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主播〕〔陈太极太极凰袍小〕〔颤抖吧昏君〕〔斩月〕〔商运红途〕〔神魔书〕〔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无敌统帅〕〔凌天神帝〕〔燃烧的莫斯科〕〔天巫〕〔战神变〕〔道医天下〕〔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才医妃是戏精冷〕〔天才神医冷清欢一〕〔妃入人间是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冷清欢慕容麒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四十三章 冷嘲热讽 剽诗窃文
    “陈少郎好气性,先前诸多学子们多有得罪,是我教导无方。”谢学政连忙补救,对着几人拱手一礼,然后呵呵笑道。

    “只是陈少郎,老朽有一个建议,得饶人处且饶人,诸位学子向来秉承圣贤之学,实际上没有恶意的。”教谕彭青捻了捻胡须,呵呵笑着,一副老好人模样。

    陈靖之笑了一笑,直视二人道,“圣人之言沐浴天地苍生,泽被万物,晚辈虽是江湖人不懂规矩,但也受过圣人教诲。”

    “你受过圣人什么教诲?”一个学子仍是气不过,阴阳怪气地问道。

    陈靖之目中冷嘲,振声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荒谬。”一个学子大声喝道,“夫子以仁爱人,以德泽天下,胸怀广阔无垠,如渊如海,岂是你能诋毁的。”

    “既然夫子以仁爱人,那你学到了几分?”陈靖之步步逼近,直视他双目道,“看来你是半分没有学到,不觉得羞愧吗?”

    “你…巧言诡辩。”

    “不要多说了,快快入席。”县令听得颇是不耐烦,对着老侍郎等人笑言道,“请入座一观歌舞,皆是近来宋国诸位大家所作诗歌,得问老侍郎宴会,诸位才女仙子都愿一听老侍郎教诲,莫要让诸位久等了。。”

    “我便不奉陪了,实在是乏得很。”赵显摆了摆手,就带着几个仆从往船舱最上一层去了。

    林老侍郎笑了一笑,见他终于回去了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立刻命人开席。

    此时船舱中,林玉娘的贴身侍女一脸懊恼地回来,道,“姑娘,方才实在是过不去,被人把路拦得死死的。”

    “此事怨不得你的,不过总算没有再出什么纰漏。”林玉娘笑了一笑,对陈靖之却是有些不喜,认为此人太过放荡,竟然丝毫不给人留脸面。

    “姑娘,方才我近近看了,那位杨公子真真是一表人才,器宇轩昂。”

    林玉娘浅浅一笑,心中那一丝落寞去了大半。她望着窗外的江水荡漾,两岸青山游移,便提笔写下了一首诗。

    陈靖之与杨廷清等人端坐,陈靖之双眼微微一眯,赵显那一位随从道行极高,至少相当于一位小周天境修士。这是他到了这方天地以来所见过的道行最高之人。此人秉承神道之法,年纪看去不过四十,也能修行到这等地步实在是厉害。

    修行九境窍关、小周天、紫府(又称阴神、出神入化)、人仙、地仙、神仙、天仙、太乙、造化。此方天地中连窍关境都是不多见,此境炼魂凝魄,窍关尽开,魂魄逐渐凝练,这才有一灵存续的可能。

    他心中念头百转,仅仅是见到这人今天此行就算是收获极大了。仙道想要在此方天地传开其实是有很大优势的,现在的神道修行只是修行神魂,对于肉身修行并不注重,而且似乎修行的法门有.jxpx.缺憾,导致他们的寿元并不会有实质增长。

    只看许铎此人的修行就知道了,他和陈迟英相比看去并没有年轻多少,而陈迟英年近八十,面貌如五十许人。

    丝竹声乐撩人,一个十六七岁的美貌少女在铮铮琵琶声中袅娜而出,见她袖舞流光,足踩清风,翩跹起舞,令人目光难以移开。一众学子原本对陈靖之等人耿耿于怀,但是见了这少女瞬间都是安静下来。

    杨廷清看了片刻忍不住低下头去,待.xgchotel.见到陈靖之目不斜视,心中一阵惭愧,立刻稳住身心。林老侍郎也是不住点头,旁边的朱县令笑道,“老侍郎,这一位乃是府城的钟大家,小名晚晴,有名的清倌人。”

    说着目光停留在拨弄琵琶的妇人身上,其人身材丰腴,皮肤细腻,目光柔软,笑着道,“这位是魏大家,名作音凝,琵琶技艺炉火纯青,得自宫廷乐师。”

    “甚妙。”林老侍郎对着那少女多看了几眼,忍不住打量魏大家,到他这年纪那等年轻貌美的反而不得他意,似这等三十岁丰腴女子更令他觉得赏心悦目。

    一曲舞罢,诸人仍觉意犹未尽,忍不住喝彩。一个学子当下站起身来,吟诗一首,大赞其风采。

    林老侍郎大笑道,“有曲有舞有佳人,当满饮此杯呀。”

    “老侍郎所言极是,佳人配才子,当以舞剑助兴。”教谕彭青呵呵笑着,随后转目看向陈靖之道,“听闻陈少郎学过几天武艺,今天老侍郎设宴款待,正好可以请陈少郎舞剑助兴。”

    “是也,方才米姑娘、魏大家已是表演一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我看就请陈少郎舞剑。”

    连着几位老举人都是如此说,一时之间不少学子也是纷纷附和。林老侍郎不禁皱眉头,方才的事情才是解决了这些人又来生事,尽管他对陈靖之有些不满,认为只是一个江湖人,但得了赵显认可,也不当继续挑事。

    杨廷清神色微微一变,这是把陈靖之当作优伶娼妓之流。他当下要站起身,陈靖之却是伸出手来把他按下,道,“心思狭隘,上不得台面。”

    然后起身来jsshcxx.,振声道,“若能舞剑助兴,博老侍郎及诸君一笑,舞剑又有何妨。不过今天延川才子大多在此,若得好诗相配,起剑飞舞才能相得益彰。”

    说完后环首四顾,大笑道,“诸位以为如何?”

    “陈少郎豪气干云,有何不可?”林老侍郎不愿再生波折,说道,“请诸位学子吟诗,陈少郎舞剑。”说着又问魏音凝,“可否再请魏大家玉指拨弄琴弦?”

    “与有荣焉,奴家敢不从命?”魏音凝盈盈一礼,声音犹如软糯,听的让人心头发痒。

    不少人顿时满心不悦,不过话已至此,这时一人起身作诗一首。作完之后,向着众人拱手道,“在下献丑了。”说完有些得意洋洋,这是他酝酿许久,多番修改自认为佳作。当下诸多学子鼓起掌来,喝彩不止。

    只是林老侍郎却是淡淡一笑,刚才这人所作的诗句十分简单,并不入他耳。

    “我既作诗一首,你为何还不还不舞剑?”那人坐下之后,见陈靖之毫无动作,不满喝问道,“魏大家已经在准备吟唱弹琴,你磨磨蹭蹭实在不够干脆。”

    陈靖之冷笑道,“我只问你这首诗果然能入耳吗?无病呻吟,强作雕饰,堆砌辞藻,根本配不上我的剑。”

    那书生脸色一白,怒道,“既然如此便请你作诗一首。”这可是他呕心沥血所作,被人贬得一不值,心中那股冲动难以压抑。

    “如此贬低李兄大作,那便请你作一首,我看比不比得上李兄。”

    陈靖之的话引得不少学子大为不满,纷纷大骂。

    林老侍郎面上表情淡淡,方才那首诗中规中矩毫无出彩之处,以他这等进士出身的人来说确实一般,但若只是秀才所作那也说得过去。

    陈靖之呵呵冷笑道,“我就问你们这首诗和杨兄的《竹石》相比孰高孰低?”

    几个学子一时面上僵住了,杨廷清舞象之年所作,风骨劲傲,思质朴,算是近数十年来少得的佳作。

    陈靖之继续道,“况且术业有专攻,若我作诗,不论优劣,你等还有颜面存在?不要再敷衍我了,我看还是找一个有真才实学的学子作诗一首,否则徒惹笑话。”

    林老侍郎胸中气闷,陈靖之这人不识好歹,实在令人厌嫌,偏偏这等时候与学子们闹出这样的矛盾,若不是赵显看重其人,自己肯定将他赶下去。他在考虑是否赋诗一首的时候,一个仆从上前来递了一张纸。

    他看了一眼,笑道,“我有一孙女,特作诗一首,权作抛砖引玉,只是不知是否能入陈少郎眼。”言罢深情读了一首这首诗,果然是赢得满堂喝彩。见此林老侍郎颇为得意,环顾众人说道,“还有哪一位学子愿作诗相合?老夫很是期待陈少郎舞剑于江中。”

    陈靖之也是微微点首,这一首诗却是写情写景皆入心,不是那等随意所作,他对着魏音凝点首示意,对方摆正琵琶,拨弄玉指。

    “老侍郎,晚辈也有一首诗,虽未必比得上林姑娘那一首,也要厚颜请老侍郎指点。”吴齐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着拱手说道。

    “哈哈哈,那就快快念来。”林老侍郎饶有深意地笑了笑,“吴太守后辈之中多有英才,老朽早早听过你的几首诗作了,端得是才情纵横。”

    “晚辈惭愧。”吴齐云面上喜滋滋,再是一礼,高声吟道,“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一片孤帆日边来。”

    “好诗,好诗。”林老侍郎情不自禁站起身来,抚掌赞叹,泌江古称楚江,“水势茫茫,天地壮阔,意境开阔,气魄豪迈,好诗呀。”林老侍郎仍是在回味这一首诗,朱县令等人也是忍不住赞叹。

    邓却是一阵惊讶,随后却是哈哈哈大笑,“吴兄,剽窃前人诗句也算得上是你的才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万相之王〕〔伏天氏〕〔从红月开始〕〔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