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太极小说〕〔焚天绝神〕〔先锋〕〔战神年代〕〔九阳绝脉〕〔千夫斩〕〔算死命〕〔王安穿越成太子小〕〔傅承景宠妻有道〕〔王的女人谁敢动〕〔日月同辉〕〔神兽召唤师〕〔青萍〕〔豪门神婿叶锋〕〔极品皇太子〕〔豪门神婿叶锋〕〔主角叫叶锋苏凝霜〕〔丹皇武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有一座无敌城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五十一章 情长意短 鲤精真相
    一时之间,陈靖之心如鹿撞,又万分纠结,迈出的步子又忍不住收了回来。

    胡蕴茹低下头去,苦笑道,“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说完之后向着小寒山快步疾跑,哭得梨花带雨。她害怕听到答案,又害怕没有答案。

    陈靖之微微闭上了眼睛,一刹那的冲动让他忍不住跟上去,但是他内心清楚他给不了胡蕴茹想要的。从他被老师收养那一刻起,目标就已经很明确,找到师祖的道经,帮助老师凭此再攀法峰。

    许久之后,他平复了心境,朝着家中走去。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陈靖之才开始总结这次袭杀郑玉、邓二人,明白了自己的短板就是身法,短时间内是被宝生木牌弥补了,但是这一手段也容易被克制,比如草木之类的神灵就很容易切断或者是判断出他遁走的踪迹。

    他拿了邓的储物法器看了一看,里面有几种丹药、一本修行的经书,还有各类卡片,但是陈靖之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尤其是那本经书,他相信只要他动念修行一定会被天选殿感知。这本经书可是和郑玉所留的完全不一样。

    他最感兴趣的是火雷弹和一把手枪,他可是见识过这两样东西的厉害之处,比很多法器也要厉害几分。如果手握此物,时机拿捏得好,就连小周天境的修士也能袭杀。他握着手枪,尝试了片刻,这东西想要运使有一些难度,而且按照邓留下的信息,只能再用五六次。

    他收起之后,翻看了一下邓、郑玉留下的东西,没有多少有用的消息,只有天选殿的两张身份木牌,这两件东西他都是扔进了大衍神霄珠里面。

    片刻之后,大衍神霄珠法力一转,又将此物送了出来。陈靖之没有兴趣多看,反而是那一粒神木之种让他分外感兴趣。随着他目光移到上面,神木之种瞬间散发出一股生机,外壳上竟然有了一丝裂纹,似乎要破土而出。

    陈靖之一阵惊喜,片刻后这神木之种就不再有动作。陈靖之当下收了起来,引动天外星光,洗炼周身穴窍,随着他法力一动,雷灵竹也是与之呼应,点点星光与雷电之气缓缓渗入他周身穴窍之中。

    过了几日,赵显再度邀请陈靖之赴约,当日赵显只是告知陈靖之数日之后他将前去南疆,若是日后陈靖之愿意可以来南疆找他,并给了他一个信物。

    又过了数日,已经是四月十五,杨廷清不堪林府之扰,决定前去泌阳郡求学,并且准备六月的郡试。他来找到红线,求请红线代为照顾老母亲。红线虽是没有当面答应,但是杨廷清却是认定了红线必定会去做。

    杨廷清离开之后,红线找到陈靖之,有些犹豫道,“三叔,我听说去泌阳郡有些不太平,最近还有不少百越国的人,又有天外妖人作乱,杨大哥没有去过郡城,我实在有些担心他。”

    陈靖之笑着道,“那我送他去泌阳郡,恰好我也想出去走走。”

    “真的吗?”红线顿时大喜,“三叔,谢谢三叔,大恩大德,红线永世不忘。”

    “三叔我一定会照顾好纤云妹妹和启弟弟,还会照顾好陈公。”

    “红线竟然不害羞了。”陈靖之哈哈哈笑着道,“你还没说要照顾杨母呢?”

    “三叔。”红线羞红了脸,声音越来越小,“我哪里有,我都没有答应呢。”说完之后捂着脸就跑开了。

    陈迟英回来之后,陈靖之和他密谈道,“陈师原本我以为此次得了赵显看重,其人前去南疆一定会邀请我同去,如此一来接近此人,今后可以继续打听无量天的消息,但是没想到赵显并没有这样做。”

    “若是如此则是证明此次去南疆一定有极为重要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让他完全信任。”

    “观主所言极是,看来果真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否则赵显的脾性不会放任观主这般的良才。”陈迟英点头说道,“赵姓乃是国姓,能让林老侍郎和朱县令都如此紧张,此人身份很可能不是一般的皇亲国戚,无量天的消息从他身上打听到的机会很大。”

    陈靖之道,“既然这一次没能成功,那我就自己去郡城寻找机缘,要打听到无量天的消息还是要从神灵这里入手。”

    陈迟英非常赞同这话,神灵可以说主掌一切神异,无量天既然是神仙所在那么也只有他们知道在哪。

    又听到陈靖之问他,“陈师,过几天我要同杨廷清同去郡城,正好借他的名为我担保,才能顺利出入郡城。不过临去之前,有几件事一定要解决的,不想留下手尾。”

    “观主是说那柳皓?”陈迟英认真看去,见他点头,就笑着道,“柳皓曾与董观同在一个书院求学,这二人关系甚密,出则同行.zyxta.,入则同席,董观如今下落不明,柳皓应当是来找董观的。”

    “那真是感情深厚。”陈靖之听到这个只是嗤笑一声,嘿嘿声说道,“还是要小心为上,要是他敢乱来我就一刀砍了他。”

    陈迟英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明天陈利应当会来此与观主相见。”

    陈靖之点头道,“算一下时间也应该到了,如果白龙山神那里没有我想要的金雷石,那段时间内想要拿到就不容易了。”

    第二天将近午时,陈利果然到来,并带来了三枚拳头大小的金雷石。只见三颗石头皆是有丝丝雷电光芒蕴含其中,看去不大,但是想要拿起来才发现每一颗都有十数斤。

    “三哥,这次真是太巧了,要是三哥迟来信一日,这三颗金雷石就要被送去九天应元普化天尊府门下了。也是老祖宗在山神面前有大脸面,否则这三颗宝石谁也拿不出来。”

    陈利指着三颗金雷石喜滋滋说道,“我这一路上骑马跑来,手臂被其中的雷电之力震得发麻,连我那马儿都不愿意驮我,哈哈哈”

    “实在是有劳贤弟了,感激不尽呀。”陈靖之起身拱手,笑道,“我准备了五百两银子,感谢贤弟,贤弟一定要收下。”

    “五百两…”陈利愣了一下,这可是一笔巨款,休要看老爹送出去一座园子,值七百两,可是这个族兄也能一次性拿出五百两来,看来自己之前还是小看他了,五百两他是很难拿出来的。

    他回过神来,有些心动,但是还是拒绝道,“三个说的什么话,你也是老祖宗的血裔后人,况且这是老祖宗专门为你求来的,你不要辜负了老祖宗的美意呀。”

    陈靖之笑了一笑,陈氏七世先祖陈隽合如今在白龙山神座下为左判官从事,也有一些地位。这位陈氏老祖示好,意思应该不只是拉拢自己这么简单。

    “三哥,这一次来我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是关系到伯祖父的事情。”

    陈利说这话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才小声说道。

    “伯祖父的事情?什么事情。”陈靖之当然知道这说的乃是这个身份陈寅的祖父。

    陈利见他表情紧张,心中微微一喜,说道,“你知道解厄桥建造的初衷吗?”他说完之后,见对方摇头,继续说道,“我听老祖宗说,鳖龙潭是风水宝地,主苗竹村世代风调雨顺,人丁昌盛,这也是一直以来没有在鳖龙潭上方建桥的原因。”

    “因为一旦建桥,必定会破坏了鳖龙潭的风水。可是那位斋公.whhryl.明明知道这一点,还要接着讨饭供奉,哄骗伯祖母为村里面建桥。其实就是为了截断苗竹村的风水,最终将风水之气聚于延东河。所以才建造了一座解厄桥,镇压住了鳖龙潭的神龟,使得风水之气不能流转。”

    “若单单是这样,其实还不能让你们家后来出现祸端。只是斋公截断了风水,沾染了恶因,必须要将这恶因所出的恶果送出去,这才使得你们家年年遭劫,日日败落。其中的关键就是斋公趁着伯祖父饮醉了酒,唆使伯祖父跳下河中,毁坏了石坝河里修行了数百年的鲤鱼精法身。”

    “那条鲤鱼精修行了数百年,正是得益于鳖龙潭的风水,那时正是它化为礁石蜕去原身,变化蛟龙的时候,因为法身被毁,鲤鱼精不能化身蛟龙,便将所有怨气撒在伯祖父伯祖母身上,发誓一定要让伯祖父家破人亡,绝子绝孙。”

    “我也没有想到,原来陈甲是鲤鱼精托生,这才毁了你们一家。”陈利说到这里也是十分感慨。

    陈靖之原本只是模模糊糊知道一些,现在串联起来已经明白了陈家为什么一定要慢慢杀光陈家的人。

    陈靖之心中念头一转,陈隽合故意告诉自己没有这么简单,当下说道,“若是老祖宗早日托梦告知,也就没有这么多灾难了。”

    “你是不知道jsshcxx.,老祖宗也是有心无力。”陈利摇了摇头,“造成这一切苦难的根源还是延东河河神此人,如果不是此人从中作梗,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看有朝一日一定要将这恶神杀死,才能报仇雪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从红月开始〕〔万相之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诡秘之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