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小北沈清瑜〕〔吞噬诸天〕〔婚途有坑:撞倒总〕〔我曾风光嫁给你〕〔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神殿萧天策全文〕〔亲爱的,这不是爱〕〔亲爱的这不是爱情〕〔天神殿txt下载〕〔我曾风光嫁给你〕〔阮苏薄行止小说免〕〔华夏第一战神萧天〕〔王者:开局在长安〕〔大贤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原来我这么有钱〕〔江婉小说〕〔陈平江婉小说〕〔盗墓家族〕〔嫡女倾城:王爷你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一五三章 赤蛇夺魂 天外来物
    “司郎将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你要做什么和我无关,我要做什么也与你无关。”陈靖之哂然道,“你这小老儿,胆敢打我的主意,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司郎将百风愣了一愣,而后冷笑道,“那禾老可要小心一些了,不要让我失望呀。”

    禾老怒声大喝道,“臭小子,今日在此不论生死,你可敢上来?”

    陈靖之足下一点,身形如魅影落在了正中。

    “好俊俏的身手,果然是有本钱的。”

    “身轻如燕,脚下如松,看来不好对付呀。”

    “胡吹什么大气,不过是身法好一点,但凡修炼过几天的人都能够做到,黄毛小儿能够干什么?”

    “禾老成名已久,一手法术厉害得很,这个小子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这些人的议论声音不绝于耳,大多数人都不看好陈靖之,一个毫无名气的人出了口气大一些,难免为人不喜。虎婆等人看着.jxpx.陈靖之一副看戏的表情,禾老名气颇大,法术也很是诡异,如果能够提前将他打击一番,那对于在座的人来说都是好事。即便不能把禾老打压下去,也能窥看不少手段。

    禾老脚下用力一踩,腰间的赤蛇游走下来,红烟滚滚之中这条赤蛇已经化作三丈长。同时禾老,手里面拿着一对铁锤,双目也变得通红。他二.zyxta.话不说,身子虎跳而起,猛然打向陈靖之,而赤蛇也是箭射出去。

    陈靖之眼神一扫,这一条赤蛇实际上本体不过五尺长,只是吞食了许多生人的魂魄,已经能够使用迷魂法术,如果不是有鉴真神目,陈靖之也不容易判断。这时陈靖之掠起一阵清风,似有点点星光散去。

    霎时间,陈靖之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禾老铁锤打了个空,一个愣然,怔怔看了看眼前,只是须臾之后,他立刻反应过来,身后已经杀气用来。禾老立刻回防,而赤蛇与他心灵相通,转瞬之间也是飞射过去。

    陈靖之一拳打去,雷声鸣动,似有霹雳雷电作响。陈靖之瞬间拳头化掌,击向禾老,而禾老的铁锤打来,砰的一声,禾老手臂发麻,一时拿不住铁锤,咚的一声被抛了出去。而他整个人被陈靖之凌厉无匹的掌风一掌击退,脚下趔趄,不能站稳,仰面跌倒在地。

    赤蛇发出呼哧呼哧声音,蛇头猛然探来,张开了血盆大口,蛇身猛然缠住了陈靖之。陈靖之一把捏住蛇头,身上法力暴起,阵阵雷电光芒在他手臂萦绕。赤蛇嘶嘶叫响,赤红的双目发出夺目光芒。这是赤蛇的法术,一旦被这法术纠缠住,立刻双目失明,神情呆滞,魂魄就被赤蛇吞下。

    但是陈靖之用力一捏,再是清声一喝,鉴真神目之下赤蛇顿时萎靡,而后赤蛇砰的一声炸开,血肉横飞。

    “啊…”禾老惊声尖叫,仰天大哭道,“你杀了我的宝贝,你杀了她。”

    “聒噪。”陈靖之身上法力荡开飞来的赤蛇血肉,再度凌空跃起,在空中劈出一掌,似有利光劈下。禾老惊骇欲绝,慌张地在地上滚了一滚,堪堪避过这一凌厉的掌风。陈靖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再是劈出一掌。

    禾老这一回没能躲过,被掌风打在肩头,咔嚓碎裂声响,肩胛骨已经被陈靖之打碎了。禾老在地上翻滚,惨叫不已。

    场上诸人豁然了起来,他们惊愕地看向了陈靖之和禾老。他们在座的没有几人敢说可以完胜禾老,而且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他们面面相觑,眼见陈靖之就要把禾老打死,一个赤膊大汉猛然一拍,喝道,“小兄弟,不要得寸进尺。”

    陈靖之回过头去,冷冷瞪了一眼,似乎有真正寒光吐露。赤膊大汉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越是这样越是挺胸说道,“禾老并没有伤了你的手下,你现在也已经和禾老较量了一番,居然赢了就不要再计较了。”

    小整事流鹿拍案而起,喊道,“你是何人,是想要在我谷母城放肆吗?既然已经赢了,就不要再闹出人命。”

    “你们这是慷我之慨,为自己博名声吗?”陈靖之呵呵一笑,不过也确实不愿意再计较下去,毕竟是别人的地盘,该嚣张时就嚣张,该收敛时就收敛。他指着赤膊大汉呵呵道,“不过既然兄台你这般说,也不能不给你面子,只是禾老以后要记住了,不要再让我遇到,否则就不是打碎你的肩膀,那是会要你的狗命。”

    流鹿被气得满面通红,自己也是谷母城的官员,竟然被无视了,只是无论流鹿如何生气,陈靖之根本不理会他。

    “你…”禾老面色枯败,浑身无力看着陈靖之,双目赤红道,“好,今天是我输了,但是我一定会向你报仇的。”

    陈靖之拍了拍手,冷眼一笑,转身就要离开。虎婆等人看到陈靖之离去,心中松了一口气,这等劲敌留下来那是绝对不行的。

    “这位高人,且慢。”司郎将百风见状心中却是十分欢喜,所有不快一扫而尽,大笑道,“这位高人,还请留下,听我一言。”

    陈靖之转头看去,施施然道,“司郎将还有何指教?”

    司郎将百风哈哈笑着说道,“还未有请教高人xgchotel.大名,刚才失礼了。”

    “我叫陈,家中行三,人人都称我陈三郎。”陈靖之决定隐去姓名,将来两国战争爆发,也不至于引来强敌,自己可以应对,但是亲眷好友免不得要被波及。

    司郎将百风点了点头,故作玩笑道,“禾老毕竟是我亲自招纳的英才,刚才禾老未经允许差点伤了陈公子的门人,我代禾老向陈公子道歉,请陈公子留下来,也好让我赔罪。”司郎将说完之后快步走了过去,将禾老扶了起来,一边又安排人安置禾老。

    这时候他才走过来,笑着道,“陈公子,可否留下来?”

    “司郎将不担心留下了我得罪了其他人嘛?”陈靖之呵呵笑道。

    司郎将百风哈哈大笑,已经走到了近前,大声道,“在座诸位都是有容人雅量的,怎么会得罪他们?陈公子留下来,诸位必定心中高兴。”

    这时候百风暗中传音道,“陈道长这样的本事,不想着来我百越国吗?若是到了百越国我必厚礼相待,而且我有一件东西一定是陈道长想要的。”

    陈靖之微微一笑,道长这个词只有孟承光叫过,没想到这里又有一个人知道。他也是回应道,“你如何肯定拿东西是我要的?”

    百风面上得意洋洋道,“我当然能肯定,像陈道长这般人物我也见过,知道道长所求。”百风一直觉得陈靖之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他之前遇到的高人颇为相似,就在陈靖之出手之后他已经有七八分确定。

    陈靖之心神一动,百风的修为不低,也是相当于窍关第三重胎光境,此人如此年轻就有这等修为,也可以看出地位不低。他也不愿意动用心通之法以免惊动了对方。

    陈靖之凝视对方道,“难不成司郎将以为一句空话就能让我相信吗?”

    百风眸眼微微上抬,似乎在沉思,片刻后低声道,“那是一件天外来物,其他的我不便多说,你若信就来,不信我也不勉强你。”百风话已至此,其他的是不会多说一句的,他说完之后负手而立。

    “陈公子,你考虑好了吗?”百风昂首道。

    虎婆等人立刻把目光看向了陈靖之,不知道百风对他说了什么。

    陈靖之环顾诸人,他们微微身长脖子,身子前倾,他道,“毕竟搅扰了司郎将的好事,多有得罪,理应赔罪,就请司郎将安排。”

    “请陈公子入座。”百风哈哈大笑,开怀不已,出了陈靖之能入他眼的没有几人。不过他还是留下来认真听这些人的手段。

    流鹿狠狠瞪了一眼陈靖之,话到嘴边生生忍住了,自顾自坐会座上。

    不多时两个从官将名单拿了上来,他目光一扫,这些从官将陈靖之的名字放在了第五位,他撇了撇嘴就把陈靖之的名字调整到了第一位,而后满意笑着,交给了两个从官,这就算是已经安排妥当了。

    当天百越国的使者们为陈靖之等人安排了诛住处,设了宴席,一时载歌载舞。不过虎婆等人心情极其郁闷,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但是陈靖之这种不知跟脚的人闯了进来,打乱了这些人的算盘。

    原本几人都是竞争对手,但是现在他们决定联合起来。

    赤膊大汉紧握拳头,咯咯作响,咬牙道,“凭什么陈三郎可以不需要参加第一轮的比试?”

    “就凭他打败了禾老。”虎婆呵呵道,“如果铜松你能够击败禾老,应该也可以有这样的特权。”

    一个眉眼十分寻常的中年人起身,一本正经说道,“这对于我们是一件好事,相比谁也不愿意对上这样一个强悍的对手吧,你们说是不是?”说完之后他认真看向了这些人,眼神里面一片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每十小时创〕〔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从红月开始〕〔伏天氏〕〔万相之王〕〔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