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小北沈清瑜〕〔吞噬诸天〕〔婚途有坑:撞倒总〕〔我曾风光嫁给你〕〔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神殿萧天策全文〕〔亲爱的,这不是爱〕〔亲爱的这不是爱情〕〔天神殿txt下载〕〔我曾风光嫁给你〕〔阮苏薄行止小说免〕〔华夏第一战神萧天〕〔王者:开局在长安〕〔大贤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原来我这么有钱〕〔江婉小说〕〔陈平江婉小说〕〔盗墓家族〕〔嫡女倾城:王爷你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一九九章 甘愿赴死 梦境救人
    孟承光额头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不用片刻就将胸前的衣服湿透了,而钟艳秋却是毫无反应。钟员外和安长钧等人都是万分焦急,又不敢打扰。

    “他娘的这是什么鬼怪?怎么这么厉害?”孟承光接连施法,仍是无法撼动,他皱了皱眉头,暗道。“看来不拿出看家的本事,是不能拿你怎么样了。”当下轻轻一喝,将棋盘之中的黑白二气腾起,凝聚在口中。

    随着他法力一转,黑白二气飘向了钟艳秋。然而片刻之后黑白二气骤然炸开,巨大冲击力将施法之人猛然撞开,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啊…孟大公子。”钟员外惊呼一声,即刻过去扶他。

    安长钧则是满脸绝望,跌坐在地,哭喊道,“艳秋,艳秋…”

    孟承光捂着胸口,面色苍白,钟员外扶住他,老泪纵横道,“看来都是秋儿的命数如此,我的秋儿呀。”

    孟承光猛然咬牙,一把推开了钟员外,疾步往外冲去,口中还大喊道,“你们等着,我去找人。”

    刚才一瞬之间,他似乎看到了钟艳秋被鬼怪附身,吃掉了神魂,肉身血气枯竭,化作一堆枯骨,心中久久难以释怀。现在他唯一想到的就是陈靖之,也只有陈靖之有这份本事了。他大步踏上马背,马鞭一抽,滴答滴答奔跑回庄院。

    他现在心中无比惊慌,纵马冲入庄院,大声叫道,“陈道长,陈道长救命呀,救命呀陈道长。”

    陈鼎见他无礼地冲进来,立刻施法使得马儿停住,大声地喝道,“你干什么?”

    “你让开,我要找陈道长救命,十万火急呀。”

    陈靖之在房中修持,眉头一皱,似乎能够感受到孟承光心中的焦切。他立刻打开法阵,法力一收,走了出来,说道,“孟承光,什么事?”

    “道长,快跟我走,跟我去救人。”孟承光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刻拉住了陈靖之的袖子,扯着他往马上去,叫嚷道,“我有一个好友,被鬼怪附身,命悬一线,陈道长你一定要救一救她。”

    陈靖之冷声道,“就你这奔马的速度,去到人都可能死了,放开心神,我知道怎么去的。”

    孟承光愣了一愣,恍然道,“对哟,道长你是会飞的,那还等什么,快呀。”

    陈靖之心神立刻侵入孟承光,只是瞬间已经知道了方位,大手一抓将孟承光提了起来。孟承光双脚离地的一瞬间,四肢乱蹦,惊呼大叫,“别提着我,我又不是鸡鸭,别提我的腰带,我裤子要掉下来了。”

    此时青女也被搅扰了,立刻出了来,看到只有陈鼎还在,当下喝问道,“陈三郎要去哪里?”

    陈鼎愣了一愣,“我?我也不知道呀…”

    青女哼哼几声,“又不带上我,真是负心汉。”说着也是化作一道清风追了过去。

    不过片刻,陈靖之落在了钟府,空气之中一股浓郁的妖气,带着丝丝腥味,他眉头一凝,这妖气他却似曾相识。“赶紧放下我呀,被他看到我这么狼狈怎么办?”孟承光手脚乱拍,对着陈靖之低声吼道。

    陈靖之冷笑一声,手上一松,啪的一声,孟承光摔落在地,但是立刻爬了起来,连忙整了一下衣服,甩了甩头发,喊道,“道长等什么呢?”

    “这是…”钟员外听到呼喊声音,立刻看去,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漫步进来,孟承光跟在了身后,他不由脱口问道。

    “这是我请来的高人,快看一看钟姑娘的情形。”孟承光也不想多做解释,喊道,“让开让开。”

    陈靖之走到近前,钟艳秋气若游丝,已经面如枯木干朽,没有半点血色,完全看不出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子。她的兄长嫂嫂们个个都是面带悲伤,听到有高人来此,连忙让了开来。而安长钧伏在床边,已经泣不成声。

    陈靖之上前看过,孟承光本来想说话,也是马上止住了话头。陈靖之取出一丸丹药,塞入她口中,霎时间一股精气在她体内流动,面上的血色就逐渐开始恢复。陈靖之这时候法力一点,截取了一段气机,嘻嘻体悟,瞬间就明白了缘由。

    孟承光看到陈靖之似乎已经有了把握,迫不及待地问道,“道长,是怎么回事呀?”

    “这位姑娘是中了妖咒,这妖咒会夺人心血,吞人精气,待得心血精气尽数散去,那么也就是她的死期了。”

    “啊…”安长钧立刻跪着过来,涕泪纵横抱着陈靖之的大腿叫道,“道长,求求你救一救钟姑娘,我愿意做牛做马,只求道长救一救钟姑娘吧,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钟姑娘的命。”

    “你起来吧,救人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现在钟姑娘已经昏迷过去,加上体弱,气血虚浮,虽然我已经用丹丸吊住了性命,但是保不了多久。现在她犹如风中烛火,稍稍不注意一些就会香消玉殒,我的法力还没有到细微如尘的地步,钟姑娘承受不住。此时必须要有一个钟姑娘无条件信任甘愿为她赴死,又心志坚定的人,进入她的识海之中,将她识海中的一道妖咒替换过来。”

    “如此一来妖咒另附他人,我就可以施法救助。”陈靖之这话是对着所有人说的,“即便妖咒另寻他人寄托,也不用过于担心,我自有法术可以救他性命,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去试一试。”

    “我愿意,我愿意…”安长钧不待陈靖之问完,立刻喊道,“只要能救钟姑娘,不管是怎么样的困难,我都愿意去做,就算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

    “长钧公子,以往是我看轻了你,只要你能救我秋儿一命,你要什么我给什么,我还把秋儿许配给你。”钟员外无比感动,拉着安长钧的手长声泣道。

    “我就说你去了哪里,竟然不带上我,哼…”

    他们仍是沉浸在悲伤之中,一个犹如银铃一般的娇嗔声音瞬间打破了氛围。他们纷纷看了出去,只见一个绿纱轻衣的少女欢快地跑了进来,她眉目如画,顾盼生姿,竟是恍若天仙一般。安长钧原本十分不喜,只是看了一眼,瞬间就呆住了。

    青女纤纤素指上缠绕青丝,带着挑衅的神情,看去更是活泼可爱,“陈三郎,你看你不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也能找得到你,怎么样,以后你还丢下我吗?”

    “你是来捣乱的吗?你没有看到我们这里有一个病人吗?”孟承光顿时大怒,朝着她吼叫道。

    “哼?我看看…”青女点起了脚尖,伸长了天鹅颈一般的脖子,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哦,原来是中了妖咒,那就没什么办法了。”

    “那是你本事不济,你救不了人,陈道长能救。” 孟承光不屑地说道,“赶紧让开,别耽误陈道长救人。”

    “陈三郎,你真的能救?我不信。”青女认真地看向了陈靖之,嘟嘴道,“你可不要逞能哟,你的道行还比不上我,我都无能为力。”

    陈靖之认真说道,“救人与否不在于我,在于愿意去救钟姑娘的人。”

    “真有人愿意去救人?一旦中了法咒,今后就算治好了,也寿命不长,还会面容枯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哟,我就想不到了。”

    “我在此间施法,你先出去,以防外人搅扰此处,乱了我的法术。”

    陈靖之嘿嘿一笑,青女满是得意,笑道,“也只有我这等本事,那施法妖咒的妖物,恐怕会追上门来,你可要小心了。”

    孟承光也道,“那我们赶紧出去吧。”说完就把众人往外间推去。

    房间之中出了钟艳秋,只剩下陈靖之和安长钧。陈靖之目光如炬,笑道,“安公子,可是考虑好了?如果你不愿意,也大可说出来。”

    安长钧忽然之间有了些许犹豫,片刻之后,下定了决心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陈靖之轻轻一笑,指了一指旁边然他坐下,随后施展法术,将安长钧的神魂带离出去,再是法力一动,安长钧已经进入了钟艳秋的梦境之中。这梦境就是钟艳秋自身的意识所化,一身心血精气则是支撑这意识的根本。

    安长钧一进入这梦境,感觉浑身阴冷,处处都是鲜血,脚下似有蚯蚓蠕动,他低头看去,吓得半死,尖声大叫,竟然有数十条无目蛇缠在他的脚上,正在吸食他的鲜血。他跌坐在地,双脚乱蹬,哭叫不已。

    这时候一点星光自他眉心透出,落下之后,那些无目蛇纷纷避开他。可是安长钧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胆战心惊,双脚颤颤发抖。他仰头看去,四周空空荡荡,但是又像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他心中恐慌,只是张嘴喊道,“钟姑娘,钟姑娘…”他喊了半天,仍是没有回应,他转了一转身子,忽然撞在了一块黏黏(和谐)腻腻浑身阴冷的肉块上面,忽然心中一跳,回头看去顿时浑身冷颤。

    “钟姑娘…”

    钟艳秋被一条肉蛇死死缠绕,不断挤压,似乎再有片刻肉蛇就要将钟艳秋吞吃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每十小时创〕〔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从红月开始〕〔伏天氏〕〔万相之王〕〔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