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我的野蛮老祖〕〔超强兵王在都市〕〔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别跑:总裁爹地追妻令 第1章 先森,你踩了我的小雨衣!
    七夕之夜,月朗星稀。

    冰城市,帝豪酒店大堂,顾念背着大包涌进电梯。

    刚给少年宫的小朋友教过少儿漫画,一下课,她便被闺蜜免费抓了劳工,到宾馆送情趣快递。

    所谓“情趣快递”,就是到高档会所送两性用具。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男男女女,对那方面的要求会比较苛刻,抑或追求兴奋,不屑用房间里的免费供给,更喜欢微店下单。

    顾念跟着人流往后走,包包里的旧款摩托罗拉震响,她伸手去掏,不小心将几个散包装的计生用品掉在地上:某大品牌,超薄,彩色,大号。

    某女恨不得自己是透明人,在一片惊愕的目光中努力保持蛋定,接听了手机。

    听筒中的女声言简意赅,“b座,3306号,一共三件,货到付款,团结!”

    “团结个p,不用磨叽。”顾念不甚在意地回答,“又不是第一次……”送货。

    不是第一次?

    “这么漂亮,原来是个包小姐,可惜了!”左右人小声嘀咕。

    顾念郁闷。

    姨妈过境,第二天正是量多的时候,身上冒着汗,下面流着血,她现在活脱脱的汗血宝马,还送尼玛“情趣快递”,被人当成某行业服务者,天了噜!

    电话的另一端哈哈大笑,碎碎念道:“我说念念,你跟我发什么脾气,不就是情人节没男人要么,要不,洗白白在床上等着,我翻你的牌子?”

    “谁没男人要?谁没男人要?”被人揭短,顾念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般炸毛,豪气干云地吼道:“我到酒店不就是来找男人的?”

    到酒店找男人?

    “哎呀,九零后越来越开放了,白瞎了!”前后人嗤之以鼻。

    顾念赶脚整个人都特么不好了,肚子里那团淤血更是一股脑儿地往外冒。

    周遭人面面相觑,似乎在嘲笑她是滞销品,也或者在惋惜又一个姑娘不但要吃了香蕉,还外赠豆浆。

    挂了电话,顾念弯下腰想将惹事的tt捡起来放回包里,却发现最后一个被人踩在脚下,只露一角。

    那是一双最新款的lv纯黑手工男式皮鞋,一眼便能看出主人的贵气不凡。

    顾念伸手拉了拉tt,没动。抬起未施粉黛却惊艳出众的小脸,入眼,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成熟冷峻,气质倨傲,左手夹着一根烟,深蓝色的西装尽显商业精英的姿态。

    他的身后是一个年纪相对小些,手中提着笔记本电脑,穿着浅灰色马甲的男人,他们在低声聊着什么。

    清了清嗓子,顾念抿唇一笑,颊边梨涡深陷,“麻烦您,请抬一下脚。”

    二人这才注意到脚边的女孩,垂眼,前者眸光一滞,后者双眼放光。

    顾念微怔,顺着他们的视线一看,顿时恼火。

    原来,她的宽松式蓝色衬衫领口敞开一颗纽扣,从上面的角度正好将胸口的两个半圆一览无余。

    捂住衣领,顾念脸颊滚烫,没好气地出声,“抬脚。”

    时林昆微怔,脚纹丝不动。

    顾念火起,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拉扯的力度加大,“先森,你踩了我的小雨衣!”

    回神,时林昆冷不防抬起脚,于是乎,wuli跟tt较劲的妹子,华丽丽地摔了个屁蹲。

    混蛋,他绝壁是故意的!

    顾念站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一肚子邪火,终于找到发泄的对象,“你应该去医院好好看一看,眼睛是不是有功能性障碍。”

    她天生不是吃素的,大家闺秀的气质,却牙尖嘴利,说话不吐脏字。

    静了几秒,站在后面的荣少臻拍了拍时林昆的肩膀,恍然大悟,“昆哥,她骂你眼瞎!”这小丫头不简单,拐个弯子骂人。

    话音刚落,轿厢内笑声爆棚。

    时林昆一个冷眼飞来,那表情分明在说:我听出来了,用得着你多嘴?

    这时,电梯门一开一合,有人进出,刚刚呈口舌之快的顾念不知被谁踩住鞋尖,推了一把,她的身体失衡,向后倒退几步,乐极生悲,眼看摔倒。

    倏地,一只骨骼分明的大手擦过胸前,在她的腋下虚扶了一把,之后立刻离开。

    这个动作既快速又礼貌,丝毫看不出借机揩油的意图。

    顾念总算站稳脚,后背撞到一具坚硬的胸膛,屁股更是半坐在对方的右腿上,淡淡的烟草味盈满鼻翼。

    回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正是适才踩住tt的男人。

    脸红,尴尬,顾念想道谢,但这种姿势不免难为情,再说,男人“好心”的举动多少有咸猪手的嫌疑。

    “真拽呀!”荣少臻贱贱开口,“小姑娘,别人帮了你,多少应该说个‘谢’字吧!”

    时林昆凉凉插上一句,声音如大提琴般悠扬,“不必,也许人家是嘴巴有功能性障碍。”

    笑声再度响起。

    尼妹,摆明了说她是哑巴!

    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腹黑毒舌,才这么一会儿就反击回来。

    毕竟理亏,顾念没吭声,低头假装玩手机,待到梯门再度开启,随着其他人,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电梯上升,梯内仅剩两人。

    荣少臻解开马甲的扣子,笑容痞气十足,“那妞儿长得真好,身材也有料,最少是b。哎,到底多大?你摸过,你有发言权。”

    时林昆点燃一根香烟,指尖还萦绕着女孩柔软处的感触,淡淡挽唇,“c,薄杯。”

    “靠!老流氓!摸得这么仔细!薄厚都清楚!”荣少臻轻蔑地翻了翻眼皮。

    三十三层某房间门前。

    顾念一边埋怨自己慌忙中下错楼层,一边做着深呼吸,摆出职业般甜美的笑容,敲门。

    不消片刻,总统套房大门被人推开,高大的身影赫然出现。

    “怎么是你!”顾念睨着眼前人,登时傻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诗薄夜〕〔空降萌宝:总裁老〕〔梦回汉时:东风若〕〔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末世:掠夺城市〕〔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王者归来洛天〕〔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帝妃临天〕〔情深入骨,傅少的〕〔变身少女的星辰大〕〔超神时代:我的无〕〔七夜宠妻:池先生〕〔乔少霸爱我的小乖〕〔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