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13章 科学这么发达,什么病都能治好
    安景苑,顶层,贵宾房,顾念醉得像猫一样呼呼大睡。

    时林昆脱下衣裤进了浴室,他有个富贵人通用的臭毛病,身上脏一点都不行。

    躺在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目光空茫没有聚焦。

    “水,我想喝水。”宿醉过后,口渴难耐,顾念瞧见床头柜上的水杯,伸手要拿。

    可惜,一个跟头,扑通一声,人直接从床上摔到床下。

    正在淋浴的时林昆听到声响,来不及穿衣服,只将浴巾围在腰上,直接冲了出来。

    瞧着坐在地上,蓬头垢面的女人,他叹了口气。

    时林昆将她抱起,女人却死死攥紧浴巾的一角,于是,顾念被放回大床的时候,也顺便扯掉了男人最后的屏障。

    他想找东西遮掩身体,耳畔却传来女人疑惑的问话。

    顾念盯着男人的马赛克部位,呵呵傻笑,“红肠长那么多黑毛,还能吃吗?”

    久久回神,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毛多才性感,至于红嘛,不是因为她,自己能烫成这个德行?

    又红又肿不说,有的地方还脱了皮,需要养些日子,暂时不能用了,真想打死这小妮子!

    “谢谢你今晚陪我,”顾念向他伸出纤纤素手,“亲爱的,我爱你。”

    时林昆闪神,她娇媚的声线,让他的心如猫爪似得难受。

    此刻,顾念已经攀上男人的肩头,玩笑般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究竟是讨厌我才不肯碰我,还是你消耗过度,身体太虚?”

    空气冷凝,诡异的安静。

    时林昆神情变得阴冷,敢说他虚?

    哈哈,好吧,他改主意了,今晚就算带伤上阵,也要先上后杀。

    盛怒之下,时林昆开始撕扯她的衣裳,一件件丢在地上。

    这个女人身材极好,皮肤白皙又纤浓有度,只是,目光落在她平坦的腹部时,他呆住了。

    顾念的肚子下部有一道长长的刀口,颜色已经跟正常肤色接近,想来这台手术已经过了许多年。

    时林昆是结过婚的男人,就算没经历过什么女人,可一般的常识还是懂的:这刀疤非常像剖腹产留下的伤口。

    他很讶异,她的年纪看着最多二十出头,总不能十几岁就生儿育女吧!

    思考的空档,顾念已然搂着他的脖子,两具身体紧紧相贴。

    “秦朗,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她口中的名字让他眸光一冷,高涨的情绪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提枪就上的兴致化为乌有。

    傲娇如时林昆,怎能允许女人与他缠绵的时候,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

    他的身体冷了下来,推开她,下床,套上衣服,出了房间。

    第二天清晨,顾念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门外,女侍者推着餐车敲门,“您好,我是来送早餐的。”

    顾念迷迷糊糊,“我没点,你送错了。”说完这句话,她反应过来,霍地坐起,完全傻了眼。

    这是哪儿?虽然不常来,但她敢肯定这里是酒店客房。

    掀开被子,自己竟然穿着一套崭新的套装,纯棉,质地很舒服。

    乱了乱了,怎么搞的?

    顾念跑去卫生间,仔细检查身体,还好没有被侵犯的痕迹,心放回了肚子。

    挠头,苦恼,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记忆只是一片一片的,完全连不起来。

    依稀记得,她晕倒前抱住的男人是时林昆,莫非他把自己送到这儿的?还做了回正人君子?不可能!

    第一个念头:那个在外人看来道貌岸然,高冷得不要不要的,只在她面前毛手毛脚的变态,为什么会轻易放过自己?答案是他想强她却没那个能力。

    紧接着第二个念头扑面而来:他一定有什么隐疾,这类男人一般都心理不健康,只能靠欣赏爱情动作片来寻求刺激,这样想4g的隐藏文件夹就不足为奇了。

    终于明白优秀俊美如他却一直没有绯闻,清高得懒的看女人一眼,还被称为“禁欲系老干部”的原因,原来他根本就不行。

    还好还好,他没有虐自己。

    时林昆平日呼风唤雨,受所有女性追捧,越是如此,越容易产生落差。

    顾念的脑海中浮现出某些重口味的片子,女主被心理畸形的男人虐得鬼哭狼嚎的场景。

    什么抽鞭子、滴蜡油、用火烤等等,她被自己脑补的画面惊得一身冷汗。

    顶着鸡窝头满屋乱转,顾念想了半天,最终决定跑路:

    首先,女人要爱惜羽毛,一旦传出与陌生男人过夜的消息对她名声不好。

    其次,她知道了那人不为人知的隐秘,目前处境很危险;

    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她付不起高额的房费。

    十分钟后,酒店走廊,顾念做贼一样,猫着腰低着头往外遛。

    突然,身体撞上一堵肉墙,抬头,对上一张冷冽的俊脸。

    “早餐吃了?”时林昆边扣着袖口,边注视她。

    “那是你给我点的?”顾念瞬间醒悟,她后退两步,警惕地与他拉开距离,“想讨好我,堵住我的嘴?”

    时林昆懵了懵,他们的思路不在一个频道上。

    吞了吞唾沫,顾念试探着问:“那个,我的衣服……”

    “哦,我帮你换的,不用客气。”

    顾念的牙齿咬得铮铮响,果真是这个变态!

    “怎么了?”他忍着笑问她。

    “没什么,只是我身体脏兮兮的,不应该换新衣服。”

    时林昆看透的心思,淡淡的哼了一声,“不必担心,我是替你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擦过身子之后,才换上的。”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顾念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那个想法果然被印证了,他只是对她猥琐地摸摸搜搜没有真枪实弹。

    时林昆见她面色又青又紫,失笑,“对一个救过你,并送你衣服的人,你总该说些什么吧!”

    “谢谢你替我赶走流氓,还有穿衣服……”顾念的声音愈来愈小,但态度真情实意,“所以,别担心,你的事我不会乱说的。”

    时林昆瞧着她刻意讨好的嘴脸,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儿,“把话说清楚了。”

    怕刺激到对方,顾念面露同情之色,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什么病都能治好,那方面无能不是绝症,早晚能被医学界攻破。”撂下这句,她就像狗撵的一样发足狂奔。

    那方面无能?

    时林昆缓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

    他的脸色三十三年来从没这么差,又后悔了又后悔了,该死的,昨晚就不该心慈手软放过她!

    死妮子,你给我等着,呵呵,咱们的帐慢慢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诗薄夜〕〔空降萌宝:总裁老〕〔梦回汉时:东风若〕〔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王者归来洛天〕〔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帝妃临天〕〔情深入骨,傅少的〕〔变身少女的星辰大〕〔超神时代:我的无〕〔七夜宠妻:池先生〕〔乔少霸爱我的小乖〕〔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