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小仙领回家〕〔至尊毒医:倾城无〕〔车神代言人〕〔无限之职业〕〔传说领主〕〔启灵传〕〔幻兽帝国〕〔寒门祸害〕〔山狼〕〔混在托瑞尔白龙日〕〔太子妃的踏花路〕〔万化仙途〕〔系统逼我去修仙〕〔漫威杂货铺〕〔天下为聘:异世夫〕〔帝少爆宠:娇妻霸〕〔超武末世〕〔重生八零:老公,〕〔异世之神帝修炼系〕〔无温之地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141章 为前男友争风吃醋?
    我更不喜欢在舞台上衣着暴露的女人……

    秦朗眼光发烫,望着顾念因为酒醉而扭曲的衬衫,从他的角度,恰好能将对方贴身的蕾丝衣服一览无余。

    顾念却打了个酒嗝,醉猫似的眼睛瞧了瞧不远处,上身仅着黑色胸衣的唐二小姐,点了下头,“哦,我知道了,那比赛结束,请投我一票。”

    她的意思不外乎是:唐贝的穿着无疑开放得多,秦朗讨厌的不是自己罢了。

    身边,吕琪嘴巴一歪,我家念念这是喝高了还是智商爆表了?挑拨离间的同时还不忘顺便拉个票。

    秦朗岂能不明白她的小计谋,脸色深沉,手上力度加大。

    “秦先森,麻烦你,放开手,我好疼的……”顾念顿感腕痛,想甩却怎么也甩不掉对方的禁锢,暗骂:小气吧啦的男人,不就是讽刺他的女票两句,至于这么用力,想扭断她的手臂吗?

    唐贝盯着两人的手腕,想起秦朗的话,以及顾念鄙视的眼神,脸色清白交错。

    “秦拖鞋,你凭什么抓我家念念的手,松开!”吕琪上前帮忙。

    顾念获得自由,抽过旁边桌子上的一张纸巾,擦了擦被捏红的腕部,又将纸丢在秦朗的脸上,嗤了一声,拿过2号牌,上了舞台。

    唐贝和顾念分开站在dj两旁,场下口哨声、欢呼声雷动。

    dj笑着做赛前采访:“两位小姐打算比哪种舞?”

    唐贝自信满满,对台下喊道:“大家想看什么?”

    “爵士!”

    “钢管!”

    “脱衣,要光着屁股,脱得只剩下袜子那种舞!”

    到这个地方消遣的男人,多数是有钱人家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们最喜欢寻求刺激。

    自从有人喊了“脱衣”两个字,台下的画风变了,口径空前一致,“脱,脱,脱呀,脱了我们都给你投票!”

    唐贝面色涨紫,谁让自己嘴欠问这些臭男人,但她求胜心切,咬了咬牙,脱下短裙,这样一来,浑身上下只剩下胸衣和短裤。

    在场人都吸了一口气,唐贝身材不错,虽然跟顾念比不是一个档次,但胜在敢脱敢疯,男人们虽然喜欢貌美的女人,可有便宜谁不占,立刻露出狼般贪婪的目光,呐喊声更响亮了。

    秦朗黑着脸,猛地跳上台,脱下外套围在唐贝的的腰间,“唐贝,你闹够了没有,跟我走!”

    唐二小姐岂能如此容易消气,她一边挣脱一边捶打对方,“秦朗,我不走,我就是不走,我要把顾念比成一坨屎。”

    两人在舞台上撕扯起来,耍猴一般,场面极其热闹。

    “秦先生,”顾念本身就喝得摇摇晃晃,想早点结束回去,此刻看着他们更觉得闹心,“请你先下去,有什么事情麻烦等比赛结束之后再解决。”

    话音刚落,各种各样的起哄声更加热烈了:

    “憋不住了就回家放一炮,别在台上拉拉扯扯。”

    “不敢比,就下去,别在这儿耽误时间!”

    “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了,真特么窝囊!”

    向来爱面子的秦朗被气得脸色惨白,一不留神竟被唐贝推了一把,直接从舞台上摔了下去,众人的嘲笑声中,他狼狈极了。

    dj转而问顾念,“这位小姐,你打算表演什么舞种?”

    “顾念,我知道你从小就是品学兼优的校花,出了名的乖乖女,”唐贝先一步出声讽笑,“不过,来夜魅消费的男人,可不喜欢芭蕾或者探戈这类假高雅的类型,要不,你来段广场舞得了。”

    “广场舞,好呀!”顾念无所谓的口气,“跟你的脱衣舞正好一个档次。”

    场下一片哈哈大笑。

    “顾念,你口气不小!”唐贝咬牙,她明白顾念在讽刺自己跳的舞难登大雅之堂。

    为了活跃现场气氛,dj急忙不遗余力地推销,“顾小姐,要不,您跳钢管好了。”

    脱衣对钢管,同类型的舞蹈,才能一较高下。

    顾念将两腿像圆规一样分开,才能勉强站稳,红扑扑的小脸别让诱人,“可以。”

    dj继续主持,“现在请两位美女去后台化妆,斗舞大赛十分钟后正式进行。”

    后台,化妆间。

    郝政挑眉浅笑,“贝贝,你真打算穿这件衣服上台?”

    那是一件黑色的网纱衣,清凉程度堪比蚊帐,穿和没穿基本没区别。

    “嗯。”唐贝正在脸上浓妆艳抹,盯着镜子的眼睛都没动一下,“今晚,我一定要赢了顾念。”

    郝政耸肩,“你跟这个姓顾的女人有过节?”

    唐贝一记冷笑,“哼,她是秦朗的前女友。”

    郝公子“哦”了一声,嘟哝,“秦九指艳福不浅,既然是前任,那他就管不着了。”

    恰此时,顾念在吕琪的陪同下也来化妆,身后,严峻寸步不离地跟着。

    两人坐在镜子前,吕琪见顾老师喝得手都发抖,干脆自己拿起化妆刷,帮忙涂抹,“念念,你打算化什么样的妆?”

    细毛弄到顾念的鼻子里,她打了个喷嚏,好大不乐意,“拿走,我不化!”

    “不化怎么比?”

    “拿个面纱就好!”

    “面纱?”

    顾念打了个哈欠,“对呀,我不想在颜值上碾压她,那样赢了也没意思。”

    这话虽然不谦虚,却也没有吹牛的成分,顾念的脸蛋可谓万里挑一,甩唐贝五条街都绰绰有余。

    “噗嗤!”吕琪捂住肚子笑了起来,她发觉时不常让顾老师喝点小酒也挺好的,酒壮怂人胆,最起码她不受人欺负。

    不远处,郝政挑笑,这个女人还真是蛮可爱的。

    “你?”唐二小姐气得险些晕过去,姓顾的也太狂了,“顾念,你穿什么跳呀!”

    唐贝不甘心,自己已然脱得不能再脱了,顾念却衣着完好,她要她陪着自己丢人现眼。

    顾老师眼神迷离,她扶着桌子站起,把衬衫长长的衣摆拉出来盖住屁股,又去脱下面的牛仔短裤。

    严峻按住顾念的手,“顾老师,你没疯吧!”

    吕琪也张大嘴巴,吃惊,她家顾老师一直走保守路线滴,这是让唐婊砸气得脑子糊涂了?

    “要你管!”顾念推开严峻,三两下就把裤子脱下来,直接朝唐贝丢了过去。

    郝公子甘当护花使者,挡在唐二小姐面前,于是乎,一条破洞牛仔裤就挂在了他的头上。

    郝政也没生气,而是拿下裤子在自己鼻子前闻了闻,笑了下,“顾小姐,你这样针对贝贝,我可以理解为是为了前男友争风吃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唐诗薄夜〕〔超神时代:我的无〕〔情深入骨,傅少的〕〔慕锦时宋就〕〔婚内燃情:霸道大〕〔九零空间小神医〕〔她比蜜糖甜〕〔娇妻在上:总裁哪〕〔网游之扫荡全服〕〔王者归来洛天〕〔养尸家族〕〔神澜奇域无双珠〕〔悍妻种田:山里汉〕〔倾世宠妃:捡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