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小北沈清瑜〕〔吞噬诸天〕〔婚途有坑:撞倒总〕〔我曾风光嫁给你〕〔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神殿萧天策全文〕〔亲爱的,这不是爱〕〔亲爱的这不是爱情〕〔天神殿txt下载〕〔我曾风光嫁给你〕〔阮苏薄行止小说免〕〔华夏第一战神萧天〕〔王者:开局在长安〕〔大贤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原来我这么有钱〕〔江婉小说〕〔陈平江婉小说〕〔盗墓家族〕〔嫡女倾城:王爷你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霄东来 第十九章 水转山镇 灵蛇遗蜕
    陈靖之眼见两个神兵过去但却一直不动,立刻明白他们的想法肯定是和自己一样。他自然不愿意看到这等情况,当下用音通之法发出声声啸音。再是掰断数块钟乳石,手中用力弹出,犹如利箭射出。

    两个神兵忽然被石头打中,身子不自禁往前跌去,他们的动作立刻就惊动了陈桐父子。

    铜炉当下破口大骂,“混账,快出来。”

    香灰立刻稳住身子,和铜炉背靠背警示,他们二人可不知道这里有三拨人马,只以为是陈桐他们一伙人。

    铜炉喊道,“兄弟,你立刻去杀了陈桐。”

    他们原本是想等陈桐等人将一切都做好之后再做突袭,坐收渔翁之利,现在自己两人已经被他们发现了,自然不做留手。

    香灰提起长枪,大声一吼,身子跃起,立刻刺了出去。他枪法迅快如闪电,势如狂风,陈桐虽然学过武功可是根本不是对手。

    一枪刺来,陈桐大喝一声,甩出一面玉牌,挡在前面,只是眼前长枪气势凶狠,挡在前面的大蛇被长枪穿过,瞬间断作两截,一时之间血雨炸开。

    陈利才取了数滴精血,但见自己父亲无法支撑,伸手甩出数十道飞刀。所有飞刀都是杀向香灰,香灰只得立刻把长枪一收,护在身前,将所有飞刀一气荡开。而后身形一跃,直取陈桐。

    陈桐左右不支,又有大蛇在前,根本无力抵敌,一个不慎就被长枪刺倒,身上和蛇血混在一起,瞬间昏迷过去。陈利哪里还忍得住,收起葫芦,飞身跳下,自身后甩出一条九节长鞭,一鞭打出,轰然作响,霎时间圈住了香灰的长枪。

    香灰力气极大,双手握住长枪用力一拽,可是陈利也是天生神力,被这拉拽之下安稳如山,而且见他再度飞出数枚飞刀,犹如电光劈出。香灰冷笑一声,背上忽然伸出两只大钳,与飞刀撞在一起。

    陈利哼了一声,大喝道,“岿然不动,跪请山神赐法。”一语声罢,一道山岳虚影自他体内生出,而后他用力一拉,将香灰长枪拽开,而后再是一把飞刀飞出来。

    香灰龇牙大叫,身子在地上一滚,避开飞刀,另一处铜炉眼见情势危急,立刻喊道,“川流不息,跪请河神赐法。”同时身上也是犹如水流环绕,忽然之间喷出一道巨大水流,无数锋利水箭射出。

    香灰眼见铜炉用了神灵赐法,当下也是展开水汽,借河神之法,镇压眼前之人。

    陈利论修为还在两个神兵之下,不过他是人,比之妖精与神灵之法更为契合。但是现在以一敌二,完全不是对手。他犹豫之间,立刻将黄蛇精血吞入腹中,霎时间他眼眸之中有道道寒光。

    “不好,他要炼化灵蛇精元。”香灰大声一吼,“兄弟,快快施法将他压下去。”神灵赐法那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超过了这段时间,法力自然也会消散。

    陈利得了黄蛇精血,立刻以一身法力去炼化,与此同时身周山岳的影子越来越凝实。可是这等黄蛇精血太过阴寒毒辣,他摄入体内之后,只觉寒冷无比,得了一点补益之后,他法力也是微微上涨,身上山岳虚影上一条黄色大蛇盘卧,吐出蛇信。

    “兄弟快

    把断元水撒出来。”铜炉再是一声大喊,断元水可以让人法力断断续续,还可让人头晕目眩,便是一些法力低下的神兵也是难以抵挡。铜炉当下加大法力,一道道水流冲击拍打山岳虚影,以便让香灰抽手出来。

    香灰立刻在动手之时也是猛然把法力灌注上去,而后取出断元水往山岳虚影上泼去,霎时间,那山岳好似被层层削去。陈利在此刻忽然觉得发力凝滞,与体内神灵沟通的渠道被人斩断。

    铜炉见此机会一来,面上大喜,随后轰然一声,将陈利打飞出去。后者受此重击,加上体内黄蛇精元不断冲击经脉神魂,霎时间晕死过去。铜炉就要收手之时,一道雷光劈来,他立刻以身挡住。

    陈靖之原本有意等陈利拖住一人再来动手,可是他太过莽撞,没有很好发挥自身沉稳如山、力大威猛的近击优势,使得对手轻而易举将他收拾了。陈靖之可是不同,他动作敏捷迅快,两个神兵此时刚刚斗战一场,正是气力低弱之时。

    铜炉一见雷光心中微微有些畏惧,他们这等妖雷天生畏惧天雷神威,即便被点化为神灵护卫也是本性畏惧。立刻在地上一滚,口中大叫道,“老子就等你出手呢。”可是那雷光忽然方向一转,霎时间转向香灰。

    香灰面上一怔,本意前去相助,此时已是被一鞭打中,瞬间浑身麻痹,好似有电光在体内游走。他此时长枪不在手上,见得又是一道雷电光鞭打来,立刻伸出两只大钳去挡。陈靖之一鞭打下,左手成拳打出,轰然作响,立刻将香灰打翻在地。

    此时在这洞窟之中他已是不担心泄露道法,并着雷灵竹一鞭打下去,他掌中也是拍下,一簇火苗窜到香灰身上。此火只是法力所化,不过神霄道颇有不同,一旦沾染上这星火,立刻就会以中术之人身上发力为柴火,剧烈燃烧。

    若是炼气士,则会断去烈火与自身的联系,凭此消灭火芒。但是香灰在此界之中法力很是低微,斗法全都是借用神灵之力,此时根本不知如何驱除,星火越少越大,加上陈靖之数鞭之力,疼得他哇哇大叫。

    铜炉一阵失神,完全没有想到与自己仿佛的香灰会在这么短时间之内被拿下。就在他失神之时,陈靖之口中发出一声叱喝,而后动用心通之法,立刻侵入了铜炉神识之中。发现铜炉神识极为微弱,根本不像万华天修士那般。

    若是万华天修士在此,他是绝对不敢随意动用心通之法,此法弊大于利,而现在用来竟是十分有用。随着他心通之法一动,铜炉怔在原地,只是须臾陈靖之手中雷灵竹已是从他喉咙之处穿了过去,一阵雷光在铜炉躯内爆开,它霎时间气绝毙命,倒在地上化作一条身长八尺的黄鳝。

    此时香灰再度召唤神灵法力,借来河神水将身上的火光灭去,然而陈靖之没有了铜炉的牵扯,立时跳了过去,雷灵竹犹如一把快剑,直插香灰眸眼,而后穿了过去,香灰还未能发动完神灵附体施法,便已经倒在地上化作一只青蟹。

    陈靖之扫了一眼,这里原本许多大蛇都已经被铜炉等人斗法的威力杀死了,便是不死的也是在扭动身躯不断挣扎。望了一眼陈利,其人晕死过去,并不致命。他想了一想,现在没

    有任何储物的法器,这两只妖怪是拿不走了,但是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被人追踪到自己,稍后一定要赶紧处理。

    当即打开两只小妖躯壳,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一用的物事,而后再是对着陈桐父子施法,确定两人完全晕过去之后,这才将叶青竹放了出来。

    叶青竹看到眼前满是血浆的蛇尸,面上变色,又看见一只巨大的黄鳝和螃蟹,心中震惊,颤抖道,“陈君,你把他们杀了?”

    “叶娘子,现在这两具妖尸也带不走,你觉得要如何处置?”

    叶青竹面对陈靖之发问,也是知道这是要自己必须动手,她定了定神,看见高台上的黄蛇,稍稍平复了心境,说道,“陈君,不如交给我来处置,绝对不会让人查出来的。”她说的不让人查出来,那就是把这两具妖尸吞入腹中。

    陈靖之点了点头,“八品灵药在哪里?”

    叶青竹抬起头来,怯生生道,“陈君稍等片刻,我为你取来,只是在此之前,小女子需要做一件事。”

    “你去做罢。”陈靖之当然知晓叶青竹想要做什么事,无非是把黄蛇精元夺取过来,他想了一想说道,“不过这精元原本并不属于你,你要吞夺炼化不是不可,只是一来与你根本不合,未来有阻,二来炼化将会耗去太多,得十之一二就是不错了。”

    叶青竹不由惊讶,黄蛇托梦给她之时也没有告诉她这些,只是告知她务必要打通了神窍到感神境第二重才可将精血炼化,得了必定就会法力大涨,她也是得了陈靖之汤药才突破。

    “那不知陈君认为当要如何?”她将信将疑,但是之前陈靖之告诉她的无一不是正确的道路,令她信心倍增。

    “你若信得过我,将精血采摄下来,来日我功行再涨,可替你炼为灵药,至少保留五成功效。”

    叶青竹咬了咬牙,道,“如此便先谢过陈君。”她心中更是震惊,暗暗猜测对方来历,但是又不敢多问,眼前之人看似很是平和,可是触及底线那就不好说话了。她跃上高台,取出一个玉瓶,将黄蛇精血采摄下来,汇入其中。

    她这等手法乃是蛇族所传,每一代都会用此方法将修为传下去,这与陈利这等强取完全不同。片刻后黄蛇身躯干瘪,只剩下一张蛇皮,就连内中的骨骼也被化去了。作罢此事之后,她将夜明珠取了下来,走到陈靖之跟前。

    “陈君,内中就是那一株八品灵药,只是我法力不足,想要打破有些艰难。”

    陈靖之将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拿了过来,也是不由暗暗赞叹奇思妙想,此界修行人看重华丽之物,只会观赏,难以想到其中会有宝药,而修武的凡人,如此价值连城的珍宝怎会将之打破,必然珍而重之。

    他看了一眼叶青竹,说道,“叶娘子处理两具妖尸,我将陈桐父子带出去。”说着一手抓起一人,快速出了洞窟。片刻后叶青竹出了来,腹中鼓鼓,她看着陈靖之不禁低下头去。

    “陈君,正门所在只能开启一次,请陈君随我来。”

    “甚好,不过离去之前,我有一件事请叶娘子答应,起誓不将今日之事告知你我之外的任何一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开局震惊了女帝〕〔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就是不按套路出〕〔这个诅咒太棒了〕〔网游:每十小时创〕〔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从红月开始〕〔伏天氏〕〔万相之王〕〔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我真不是盖世高人〕〔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