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烧的莫斯科〕〔天巫〕〔战神变〕〔道医天下〕〔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才医妃是戏精冷〕〔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冷清欢慕容麒〕〔一米阳光〕〔狂少归来〕〔霍海云晴〕〔天刀陈天选〕〔锦帐春〕〔陈天选方糖〕〔情深不负,总裁老〕〔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一零四章 赠送丹方 灵药回馈
    待得卯时初,殷玄守已经命人拔营,陈靖之便起身带着满满一炉子的丹药出来。李军医和梅六英已经在大帐外等了许久。

    李军医有些怒气道,“你怎可独占大帐,昨夜只能让大帅他处歇息。”他说完之后,看着陈靖之托着的香炉,皱眉道,“jxpx.一夜就得了这些东西?”

    陈靖之自然不会和他计zyxta.较,而是笑着道,“实在是晚辈的罪过,炼制丹药太过耗神,以至于情不自禁闭了一会眼睛,还请带我前去向大帅请罪。”

    梅六英摆了摆手,“其他的不要多说了,大帅不会和你一个毛孩子计较,但是你若欺瞒大帅我必第一个饶不了你。”

    殷玄守此时在另一处营帐之中,他看着各处来的消息,眉头拧成一股,广成府也发现了妖虫的踪迹,幸而昨夜将消息传了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看来情势十分危急,一旦将宋国所有神灵都牵制住,那谁人还能对敌百越国的外道神灵?”殷玄守心中越发一紧,现在已经将消息报上了大道宫,应该很快就能处置,而自己也必须尽快赶去镇宁府。

    随后他又想起昨夜陈靖之被外道妖人埋伏,派遣了士兵前去追查也无所得,他对此行越发凝重。最为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办法联系到延川县县伯。

    外间梅六英带着陈靖之进来,梅六英道,“大帅,陈少郎已经炼制出了丹药,不过…”

    “不要多说其他的,让陈少郎来说吧。”殷玄守看着陈靖之道,“陈少郎,你这丹药果然有用?”

    “有用无用试过就知。”陈靖之微微笑着回应道。

    李军医皱着眉头道,“丹药要是出了岔子,那可是害人性命。”

    陈靖之笑了一笑,拿了一枚丹药吞了下去,随后将香炉推到李军医手中,笑道,“李大夫尽管找人来试,若是不行便把战马找来,自然可以见分晓。昨夜吞入嗜元妖虫的士兵现在一定肚子十分饥饿,双腿虚浮无力,两目发昏,用了这枚丹药不用半刻便能恢复如初。”

    李军医仍觉得不服,丹药能够杀灭嗜元妖虫闻所未闻,“我…”

    “不要多说,立刻找人来试,一刻之后前来回话。”殷玄守有些不耐烦,正声道。

    李军医立刻拱手出去了,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是半刻之后李军医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大喊道,“大帅,刚才服用了丹药的几个士兵现在尽数都好了。”

    “果真如此?”梅六英不敢置信,“快带我去看看。”梅六英说着向殷玄守道,“大帅,请让我去看一看。”

    殷玄守目中一亮,挥手道,“快去。”说完认真看着李军医,“你确定那些士兵都已经恢复了吗?”

    “属下万分肯定,原本只让一匹趴着不愿动弹精神极差的马儿吞下去,片刻后马儿就站了起身,我自觉此药应该有些用处,又让其中一个较为严重的兄弟吃了,半刻不到就恢复如初,果然是神药呀。”

    殷玄守略一感应,就是笑着道,“那既然如此,方才你处处针对陈少郎是否有所私心?还不快快想向陈少郎赔罪?”

    李军医顿时十分不好意思,脸颊通红,他已经六十余岁,向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赔罪,实在让他搁不下老脸。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陈靖之笑着道,“李大夫只是情之所急,并无半点私心,而且为人谨慎,正是晚辈应当学习的,晚辈没能提前说清,也是晚辈的过错。”

    陈靖之都如此大气,李军医不甘落后,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实在是一山还有一山高,陈少郎,先前老朽多有得罪,海涵海涵。”

    陈靖之谦虚避过,又是恭维一番。

    不过殷玄守却是另有想法,拿着陈靖之的药方道,“没想到困惑多年的困难,竟然被陈少郎解决了,实在是难得,若能早几十年拿出药方,也不必让那么多人无辜枉死了。”

    陈靖之知道他意有所指,道,“大帅容禀,此是我道脉秘传,乃是我祖师数十年前梦见神人书苑,看到这一药方,便就抄录下来,之后妖虫绝迹,再无用处,因是门中秘传,也不敢随意示人。”

    “原来如此。”殷玄守自然不相信,但是他也不会深究到底,他看了看药方,再想起刚才陈靖之送来的丹药,稍稍一比,就知道陈靖之这药方里面许多灵药灵材是多余出来的。他看了看陈靖之笑道,“陈少郎,你若还需要其他灵药灵材你尽管开口,我必定倾力相助。”

    陈靖之被人揭穿也不脸红,道,“惭愧,外道之人,不曾入道宫修行,以至于耍了小心思,请大帅恕罪。”

    陈靖之如此坦然,反而让殷玄守越发好感,笑着道,“我刚才所言并没有半份虚假,陈少郎,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是为了你这大功,这些东西都是值得的。”

    “如此,晚辈却之不恭了。”陈靖之可不会太过客气,将自己目前所要的东西列了出来,也道,“晚辈想着近来嗜元妖虫已经散播出去,必定需要不少“殒虫丹”,我必定竭尽全力炼制需用的丹药,而且晚辈可以做主将这药方献于大帅。”

    “你果真如此想?”

    殷玄守不禁认真看向了陈靖之,要知道这一丹方的重要性,有此丹方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了,他都难以置信眼前的年轻人会做这样的决定。最为重要的是陈靖之说的不是献给大宋,而是献给他本人,这可是两种意思。

    “大帅面前岂有假话的道理?原本我确实有私心,只是大帅看穿我私心却不揭穿反而成全于我,我又怎能再以小人之心。大帅尽管放心,我乃是我这一门派现任掌门人,这丹方我完全可以做主献给大帅。”

    陈靖之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语气之中一股遇到知己的感觉。

    殷玄守再是凝视对方,问道,“不知贵派是何门派?”

    “唉?边陲小派,左道旁门,原本不应在大帅面前提起,只是承蒙大帅垂问,喜不自禁,献丑了。我这一道脉名作神霄道派,先前也在一座小山之中立了根基,只是门中弟子稀少,现在只剩家师,以及一个师弟。”

    “神霄道派?”殷玄守确实没有听过这一门派,不过宋国江湖之中各种门派何其之多,不知道也jsshcxx.是情理当中。

    “神霄道派有陈掌门这等英才,必定可以发扬光大。”

    陈靖之上前认真施礼道,“大帅此言令我精神百倍,在此谢过大帅吉言了。”

    殷玄守自然不会客气,这一丹方掌握在手中,今后再献于朝廷,就是大功一件,“陈掌门,你的好意我便收下了,也请你写下丹方,再将你所需之物写出,只要库房之中有的,尽皆赠送与你。”

    陈靖之当即应下,铺开纸张,将丹方写了下来,又将其中剂量,顺序也写得很是清楚。之后就将自身所需的东西,一一写出,他现在急需宝星砂、玄金石、灵珠、星雷石等物,这些与他修行息息相关。不过他也没有狮子大张口,只是写了一人所需。

    殷玄守看了药方之后十分满意,不住点首,再将陈靖之列明的东西给了梅六英,他自己看也没有看一眼。

    梅六英也是心中欢喜,看了之后微微皱眉道,“玄金石本来是用来打造兵器的,军中也有数十块,但是大战在即,只可以匀出两枚来。还有这宝星砂也是用作炼制兵器的辅料,倒是有不少,不过也只能与你一斗。再有这星雷石并不多见,若是有自然也能翻出来给你,其他的倒也还好,就是这里有一件冰蚕丝,军中是绝对没有的,寻常都存放在大道宫中。”

    陈靖之听得两眼放光,不少东西都是他随意写下,目的是为了了解这些灵材的所在。

    “已经心满意足了,多谢殷大帅成全。”

    殷玄守听了一会,说道,“都是小玩意儿,他要就给他吧,再给他一个储物宝囊,也不至于太过寒酸。”

    “谨遵大帅谕令。”梅六英施了一礼,就出去取东西。

    陈靖之长舒一口气,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能够换取如此多灵材,甚至可以供他修行到小周天之境了,短时间内也不用发愁。他想了一想,说道,“大帅,这丹方名作殒虫丹,可以杀灭世间数百种妖虫,还有玄妙之处,能够化妖虫之力归还本身,补益元气。”

    殷玄守目中微微一亮,笑着道,“陈掌门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清楚呢?”要知道大宋国一直没能攻下百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百越国有各种毒虫、妖虫,能够侵入人身,害人性命,却又没有有效的可知手段,再者这些是不可能借助神灵的力量去清除的。

    陈靖之笑着说道,“怎么还会再有隐瞒?我既然将丹方赠送给大帅就一定会将其中利害一一说清楚。”

    殷玄守十分满意,有了这丹方可以说给此战增加了不少胜利的筹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万相之王〕〔从红月开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