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超凡基因编辑〕〔伐清1652〕〔银河战线〕〔网游之超神驯兽师〕〔开局被大古撞破身〕〔重生1998之混也是〕〔DND和DNF是不一样〕〔快穿:宿主千娇百〕〔我在明朝当衙内〕〔短跑之王〕〔左道修仙:我靠模〕〔木叶:我召唤的卡〕〔没有人比我更懂封〕〔猩红降临〕〔重生之破空狂矛〕〔老婆有点甜〕〔斗罗之超级大反派〕〔诸天从九龙拉棺开〕〔当结婚三年的老公〕〔是他过分偏爱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统送错了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一只委屈的猫
    苏北心中虽然自信,但却绝非自负。

    原著剧情他已经模糊不少,也只是知道心脏的能量被一群人吸收了。

    似乎老王拿了心脏就会发疯,然后要灭世,不过对于这点,他也就是笑笑。

    那可是战天帝的心脏,貌似还有战天帝的一缕执念,战天帝既然选择留下,自然有其用意,只怕也是想借此看看自己的本源传人,甚至是看看自己选中的人。

    莫问剑实力天资再高,转世前也只是破七天王,想要算计战天帝,还不够资格。

    战天帝可能过于书生意气,可能有些逃避,但必须承认,对方无论实力、还是心机,皆是举世无双。

    一个系统,一次落子,时隔万年,将九皇、天帝、种子、阳神,全部推入棋盘,借助方平之手,彻底打破这份死局。

    九皇四帝陨落,天帝败亡,种子被吞,也只有阳神因为自身实力强大,超脱种子而去。

    可即便如此,方平能够脱离种子而出,也是战天帝借阳神之手算计的。

    相比之下,魔帝的小动作,又如何相比。

    方平等人并不了解这些,但他们对苏北有信任。

    之前是担心苏北因为实力增进太快,过于狂傲,现在苏北仍是有把握,那自是无虑。

    帝岳并不清楚后面几人的传音,一路飞行,面前出现的,则是一座血红色的宫殿。

    “这便是主人留下的帝宫,也是此地的核心所在,帝坟,其实指的就是这么一处宫殿。”

    几人停下,帝岳身躯上再度浮现苍老面庞,精神传音解释道。

    临近此地,王金洋身体颤抖愈发厉害,甚至御空都有些难以维持。

    “苏北,如何,进不?”

    哪怕吸引愈发强大,王金洋仍是死死控制住本能的驱使,侧头望向苏北,问道:“如何,是否进去?”

    “进。”

    苏北点点头,从高空眺望,看着这极为熟悉的布局,有些微微失神。

    系统战斗空间中,每次面见战天帝,环境布局,与这战天宫皆是极为类似。

    得到苏北确认,王金洋也是不再犹豫,看着宫殿大门,伸手推去。

    似是感受到熟悉气息,老王刚刚伸手,整座宫殿便是一阵颤抖,紧接着便是一阵轰鸣声,大门打开了。

    也就是在战天宫打开的那一刹那,帝坟外界,一位位古老帝尊似是察觉出什么,一个个脸露震惊。

    一些天外天、界域之地的帝尊感知不清,但一些老辈帝尊,皆是想到万年前的那一位强者。

    御海山,龙变天帝正同张涛对峙,感受到这么一股气息,脸上再难保持冷静。

    战天宫,战天帝转世了?女儿的活命之法,是因为战天宫?

    千年前,莫问剑曾言帝坟有救治他女儿的办法,需要等待千年后帝坟开启才可进入。

    当日他仅以为莫问剑从天坟中捡到什么宝物,没想到竟是战天宫。

    天界时代,他便成就帝尊,那时候三帝未出,甚至有几位皇者都还未成道,也正如此,他才明白战天帝是何等强大。

    后世之人夜郎自大,竟有人觉得战天帝不过是顶尖帝尊,殊不知,这可是敢于对皇者出箭的存在,还是最强的那几位皇者。

    战天宫共鸣,这是转世身出现了么?难道战天帝,也选择了转世?

    对面,张涛也忍不住有些诧异问道:“帝坟有些异动,怎么,帝尊这是查到了什么?”

    他对于战天帝的气息一无所知,战天宫开启,虽有些不小动静,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可忽视的至宝。

    他本只是来此震慑各方,没想到第一个碰上的就是龙变这位古老帝尊,一声实力,只怕比起人间那几处天外天之主要强的多。

    龙变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我也没想到帝坟中竟有那一位的宫殿,一位真正的强者的转世身,在帝坟现世了。”

    “那一位,皇者?”

    “不是皇者,胜似皇者。”

    张涛脸上神情不变,心中却是忍不住猜测起来。

    帝坟,强者转世身,不会是王金洋那小子吧,那三位,前世该不会都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吧。

    禁忌海,苍猫骑在狡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那个红彤彤的家伙,也死了么?

    小剑你变了,你个坏家伙,想算计那个红彤彤的人么?

    你没机会的啊,骗猫的很强的,你如果转世了,打不过骗猫的。

    兴许是回忆起一些旧人旧事,苍猫愈发的烦闷,该死,又想睡觉了,好困啊。

    苍猫眼皮子直往下打,下一刻,一道人影出现在其脑海中,苏北左手猫果,右手生命精华,静静地望着它。

    不能睡,不能睡,还要提骗猫的拔剑呢,红彤彤的那家伙心脏上,小剑差的剑可不是一般人能拔出来的。

    睡着了,事就做不了了,那些好吃的就吃不了了。

    再忍忍,快了,想想猫果,想想那好喝的生命精华,那美味的妖兽肉。

    想着想着,口水顺着狡的头颅滴入禁忌海中,心中却愈发苦恼。

    坏蛋、骗子、讨厌,喂猫吃竟然还要让猫干活,它记得以前有个大胖子养它,可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想钓大鱼就钓大鱼,什么都不要做呢。

    越想越气,越想越围棋,越委屈尾巴拍打的越厉害。

    身下,只有一头狡发出了不甘的哀嚎。

    太惨了,这猫又发什么狂啊,欺负妖啊。

    他堂堂九品妖王,这千磨万炼的金身,在苍猫几次甩尾下,都有些要裂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牧龙师〕〔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夜的命名术〕〔宇宙职业选手〕〔蛊真人之行天下〕〔天启预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