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39章 红桃A象征着一生一世的爱情
    此时,已过十点,宾利在大路上平稳行驶。

    董原开车,荣少臻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后座,时林昆在正中间,一左一右分别是宋怡与顾念。

    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顾念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转盘道,豪车左转弯,董原的车速并不快,可时林昆还是在惯性的作用力下,整个身体靠向右方,将顾念死死压住。

    男人借着撑住身体的机会,大手放在女人的座椅后面,若有若无地触碰她的屁股。

    顾念觉得他的手指就像烙铁,她不敢吭声,绷紧全身,一动不动。

    此时,她深感尴尬,尤其在宋怡这个正牌女友面前,心虚伴着害怕。

    好在宋女神似乎很困,一直闭目养神。

    顾念吐出一口气,这个男人太恶劣,竟然当着女票的面对其他女人耍流氓,也不怕被抓包,难道就是为了寻求刺激?

    十分钟后,她如获大赦般下车,可惜转瞬傻眼。

    夜魅酒吧,包房。

    顾念坐在环形沙发的一偶,小埋怨,“五哥,你不是答应送我的吗?”

    “我只说送你,没说送你回家!”荣少臻玩着文字游戏,卖萌,“花花陪陪人家嘛,我今天可是寿星公。”

    明天是周末休假,员工们兴致很高,说好了吃饭、玩牌、唱歌玩通宵。

    候总提前离场,领导不在大家没有压力,迅速围成一圈,组个牌局,玩起了打娘娘。

    打娘娘是一种东北的传统扑克玩法,最先走的人是皇上,最后输的人被称之为娘娘,老少皆宜又简单易学,适合每个玩扑克的入门者。

    玩法非常简单,没有连,没有带,单管单双管双仨管仨,3最小,王最大,其次是2。

    宋怡与时林昆挨着坐,顾念没敢靠前,而是故意跟他们空了一个位子。

    “花花,你往里点,”荣少臻痞笑,边洗扑克,边用屁股将顾念挤到时大总裁的身边,“先说好了,咱们玩什么都该有个样子,输赢要有奖罚。”

    顾念牌技不好,担忧道:“怎么奖罚?娘娘给皇上进贡?”

    荣少臻眼珠飞转,“贡牌没意思,太小儿科了,赢的人对输的人提一个问题,输的人必须照实回答,就这么定了。”

    宋怡一直没有参与,只是看向所有人。

    顾念的位置恰好是时林昆的下家,荣少臻的上家,有他们护着,出牌比较顺利。

    第一轮,刘婕是皇帝,荣少臻不幸成了娘娘。

    因为两人结下过梁子,她笑里藏刀地问道:“荣少,我想知道你第一次的对象是谁?”

    众人屏住呼吸,等待故事。

    荣少臻却一往情深地看着自己的左手,叹息,“哎,男人的第一次,当然都是五指姑娘和想象力了,这个问题真有够白痴的!”

    言闭,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第二轮,时林昆的手气很壮,牌特别顺,没多久只剩下一张。

    轮到顾念出牌,他点燃香烟,眯着细长的眼睛,在她脸上喷了一口烟雾,轻佻地说:“乖,出单的。”

    顾念被呛得咳嗽,她的牌面,满满一手单张,最大的是q。

    “一个q。”她咬牙豁出去了,宁可自己被抓,也不能让他跑了,这种渣男,天理不容!

    “花花出的好。”荣少臻掏出一张牌,“昆哥,你管不得起吧,我来,一个大王。”

    时林昆淡然一笑,将手中最后的牌一翻,特意按在顾念的手上,“一个k,刚好压你。”

    顾念的手像是触电了一般,立刻收回。

    耳边回荡着低沉的男声:“刚好压你!”成年男女间隐晦又暧昧的情话。

    时林昆当了皇上,顾念大牌都扛没了,只能惨兮兮地被抓了娘娘。

    荣少臻埋怨,“花花,大家都告诉你出双,你偏偏打单张,故意放水的吧!”

    “不是,我没双牌啊!”顾念唯恐失去信任,把牌展给大家看。

    时林昆翘起腿,盯着她看了许久,“顾小姐,我也想知道你第一次的对象是谁?”

    现场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虽然问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话题有些过分,但人人都有好奇心。

    顾念咬着嘴唇,不肯说话,脸蛋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刘婕嗤笑,“顾念,都什么年代了,你不会还想装纯,说自己是处吧!”

    “不是。”顾念自嘲一笑,“只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同事们相互看了看,大胆猜测:莫非是一次风流?顾念的淑女形象转眼瓦解。

    第三轮,顾念找借口与荣少臻换座,成了时林昆的上家。

    时总的牌技很高,把下家堵得根本出不去牌,想来,刚才他对自己算是手下留情了。

    玩了一阵,顾念暗骂自己蠢得可以,没有时林昆的庇护,她很快又被抓了娘娘。

    赢的人是荣少臻,他贱贱地笑着:“花花,你不知道第一次的对象是谁,那你总该记得地点在哪里吧!”

    顾念像是想起什么痛苦的回忆,面颊没有一丝血色,她用颤抖的双唇说:“在,在地下室!”

    时林昆一怔,满手牌散落一地。

    接下来的几轮,时大总裁没有参与,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抽烟,望向她的眼神愈发深邃,让人看不懂。

    这个时间,宋怡靠在沙发上小憩,鼻中发出轻微的鼻息声。

    顾念的运气不太好,又接连败了几把,问题千奇百怪,让人囧得发毛,她破罐子破摔,抽出一张牌随便丢。

    一支骨骼分明的大手伸了过来,包住她的牌,温声道:“牌不能乱打,要有耐心,你养它,它才能慢慢变好。”

    顾念感觉到男人的气息,身体不自觉打颤。

    “手怎么发抖了?”磁性的声线响在耳畔。

    “我,我不想玩了,你接手吧!”她的心小鹿乱撞。

    “别乱动!”时林昆弯着腰,单手搁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拢住她手中的牌,远远望去,他们脸贴近脸,女人更像是被男人整个搂住。

    顾念傻呆呆地,神魂不知飘向何方。

    “花花,该你抓牌了!”荣少臻提醒。

    周遭的人都注意到两人间的亲密举动,没人多嘴,只是装作浑然不知。

    顾念心不在焉,机械地摸牌,却有一支温热的大手按在自己的手背上,一同拿起了牌。

    那是一张a,红桃的。

    时林昆在她颊边吹气,气息温暖,“牌不错,是个好兆头。”

    “嗯?”顾念不知所云。

    “知道吗?红桃a象征着一生一世的爱情!”

    顾念怔忪,转过头看他,因为他们距离太近,她的唇瓣竟轻轻擦过他的鬓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诗薄夜〕〔空降萌宝:总裁老〕〔梦回汉时:东风若〕〔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王者归来洛天〕〔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帝妃临天〕〔情深入骨,傅少的〕〔变身少女的星辰大〕〔超神时代:我的无〕〔七夜宠妻:池先生〕〔乔少霸爱我的小乖〕〔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