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30章 某种乐器
    “琪琪?不是你想的那样!”同为腐女的顾念,单从眼神中就看出闺蜜想歪了。

    吕琪立刻捂住大眼睛,“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她忍住砰砰跳的小心脏,退出房门。

    她靠在墙上深呼吸,信息量太大,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太刺激了,虽然承认自己是阅片无数的老司机,但现场版还真是第一回观摩。

    迎面,两个相貌堂堂的男人走来。

    严峻问道:“美女,请问这里是新城小区104栋2单元501室吗?”

    吕琪大脑还没回神,傻兮兮地朝他点头。

    荣少臻与严峻对视一眼,“地址没错,严大律师,你说昆哥为毛这么早让我到这里送西装呢?”

    “谁知道呢!董原无缘无故被派去西藏,往后你就是他的跑腿了。”

    两个男人调笑几句。

    另一端,顾念想将时林昆赶出家门,但一拉一扯间,一缕儿头发勾在男式百达翡丽上,头皮生生的疼。

    “啊!慢点,痛死我了!”男人动了一下胳膊,女人就惨叫一声。

    “别乱动,越动越紧,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弄完了!”时林昆仔细帮她把一根根发丝从金属表带中解下来。

    顾念并不领情,一个劲儿地乱动脑袋,这样一来反而缠得更加坚固。

    时林昆渐渐没了好脾气,动作生硬,“怎么会这样紧?”

    “轻点,疼啊!”

    门外,荣、严两大帅锅听到限制级的对话,不免想入非非。

    严峻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镜,“我怎么感觉这个男声很像昆哥呢?”

    荣少臻也不相信地挖了挖耳朵,“不是吧!他平时很高冷的。”

    屋内。

    “时林昆,你这个混蛋!”顾念一用力,那缕儿头发直接扯了下来。

    “顾念,你流血了。”时林昆看着都觉得心疼。

    一番搏斗下来,两人累得气喘吁吁。

    严峻深吸气,“你敢说不是?名字都爆出来了。”

    “王八蛋!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弄得人家出血。”荣少臻骂了一句,“男人怎么能只顾着自己快活,更应该注重女人的感受!”

    吕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两个男人间往复,“两位叔叔,他们在干什么?喘得很厉害呀!”

    “呃,”严峻见她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姑娘,不知如何解释,“在做一种运动,两性健身。”

    这样的女孩,长相清白干净,说不定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交往过,对男女之事的理解力为零,没准拉个小手,亲个小嘴都不能接受,别说领悟这种肉灵合一的升华了。

    吕琪好奇宝宝般发问:“我刚才看到女的跪在男的面前,还弄了一脸白色的东东,这种健身叫神马名字?”

    严峻扶额,“那个,俗称吹……某种乐器,也叫阴阳双修。”

    荣少臻一拍大腿,“大清早的竟然在别人家里口……咳咳……太刺激了,我都没这么玩过,昆哥装得真深啊!”

    吕琪掩住嘴,咯咯笑了起来,“大叔们,要不要这么搞笑,吹的东西是箫就直说,干毛说是乐器?”

    严峻这才反应过来,“你个小丫头片子,经历不少啊,竟敢耍我们?”

    她装成小白兔,分明是只大尾巴狼!

    “两位呆萌大叔,这么玩不起!”吕琪鄙视地瞟了他们一眼,“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吗?爱情动作片不良网站到处都是,什么姿势没有!”

    荣少臻竖起大拇指,“原来是自学成才,启蒙老师是东瀛一位姓苍的老师?”

    “那位老师早都过时了,岛国女人更新换代超快的。”吕琪笑嘻嘻,“再说,现在的女孩才不喜欢那种土气的东西,我们爱看钙片。”

    严峻糊涂了,“钙片是什么?”

    “我看你们年纪也不大,怎么跟老头子一样老气?”吕琪更加看不起他们,“钙片就是gay片,男男的那种。”

    “天呐,现在的小丫头都喜欢这个调调?太恶心了太恶心了!”严峻快要吐了。

    “没见过世面的老古董,那叫高雅艺术,”她说着摆出痴迷的表情,“我最喜欢那种可攻可守的男人,看着就带感!”

    荣少臻打了一个激灵,鸡皮疙瘩全体起立:人不可貌相,这小妮子看着像乖乖女,没想到口味这么重。

    此刻,房间内已经偃旗息鼓。

    议论得热火朝天的两男一女,敲了敲门,才敢走进来。

    时林昆与顾念板着脸,谁也不搭理谁。

    “您是时总?”吕琪震惊,“我在网上百度过您的照片,活的更好看。”

    “花花?”同样吃惊的还有荣少臻,“原来这是你家?”

    严峻看到一地纸巾,更加印证了刚才的想法,一脸冷笑。

    被尿憋醒的时小非睁眼就瞧见满屋子人,他又纳闷了,怎么感觉每次自己一睡着,就会错过许多东东呢?

    时光集团总裁办。

    董事局会议过后,三个男人一台戏。

    严峻再度老生常谈,“昆哥,小怡回来了,想约你今晚看电影。”

    时林昆心情不佳,低头审阅文件,眼皮都没动一下,“今天不行,我要回家补眠。”

    “明晚宋繁志请你带非儿去宋家做客。”

    “我约了商务会谈没时间。”

    “后天时氏旗下新楼盘开幕,你要出席剪彩,小怡是陪同女嘉宾。”

    “还是老五代替我去吧!”

    荣少臻笑眯眯地说:“宋怡这几天打算去完美拍新电影的定妆照,昆哥,你有空视察工作吗?”

    “完美?”时林昆咀嚼这两个字,“好吧,我尽量抽空。”之后,抬腿走人。

    荣少臻靠在椅子上,“严大律师,我说你就别白费功夫了,还没看出来?昆哥对小怡没意思,他更喜欢花花。”

    严峻翻了个白眼,“认识没多久就把男人领到家里滚床单,你的花花还真特别。”

    “花花不是那样的人,八成是那对父子使了什么奸计。”

    “老五,你信不信,只要我出马,保准能让那个姓顾的给昆哥当小老婆。”

    荣少臻坚持己见,“我不信。”

    “咱们打个赌。”严峻拍拍胸脯,“如果我赢了,往后昆哥的婚事你别瞎起哄,帮我撮合时、宋两家联姻。”

    “如果你输了呢?”

    “悉听尊便。”

    荣少臻笑着揶揄,“输了你就上一个臭妞儿。”

    “好,一言为定。”

    荣、严两人击掌为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诗薄夜〕〔空降萌宝:总裁老〕〔梦回汉时:东风若〕〔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王者归来洛天〕〔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帝妃临天〕〔情深入骨,傅少的〕〔变身少女的星辰大〕〔超神时代:我的无〕〔七夜宠妻:池先生〕〔乔少霸爱我的小乖〕〔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