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傻媳妇:赖上〕〔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七十年代:军〕〔曹操的主厨〕〔学渣的黑科技生活〕〔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极拳暴君〕〔梦境指南〕〔都市无敌神医〕〔电影世界大赢家〕〔回到大明当崇祯〕〔太古祖神〕〔无限气运主宰〕〔太古丹尊〕〔都市天龙至尊〕〔山村最强小农民〕〔美女总裁的超级高〕〔医品兵王混花都〕〔仙壶〕〔我为魔法师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5章 我曾经为你付出过什么
    倏地,茶几上的摩托罗拉唱响铃音,时林昆没看屏幕,随手接起。

    “团结!我说顾念小姐,你把快递送哪儿去了?顾客姿势都摆好了,就等着戴tt了,店里的电话都打爆了。”隔着听筒,吕琪大喊大叫。

    时林昆一脸不耐,“你是谁?”

    “这不是顾念的电话吗?不好意思,打错了。”之后,信号切断。

    时林昆发觉不对,虽然牌子和型号相同,但这部手机明显不是他的。

    “我靠!现在还有人和你一样怀旧,用这种古董电话?”荣少臻一拍大腿,“桃花的?”

    “原来她叫顾念。”时林昆边品味她的名字,边拨打自己的号码,可惜已经关机。

    “那手机对你很重要,找人调监控,看看桃花去了哪里?赶快换回来。”

    “没什么重要不重要的,不用着急,她会主动联系我的。”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

    另一端,冰城市区,新城小区。

    顾念回到租住的小窝,将没电的手机充上电,气哼哼地把自己关进房里。

    总结一天的遭遇,眼圈红红的。

    碰到臭女人和狗已经够让她糟心了,竟然还被男小三欺负,那个男人简直是大写加粗的变态!

    门外响起敲门声。

    顾念以为是同住的吕琪忘记带钥匙,打开了门,可是,当她看见伫立在门口的挺拔身形时,呼吸一滞。

    秦朗低垂着脑袋,身体靠在走廊的白墙上,左手夹着烟,右手提着保温桶。

    他的发丝湿漉漉的显得很凌乱,不似之前的英气风发,浑身散发着落魄的气息。

    顾念吃惊,但没说话,直接合上大门。

    秦朗伸手阻挡,她却卯足了力气关门,推搡间,他的左掌被门缝夹住,男人闷哼一声。

    一枚金属指套掉在地上,“叮当”脆响,顾念注意到他左手小指缺少了一节,丑陋的疤痕烫人眼球,她豁然放开力量。

    趁着这个空档,秦朗挤进屋,拾起指套,立即套在小拇指上。

    “你来做什么?”顾念背过身,不愿看他,“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秦朗浑然不在意她的冷言冷语,将保温桶放上餐桌,“还很疼吗?”

    顾念置若罔闻。

    “这是山楂姜糖汤,你以前痛经时经常喝的。”

    “呵呵,”顾念心头有荒芜划过,“难为你居然还记得。”

    不是秦朗记性好,而是时林昆用手遮挡她的裤子时,不小心露出了上面的血迹。

    于是,他想起每个月这几天,有个女人都像死过一般难受,只能躺在床上,不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越矩之事,所以,男朋友云云根本就是假的。

    秦朗倒了一碗汤,递过去,“喝掉,肚子就不会那么痛了。”

    顾念神色幽冷,甩手打掉汤碗。

    真搞不懂他脑袋里装的什么,前一秒和现任疯狂纠缠,后一秒又对前任关怀备至,完全判若两人!

    秦朗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语气宠溺,“别跟自己的身体怄气,喝了,乖。”

    “姓秦的,你究竟想怎么样?”又一碗汤出现眼前,她不接他就固执地举着。

    顾念徒然无力,既然他那么爱唐贝,为何又来招惹自己,突然发觉从没看透过眼前人。

    “真的不需要,”她闭了闭眼,“五年前,我已经不再痛经了。”

    “为什么?”

    顾念仿佛被抽干了气力,“生过孩子的女人,痛经自然减轻。”她知道挑破这层窗户纸,他们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秦朗骇然变色,手中的碗掉落,汤汁满地。

    他的声音嘲弄又残忍,“终于肯主动对我说了?”

    顾念宛如被人泼下一盆冷水,从头到脚全身麻木,“你果然早就知道。”

    “难道你觉得我会蠢得被骗一辈子?”冰冷的质问。

    秦朗并非有意调查顾念失踪那年的过往,只是她回国后,一次生病住院,主治医告诉他:病人产后调理不足,中度贫血。

    产后?原来,她在美国竟然有过孩子。那一刻起,他彻底凉了心。

    顾念心疼他,一个自卑又自负的人,隐忍不说,心里势必很苦。

    “很爱那个男人?”秦朗讽笑。

    “我唯一爱过的人只有你。”

    “爱我还和别人生孩子?你的爱还真够廉价的,”秦朗笑意不减,“他很有钱?”

    复杂的事情让顾念百口莫辩,“不是你想得那样……”

    “不必解释,五年前,如果我没在生意场上混得风生水起,恐怕你也不会回国吧!”

    顾念身体轻颤,脸色苍白如纸,“你一直是这样想我的?”

    秦朗环顾四周,两室一厅的老房,使用面积小得不足50平,收拾得简洁温馨。

    “回到我身边吧,我新买了套双层公寓,搬过去,”他挑起她的下颌,语气漫不经心,“你妈妈的医药费我来负责,你不必一个人打几份工,还可以恢复从前的生活。”

    “那你怎样安排时间?”她冷笑启唇,“一三五去唐贝那儿,二四六轮到我?秦朗,你真让人恶心,你把我当成什么,小三吗?”

    她说他恶心?

    秦朗仿佛雷击,他特意洗过澡,确定身上没有女人的气味后才赶来的。

    “别高攀‘小三’两个字,在我眼中你最多算个妓女,开个价,我也想要个孩子!”

    “混蛋!”顾念血液倒流,“我是妓女也不接你的客,更不会生孩子。”

    秦朗残忍地笑着,“那你以前生的是什么?野种?”

    “啪”响亮的一记耳光,男人的半边脸颊红了起来。

    顾念苍白的脸上爬满冰凉的泪滴:孩子,她的孩子……

    “秦朗,你不配提那个孩子,”她觉得自己这些年的遭遇简直就是笑话,“你也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为你付出过什么。”

    是夜。

    顾念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过往深埋在心底的屈辱和思念,纷至沓来。

    爱过就是爱过,错过就是错过,她决定一个人永远守住那个秘密。

    放在床头的手机充满电自动开机,一条短信蹦了出来:

    昨晚又梦见了你,梦里你将我紧紧搂在怀中,炽烈的亲吻,直到天明,今夜漫漫无心睡眠,远隔重洋,你可曾想我?

    暧昧的话语,陌生的号码。

    顾念以为这是谁的恶作剧,偏偏一张照片发了过来,她瞥了一眼,冷汗连连:因为那是一个女人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诗薄夜〕〔梦回汉时:东风若〕〔空降萌宝:总裁老〕〔洪荒封神之最强纣〕〔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叶绾绾司夜寒〕〔[ABO]嫁给自恋狂之〕〔帝妃临天〕〔王者归来洛天〕〔情深入骨,傅少的〕〔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变身少女的星辰大〕〔七夜宠妻:池先生〕〔她比蜜糖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