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异直播间:冥王〕〔致挚爱:给你一生〕〔刺客的自我修养〕〔氪金魔主〕〔设计鬼才〕〔铸剑天道〕〔聊斋三国〕〔非凡神主〕〔铁血狂兵〕〔咸鱼舰长〕〔首都是地球〕〔桃花泛滥得瑟女家〕〔快穿之妖妃人生〕〔天命赊刀人〕〔傻女倾城:腹黑王〕〔亲爱的僵尸先生〕〔重生之我真不是咸〕〔阴阳之仙道〕〔我的板砖能创世〕〔九剑凌天道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99章 箐箐,你长白头发了
    观海别墅门外。

    唐箐头发乱蓬蓬的,衣衫不整,形容凌乱,她明显被围脖吓坏了,抱住双臂,瑟瑟发抖,“lucky怎么不认识我了?它疯了?”

    在美国南达科他州,时林昆忙于公务,作为时氏少夫人,唐箐单独住在云海别墅的那段日子,曾经照料过lucky,它的母亲lucy病逝,还是她买了一块儿墓地安葬的。

    当时,lucky体弱多病,对唐夫人虽不太热情,却也不像眼前这般,简直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感觉。

    “大概是换了名字的原因吧!”

    从lucky到围脖,或许它更喜欢现在这个名字。

    时林昆双眉皱起,说实话,他也不清楚围脖究竟因为什么,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发起疯来。

    他记得lucky的妈妈lucy很不喜欢唐箐,喜恶也能遗传?

    围脖还在不停吠叫,声音响亮,锋利的牙齿透着森森寒气。

    唐箐瑟瑟发抖,得空一下子投入男人的怀抱,企图寻求保护。

    时林昆的身体僵了一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女人推开,却是将她拉在自己身后,转而对爱犬说:“围脖,不许胡闹,到别的地方玩去!”

    围脖不从,依旧对唐箐怒目相向,恶狠狠地狂叫不停。

    “围脖,”时林昆瞪了瞪眼,“你不听爸爸的话了吗?”

    边境牧羊犬犹豫了一会儿,又瞪了唐箐一眼,不死心地掉头跑远。

    唐箐拍了拍前胸,缓和气息,漂亮的眼睛凝着别墅院落,“昆哥,没想到你这么念旧,观海别墅和云海别墅的设计风格如出一辙。”

    她说这话的目的,无非找机会想进时家做客。

    时林昆虽没搭理这句话,但面容不似往常冷淡,“有事?”

    唐箐讨了个没趣,干笑两下,“昆哥,关于上次为非儿输血的事……”

    “不必解释,我知道你并不知情,是个误会。”

    “昆哥能相信我,”唐美人面露喜色,欢欣雀跃,“真的太感动了。”

    时林昆微微一笑,“说正事吧!”

    “哦,”她这才想起此行目的,从手包中掏出两张票递了过去,眼巴巴地看着对方,“昆哥,这是我周末舞蹈专场的票,你能带非儿一起去吗?”

    他一皱眉,“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你第二次送票。”

    上次是在时光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那票连时林昆自己都忘了丢在哪里。

    唐箐做可怜状,“昆哥,即便我有错,可非儿是我的儿子,我真心想疼他,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尽母亲的责任。”

    时林昆一记讽笑,“五年了,你才想起自己是母亲,是不是有些晚了?”

    “昆哥,那年你带着非儿回国,把我一个人留在美国,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也是一时气愤,才没来找你们的……”

    与此同时,顾念带着时小非下了公交。

    别墅区没有公交,他们只能手牵着手,向目的地步行。

    远远地,时小非在自家门口看到了熟人,大叫,“念念,你看,那不是老爸吗?”

    目光所及,只见俊男美女对面而立,似乎在谈着什么,状似亲昵,尤其是女人凌乱的衣衫,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某些画面。

    熊孩子挠头,“咦,那个女人是谁?怎么看着眼熟?”

    顾念也对这个背影十分熟悉,好像藏在记忆深处,许久不曾碰触,便蒙住想不起来。

    另一边,时林昆悠然地抱起肩膀,“五年也能称作一时气愤?现在我给你机会解释,你说吧,你怎么错了?”

    唐美人立刻笑脸相迎,“我错在不该跟二叔走的太近,让你产生误会,可是我跟他之间真的什么事也没有,你不知道唐伦那坏小子有多混账,他在冰城酒后吸毒,差点奸污了一个小姑娘。后来,那女孩的男朋友及时赶到,并用酒瓶扎伤了我弟弟的脸,这对犯罪嫌疑人为了逃脱牢狱之灾,一同跑到美国的南达科他州。爷爷求我帮忙追查他们的下落,我是唐家养女,又在唐老身边生活多年,能无动于衷吗?就和二叔一起派人步步追踪。”

    时林昆挑眉,至此,他才详细明确当年时家发生的事。

    不过,这跟唐箐有什么关系,她狡辩不过是想掩饰自己出轨家叔的丑闻。

    “箐箐,”他忽然放软口气,说了这样一句话,“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要在提了。”

    唐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地说:“昆哥,你愿意给我复合的机会?”

    时林昆不置可否,只是抬手轻柔地抚摸女性的长发,“咱们都老了,箐箐,你长白头发了。”

    几十米开外,时小非看到这一幕,瞪大眼睛,“老爸在摸女孩子?真是个老流氓!”

    “非儿,咱们回去吧!”

    顾念胸腔中堵着一口闷气,抿唇不语。

    说什么脚部受伤严重不能动,却活蹦乱跳地在门外公然和女人调情,你嘴里有一句实话吗?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时木棍你也不过如此!

    一大一小哼了哼鼻子,同时离开。

    相同时刻,唐箐愣神的功夫,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痛,“哎呦”惨叫一声。

    时林昆竟然趁她不注意,猛力拔下女人的头发,足足有一缕儿那么多。

    唐箐疼得龇牙咧嘴,额头冒汗,她有些纳闷地看向那头发,黑黑的一撮儿,根本没有一根白色的。

    此时的时林昆换了适才的脸色,将头发揣进兜里,冷漠地说:“快回去吧!”说完,旋身要走。

    “昆哥,不请我进家里坐坐吗?”唐箐干脆直白表述,她不甘心就这样走了,最好的结果就是留宿时家。

    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老狐狸,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模棱两可,没有一句肯定回复。

    唐箐丢了头发,疼不说,因为本身发质稀松,这样一来,露出一块儿头皮,显老好几岁。

    时林昆钉住脚,回头冷幽幽地看她,没说一个字,却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号。

    别墅院内,围脖瞪着血红的眼睛,露出尖利的狗牙,向这边发足狂奔。

    “啊!”唐箐惊得手脚发软,拼了命地跑向自己的车,鞋丢了都一无所知。

    豪车扬长而去,只留下阵阵尘土,时林昆一记冷笑,抬脚将地上的女式高跟鞋踢远。

    他撕掉手中的票,扬手,任雪花一样的纸片随风四散,冷然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唐诗薄夜〕〔超神时代:我的无〕〔情深入骨,傅少的〕〔慕锦时宋就〕〔婚内燃情:霸道大〕〔九零空间小神医〕〔她比蜜糖甜〕〔娇妻在上:总裁哪〕〔网游之扫荡全服〕〔王者归来洛天〕〔养尸家族〕〔神澜奇域无双珠〕〔悍妻种田:山里汉〕〔倾世宠妃:捡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