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典〕〔修真医圣在都市〕〔我负债一万亿〕〔烈焰纹章〕〔冒牌复仇者〕〔从斗罗开始诸天作〕〔花式作死的位面商〕〔重生之魔教教主〕〔全球神器时代〕〔三国之大厨无双〕〔这个大爷你惹不起〕〔重生之千古仙帝〕〔绝世杀神〕〔逆天九小姐:帝尊〕〔天才狂医〕〔次元装修工〕〔穿越半兽人〕〔末世大异变〕〔武侠宇宙美食家〕〔自然大玩家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11章 烫到男人的要害
    这样过了几天,顾念还在犹豫中,直到周五才下定决心。

    因为曾经通过电话,她在摩托罗拉中找出时林昆的号码,干脆拨打过去。

    蜂鸣声极长,没人接听,就在顾念以为这个男人小心眼,特意回避自己时,信号通了。

    “谁呀?”严峻接了电话。

    “请问,这是时总的电话吗?我是少儿活动中心的顾念,上次的失误我想当面道歉。”

    “顾老师?”严峻极其聪明,“我们在安景苑玩牌,你过来吧!”说完,切了信号。

    顾念想:他们真是狐朋狗友,打电话都一个鼻孔出气,不管对方怎么样,只要自己说完就挂。

    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了!

    三十分钟后,安景苑,这里是安氏旗下最奢华的会所,来玩的非富即贵。

    顾念推开门,一屋子人纷纷扭头望过来。

    包房里人不少,几个打麻将,几个玩牌,还有一些漂亮的女伴。

    严峻招了一下手,“这里。”

    顾念只好走到牌桌前,因为在场除了这个男人她谁都不认识。

    “看着眼生,严律师又换人了?桃花真旺!”同桌的男人语气酸溜溜。

    “误会了。”严峻不紧不慢地打着牌,“前几天,时家小世祖颁奖礼闹了个大乌龙,你们都知道吧,这位是来找时总道歉的。”

    众人或面带惊讶或掩唇而笑,商圈就这么大,“时木棍”的事早就传开了,现在他们当面称呼时氏总裁“昆哥”,背地里都叫“棍子葛格”。

    不过,说是道歉还是想借机认识,他们面面相觑,心照不宣。

    时林昆在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干净,身边从来不带任何女人,所以总有些痴心妄想的贴上来,理由也千奇百怪。

    如某千金走路崴脚直接扑到时总怀里。

    如某名媛错上豪车索性躺上时总的腿。

    如某嫩模脱完了衣服晕倒在时总的办公间。

    种种借口令人啼笑皆非,相比之下,这个女人明显技高一筹。

    正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一个男人一手夹烟,一手打着电话走了进来。

    时林昆穿着蓝色西装,白色衬衫,袖口敞开几颗纽扣,左手戴着价值不菲的腕表,举手投足全是男性魅力。

    顾念不得不承认他很出众,就是放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挑出来的那种。

    她想:或许而立之年的男性,经历过商场沉浮,自然沉淀出岁月酝酿的深不可测。

    时林昆与顾念双眼相对,他先是愣了一下,之后目光平静,仿佛没看见她,入座,轻啄几口茶水。

    要不要总是这个调调?人前高冷,人后下流!

    顾念深吸气,“时总……”

    时林昆摸牌,“接着玩。”

    “时总……”

    “谁的庄?”

    又不理人,真是受够了!

    顾念无奈,只好把手按在牌上,“听说时氏撤掉了少年宫的捐款,时总,口误的人是我,您不应该牵连学校。”

    时林昆掀起眼皮,“我做什么事,需要你来评判?”

    顾念语气不好,“我向您表示歉意,您大人有大量,没必要跟女人一般见识。”

    “这就是你向人道歉的态度?”

    场面尴尬,严峻一阵坏笑,打了个响指,有侍者端过一瓶剩了一半的红酒,“顾老师,我教教你,道歉要有道歉的诚意,八二年的拉菲,拿着,只要瓶子见底,我保证时总原谅你。”

    有女人嘲笑,“喝喝喝,要不就滚!”

    有男人起哄,“不能喝酒,肉偿也行!”

    顾念仿佛砧板上的鱼肉,有种任人宰割的感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

    一眼瞟到根雕茶海上有一杯刚倒好的热茶,她顺手端起,“时总,刚才是我言语冒昧了,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然,这个空档,背后有人推了一下,她手不稳,一杯热茶不偏不倚全扣在时林昆的两腿正中。

    “啊!”

    “妈呀!”

    “我的天呐!”

    一片抽气声中,顾念漆黑的大眼睛差点爆掉,剧情的发展距离喜大普奔越走越远了。

    时林昆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裤子,他形容狼狈,脸色清白交错,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极爱面子的男人一声也没叫出来。

    顾念眩晕,天噜了,完蛋了,死定了,那可是男人的要害,不会就这样让自己给烫废了吧!

    大脑有一瞬间短路,她没多想,手忙脚乱直接掏出纸巾去擦,“时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严峻的嘴巴变成o型,吃惊、羡慕、嫉妒,种种情绪交织在眼底。

    然而,时总的脸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愈发阴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身体某处正在发生反应。

    一桌的其他牌友互打眼神,脸都绿了。

    “别碰我!”时林昆恼羞成怒,一把将顾念拂到旁边,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他急忙扯出衬衫挡住变化的马赛克部位,“回去告诉你们李校长,取消捐款是董事局的决定,叫他不要再骚扰我!”

    从小到大,在外人面前他从没如此丢脸过,他一直是清高得不要不要的男神,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七情六欲,类似白子画那种!

    顾念愁眉苦脸,完了完了,这回工作真的要没了!

    她眼前出现自己七八十岁的模样,挤着公交,背着大包,往返于各大酒店送情趣快递,太凄惨了,心碎得稀巴烂!

    情急之下,顾念把心一横,夺过红酒瓶,闭着眼睛,咕咚咕咚,仰头就干。

    红酒见了底,她捂着红红的脸,边咳边说,“时总,酒我已经干了,你说过原谅我的,不能言而无信!”

    在余人的震惊中,顾念出了包厢,奔去卫生间。

    她的酒量不是很好,吐了个天昏地暗,依然头昏脑涨。

    走廊里,她只能缓慢往前移动。迎面走来一行人,都横着膀子逛,正中的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见到对面的女人漂亮,眼睛发直,顿时起了坏心。

    顾念感觉到对方的灼灼目光,她下意识扶上墙壁,尽量不与他们接触。

    然而,为首的男人还是与她撞了个满怀,借机扣住女人的肩膀,“美女,撞了人总该吱一声吧!”

    顾念想不到走路也能遇上碰瓷的,“我没撞你。”

    对方抓住她不放,“你没撞我,那就是我撞你了,怎么样,哪儿受伤了没有?”

    身后的几个男人阴森森地笑着,“大哥,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给这位美女好好验验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唐诗薄夜〕〔超神时代:我的无〕〔情深入骨,傅少的〕〔慕锦时宋就〕〔婚内燃情:霸道大〕〔九零空间小神医〕〔她比蜜糖甜〕〔娇妻在上:总裁哪〕〔网游之扫荡全服〕〔王者归来洛天〕〔养尸家族〕〔神澜奇域无双珠〕〔悍妻种田:山里汉〕〔倾世宠妃:捡个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