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太极小说〕〔焚天绝神〕〔先锋〕〔战神年代〕〔九阳绝脉〕〔千夫斩〕〔算死命〕〔王安穿越成太子小〕〔傅承景宠妻有道〕〔王的女人谁敢动〕〔日月同辉〕〔神兽召唤师〕〔青萍〕〔豪门神婿叶锋〕〔极品皇太子〕〔豪门神婿叶锋〕〔主角叫叶锋苏凝霜〕〔丹皇武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有一座无敌城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二十六章 简阅此界 官差阻路
    “让开让开。”胡蕴茹一把推开围在四周的人群,一边往里面挤一边哭着怒叫,“许平章,许平章。”她实在是对许平章生出恨意了,此时咬牙切齿。

    只是她好不容易挤进去,却比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地上许平章倒在地上,单手撑住地面,失魂落魄看着陈靖之。听到胡蕴茹喊他名字,目中忽然有了光彩,立刻看去,然而只见胡蕴茹看了他一眼,便往陈靖之处跑了过去,他不由闭上双眼,心如死灰。

    “陈兄,陈兄,你怎么样了?”胡蕴茹焦急问道。

    陈靖之见她奔上前来,微微退了半步,道,“胡姑娘,且看看令师兄罢。”

    胡蕴茹才觉得事态,俏脸一红,急忙去看许平章,此时又见周围同门拥挤,怒喊道,“还不快快过来帮忙,去叫郎中来。”

    此时宋智和胡青珩两人也是疾步过来,众多门人弟子见他们联袂而来,都是有些紧张,立刻施礼道,“见过长老。”

    胡青珩轻哼一声,喊住一个弟子呵斥问道,“陈少郎伤得怎么样了?平章呢,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

    那个弟子啊了一声,随后遇到宋智目光,立刻低头不敢说话。

    “毫无规矩,问你话也吱吱呜呜。”宋智面上不悦,不过这些人不是他门下,也不好多说。

    胡青珩怒道,“快说。”

    “陈公子无事,倒是许师弟受伤颇重。”这个弟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完全不敢直视对方。

    “胡说什么,许师侄已经打通神窍了。”胡青珩不敢置信,可是这些弟子是不会乱说的。

    宋智则是满面惊讶,连忙身子跃起,翻过人群,只见几个弟子已经扶起了许平章。他大喊道,“章儿。”连忙过去捏住许平章脉搏,只觉气息低落,脉象多变,不过检查之后发现经脉未伤,并不是十分严重,修养一个月当可无事,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陈公子好手段呀,倒是失敬了。”他说这话也不知道真假,而后抱起许平章,径直往休息静室去了。

    胡青珩面上怒色隐隐,对着四周喝道,“还不快快散了。”

    这些弟子听闻此言,立刻作鸟兽散。

    此时演武场上只剩了几个人,胡青珩走到陈靖之面前,见他恭敬施了一礼,原本心中不快,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只有淡淡说道,“招待不周,陈公子见谅。”

    “今次登门,多有唐突,是在下失礼了。”陈靖之见她不喜自己,却也不是十分在意。

    胡青珩微一颔首,却见胡蕴茹面上浮有喜色,似乎是如释重负,心中不由更是生气,说道,“茹儿,你去看看你师兄怎么样了,我与陈公子稍后便来。”

    胡蕴茹愣了一愣,以为自家师父是关心师兄伤势,连忙说道,“我立刻去拿药。”说着快步跑了出去。

    胡青珩才是问道,“陈公子

    年纪轻轻,武功卓绝,不知师承何处?”她却是不太相信陈靖之能够击败许平章,认为里面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手段。

    陈靖之笑了笑道,“白云山黄鹤观,家师姓陈,讳上迟下英。”

    “陈迟英?”胡青珩面露疑色,忽然有些惊讶,陈迟英此人武功极高,自己年少游历之时还曾得过他指点,如今至少耄耋之年。

    她皱了皱眉头,“原来是陈观主高徒,却是我孤陋寡闻了,昔年也曾与陈观主有过一面之缘,不曾听过陈观主收了徒弟,失礼了。”

    说到此处却是有些紧张,此人武功之高可是会影响延川江湖派别发展的,试着问道,“陈观主也回来了?”

    陈靖之听出她语气之中似乎还有内情,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只是说道,“在下一直跟随家师云游在外,侍奉左右。”

    胡青珩哦了一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后说道,“得陈公子卖药相助,只蕴茹年少不知那鱼珠价值,却是多有亏欠,令我心中不安。”说着抬起头认真看向对方说道,“陈公子认为还需再付多少银钱?”

    陈靖之剑眉微微上挑,知道其人借言讽刺,敲打他自此以后他与胡蕴茹就没有关系了。但他却并不在意,不过这人如此,自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哂笑道,“只看尊驾认为价值几何了,要是不介意愿意借贵门藏书一阅。”

    胡青珩面皮微微一紧,暗道此人脸皮之厚,竟是打蛇随棍上,当即失笑道,“小寒山藏书自有门派规矩,不过我私人藏书可以借你阅览。”她语气冷冷,当即唤了一个弟子过来,交代几句便自行离去了。

    陈靖之根本不理会她如何反应,自己目的也已达到,须知此方天地之中能够读书识字的其实不多,藏书在民间也是甚少,多是掌握在大家大族当中。现在到了宋国已经有些时日,对这方天地还是不太了解,正好借此机会。

    这名弟子对陈靖之也是不冷不热,把他带到一处藏书阁之后淡淡说道,“里面的藏书都是师叔珍藏,万万不可损毁,午时之前我等用餐,不能留你,望你尽快。”

    陈靖之将他视若无物,径自入了里间。环首四顾,这一间藏书室布置很是雅致,有淡雅清香,四面书架上只有一面书架有百卷书册,数卷竹简。他看了几卷书册之后发现多是一些游记杂文,或多或少含着此方世界修行体系,虽不完全但也能窥看些许内容。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风俗人文,看罢自觉收获不少,此时已是将近午时。送他过来的男弟子推开门靠在门上没好气地说道,“看完了没,我们要用午饭,没时间招待你了。”

    陈靖之瞥他一眼,合上书卷,往外间去。这时这个男弟子见他要跨过门槛的时候,眼珠子转了一转忽然伸出脚来,想要将他绊倒。若是寻常武人被这般暗算恐是要吃个暗亏,然而陈靖之反应何等敏锐,右脚忽然顿住再是一勾,

    啪的一声将男弟子摔在地上。

    “哎呀。”男弟子一声痛呼,指着陈靖之骂道,“你竟然暗算我。”他声音一响,周边有几个人立刻过来查看情况,吼道,“干什么,欺负我们小寒山的弟子了?”

    陈靖之嘿嘿笑道,“这位兄台,想要送我就送我,何必行此大礼?”说完大摇大摆向着山门外走去,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敢去拦他。

    陈靖之不是蠢人,岂是不知胡蕴茹情谊,只是他身负重任,不可轻用思情,暂无儿女情长之意。今日自觉收获已足,当下回返家中,除此之外他也有意另寻住处。

    只是半途之时,忽然迎面走来两个公差,旁边还跟着两个中年男子,他一眼认出这两男子乃是陈氏族人。他们行走之时,路上行人都是让开路来。

    他眉头微微一蹙,看着两个官差面容凶狠,正往自己这一边快步走来。他想了一想就停了下来,这几人应该是来找自己的。

    两个官差也是看见了他,立刻喊了一声,见他停住便快步上前来,喝问道,“你就是苗竹村陈寅?”这二人一喊,周边原本有不少行人都是纷纷避了开来。

    陈靖之笑道,“在下确实是陈寅,二位差官找我有何贵干?”

    “你的事发了,赶快放下兵器,随我们回一趟衙门。”两个官差,手中铁链一甩,就要往前套住陈靖之。实际上他们二人就是吓唬一下对方,要是对方识趣那便给些便利,否则管他是谁,自然要先受一番苦楚。

    陈靖之冷笑一声,虽然现在他不愿意招惹官府,可是真要欺辱他那是绝然不可。当即往后退了一步,喝道,“二位差官,事情不挑明了便想要伤害无辜百姓,视律法何在?”

    二位官差听得此言露出狰狞面孔,一人冷声道,“有人告发你杀人害命,马上束手就擒,随我们去一趟衙门,要是胆敢反抗,便是格杀勿论。”他们也知道对方有些武功,但是他们这些官差也不比寻常人,再加上代表的乃是官府衙门,哪一个武人胆敢冒犯?加之天地之间又有神明督察,更有道宫仙吏,根本不虞江湖人反抗。

    陈靖之面容冷凝,瞬息间运转心通之法,此时他这法门可不是简单,这二人不过肉体凡胎,心神一扫已是知晓大概。他施施然说道,“既然告发我杀人,那可有拘捕文书?”

    两个官差眉头一皱,只是有人告发并未坐实,哪里会劳动县令签发拘捕文书?寻常之下他们出动,哪里有人胆敢抵抗?他们之前那般作为不过是想先吓唬对方,索要银钱,见着不好糊弄,一人冷声道,“哪里需要什么拘捕文书?现在是刑吏大人令我等前来传唤,陈三郎你还是和我们走吧。”

    陈靖之凌厉目光扫过四人,其等皆是不禁往后一缩,看他们神情此时多少已经知道了详情,他从容笑道,“在下问心无愧,并无做杀人枉法之事,二位前面带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从红月开始〕〔万相之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诡秘之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