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异直播间:冥王〕〔致挚爱:给你一生〕〔刺客的自我修养〕〔氪金魔主〕〔设计鬼才〕〔铸剑天道〕〔聊斋三国〕〔非凡神主〕〔铁血狂兵〕〔咸鱼舰长〕〔首都是地球〕〔桃花泛滥得瑟女家〕〔快穿之妖妃人生〕〔天命赊刀人〕〔傻女倾城:腹黑王〕〔亲爱的僵尸先生〕〔重生之我真不是咸〕〔阴阳之仙道〕〔我的板砖能创世〕〔九剑凌天道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146章 时林昆的笑里藏刀
    十米开外,公安局现任的马副局长,偷偷抹了把汗,表情不太自然。

    居然说局长公子挨打是办得好,不知道郝局听到作何感想。

    身后,随行而来的严峻眼尖得很,推了推时林昆的肩膀,“昆哥,马副局来了,要不要先过去打声招呼?”

    时大总裁没回头,“你先让马副局等等,念念的头发乱了,我帮她理一理,之后就过去。”

    靠,他真喜欢时木棍这种宁死也要装逼的精神,帮媳妇梳头比见高官都重要!

    严峻朝马副局点下头,有些话不用挑明,但显而易见:时总灰常喜欢这个女人。

    时林昆的手穿过铁栏杆,帮顾念重新梳了个马尾,又拾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等我一会儿。”

    他转而站起身,主动伸出手,“马副局好久没见,本来还想约你过几天打打高尔夫,吃吃饭的,这么巧今天就提前在这里见面了,真是有缘呐!”

    马副局也立刻热情握手,“时总客气,您可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

    这话无疑是明知故问,主要目的是把自己摘出去,告诉对方抓人的事他不知道,不想得罪人。

    时林昆浅笑,目光凝在顾念身上,话却是对马副局说的,“这是我未婚妻顾念,不知道什么原因关在这里,您处理的时候一定公事公办,不要有顾虑。”

    马副局嘴角抖了抖,对时大总裁这种笑里藏刀,赤裸裸的暗示的说辞不太高兴。

    时林昆根本不看对方不阴不阳的嘴脸,接着聊:“她说有人非礼她。”

    “非礼?”马副局故作骇然,“小张,怎么回事?讲讲案情。”他心里的潜台词却是:时总,你也太护犊子了,只说自己的女人被非礼,怎么不说她把人家差点没打死呢?

    值班的小民警正是小张,他将案件的详细经过,以及顾念的口供,仔仔细细复述一遍。

    终于能为自己平反,顾念昂起头,“我是打了她,但他当众耍流氓,我才失手伤人的。”

    马副局满脸堆笑,“现在办什么事都要讲证据。”言下之意,自然是说顾念空口无凭。

    “我也觉得证据重要,”时林昆点了下头,“前阵子圈子里有个饭局,大家喝醉了,有人就说市局有位高官包养下属当情妇。当时大家议论纷纷,猜测是这位又觉得像那位,我就说‘现在办什么事都要讲证据’,于是,那人便说他能马上把证据给我。”

    听到这话,马副局后背冒着冷汗。

    他还算清廉,政绩也不错,唯一的爱好就是搞点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事可大可小,所谓民不举官不纠,就怕被人翻出来闹大。

    郝局年纪大了,过不了三两年就要退下来,他等了这么些年,只等着扶正的一天,万万出不了一点岔子。

    时林昆接着说:“我回复那人:千万别开玩笑,现在整风,老虎苍蝇一起打,调查组天天上门取证,不要因为一些谣言影响了人家的仕途,你说是不是,马副局?”

    马副局脸色十分难看,他的尾巴居然在对方手里抓着呢!

    时林昆笑笑,“张局别多想,您身正不怕影子斜,两袖清风何惧旁人的议论。”

    “呵呵。”马副局笑肉不笑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他急忙说:“时总,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小张明天再去夜魅酒吧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方面的佐证。”

    这回,时林昆倒是露出些许满意,又说:“提个建议,多查查涉事双方的案底,会对办案大有好处。”

    马副局不敢接话,郝家公子的案底有牛津字典那么厚吧!

    时林昆露出一丝笑意,“今晚就不和马副局吃夜宵了,我未婚妻身体不大好,又受到惊吓,我要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这里的事严律师会替我办手续的。”

    男人的弦外之音明显:他要带她走。

    马副局轻咳一声,小声说道:“时总,刚才郝局来过电话,顾小姐这种情况不适宜保释。”

    他也很为难,一个是官大一级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手眼通天的时氏总裁,自己夹在中间,谁也开罪不起。

    “孕妇在拘留所出了什么岔子,恐怕马副局对媒体也不好交待吧!”

    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顾念的肚子上。

    小民警额头冒汗,“马副局,让他们保释吧!大不了多收点保释金,冰城这么大,还怕时总的女人跑了不成?”

    张局咬了咬牙,点头同意了。

    小民警领命,与严峻一同交款办保释手续。

    马副局主动用钥匙打开铁门,放人出来。

    时林昆又和他握了握手,“剩下的事麻烦马副局了,务必让我的未婚妻含冤昭雪。”

    “不麻烦,小事一桩,”马副局用商量的口气说话,“其实,就算顾小姐的案件另有隐情,但伤人毕竟是伤人,最好的办法还是协商。”

    时林昆颔首,他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跟对方交谈时微蹙剑眉,夜晚的光线打在他身上,别样光环,流光溢彩。

    顾念仰头看他,第一次觉得两人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她就像蝼蚁一般渺小,而他成熟老练,说话滴水不漏又绵里藏针,这个男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君临天下,睨视众生。

    时林昆用余光注意到表情懵懂,一脸崇拜的顾念,她傻乎乎的模样就像发花痴的小姑娘,于是,他笑了笑,对她说:“放心,不会有事的。”

    三个男人走去较远的地方,顾念看着时林昆主动和办案民警小张握手,又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给对方主动点上。

    这样一个傲娇高冷的男人,能为了她放下身段,可见他的用心良苦。

    马副局也交待很多话,虽然听不到,但顾念大抵能猜测出是敦促他抓紧破案,小张皱眉听着,事情很棘手的样子。

    顾念神游之际,时林昆又走了过来,单臂搂住她,“都办完了,我们一起回去。”

    顾念小声说:“我想回家。”

    “好,我陪你回新城小区。”

    “顾老师,你要回家看奥运咋滴?”严大律师老大不满意,“昆哥,新城小区是多年的旧小区,过道窄得连过人都费劲儿,你想把直升机停在楼顶上吗?再说,你还没出院呢!”

    “你快回医院吧,”至此,顾念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从医院偷跑出来,心中无限感激,“时林昆,今晚我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唐诗薄夜〕〔超神时代:我的无〕〔情深入骨,傅少的〕〔慕锦时宋就〕〔婚内燃情:霸道大〕〔九零空间小神医〕〔她比蜜糖甜〕〔娇妻在上:总裁哪〕〔网游之扫荡全服〕〔王者归来洛天〕〔养尸家族〕〔神澜奇域无双珠〕〔悍妻种田:山里汉〕〔倾世宠妃:捡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