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算死命〕〔王安穿越成太子小〕〔傅承景宠妻有道〕〔王的女人谁敢动〕〔日月同辉〕〔神兽召唤师〕〔青萍〕〔豪门神婿叶锋〕〔极品皇太子〕〔豪门神婿叶锋〕〔主角叫叶锋苏凝霜〕〔丹皇武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有一座无敌城〕〔异世丹帝〕〔叶天瑾妃小说全文〕〔1985香江枭雄〕〔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小说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二十一章 延东河神 祖灵显身
    延川江共有七条支流,但是只有两条支流当中有神灵坐镇,其中之一则是延东河。不过延东河河神登临神位不过数十年前,其人登临神位乃是得了不知何时遗落人间的敕封符诏,并非是延川江神所期望,其人登临神位其实是分薄了延川江神的神域。

    不过延东河河神素来恭敬,又有斋门为后盾,延川江神并未对其过多打压。

    延东河府在延东河中上游,有数个大乡沿河而建。河神庙所在背后一株犹如伞盖的大榕树撑开来,树上挂着无数红色祈福带,跳跳垂落下来,而真正的河神河府则是在河神庙下方,乃是河神自成神域,号令三十里延东河风云水气所在。

    延东河河神名百悟,斋门弟子,苗竹村的解厄桥便是他建议建造,他生得慈善和蔼,双目有神,他从一道河水水流之中显化出来,问两个护法,“香灰、铜炉两人怎么还没有回来,有没有去查清楚怎么回事。”

    一个青面神将回答道,“老爷,今天早上发现香灰和铜炉身上的神光都已经灭了,定然和昨天陈桐有关。”

    “老爷,我看先将陈桐拘捕过来拷问,否则真以为老爷您是可以随意欺凌的呢。”又有一个面色白净,身材修长的神官说道。

    百悟稍稍沉思,陈桐他们去的应该就是黄蛇洞府,那黄蛇道行极高,乃是百数年前有名的妖怪,而陈桐既然得知了黄蛇洞府的消息,也是有依仗的,再者其子乃是白龙山神门下,不好逼迫过甚。

    “十法,稍后你就去问一问陈桐,请他请来河府。”

    青面神将立刻应声,而后退了出去。

    百悟望着神官,问道,“十因,你有何事?”

    白面神官拜道,“老爷,昨天苗竹村斋堂的侍奉之女阎月梅,来我们神祠哭诉,其母被人杀了,求请老爷给她做主。”

    百悟皱了皱眉头,而后掐指作法,果然发现斋婆已经身死,他再是掐算,可是却推算不出斋婆死在了哪里。他心中也是极为疑惑,不过他知道自己法力有缺,推算不出的原因便是那一处地方不在自己法力范围之内。

    “苗竹村是我登神的地方,也是我管辖所在,此人毕竟为我守了十数年,又供奉灯火香烛,还是我斋门的弟子,应当要帮助她一次。将她女儿唤来,我亲自问她。”

    十因面上一喜,立刻出去,不多时领着阎月梅进了神殿。阎月梅还是第一次拜见河神,心中既是激动又是紧张,低着头要贴近胸脯。

    十因轻轻喝了一声,“还不快快拜见河神老爷?”

    “凡女阎月梅,拜见河神老爷,祝河神老爷福寿无疆。”阎月梅经她提醒立刻跪了下来,哭泣道,“请河神老爷为家母做主,我母亲自那日去了苗竹村中,便一去不回,凡女怀疑我母亲已遭不测。”

    百悟道,“你母亲确实已经死了,我会还她一个公道。我来问你,你母亲可曾与人有过争执?

    ”

    阎月梅回想近来之事,唯有陈靖之,其人还当面殴打自己母亲,使得其颜面大失,自己母亲更是恨其入骨。她当下便将此事说了出来,不过却是只提到陈靖之殴打自己母亲之事,不曾提过派了鬼怪前去杀陈靖之。

    “陈靖之?又是陈氏族人?”

    百悟对她的话并不完全相信,不过他不会深究,已经知道最大嫌疑人,那就足矣。当即令人将她带了下去。

    十因知晓河神与陈氏有些许不合,上前道,“老爷,我去打听了些许,听说陈靖之是十多年前走失的陈氏子。”

    百悟面上有淡淡冷笑,说道,“既然陈靖之杀害了我斋门的弟子,便让阎月梅前去报官,我们神灵不好太过参与,除非人间不公,我们才要代天惩罚。”

    十因想了一想已经明白了河神的意思,施了一礼退了出去,和阎月梅交代一番,“十有八(和谐)九便是那陈靖之将你母亲杀了,明日你便去村中找几个人作证陈靖之当日殴打你母,再去延川县城报官,我会打通好关系,谅他一个小贼也逃脱不出来。”

    阎月梅轻轻咬唇,眼睛红肿,道,“义父,娘亲真的死了吗?”

    十因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那娘亲的魂魄呢?”阎月梅心中更是绝望,追问道。

    十因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叹道,“未能打通神窍,修得窍关第一重感神之境,怎么可能会有魂魄存留?一旦身死没有神力护持,不需多久便会消散无形。”这等话他却不会和阎月梅说,斋门的教义便是人生而有前世今生,若是信奉斋门天尊,待得修成神窍之后,即便身死也可前往天尊所在的极乐净土。

    “你娘亲的魂魄还未能寻到,应当是被人用法术困住了,当务之急是找到杀害你娘亲的凶手。”十因认真看她,说道,“其余之事自有河神老爷安排。”

    阎月梅无力地点了点头,抽泣道,“我现在便回村中找人作证,必是陈靖之那奸贼所害。”

    “这人来历不明,不定到村中是有什么目的,小心一些。”

    阎月梅目中有些恍然,而后重重点头。

    待得阎月梅离去之后,十因也去了村里,但是他却是要召集村中妖精鬼怪查询,那斋婆前世乃是他的妻子,二人颇有情分。

    此时村中陈桐父子皆是惊恐,陈桐醒来之后发现在家中,立刻叫来妻儿要他们马上收拾东西,准备今天就要回延川县城。

    “父亲,究竟是谁送我们回来的?”陈利惊疑不定,昨天的情形铁定是要身死的,可是却被送了回来,而且自己身上的黄蛇精元仍是存留。

    “先不要管是谁送回来的,我没有想到河神竟然布下陷阱引我入局,我还以为做得隐秘。”陈桐心中后怕,连忙道,“我儿你马上去收拾东西,先跟我去祠堂,然后你马上回白龙山,如果家里有事你再想法子救我们。”

    陈利连忙点头,立刻拿了几件重要的东西和陈桐一起去了祠堂。点了三支清香,袅袅轻烟之中显出一具灵身,这人正是陈氏七世祖灵。

    “先祖,我们已经拿到了黄灵君的部分精元,但是也因此得罪了河神。”陈桐拜了一拜,将昨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将剩下的黄蛇精元弹入那一具灵身之中。灵身好像得了巨大好处,有光华放出来,片刻后显出一个年纪五十,面貌儒雅的男子来。陈桐父子见状,心中大喜。

    此人正是陈氏七世先祖陈隽合,他对陈利说道,“你马上带着我的敕印动身回去白龙山,不要在这里久留了。黄灵君的精元至少可以助你修行到窍关第二重境界,快去罢。”

    陈利连忙点头,如果不是有这一番机缘的话想要再进一步必定十分艰难,而且白龙山神门下有许多英才,若是不能从中脱颖而出,百年后自己也将是一堆枯骨。他再是一拜,立刻出了祠堂。

    “老祖,现在要怎么办?”陈桐见自己儿子已经离开了,心中顿时放心下来。

    陈隽合已经有了主意,说道,“稍后河神必定会让人来捉拿你,你不要反抗,至于黄灵君之事你如实告知他,不要隐瞒,应该不会为难你的。我已经得了黄灵君的部分法力,白龙山神不会坐视不理的。”

    “咱们绕过了河神也只取得了黄灵君的部分精血,现在河神的注意力应该不在我们身上,一定会追踪他人。我不能再在祖祠这里停留了,稍后陈利会带着敕印前去白龙山,我这灵身也会跟随而去。我估计半月之后就会有结果,你到时直去白龙山问消息。”

    陈隽合说完立刻退回了金塔之中,而陈桐则是整颗心都放了下来。一旦先祖到了白龙山神门下,至少也会安排一个神官的位置,那时对于自己这一脉才是长盛久昌。他再是一拜,方是出了祠堂。

    到了家里面,妻子埋怨陈利急匆匆走了,也不留下来帮忙,陈桐无心和她多说,自顾去了内屋。约有一个时辰,还没有收拾好,但是外间有仆人来报,说是旧友寻他。他立刻就知必定是河神门下,他想了一想就迎了出去。

    他出门见到五人,皆是穿着儒衫,当首一人身材魁梧,儒衫穿在他身上像要被撑破,颇为不协。

    十法面带怒气说道,“陈村正,我家主人想请村正和令郎陈利同去府上做客,请陈村正现在动身吧。”

    “将军来得不巧,我儿陈利因师门有要事,他师父接了他回去白龙山了。”

    “什么?”十法面色一惊,怒道,“走了多久了?陈村正,你应该知道我家老爷的意思。”

    陈桐皱眉说道,“将军是什么意思?我儿在白龙山神门下,他师父接了他走,我这做父亲的也不能说什么呀。”

    十法冷哼一声,想了一想,马上让两个随从去追陈利回来,而后瞪着陈桐怒声道,“陈村正快跟我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全世界都以为我会〕〔网游:每十小时创〕〔从红月开始〕〔万相之王〕〔伏天氏〕〔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诡秘之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