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算死命〕〔王安穿越成太子小〕〔傅承景宠妻有道〕〔王的女人谁敢动〕〔日月同辉〕〔神兽召唤师〕〔青萍〕〔豪门神婿叶锋〕〔极品皇太子〕〔豪门神婿叶锋〕〔主角叫叶锋苏凝霜〕〔丹皇武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有一座无敌城〕〔异世丹帝〕〔叶天瑾妃小说全文〕〔1985香江枭雄〕〔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小说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九十六章 嗜元妖虫
    陈靖之牵着病马出了郡城之后,到了河边,对着病马,口中念了一句法诀,一枚灵丹药香轻轻散开,飘入了病马的鼻窍之中。病马四蹄不住乱甩,发出哼哧哼哧的响声,而后发出一声嘶鸣,四蹄斜撑,呕了一条色如血玉的虫子出来。

    这虫子常有尺余,形似黄鳝,落在草地上就要往丹药上扑去,陈靖之掌上发出一阵刀气,瞬间将这虫子斩成两段。只是如此之后,两段虫身不断扭动,似乎要从断口处再长出一颗脑袋。

    “原来是一条嗜元妖虫。”陈靖之冷然一笑,这等妖虫经常藏在水里面,一旦人或牲畜饮水便会顺着水流入腹中,日日吞食人或牲畜的精气,最后妖虫长大的时候也就是被妖虫附身的人或牲畜死去之时。这妖虫寻常药物根本不能杀死,就算是被斩成数段也能活过来。幸而这嗜元妖虫还未长成,否则极难对付。

    陈靖之弹出一道火光,霎时间就将妖虫烧成一堆灰烬。随后病马扑通倒在地上,陈靖之将丹药用水化去送入病马口中。约是半个时辰之后这病马便站了起身,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

    黑马歇了不久,起身在河边吃草,有了陈靖之一枚丹药相助,黑马精力恢复的极快,不多时就跟着陈靖之回去。刚开始第一日行程极是缓慢,但陈靖之并不着急,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一匹黑马底子深厚,今后如果还要再去南疆就正可用上。

    当晚陈靖之露宿野外,夜晚天中星光明亮,他修炼起来越发顺畅。次日天才放亮,黑马迈着步子绕着陈靖之走了几圈,马头不断向陈靖之蹭过去。陈靖之笑这摸了摸马头,道,“今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

    说完之后翻身上马,不过黑马精力仍然不足,陈靖之用了血神童子传他的轻羽之术,落在马背上犹如一片毛羽,并无多少重量。这一门法术用来赶路不行,但是现在却是十分便利。又过了两日,黑马精神越来越好,陈靖之也不必用更多法力来支撑。

    这匹黑马果然有些不同凡响,驮着陈靖之速度越来越快。他虽然走的官道,但是晚上都在野外度过,一路上就遇到了三次流寇,途经大河的时候还遇到了水匪。没有了杨廷清等人掣肘,他基本上不会多做逗留。路上时常能够见到带着兵器的官兵,局势看起来极为紧张,这些官兵看到他骑着马立刻过来盘问。

    陈靖之手续齐全,加上他的书上面有吴太守盖的一方小印jxpx.,也没有人为难他。

    这一天他已经到了平川县,在一处茶馆补给,无意间听到有人在谈论延川县出现了瘟疫。陈靖之不禁竖起了耳朵,认真倾听。

    “你们最近不要去延川县和镇宁府了,如果有从这两个地方回来的,也统统不要收留,那里的瘟疫真是令人胆战心惊,每天听说都会死好几十人,如今都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什么瘟疫这么厉害,神仙们不管?”

    “都是大夏天的了,瘟疫还能传染这么厉害?”

    “见天儿地有人跑出来,咱们县令大人如今就在两县交界那里,胆敢闯过来就会一刀杀了然后烧了。”

    “那哪知道呀,我说你们这些去延川县和镇宁府的就别折腾了,我这老头子明两天也就关门了。”茶馆的老板一脸小心,看去整个人都有些憔悴。

    “你说说百越国这些个王八蛋搞什么幺蛾子,好好地过日子不成吗?”

    “南边的一帮人也是脑子没了,这些年过得太平多好呀。”

    “还不是听说镇宁府出了几档子的破事,逼着那些人反了。”

    “不要命了,胡说八道,这事情也是能议论的?喝完了茶就赶紧地走吧。”

    陈靖之听到这些零零碎碎的消息,又用心通之法整理一遍,心中也是有些震惊,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了。不过这些人都是寻常百姓,他们说的也多是道听途说而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延川县已经封了起来。

    喝完了茶,丢下了几钱,牵着马翻身上去,快速离开。

    越接近延川县,发现延川县上方有数股气机交缠。而延川县和平川县交界的地方处处设置了关卡,用各种树木树枝刺木阻拦,各处也都有带着刀的士兵把守。陈靖之想了一想之后,陈靖之牵着马就从官道去延川县。

    “小子,去了延川县就不准再回来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这些官兵远远看见了陈靖之,见他果然要闯过关卡,顿时厉声吼道。

    陈靖之拱手谢过,道,“尚有亲眷还在延川县,不得不回去,多谢告诫。”陈靖之说完之后毅然地牵着马走了过去。一路过去,设置了诸多关卡,处处都有防范,沿途能见到道宫的行走们在协助派发道宫的符药,让他务必含在口中。

    他经过的时候道宫的行走也给了他一.jsshcxx.份,延川县如今看去井然有序,但是陈靖之却眉头紧锁,这些行走个个忧心忡忡,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情。平静之下,波澜涌动。走进县城之后,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道上一片萧条。

    他快步往家中走去,听到一阵哭声传出,他皱了皱眉头,这是红线和纤云的声音。他上前敲了敲门,不多时,陈迟英打开了门,见到陈靖之后,一阵惊喜,喊道,“观主,快快进来。”

    “红线,纤云,是三郎回来了。”陈迟英向着里面喊了一声,将陈靖之迎了进来,又将大门栓上。

    陈靖之皱着眉头道,“陈师,家中发生了什么事?”

    “瘟疫,不知道为什么,余氏染上了怪病,可是她连门都没有出过。”陈迟英叹了声气,红线的母亲本就是瞎了双眼,平时都不出门。

    “这十来天乱哄哄的,我之前就感觉不对,前一阵子唐良谷暗中来告诉我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我又打听了一番,确实可能出了问题,我就把杨母一同接了过来。也幸好把人接过来,七八日前,一伙人突然打进了县城,截杀了十几户人家,杀了四五十人,现在也没有抓到凶手。不过以我的估计,是百越人想要搅乱我宋国军队的后方,现在朝廷已经派遣军队前往镇宁府。”

    陈靖之听着陈迟英的话,问道,“瘟疫的事是怎么样的?”

    “此事不好说,瘟疫的事没有传的那么严重,只是人心惶惶,难免被夸大了。”陈迟英刚说完,红线和纤云都已经奔了出来。

    “三叔,我娘亲她…”红线几乎要崩溃了,抓住zyxta.陈靖之的衣袖大哭不已。

    “叔父,婶婶快不行了。”陈纤云鼻涕都流了下来,眼睛哭得红肿。

    陈靖之轻轻拍了她们手背,安抚道,“我已经回来了,我去看看。”

    红线好像找到了主心骨,陈靖之进到房中,一股酸臭味弥漫,杨母在为余氏扇风,余氏看去面色如金纸,命悬一线。

    陈靖之立刻过去,认真看了一看,又以法力游走余氏周身经脉。他这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问道,“红线,你母亲病发之前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红线连忙摇了摇头,哭着道,“娘亲吃的东西和我们都是一样的。”

    陈靖之点了点头,让他们几人都出去,只留下了陈迟英。

    陈迟英疑惑道,“观主,余氏究竟是什么怪病,我看了许久也不知道什么问题,只好用观主之前留下的丹药吊着性命。”

    “中了剧毒。”

    “可是我试了之后并没有中毒的迹象。”陈迟英顿时疑惑起来。

    “陈师功行尚浅没有看出来也在情理当中,这一种剧毒初时不伤肉身而是伤人的精气神魂,最终朽坏五脏六腑、经脉血气。这一种剧毒以我所知,乃是来自于一种名作心鬼的河豚修炼数十年成了精怪之后方能有这等厉害之处。”

    陈迟英有些恍然,“余氏几乎从不出门,只是偶尔在院落之中晒太阳,就算是中毒也不应该是余氏呀。”片刻后说道,“观主的意思是余氏是否撑不过去了。”

    “回天乏力。”陈靖之微微一叹,他确实没有更好的法子,即便他道行再是精深,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叹息了。

    陈迟英长长叹了一声,“寿材我暗暗叫唐良谷准备好了,不过这时候死了人官府一定回来查验,确定不是瘟疫才允许置办丧事,而且只能暗中处置,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陈靖之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还是我们主动去联系官府,等到道宫的人确认了之后麻烦还小一些,其他的事情也只能从简了,红线这里我会安抚的。陈师,再麻烦你去和唐良谷说一声,让他今天来见我。”

    “观主放心,这些事情我去办的。”陈迟英嗯了一声,就要出门,不过临去之时,他问道,“观主之前有一位名作许大的人前来找过观主,似乎有事相求,只是观主未能回来,便请他之后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从红月开始〕〔万相之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诡秘之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