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太极小说〕〔焚天绝神〕〔先锋〕〔战神年代〕〔九阳绝脉〕〔千夫斩〕〔算死命〕〔王安穿越成太子小〕〔傅承景宠妻有道〕〔王的女人谁敢动〕〔日月同辉〕〔神兽召唤师〕〔青萍〕〔豪门神婿叶锋〕〔极品皇太子〕〔豪门神婿叶锋〕〔主角叫叶锋苏凝霜〕〔丹皇武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有一座无敌城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三十九章 推波助澜 搜集灵药
    泌阳郡郡守派来的监察才到第二天,接连有人前来敲鼓,状告县尉董钺欺压良民、.zyxta.妄夺田亩、草菅人命、栽赃嫁祸、勾结匪类。郡守监察只觉得不可思议,人人所告都有物证实据,当下不敢擅作主张,立刻将董钺免职,而后层层上报至郡守。

    又过了五日,查出实据,将董钺全家打入大牢,只有其孙儿不知所踪,传闻是跳入延川江自尽了。待得主理杨廷清状告案件之时,事情已经清晰明了,再加上唐良谷作证,确实是董钺指使。

    此案之后,延川县皆是称颂郡守青天,短短十于日董县尉一家便已经化作飞灰,只等最后案件的审理判决。

    陈靖之和陈迟英两人都没有料到事情发展如此迅速,不少人确实是陈靖之怂恿去状告的,但是更多的人肯定不是他布置的。

    陈迟英笑着道,“看来不止是我们对付董县尉,还有不少人想要拿他开刀,我们可以轻省一段时间了。”

    “这事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还有人推波助澜,省了我不少的功夫。”

    “董钺和延东河河神勾结,现在把这位县尉打掉,算是断了延东河神的爪牙,短时之内不用担心皇权干涉了。”

    陈靖之笑了一笑,回应道,“这可未必。”

    陈靖之二人走过大街,街上还有不少人在讨论董钺的事情。走了片刻之后,二人分开,陈靖之自己去了一家酒馆的雅间。

    唐良谷早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见.xgchotel.陈靖之进来,低头哈腰道,“陈公子,您终于来了。”

    “唐帮主有何指教?”陈靖之自顾自拿起茶壶倒了一杯热茶,望着外间飘着的毛毛细雨。

    唐良谷笑道,“陈公子,我是想要谢过陈公子指点救命之恩,只是我这等江湖野人不敢擅自上门,以免给公子惹来麻烦。”

    陈靖之瞥他一眼,讥笑道,“唐帮主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唐良谷讪讪道,“好教公子得知,我在公堂作证,虽然逃了性命,但是为人不齿,延川县几乎无有我立锥之地,帮众兄弟也是弃我而去,实在无颜面对。”

    陈靖之微微点了点头,背主之人没有人会喜欢的,他收回目光道,“逃了性命你还不知足吗?你要是对此放不下,我可以教你一个方法,待得董钺处斩之时,你在刑场自尽,以表恩义。”

    唐良谷原本十分期待,可是听到这一个方法登时闭口不言,片刻后苦笑道,“公子取笑了。”

    陈靖之冷声大斥,“唐良谷你不要不知足,现在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董钺让你做的事十个头都不够你砍。金盆洗手我就能护你一时,你要是还想过以前的日子,那就生死由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唐良谷长长叹了一口气,“公子所言甚是,在下贪心了,只是不能为公子赴汤蹈火,以报答救命之恩。”

    “我不必你赴汤蹈火,我要让你做事自然有的是方法让你心甘情愿。”陈靖之嘿嘿笑道,“你现在便帮我做一件事情,我这里有一件东西,你带去城外白云山黄鹤观,把东西放在那里,再把那里的一个竹篮带回来。”

    陈靖之拿了一个油纸包,这是和叶青竹约定的东西。

    唐良谷接过来后,似乎有一股药香萦绕,想要开口问,但是陈靖之已经起身打开门洒然走了。唐良谷不由眉头紧皱,不过还是收了起来,陈靖之所说的极有道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而且陈靖之手中有他许多把柄,由不得他做选择。

    第二日陈靖之接到陈桐的邀请,前去参加人聚会,陈靖之自知不是一路人,便婉拒了。而这几日杨廷清也因为要准备县试,在家苦读。陈靖之则是出了城,在城外白云山黄鹤观吐纳灵机,静心修持,以期突破眼前境界。

    转眼已经是三月底,白云山黄鹤观中,陈靖之呼吸吐纳之间,有星光熠熠辉芒游转周身,此时已是夜晚,天中星光极盛,陈靖之目中精芒闪烁之间,心道,“不知为何,竟有危机临身之感,看来我需要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否则难以应对。”

    当下乘着星光,取出刘供奉所留的灵珠,这些灵珠只有神灵才能拥有,其余修士想要存留很是不易。法力一振,道道灵机犹如轻烟飘入鼻窍,霎时间,灵机盈满,只听声声玉碎,陈靖之一气之间再是贯通三十六窍,已经步入爽灵境界。

    他底蕴深厚,根基扎实,但是到了爽灵之境已经是有些过快了,短时间内需要继续积累。

    次日早晨,叶青竹前来拜见,陈靖之神采奕奕,顾盼飞扬,心中叹服,认为对方必定有喜事。她上前盈盈一礼,说道,“陈观主,前时您让我搜集的灵药还差了不少,若是在延川县的话恐怕只有神灵那里才有这等灵药,其余地方是找不到的。”

    陈靖之点了点头,他交代的几味灵药虽然不入流品,但是颇为少见,药效也有些特殊,都是用来炼制涤尘丹,助自己炼化杂气修炼玄功,而且他还需要五行之精。

    “叶娘子,你有什么主意?”

    “我只是小妖,要是前去道宫道院换取灵药的话,必定不会理睬,甚至还会得罪了道宫的神灵护法们。不过昔年我修行之时曾经认识一位姐妹,名作彩衣,如今入了平川县道宫县伯侍女,我想前去找她助我取得灵药。”

    陈靖之认真一想,寻常小妖都在各县县伯统属之下,也有名册,而且其等妖气太甚,不敢随意穿梭各县,否则很容易被神灵打杀。现在叶青竹用了陈靖之交给她的法门,妖气已经去了七八成,只要好生遮掩,倒是行得通。

    “那你如何解释你现在修为精进,身上妖气去了大半,如果他人让你将法子分享出来,你要怎么做呢?”

    叶青竹微微一愣,面对陈靖之的问题她倒是没有想过,不禁咬唇道,“彩衣姐姐与我私交甚笃,而且彩衣姐姐现在在神灵门下,自然有更好的法子,应当不会问我。”

    陈靖之呵呵一笑,妖精鬼怪即便在神灵门下沾染神气,可是根基不改,变化并不会有多大,而他教给叶青竹的法门天长地久之下却是可以超脱本来。

    叶青竹见他表情,不禁低下头去,说道,“若不如此,恐怕难以找寻到灵药了。”

    “你直接告诉她你近日得遇一位神人,赠送你一枚灵丹,是你修为大进,你有意报答神灵,却不知该如何做,让那位彩衣教你如何做。之后的事,你再相机行事,在你我需要的灵药上面,再增添一些。”

    叶青竹目中微微一亮,似乎明白了陈靖之的意思,可是她又忍不住开口道,“如此,不是欺骗了彩衣姐姐?”

    “你若对她说了实话就可能给她惹来杀身之祸。”

    叶青竹心中一惊,不敢多问,连忙道,“我记下了。”

    陈靖之回到家中已是将近午时,杨廷清也在家中做客,和红线、纤云两个人做启蒙,而且自董钺事件之后,杨廷清几乎每日都会前来。

    “三叔,你回来了,等你许久了呢,你先坐着,先喝一碗红豆羹,要晚一些才能开饭呢。”红线一眼瞥见陈靖之进门,声音高亢而又欢喜。

    陈纤云则是小跑出来,抱住陈靖之,“叔父,我都几天没见你了。”

    陈靖之摸着她的嘻嘻笑道,“在家学得开不开心?”

    “开心,就是想见叔父。”

    陈靖之哈哈大笑,摸出几串糖葫芦,道,“你快去玩耍罢。”

    “陈兄,几日不见了。”杨廷清走了过来,一礼说道。

    陈靖之和他一同进了客厅,笑道,“杨兄,今天是放榜的日子,你就应该好好歇息一天,没必要陪着小孩子。”

    杨廷清微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况陈兄待我如手足,放榜之事只是小事。”

    “杨兄是胸有成竹,才不在意吧。”陈靖之哈哈一笑,把一瓶酒放在桌上,说道,“今日喝两杯。”

    杨廷清也是点首,二人相谈甚欢,红线时不时送了些炒豆子、干炒猪耳上来给二人下酒。

    半个多时辰后,外面有人高声大喊,“杨廷清公子可在?我是来给您报喜的。”

    “杨大哥,是报喜的。”红线欢欣雀跃,大喊几声,立刻出去开门,只见几个差官和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敲着锣鼓。

    中年人认得红线,激动道,“红线姑娘,我侄儿是不是在你这儿?大喜事呀,侄儿被县尊老大人点为今年的案首,我们到处找不到他,还是那大嫂说,可能在你们家,这就火急火燎地赶了来。”

    中年人把头探进大门,四处张望,急切问道,“清哥儿人呢?”

    “杨大哥就在里面呢,马上就出来.whhryl.的。”红线喜不自禁,连忙请了人进去,口中一边大声喊道,“杨大哥你是案首了,你是案首了,是县衙的人来给你报喜的,去了你家找不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从红月开始〕〔万相之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诡秘之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