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代天医〕〔鉴宝:开局一台万〕〔一品国将〕〔空间:我靠美食养〕〔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地月之爱恋〕〔穿越之兽世龙巫〕〔通天剑尊〕〔帝师是个坑〕〔财法仙途〕〔1910:重回乱世做〕〔四合院:从晋升工〕〔重生年代:悍夫蜜〕〔mc从建造主城开始〕〔控梦追凶〕〔斗罗之山龙传说〕〔我的地球仪成真了〕〔星际之最强指挥官〕〔远古种田之山里汉〕〔绝世小仙农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五百三十六章 劫名终焉,自扛其重
    天庭是忙碌的,天帝是清闲的。

    北野,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吴妄坐在舒适的车架中,任由那几头被驯服的凶兽慢悠悠地朝前逛着,晒在阳光中,品尝着刚从路过牧户那里得到的烈酒。

    北野烈酒泛滥,吴妄帮他们消化消化。

    嗯,这都是牧户他们热情送的。

    此地已能远远地看到自己族地那连绵的帐篷,熊抱族的传信兵们,已经去领地边缘呼喊永远在巡查之中的首领大人熊悍。

    吴妄身旁,那尊万古玄冰就浸在温暖的日光中。

    小精卫本也该在这,但天外战局散场时,岳父大人神农老爷子在,人族又是重礼数的一族……

    他都没来得及抱一下,精卫就被神农老前辈带走了。

    闲着也是闲着,吴妄眯着眼,心底开始搜查天地间,是否还有帝夋和烛龙的后手残留。。

    武神老师和水神此刻去了天地的西南边缘,他们正在着手搭建一个小岛,在上面布置一些奇异的景色,命名为天涯海角,算是运道女神的长眠之处。

    可惜了,虽然烛龙很暴虐,但运道女神本身还是挺不错的一个先天神。

    去跟烛龙同归于尽,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吴妄与她也不算太熟,没办法多劝什么;

    若是换做武神老师冒出这般念头,那吴妄肯定一拳打晕了再交给琉璃女神,请琉璃女神给武神仔细收拾一顿。

    咔、咔……

    侧旁传来细微的声响,吴妄立刻坐了起来。

    冰蓝色光芒缓缓晕染开,苍雪伸着懒腰慢慢坐了起来,宽松的长裙之上点缀着晶莹的光点,一缕缕冰寒气息立刻就要朝着左右弥漫。

    吴妄手掌拂过,那冰寒气息回归苍雪身周半尺,不然拉车的这几头凶兽……就需要考虑是清蒸还是烧烤了。

    苍雪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不由得怔了下,又扭头看向一旁的吴妄,目中的茫然迅速褪去,温声呼唤着:

    “霸儿。”

    吴妄忙道:“母亲,可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苍雪温柔地摇摇头,又问:“那帝夋……”

    “死了,”吴妄像是在说一件小事,“前几日死的,烛龙也已经陨落了,母亲感应下天道就可知晓这些事。”

    “嗯。”

    苍雪应了声,闭目凝神,就这般静坐了片刻。

    不多时,她睁开双眼,轻轻叹了口气。

    “小笯她,终究还是走不过自己那关。”

    吴妄并未多说,只是等母亲看完天道载着的讯息,让母亲了解被困住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苍雪道:“你还安排化身去了天外修行?”

    吴妄点点头,笑道:“为了能顺利吸纳天外众神的大道,这般行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是委屈娘多被困了几年。”

    “这些自都是不打紧的,你不应考虑娘如何如何。”

    苍雪柔声道:“反倒是,你能与你外公这般相识,倒是省了娘去介绍你们认识时的尴尬,娘总是不擅长这些……霸儿,你经营天外,可曾冷落了少司命与小岚?”

    “这个,”吴妄蹭蹭鼻尖,“应该是没有的。”

    “你呀,”苍雪轻轻推了吴妄肩头一下,“快去陪娘的儿媳,在这里耽误什么?现在都知道你解决了烛龙与帝夋这般难题,正是要威压四海、再无敌手之时,你若还不回去,她们心底不知该如何作想。”

    吴妄感慨道:“我也想再无敌手……”

    “嗯?”

    “啊,没事。”

    吴妄清清嗓子:“那孩儿去也!母亲与父亲多团聚就是了。”

    苍雪笑道:“快去吧。”

    “对了娘,这个还给你,”吴妄自脖颈解下了那条项链,奉给母亲,笑道,“我把娘你这件本命神器重新炼制了一番,只要让父亲戴在身上,他就可与母亲共享寿元。”

    ——苍雪的寿元是长生。

    苍雪含笑接了过来,缓声道:“我自会说服你父亲,他性子虽执拗,但生死寿元这般大事,也不能由着他犟脾气。”

    “那我先回天庭了,我已让土神在天庭为父母置办住处,可随时搬过来……”

    吴妄忍不住多叮嘱了几句,直到苍雪禁不住抬手扶额,吴妄这才驾云离开了北野。

    在唠叨这一领域,只要自己走母亲的路,就能让母亲无路可走!

    吴妄并未着急回返天庭,而是遁去了虚空之中,静静地观察了一阵北野。

    等母亲和父亲相见,吴妄这才收回目光,面容上的表情渐渐收敛,审视着这个天地。

    大劫从何起?

    终焉如何避?

    自身之超脱,天地之救赎。

    这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父母他们也帮不上什么,不如再度过千八百年的安生日子。

    大抵,这就是做儿子的自私吧。

    手掌划过,吴妄似是在拨弄乾坤,等他面前所见的景象换成天庭,自身便出现在了天庭之外。

    母亲说的不错,自己倒是该跟两位夫人好好聚聚了。

    ……

    咚!

    “不练了!”

    人域,某处风景不错的山峦别苑中。

    刑天一把将那口画满了繁复符文的大钟扔到地上,砸的地面阵法光壁一阵乱颤。

    他摸了摸自己修长的脖颈,气呼呼地坐在板凳上,抻开腿、敞开胸怀,骂骂咧咧地道了句:

    “这还练什么练?啊!帝夋帝夋被我二弟弄死了!烛龙烛龙被我二弟镇压了!现在天帝都是我二弟了,我难道还要跟我二弟一争高下?”

    旁边几名正晒太阳喝酒的老者不禁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有体修老者颤了颤自己硕大的胸肌,缓声道:

    “修行,为的不只是去挑战至强,你看看,现在不是说天地间会诞生一个名为妖的大族,以后会跟咱们人族争锋吗?

    我们修行者可以调整目标,以后为守护每一个弱小的族人而继续努力嘛。”

    刑天的老师也道:“你修行就是为了争强好胜不成?捡起来,继续练!”

    “哼!”

    刑天抱起胳膊,坐在板凳上一阵生闷气。

    “问题是,我二弟为啥不带我!”

    “哈哈哈哈!”

    那几名壮硕的老者一阵大笑,整个别苑充斥着体修的味道与愉悦的氛围。

    有老者突然问:“刑天啊,这次季家的老主母过寿,你去不?还有几天的功夫,请帖早就给你了。”

    刑天眼前一亮:“有擂台吗?”

    “人老主母过寿,擂台像话吗!”

    “那我不去,”刑天一阵摇头,“我还不如回北野看看,也很久没回去过了。”

    “季家相邀,还是要去的。”

    刑天老师缓声道:“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啊。”

    刑天那粗狂的眉头皱了皱:“啥意思?”

    “神农陛下据说是要退位了,最迟不过千年后,”有老者压低嗓音道,“我说的是据说啊,消息是人皇阁传出来的。

    神农陛下算是带咱们挺过了最难的岁月,以后咱们人族的好日子,嘿嘿,还在后头呢。”

    “那是,天帝陛下都是咱们人族的。”

    “现在人域的情形有点不太乐观,各家心都野了,东南域那边好像都有摩擦了。”

    “那肯定的,那些大世家,都看着那个位置,这可是太平年间,那个位置就是一家之大兴、真正的高人一等。”

    几个老头你一句我一言,说的自是颇为起劲。

    刑天却是紧紧皱眉,低声道:“这事不该是听神农陛下的吗?神农陛下就算退位,也应指认一个继承者,也会提前为这个继承者铺路才对。”

    几个老者各自沉吟。

    “话虽如此,但就算是陛下指派,若是选中的那个继承者不足以压服各世家,早晚会出事。”

    “这季家的季默,林家的林祈,就是现在最大的两股世家势力。

    众所周知,他们两个跟天帝陛下相交莫逆,自身势力也算稳固,林家吃亏吃在了此前林怒豪反叛之事,季家威望影响力更胜一筹。

    估摸着,季家就是要被选中的那个了。”

    “不一定,都不一定。”

    “往后看吧,这些都是说不准的哟……不过,刑天你这次真不去吗?”

    “我管他们!”

    刑天哼了声:

    “我回北野浪荡几年,这是神农陛下还没退,就算是神农陛下退了,神农陛下选谁,那我就挺谁。

    什么世家大族、什么将门豪强,无稽稽之谈!”

    几个体修超凡对视一眼,而后各自大笑,继续聊起了这天地间的稀罕事。

    刑天抱着胳膊在那一阵生闷气,倒也没多说什么。

    不想掺和就躲开,什么大势所趋,跟他也没多少关系。

    ‘要不要,把这事提醒下熊霸?’

    刑天仔细一琢磨,吴妄还真有可能因为忙着外面的大事,忽略人域的这些小事。

    他性子带着几分急躁,骨头上写满了风风火火,心底泛起了这般念头,刑天立刻动身,扛起自己的两把大斧,腾云驾雾赶向了天庭。

    这一路,风驰电掣,好不快意。

    路过百族聚集之所,能见百里云烟盖大城,能见千里棚屋汇异生,仔细观摩,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天地蒸蒸日上,生灵安居乐业;

    神灵各司其职,修行不乱纲常。

    这般天地,还有啥需要改进的吗?

    刑天心底啧啧称奇,暗道一句:‘不得不承认,二弟的才华略在我之上。’

    然后神气的晃晃脑袋,目中满是得色。

    就这般直接飞到天庭南侧天门,刑天被守门的几位天将拦下。

    这几名天将自是认出刑天是谁,不敢怠慢,待刑天通报了姓名,言说了来此地的目的是求见天帝陛下,几名天将便请刑天入内歇息,等待上三重天那边传回消息。

    刑天咧嘴道:“这天庭的规矩真多。”

    众天将各自笑而不语。

    不多时,有天将匆匆回返,低声道:“刑天少主,实在是不巧,陛下现在事务繁忙,两个时辰前刚入了大慈大悲天衍圣女大人的寝殿。”

    刑天眉头紧皱,倒吸了一口凉气。

    去找弟妹了?

    那可真就有的等了。

    按他们北野汉子在非打晕情况下的战斗力,一般都是六七个时辰;考虑到熊霸弟弟现在的实力……

    这不得等个六天六夜?

    刑天刚想说自己下次再来,本来也没什么大事,一声轻咦在耳旁响起,一袭黑袍的吴妄出现在刑天面前。

    “老哥你怎么来了?”

    “老弟你咋这么快?”

    周遭天兵天将哗啦啦跪满了云层。

    “拜见陛下!”

    刑天挑挑眉:“嘿嘿,没打扰你吧?”

    “自是没打扰,”吴妄笑道,“现在没了帝夋和烛龙,我正有些无所事事,走,找地方喝酒!”

    “走,走!”

    刑天扛起斧头,对那几名天将挑了挑眉,后者赶紧低头赔笑。

    两人在天庭寻了个闲置的仙山,简单布置了点酒菜,就聊起了关于人域之事。

    刑天说的眉飞色舞,言语不乏对人域那些豪门世家的批判;

    吴妄听的也算认真,时不时点头或者轻叹一两声。

    “咋样,”刑天问,“这事你不去管管吗?”

    吴妄笑了笑,叹道:“我去如何管?便是神农老前辈,也无法去压制人内心的欲望,人域接下来会出乱子,这已是必然之事。

    不过,我已经请神农老前辈晚退一两千年了。”

    刑天摇摇头:“反正我看着那些家伙互争,感觉挺窝火的,现在人域天天都在喊,季家和林家说不定会有一战,季默和林祈他们不都是你跟班吗?”

    “好友!那是好友,是兄弟,如何算是跟班?”

    吴妄笑道:“他们各有各的人生,现如今,我也不好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然就会干扰他们身周已经稳固的环境。

    当然,他们如果遇到麻烦,我自会出手,但只是帮他们,而不是帮他们背后的势力。”

    “不想看他们争起来啊。”

    刑天长长地叹了口气,仰在座椅上,看着天空中飘过的薄薄云朵。

    在天庭中,天空似乎触手可得,但伸手去触碰,又发现那云朵无比遥远。

    刑天道:“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可能帮不上你太多,但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对别人说的烦心事,你可以随时找我吐露。”

    “还能有什么大事?”

    吴妄笑道:“烛龙已死,帝夋已灭,我接下来就是恪守本心,做个正经的天帝就够了。”

    “也对。”

    刑天咂咂嘴,却是没注意到,吴妄眼底一晃而过的少许思索。

    罢了。

    ……

    且说,精卫被神农暂时带回了人域。

    回家前半个月。

    神农丢下人域那些繁琐小事,系上围裙,就在吴妄亲手打造的木屋中,享受着天伦之乐,每天变着法地给自己女儿投喂。

    每天,这老父亲就在旁边嘘寒问暖,恨不得亲自给女儿缝制几件衣裳。

    父女两人之间的话题,也都是围绕他们自身展开,不会再谈论人域种种。

    神农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吾为人域担心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人域没事了,就不能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弥补下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可惜,好景不长。

    精卫回家刚过半月,神农的口风就渐渐变了。

    “娃?你着不着急去天庭?”

    “父亲,孩儿想在您身边多待些时日。”

    “娃,你真不着急去天庭?”

    “孩儿是想,哥……无妄在天外一直陪着女儿,担心两位姐姐会因此不满,想让哥与她们多相聚几日……”

    “该回去还是要回去的嘛。”

    精卫不由得以手扶额,终于在老父亲身边停驻了月余时光,选择了去天庭与吴妄汇合。

    赶赴天庭的路上,在几位人域高手的簇拥下,精卫却禁不住低头思索。

    天外的一幕幕情形划过心头;

    自己与哥的相处,自是甜蜜且舒心的,总觉得两人若是能一直这般下去,那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之事。

    但很快,精卫心底就泛起了少许疑惑,那疑惑凝成了疑云,盘踞在心底,不断转动。

    素轻姐姐;

    钟灵;

    她们,有关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牧龙师〕〔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夜的命名术〕〔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天启预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