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烧的莫斯科〕〔天巫〕〔战神变〕〔道医天下〕〔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才医妃是戏精冷〕〔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冷清欢慕容麒〕〔一米阳光〕〔狂少归来〕〔霍海云晴〕〔天刀陈天选〕〔锦帐春〕〔陈天选方糖〕〔情深不负,总裁老〕〔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七十七章 诗文之争
    大船三层东西两侧有两个大楼梯,后面还有一个卸载行李的地方,平常用一个大箩筐往下收放行李,而且这里还是三层的厨房之类的所在,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把守了。孟承光也是转了一圈才找到这个位置,他看了一看四周没有人,便解下腰带,往上一扔,挂在栏杆上,脚下蹬了一蹬,顺着木墙爬了上去。

    甲板上支开了一个小亭子,遮挡太阳。郑循已经命人摆上了瓜果点心,又有各色鲜花点缀。郑循搓了搓手,仍觉不是十分满意,对着坐在亭子旁边一个少女问道,“七妹,你与林姑娘素来相熟,她有什么爱好?”

    坐着的少女就是郑恒,她一袭绿衣,看去眉眼柔和,只是目光之中偶尔流露.whhryl.出一丝坚韧。她柔声说道,“林姐姐是一位才华高绝的女子,平日里只是对茶有偏爱,除了茶之外便是喜欢诗了。至于其他的,小妹也是不知道呢。”

    郑循哈哈一笑,他对这位七妹其实没什么印象。他很少去家里的后院,即便是去了这种庶女也很少能让他关注。这一次能让这位妹妹随.jxpx.行,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明国公有意把这位女儿许给泌阳郡太守的庶子。

    “之前一直听说妹妹与林姑娘是手帕之交。”

    郑恒清清笑道,“林姐姐无论才华还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只是小妹颇为艳羡林姐姐,嘴上多提了两句,恐怕才惹得他人误解了。”

    郑循的意思分明责怪她不肯说实话,对他有所保留,但是实际上郑恒确实也对林玉娘了解不多。林玉娘一直在外修心,每年才回林府一两个月,而她和林玉娘认识也是在这几年,其实说不上深交,但是她对林玉娘却颇为交心。

    郑恒的母亲祖籍恰好又是广成府,然后便趁此机会来了一趟。

    “原来是一场误会,哈哈。”郑循坐了下来,这时见到林玉娘蒙了一块轻纱,一个侍女打伞,一个仆妇扶着她,身姿摇曳。当下郑循情不自禁站了起来,目光都有些直了。

    “四哥,林姐姐来了呢,我们去迎一下吧。”郑恒起了身,看他神态有些发愣,便就提醒道。

    “对对对,多谢七妹提醒。”郑循连忙笑了,否则就要出丑了。当下过去把林玉娘迎了过来。

    不多时云裁等侍女已经煮了茶汤上来,林玉娘与郑恒同席而坐,郑循则是坐在对面。只见林玉娘揭开轻纱,郑循已在心中暗暗赞叹,倾国倾城,美艳绝伦。

    “林姑娘见谅,今天才得知林姑娘也在船上,失礼之处多多海涵。”

    “林姐姐,方才四哥还责怪小妹失礼了,应该要早早请了姐姐过来的。”郑恒笑着道,“原本我只得了一份好茶,后来四哥听说了就将贵妃娘娘赐给四哥的翘云碧雪拿了出来,着实让我花了好些心思想着什么样的茶点来配,幸好云裁等人帮我,否则真是不敢请姐姐过来。”

    “恒妹妹有心了。”林玉娘对着郑恒微微一笑,又向着郑循说道,“贵妃所赐,如此厚重,小女子也是承受不起呢。”

    “好茶只有让人品饮才算好茶,藏着收着,再好又有什么用呢?”郑循和声道。

    郑恒听出对方另有所指,但是兄妹两人地位千差万别,她也不敢多说。

    “郑公子高论。”林玉娘微微低下螓首。

    “听说林姑娘喜爱诗,我这里有一本前朝李贺的孤本,还请林姑娘赏阅。”郑循命人捧了一个盒子过来,盒子是檀木盒,散发着幽幽沉香之气。

    “李贺?”林玉娘难得的玉容微微一变,又是有些惊喜,虽然很快压了下去,但是能看出她的激动。

    郑循望了一眼,亲自打开了孤本,走上前去,一股幽兰之香沁入鼻窍,令人神魂难守,他连忙忍住,打开道,“这孤本只此一本,许多还是李贺亲手所书的原本。”

    林玉娘捧起了诗,纤纤玉指翻动,眉宇之间或愁或笑,许久之后,她轻轻咬唇,眸中含着一点盈盈水光,似乎一口怨气在心中吐了出来,“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姑娘。”红姑连忙上前去,将她扶住,“姑娘,天热得很,您该换件衣裳了?”

    “林姐姐,这一首好诗应当要好茶来配。”郑恒不懂诗,但是知道她心有惆怅,立刻笑着说道,“姐姐先去换一件衣裳。”

    林玉娘微微推开,笑着道,“失态了,望见谅。”说完她莲步移去。

    郑恒看到郑循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过,想了一想说道,“林姐姐曾在山中修行,心中颇多疾苦,四哥或许可以找一些轻快一些的诗。”

    郑循点了点头,心中若有所思,不多时林玉娘已经回了来。郑循笑着道,“林姑娘诗才动人,今天我想请教一番,可否请林姑娘指点。”

    “怎敢指点?”林玉娘说道,“所谓诗才只是世人误传,愧不敢当,若是郑公子有诗想要指点一二,小女子感激不尽。”

    郑循当下起了身,负手望着穹苍说道,“天云荡开千重风,渺渺万里碧空洗,星月问对蓬莱事,青山未语水不息。”

    林玉娘淡淡一笑,此事太过浮夸而失于本真,有矫揉造作之嫌,她道,“郑公子也有求长生之心吗?”

    “切,他有什么求长生的心,他是想要求娶你。”孟承光才听了几句就看不下去了,这人色眯眯的看着人家一个女子,还要假装清高,实在让人恶心。

    林玉娘才说完,角落里面一个人嘻嘻笑着喊道。郑循面色大变,这虽是她心中所想,但却不能被人道破,当下怒而看去,见着一个身着旧衣的少年深色不屑地看向自己。

    “你是何人,怎会在这里?”郑循一喊,附近连忙有几个管事上来,就有刚才的大汉。

    “你怎么到了这里。”一个大汉惊讶不已,随后又怒色道,“赶紧下去,不要冲撞了贵人。”

    “这里是你配来的吗?”一个管事连忙过去要将孟承光揪下去。

    “有什么了不xgchotel.起的,不就是会拽几句诗吗?”孟承光哼了几声,哂然道,“那位写了《竹石》的杨廷清也没有你那么嚣张,而且就你那几句狗屁不通的诗连我都比不过,还想着求娶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你说什么?还不快把人带下去。”郑循呵呵冷笑了几声。

    “还不服气,要不要比一比?杨廷清就在这里,你敢吗?”还没有说完几个管事已经揪住了孟承光,把他往下拖。

    林玉娘心中一动,当下知道机会来了,连忙道,“且慢,杨廷清也在船上?素闻才名,未得相见,甚是遗憾。”

    “林姑娘,这个人就是个无赖,何必和他多说呢?”郑循面上看去神情淡然,但是心中怒极,他是国公府嫡出,只有皇亲赶在他面前批评他,现在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给搅扰了。

    “郑公子恐怕不知,那位杨廷清公子与我们林府还有些渊源,现在既然遇到了,应当要见一见的,如今恒妹妹也在,又有郑公子这等天之骄子,若能为他引荐一二,对他也有好处呢。”

    林玉娘微微一笑,“不如请了杨廷清杨公子过来一见?”

    “他不敢的,肚子里没有什么货,就怕被杨廷清比下去了。”孟承光心中大为爽快,想了一想又喊道,“我们船上还有一位陈道长,那更是了不起的。”

    “道长?”他们都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奇怪,可是莫名其妙之间似乎有几分玄妙之意。

    郑循心中气了个半死,如果林玉娘不在这里,他立刻就会叫人打死了孟承光,但是现在却不好随意。当下笑着道,“我不与你计较,不是怕,而是没有必要。”

    “不敢就不敢,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孟承光吐了吐舌头,神情很是轻蔑。

    旁边的红姑则是笑道,“姑娘,这里不方便,稍后我们亲自去见杨公子,以前老太爷可是十分喜欢杨公子的。”

    红姑说完之后,郑循面色一僵,笑道,“既然老侍郎都是看重的人,那请来一见又有何不可?”

    林玉娘心中一笑,红姑果然老于世故,瞬间找到了激发点,如果能让杨廷清和郑循对立起来,今后就有很大可能将其收到林府之中,自己也可以有些作为,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了枕头来。

    郑循眼神一瞥,见到林玉娘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中嫉恨难言,偏偏不能表现出来。他叫了一个仆从,道,“跟着这人去请杨廷清和陈道长,我也想认识认识广成府的才俊。”

    两个壮汉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放开了孟承光,孟承光伸了伸腰,肩膀手臂酸痛难耐,嘴上忍不住“呜呜”痛道,“你们手劲儿真大,按死我了。”

    “赶紧地,让你看一看杨廷清杨公子和陈道长的风采,你千万不要自惭形秽。”

    “赶紧走。”那个仆人暗中推了一把孟承光,咧嘴骂道,“不要让我们公子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万相之王〕〔从红月开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