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烧的莫斯科〕〔天巫〕〔战神变〕〔道医天下〕〔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才医妃是戏精冷〕〔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冷清欢慕容麒〕〔一米阳光〕〔狂少归来〕〔霍海云晴〕〔天刀陈天选〕〔锦帐春〕〔陈天选方糖〕〔情深不负,总裁老〕〔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五十四章 箭除二妖 雉精现身
    陈靖之呵呵笑着,杨廷清坚定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妖魔鬼怪岂能让我折腰?我兄弟二人自会离开,许管事不用为难。”

    “不可。”许大声如洪钟,大步过来,“你们是我带出来的人,现在又是夜晚,你们不能走。”

    “许兄弟,你不可任性妄为,罔顾所有人的性命,黄大仙惹不得的。”几个车队的东家都是不赞同,只是碍于杨廷清是秀才的身份不愿多说。

    陈靖之对着许大上下打量,嘿嘿笑道,“许东家,我兄弟先谢过你的好意。”而后从车上跳了下来,注视几人道,“黄皮子上不得台面,这小妖要报复只会对着我们所有人,现在想把我们赶走,那只黄鼠狼妖可不会认为我们不是一伙的。”

    有人心中惊恐,喊道,“你怎么能这般称呼黄大仙。”

    陈靖之笑着道,“不成气候的小妖也敢称大仙?”

    陈靖之语声方落,周边顿时起了烟雾,一股臭气熏天,令人作呕。

    “你坏我道行,我要你们偿命。”

    “不好了,黄大仙来了,黄大仙来了。”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都是那个书生的过错,您不要杀我们呀。”几个新来的伙计脚下一软,看见迷雾之中一个惨白的人影出现,滚滚臭气令他们要呕了出来。

    “大家捂着鼻子,赶紧结队。”许大大吼一声,背后抽出一把钢刀,怒目看向陈靖之。成千上百只黄鼠狼唧唧叫响,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不断放出臭气,停着的牛马惊慌乱窜,嘶叫连连。

    片刻之后就有数人被臭气熏得晕了过去,密林里面传来了嘻嘻笑声,又伴随着几分凄厉,周边一阵唧唧唧唧的声音,四周的树上都是爬满了幽深暗绿的光芒。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除了许大之外,其余几个车队的东家惊恐不已,以前也见过不少鬼怪,可是没有哪一次能比得上今天。

    “大仙,是那两个书生不懂事,我们与他们不是一伙的,冤有头债有主,您去找那两个书生。等我回去一定为您立个长生牌位,日日供奉香火呀。”一个车队的东家两股战栗,模样三十岁,显然是第一次见这等妖怪现身场景。

    “刘四儿,你胡说什么。”许大怒喝一声,手中甩出一盏油灯,瞬间撑起一个光幕。

    “哼,还敢反抗。”一阵臭风吹来,立刻将油.jsshcxx.灯吹灭,随后黄鼠狼哈哈哈大笑,“不过如此呀,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许大猛一咬牙,再是从兜里面扔出一块玉牌,只见一个神像出现。黄鼠狼一声尖叫,随后四周又是起了一阵妖风,这神像瞬间被妖气冲破。

    “大仙,大仙饶命。”刘四儿忍不住跪了下来,哭啼道,“我们把两个书生送给你。”

    “好,你们把书生给我杀了,我就放过你。”黄鼠狼的声音好像在四面八方响起,许多小黄鼠狼窜到了货物周边不断撕咬,“谁要是不按我说的话做,我就马上杀了他。”

    刘四儿瞬间破涕大喜,其余两个车队东家也是动摇了,尖声叫道,“大仙饶命,我们马上就把两个书生杀了。”其余车队的伙计听闻顿时大喜,操起家伙,大喊道,“我们马上杀了两个书生。”

    “都是这两个书生,害我们损失惨重。”

    “杀了他们。”

    许大恼怒不已,怒吼道,“愚蠢,不要被妖怪骗了,你们杀了两个书生,这妖怪还是会杀你们的。”只是他们完全不理会许大的话,而是冲出来,要把陈靖之两人杀了。

    陈靖之冷然一笑,这些人已经被妖精蛊惑了理智,现在只有一股冲动。这时数百只黄鼠狼跳了过来撕咬他和杨廷清,他手中钢刀一刷,噗噗几声斩杀了数十只黄鼠狼,腥臭遍野,鲜血流了一地。

    “区区一只黄鼠狼,要是真有本事还会让你们动手?”杨廷清也不是弱书生,不知哪里捡来的木棍,对着窜来的黄鼠狼猛打。

    “区区小妖,也敢在我面前蛊惑。”陈靖之大喝一声,“许大,把弓拿来。”

    许大犹豫了一下,又有黄鼠狼扑了过来,他一脚踢开,便将身后的弓箭扔了过去。

    陈靖之翻身跃起,将那弓箭取来,而后看准一个地方,噗的一声,一支箭矢化作流光激射而去。须臾一声尖利惨叫,又是砰的一声从树顶上掉下来一只半人大的黄鼠狼。这只黄鼠狼妖双爪抱住一支穿过喉咙的箭矢,在地上挣扎不休,只是片刻之后这只黄鼠狼就是毙命。

    许大看了满面震惊,“陈公子,你…”

    “你什么你,赶紧聚拢人手,这里还有一只黄鼠狼妖。”陈靖之嘿嘿笑道,“迟了的话就真的有人要死了。”

    许大更是一惊,“还有一只。”

    语声未落,林间传出一声凄厉叫声,“你杀了她,你竟然杀了她,我要你们偿命。”

    “藏头露尾。”陈靖之大刀劈斩出一道刀光,又是斩杀了数十只黄鼠狼。

    许大也是振奋起来,手whhryl.中刀锋转动,一刀下去就是几只黄鼠狼的头颅飞起,鲜血噗噗直流,他大喊,“妖怪,来和你爷爷一战。”

    随着陈靖之等人厉声大喝,原本被黄鼠狼妖蛊惑的伙计都是惊醒过来。看着眼前的血腥场面,忍不住瑟瑟发抖,躲到了后面。

    陈靖之再是射出一箭,铿锵一声,一个矮小丑陋的汉子从树上蹦了下来,他嘴里咬住了一支箭矢,而后噗的一声将箭矢射出。

    陈靖之再是拉弓射出连环箭,与飞来的箭矢击撞一处,刺啦一声火光乍现,陈靖之的箭矢穿透了黄鼠狼射过来的箭矢,直射黄鼠狼妖。而后陈靖之飞身纵起,再是射出一箭,箭矢飞过惊得这个矮丑汉子尖声大叫。

    “陈公子我为你掩护,这些小黄鼠狼都交给我了。”许大心情振奋,只是一开始交手黄鼠狼妖就落在了下风。

    矮丑汉子唧唧直叫,发出诡异的声音,听到之后令人头晕目眩。许多伙计被这声音惊动,在地上抱头翻滚。

    陈靖之面色哂然,随他心念一动,动用心通之法,霎时间扰乱了黄鼠狼的法术,随后再是射出一箭。黄鼠狼妖没有想到自己法术不管用,又是一支箭矢飞来,瞬间吓得化作原形,一只牛犊大小的黄鼠狼横冲直撞。

    陈靖之飞身上前,黄鼠狼噗嗤一声放出一阵昏黄的臭气。陈靖之屏气凝息,早已经知道这只妖精会这种手段,同时雷灵竹从他手中飞出,化作流光刺入了黄鼠狼的头颅,只见雷电闪动,这只黄鼠狼抽搐不已,而后也是毙命。两只黄鼠狼妖都被陈靖之斩杀,那些小黄鼠狼瞬间一窝蜂散去。

    许大被黄鼠狼的臭气熏得几欲作呕,其余之人也是一样,那些牛马更是惊慌难定。

    许大捂着鼻子痛苦道,“大家赶紧走,离开这里。”那些车队的伙计们看着陈靖之都是惧怕不已,一直以为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没想到武功如此厉害,面对令人骇惧的妖怪也是这般厉害就把妖怪杀了。

    陈靖之上前,把黄鼠狼的尸身翻了过来,钢刀破开黄鼠狼的肚子,掏出一颗龙眼大小jxpx.的珠子,冷笑道,“现在牛马惊慌,你们拉得住吗?把这枚珠子烧了,等会儿臭气自然就消了,那些中毒的人也会没事。”

    说完把珠子抛给许大,嘿嘿笑道,“许兄,你敢不敢剥了这两只黄鼠狼妖的皮?这两张皮子可是好东西,拿到城里头去卖你今天损失就回来了。”

    “这有什么不敢,这两只黄鼠狼在这里作威作福也就是近十年,每年从这里过都要奉上银两供奉,否则就会丢失货物牛马,今天杀得好。”许大看向两只黄鼠狼满面都是愤怒和厌恶,他擦干净脸上的血迹,长舒一口气,说道,“这是陈公子的战绩,我不能要,陈公子放心,我会剥了这两只黄鼠狼妖的皮。我徐某活了几十年,第一次剥妖精的皮。”

    “大哥,不能这么做,会被妖怪盯上的。”许管事听得额头渗汗,连忙劝阻。

    许大把手一摆,冷笑道,“受了一辈子鸟气,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番,你别来拦我,大不了以后不干这一行。”

    陈靖之呵呵笑道,“许兄,以后你要是遇到妖怪只管来找我。”说着转身纵入林中,道,“我去端了黄鼠狼的老巢,你们在这里等我。”

    陈靖之跃入林中之后,不多时落了下来,一个头戴丝巾的中年妇人挎着篮子盈盈一礼道,“多谢恩公为我们除此大敌,小妇人无以为报,原为恩公引路。”

    陈靖之瞥她一眼,妖气未去,看她气机原来是一只红腹锦鸡成精。

    “你就是专门为了这个等我?”陈靖之呵呵道,“不怕我不明就里把你也一起杀了?”

    中年妇人心头一惊,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面上僵硬笑道,“恩公说笑了,小妇人为恩公献上水果灵药,再为恩公引路吧。”

    陈靖之看了看篮子里的东西,嘿嘿道,“那快带路吧。”

    这中年妇人战战兢兢,片刻后见得陈靖之并无恶意,心中有些放心,她陪笑道,“恩公,我乃是山上修行了百年的小妖,只是十数年前那对黄鼠狼占了这山头,又把路道给堵住,每逢行脚商人路过,这对黄鼠狼都要盘剥一番。”

    “我也有意阻止,奈何法力低微,还被这对黄鼠狼驱逐,幸而得了恩公相助才能斩杀这一对黄鼠狼妖。”中年妇人眼眸子眨了一眨,忍不住瞥了几眼陈靖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万相之王〕〔从红月开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