十位王爷,有一半都在其他地方就藩,还有三位已经死去了。

    其中,最杰出的一位,儒道五品,武道三品,当初是最有可能成为皇帝的存在。

    可最终被武帝夺走了。

    而这一位,在武帝继位后,不到两年心病而死。

    太元亲王。

    这有些古怪,吸引许清宵的目标。

    这明显有问题。

    只是,就在许清宵思索时。

    丹神古经的声音不由响起。

    “丹练好了。”

    随着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许清宵立刻从思索中醒来,而后起身,接过一品破境丹。

    一品破境丹弥漫出一缕缕武道之气,而丹神古经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小子,没有相应的材料,这一品破境丹还是有问题,唯独鼎盛境界的二品武者,才可以借助这枚丹药突破一品。”

    “而且需要接近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消化,不可能直接突破。”

    丹神古经开口,许清宵给的材料并不完全,虽然主要材料有,可其他材料没有凑齐。

    所以效果并不是最好的那种。

    但对许清宵来说,已经足够了。

    “劳烦前辈了。”

    许清宵感谢一声,随后将丹药收下。

    “我说,小友,你当真要去寻找中洲仙藏,倒不是老夫说不吉利的话,武帝当初突破一品,按理说也是世间强者。”

    “可去了一趟中洲仙藏后,就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去那地方完全犯不着啊。”

    丹神古经如此说道。

    “不去也是死,去了或许有一线生机。”

    许清宵给予回答。

    他也知道,中洲仙藏有着惊天大秘,运气不好的话,可能真的会死在哪里。

    但总比束手就擒要好,许清宵不喜欢争,但也绝对不怕争。

    从来到这个世界,许清宵就开始在争,每一步都是在争,倘若不争,早些年就死了。

    “唉。”

    “那你能不能不带上我啊。”

    丹神古经说出自己心里话。

    “不能。”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回答的很坚决,直接就是不能。

    丹神古经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把他带上,关键时刻或许能救命。

    “为什么?”

    “你带上老夫做什么?老夫有什么用,老夫只是一个没用的炼丹器啊。”

    丹神古经实在是郁闷了。

    他真的不想去什么鬼中洲仙藏。

    “前辈,您为何如此抗拒?既然您自己都说了,是个炼丹器,中洲仙藏再怎么恐怖,也伤不到您吧?”

    许清宵也很好奇了,这丹神古经来历很神秘,藏着秘密。

    “是伤不着我啊,可万一你要是死在中洲仙藏,那我咋办?那种地方,几百年都不会有人去,回头你要死了,我岂不是要等几千年,才会遇到下个人?”

    丹神古经说出了心里话。

    他不怕死,因为他死不了。

    可他担心的是,许清宵如果死在那个地方,对自己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当初把他藏在武帝墓中,已经等了几十年,现在若是待在中洲仙藏。

    即便是有人知道了,也不敢以身犯险啊。

    这才是他真正的担忧。

    明白丹神古经的担忧后,许清宵不由皱眉,他望着丹神古经道。

    “前辈,您到底是什么来历?”

    许清宵忍不住好奇。

    听到这句话,丹神古经安静下来了。

    他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过了一会后,丹神古经出声。

    “老夫若是说了,你能不带老夫走吗?”

    他问道。

    “能。”

    许清宵点了点头。

    只可惜,丹神古经没有上当。

    “你觉得我信吗?”

    后者开口,让许清宵有些失望。

    他没想到,丹神古经居然不相信自己,让人实在是有些难受。

    自己好歹也是亚圣啊,这点信用度都没有吗?

    “算了,不说就不说,反正不管如何,我都会带上前辈一同去的。”

    许清宵也没有废话,直接带上丹神古经,而后离开密室内。

    “小友,我最后还是劝你一句,没事别去犯险,这没有必要,你体内虽然有魔印,但也不是不能化解。”

    丹神古经出声道。

    “前辈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

    许清宵问道。

    如果丹神古经有办法可以化解的话,那的确不需要去冒险。

    “办法肯定是有,不过老夫不知道,这涉及到老夫的知识盲区。”

    丹神古经有些尴尬道。

    许清宵:“.......”

    许清宵没有跟丹神古经啰嗦了,而是起身离开,朝着密室外走去。

    下一刻。

    许清宵消失在了原地。

    出现在一处密室内。

    密室之中,刻印九九八十一座降魔阵。

    阵法中心,盘坐着一道人影。

    是吴铭的身影。

    他在闭死关,清除体内的魔气。

    整个大魏,除了女帝之外,没有人知道吴铭在何处。

    而许清宵是借助吴铭给予自己的信物,才找到这里的。

    此时此刻。

    吴铭浑身弥漫魔气,魔气环绕在周身,显得十分恐怖。

    没有任何废话。

    许清宵将手掌放在吴铭身后,吸取着吴铭体内的魔气。

    刹那间,所有魔气涌入自身体内。

    这些魔气缠绕吴铭体内,导致吴铭时常被牵制。

    “小友,你疯了?”

    “你把这么多魔气引入在自己体内做什么?”

    “想找死吗?”

    丹神古经忍不住开口,他一眼就看出吴铭体内的魔气很可怕,是极致阴力。

    这种东西,常人若是触碰到一点,就要失心疯。

    许清宵竟然全部引入自己体内。

    “无妨。”

    然而,许清宵显得十分随意,没有任何害怕,而是加大力度吸收这些魔气。

    与此同时,许清宵察觉到,吴铭体内的魔气积累太严重了,甚至都侵入了骨髓之中。

    这很可怕,如若不早点清除干净,吴铭早晚会死在魔气之中。

    轰。

    可怕的魔气,全部涌入许清宵体内。

    三魔印疯狂吞噬这些魔气。

    仿佛是干涸许久的大地,被雨水灌溉一般。

    不过,许清宵体内的一品印记,时时刻刻压制着三魔印,再加上天地文宫的压制,导致三魔印无法爆发起来。

    大约一刻钟后。

    许清宵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而吴铭也在闭关之中醒来。

    刹那间。

    吴铭察觉到了许清宵的气息,也明白自己体内的魔气为何突然消失。

    “守仁。”

    吴铭开口,想要劝说什么。

    但许清宵的声音立刻响起,打断了吴铭接下来说的话。

    “师父,徒儿体内已经凝出三魔印,吸收这些魔气,算不了什么,可以帮你,对我来说,影响不大。”

    “无需多说,大魏需要您。”

    许清宵开口。

    说的很直接,不给吴铭任何机会,直接将最深层的魔气全部抽出。

    当下。

    吴铭运转极武之力,将这些魔气彻彻底底排除干净。

    “吼。”

    一道沉闷的怒吼声响起,吴铭四肢展开,浑身舒爽。

    他镇压仙尸,魔气钻入了骨髓之中,严重影响到他的实力,如今这些魔气彻底消失,对他来说,是变相的提升。

    不说绝世武帝,但也算得上半个了。

    一阵发泄般的怒吼后。

    吴铭立刻起身,看向许清宵。

    “守仁,你这是为何?”

    他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满是疑惑。

    “师父,很多事情,徒儿三言两语无法解释。”

    “我要离开,寻找中洲仙藏,这一去或许有去无回,眼下大魏凝聚出中洲龙鼎,到了最关键时刻,需要师父出面镇守大魏。”

    “这是一品破境丹,可以让二品巅峰武者,三个月内突破只一品。”

    “如若有必要的话,为我大魏再添一位一品,算上师叔,还有一品神武大炮,大魏足以在大乱当中自保。”

    许清宵仿佛是交代后事一般,将一品破境丹交给吴铭。

    这是许清宵最后的准备。

    “中洲仙藏?”

    “我陪你一同去。”

    吴铭出声,他不知道中洲仙藏有多危险,但他想与许清宵一同前去,为许清宵护道。

    “不用。”

    “师父,此番风险极大,若我死了,大魏还有你在,若你我都不在了,大魏就真的完了。”

    许清宵摇了摇头。

    倒不是他一心念及大魏,最主要的是,吴铭去不去意义不大。

    能自己解决的,肯定能解决。

    如果自己都解决不了,多一个一品意义也不大。

    反倒拖累了吴铭。

    “一定要去吗?”

    吴铭也不是矫情之人,他听得出许清宵的态度,所以换了个意思。

    “恩,一定要去。”

    许清宵笃定道。

    话说到这里,吴铭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他明白,许清宵这样决定,肯定有他的苦衷。

    都把事情想到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什么时候去?”

    吴铭问道。

    “即刻。”

    许清宵开口。

    当下,吴铭沉默下来了。

    过了一会,吴铭叹了口气。

    “还有什么需要为师要做的?”

    吴铭问道。

    “大魏中藏着一个人,一直在暗中,徒儿猜测,很可能是皇室中的人。”

    “具体是谁,徒儿不知,劳烦师父暗中调查。”

    许清宵说出这句话。

    “好,我明白。”

    吴铭点了点头。

    “那没有其他事情了,师父,我先走了。”

    到了这里,许清宵不语,直接离开。

    “为师在大魏等你。”

    望着离开的许清宵,吴铭没有多说了,只是这样开口。

    很快,许清宵离开,朝着西洲赶去。

    他要去小雷音寺。

    解开武帝之秘。

    只是离开大魏之前,一则消息传来。

    洛白衣在桃花庵自尽了。

    消息传来,让许清宵愣住了。

    ——————

    ——————

    推荐一本好书。

    [我写春秋创儒道]

    儒道爽文,我看了,节奏比我还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牧龙师〕〔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夜的命名术〕〔宇宙职业选手〕〔蛊真人之行天下〕〔天启预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