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烧的莫斯科〕〔天巫〕〔战神变〕〔道医天下〕〔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才医妃是戏精冷〕〔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冷清欢慕容麒〕〔一米阳光〕〔狂少归来〕〔霍海云晴〕〔天刀陈天选〕〔锦帐春〕〔陈天选方糖〕〔情深不负,总裁老〕〔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一九七章 身怀异术 火炉炼法
    洪雅全的面色十分难看,满怀怒气看向了孟承光。

    孟承光毫不在乎,嘻嘻笑道,“来来来,洪大哥,这一位就是我的…”孟承光想了一会儿,他自己也曾说过自己是陈靖之的徒弟,现在自己的兄长又拜了陈靖之为师,那么自己的辈分不是平白矮了一辈?

    他纠结了一会儿,大笑道,“各论各的,陈道长是我的好朋友…洪大哥你更是我的至交,不如我来作个中人,就此握手言和。”

    “这些不都是吉云那死娘炮搞出来的吗?等我们回去掀了吉云的狗窝,狠狠地把他按在地上,让洪大哥羞辱他丫的。”

    “洪大哥,刚才多有得罪了,不打不相识嘛。”

    孟承光喋喋不休,嘻嘻笑着,洪雅全脸上通红,冷笑道,“孟贤弟,不要再说了,今天是这二人技高一筹,我甘拜下风,来日再来请教。”

    “孟贤弟今天不能招待你了,改日再来请罪。”洪雅全满腔愤恨,将飞剑拾起,痛惜道,“我今日要回山门,不能奉陪了。”

    听到这里陈靖之心念一动,他正要去青云门采炼五行精石,这不正是良机么?

    “洪道友请留步。”

    “还有何赐教?”洪雅全回头怒声问道。

    陈靖之歉然道,“毁了道友的飞剑,万分歉,愿意为道友重炼法剑,不至于错过贵派的比剑法会。。”

    “你会炼剑?”洪雅全顿时震惊了,他这柄飞剑那是自家老师所炼,而老师已经是门中除了掌门之外,炼剑第一人了。

    “算不上精通,但也小有心得。”陈靖之这就是在说大话了,他根本不曾炼过飞剑,只祭炼过飞刀,但是陈靖之之所以敢夸海口,也有自己的底气在。一来他的飞刀乃是无上法门,一法通万法通,二来他是看出了对方的飞剑有形而无灵,这是光有外炼之法,而没有内炼之功。

    他也曾看过一些粗浅的炼剑法门,应该足以应对了。

    “果真?”洪雅全难以置信,可是现在老师在为掌门祭炼法器,自己求上门去,只怕挨一顿臭骂,还会认为毁坏飞剑,不敬师长。

    “洪大哥,别的不说,但是陈道长的本事我可是知道的。就一个字,牛。”孟承光连忙说道,“来来来,快来坐下,我们好好谈谈。”

    说着,拉住了洪雅全,“还别不信,就是那个蛇蝎美人,手段都很厉害的,反正都是她的错,让她给大哥你赔罪。”

    洪雅全犹豫了片刻,半推半被推到了雅间,听孟承光低声说道,“陈道长还会炼丹,大哥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炼丹?”洪雅全立刻眼睛一亮。

    孟承光对琴娘子道,“赶紧准备酒水,香主招待贵客。”

    青女和陈靖之并排,陈鼎跟在二人身后,青女望着陈靖之嘻嘻笑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可不认为你有那么好心。而且你真的会炼剑么,不要弄巧成拙哦。”

    “仙子也说青云门的飞剑之术粗糙不堪,我虽然所知不多,但是比这等粗浅飞剑术还是要好一些的。”陈靖之颇是自信地说道。

    进入雅间,就被请到上座,一众仆从不明所以,还是摆上了酒菜。青女本就挑剔,没有了新鲜感,就有些百无聊赖,时不时和孟承光斗嘴。孟承光又嘴贱,青女不服输,没有一会儿,就是剑拔弩张。

    陈靖之也不是无趣之人,道行又深厚,交谈不久就让洪雅全感觉受益匪浅,顿觉遇到知音,当下也是颇为认可陈靖之。其后谈起了飞剑之术,陈靖之一番话让洪雅全心种一震,喃喃自语道,“有形而无神?”

    “形神兼备,方得全功。”

    洪雅全忍不住一拍桌子,感慨道,“道长一席话,胜过我修行数十年,容日受教了。”

    洪雅全仍是心中有气,但这样的修行经验实在难得,而且听陈靖之讲解之后,他已经确认对方确实能够炼制飞剑,当即问道,“陈道长,炼剑还需何需,请告知于我。”

    陈靖之笑了一笑,起手一指,一张符纸落下,见他双唇轻轻动作,少顷一张符箓已经炼制功成。

    “这是炼符之法?”洪雅全微微一震,符法在青云门也是有的,但是那是专门有一脉弟子修行,而且颇为神秘。洪雅全还曾前去求过符箓,此时见到陈靖之随手画出,怎能不惊?

    他立刻将这符箓摘下,稍稍感应,看清了所需灵材,不禁点头道,“此中有几样我手中就有,但是星精石、和宸玉等我却要回山门向仙门求取,还有道长所说的火炉,我仙门确实也有两座,但是其中较大的玄火炉只有掌门以及诸位长老可用,较小的地火炉如今有同门在使用,恐怕要等半月。”

    陈靖之目光炯炯,他现在祭炼的天罡星雷石也需地火熬炼,洗净罡气,禹御天各地其实也有地火炉,但早已被人占据,想要使用肯定要大费周章,而青云门这一处似乎可以借用。

    陈靖之点了点头,说道,“本是我们二人失礼在先,洪道友可以自便,只要我还在此间就请洪道友放心。”

    “好好好,我这便回仙门。”洪雅全喜不自禁,迫不及待要回返青云门,而后才是想起陈靖之等人还没有招待,面上歉意道,“陈道长,我们青云门仙门所在乃是一处福地,那里不是谁人都能进去的,要先到仙门请得允准,否则会给道长添麻烦。接下来几日就要请道长委屈了,在这青云酒家下榻,我必让人好生服侍。我必须赶紧回去仙门,否则那些上好的炼剑宝物就会被人取走。”

    “洪大哥你只管去,陈道长这里有我呢,放心吧,我和陈道长那是老交情了,我出面了陈道长还会拒绝不成?”孟承光十分得意,他早就觉得陈靖之这人很不简单,没想到连洪雅全也是十分金服,当下就有一种自己也是高人的错觉。

    “洪大哥,你从仙门回来之后就马上道府城找我,你知道我在哪里的。”

    “多谢孟贤弟,待得此事完成之后,我一定为你引荐老师,让你顺利拜入青云门。”洪雅全哈哈笑道,“陈道长,今天多有得罪,先告辞,来日再来请罪。”言罢深深一礼,化作一阵清风快速飞去。

    青女站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看向孟承光。

    “你想干嘛?”孟承光感觉到有一条毒蛇爬上了脖子里,浑身发冷,死死盯着对方,连忙躲到了陈靖之的后面。

    “你干嘛那么怕我呢?我又不会吃了你。”青女哈哈哈大笑,像一只充满危险的狸猫盯着孟承光这只小老鼠。

    孟承光躲到了陈靖之的身后,终于有些放心,冷笑道,“呵呵,你是不会吃了我,可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比吃人的老虎还要可怕。”

    青女努了努嘴,嘻嘻笑道,“好啦,我就不逗你了,不过你真是大胆,竟然擅自主张,你就不怕陈三郎不帮你吗?”

    “为什么陈道长不帮我?”孟承光嗯了一声,斜着头疑问道。

    “你真是无可救药,有陈三郎这样的高人你不愿意拜师,却要拜什么青云门,实在瞎了你的狗眼了。”

    “呃…”孟承光顿时哽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犟着脖子道,“关你屁事…你管那么多干嘛,管好你自己。”

    “住口,你们二人不要在这里胡扯了。”陈靖之听得耳朵都要生茧,感觉放任这两个人斗嘴下去,下一刻孟承光又要挨一顿毒打。

    “孟承光,你不是要带我们去歇脚?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好好好,看在陈道长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蛇携夫人计较了。”孟承光对陈靖之有一种无来由的敬畏,连忙在前引路,只是走出了没有几步,双腿似乎被人拉扯住,他用力过大。

    砰…

    “哎呀…”

    孟承光被扯住,狠狠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叫,随后就是青女银铃一般的笑声。

    “臭三八,死毒妇…”

    “陈鼎把他扶起来。”陈靖之冷冷扫了一眼青女,对方缩了缩脖子,努嘴假装不在意。

    “你们两个如果还在我面前斗来斗去,那我们三人就各自离开,以免互相嫌弃。”

    “哼…”青女美眸抬了一抬,纤纤素指缠绕青丝,乖乖走到了一边。

    “你个毒妇,等我哪一天法力比你高了,老子就把你干死。”孟承光惨呼连连,碰到陈靖之的目光扫来,只好闭嘴,龇牙道,“陈道长,他欺人太甚了。”

    陈靖之哂道,“那等你有了本事还回去,现在做口舌之争无益。”

    “好吧,认栽了。”

    陈靖之上前为他稍稍疗伤,见得没有大碍,再度说道,“仙子今日所为实在有失风范,他生性顽皮,你要是看不惯直接打死,否则直接无视了他。日后只要我在,就请仙子手下留情。”

    “好啦,知道你护短。”青女连着哼哼哼地几声,干笑道,“今后不打他就是喽,谁叫他嘴巴这么贱,以后他一说话我就把他嘴巴封起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万相之王〕〔从红月开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