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八十九章 庙堂之外起风波
    还真是这么回事!

    安长生眉头一挑,不禁问道:“心远到底答了什么?快给哥说说!”

    “爹也想听听!”齐大伯同样被勾起了好奇心。

    “不可说,不可说!”齐心远神秘一笑,“鹿鸣宴有规矩,凡是提前收纳的策论答卷,便须闭口不谈,心远要是说了,长生哥的云气金缕就没有啦!”

    “嘿!还有这种讲究?”

    安长生面色古怪,虽说保密工作合情合理,却愈发助长心中好奇,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云气金缕更加重要,便放弃刨根问底坏了规矩。

    很快,在场众人意识到答卷少了三篇,纷纷面露意外之色。

    接近三百篇策论答卷,能有三篇“获此殊荣”,其实是非常罕见的现象,最近两次秋闱都只有一篇而已,没有一定独到见解,不可能对国家大事发表切实可行的新颖评议。

    而齐心远先前便胸有成竹,认定自己能有收获。

    这就让人无比好奇,小小年纪的齐心远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见安长生仍是满心疑惑,齐心远一脸好笑的说道:“说起来呀,心远同样要感谢长生哥给我提了个醒!”

    “哦?和我有关?”安长生指着自己的鼻子,无比意外。

    “不错,在作答某道策论之时,心远突然联想到,长生哥在观月问心获得的一叶知秋!一叶知秋,可理解为以小见大,心远陡然想到,国家大事其实无需太过宏观,同样也能从细微之处加以着手,心远对别的地方不了解,对生我养我的桃溪县还能不了解?索性以此展开联想,斗胆说了一些肺腑之言,结果真就成了!”

    齐心远亦是一脸感慨:“我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突然间灵光一闪,换个题目,心远万万是答不出来的!”

    别人听到齐心远这么说,只会当他是自谦,毕竟有金缕玉叶珠玉在前,哪怕有些运气使然,齐心远不具备一定功底,也万万写不出此等策论。

    至少齐心远的老师秦主讲,知道在别人庆贺中秋的时候,齐心远留于房中钻研策论,所以这份成绩是他应得的,齐心远用结果证明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成功必须要努力。

    “谁说运气就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呢?然而空有运气,是万万不能成事的。”

    巡抚大人作为答卷主审,突然对大儒孙仲怅然叹道:“齐心远出身桃溪县城,家境不算好,想必没少经受胥吏坑害!小吏大害,素来令历朝历代头疼不已,我大夏同样无法例外!先帝对胥吏之防更甚猛虎,却越发助长矛盾累积,六十年一晃而过,胥吏隐患逐渐显现,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

    孙仲闻言,眉峰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已经听出了巡抚大人的弦外之音。

    “此子大胆建议,仿照捕头一职,广泛提高胥吏待遇,为胥吏开拓上升渠道,明确奖惩,订立规矩,让胥吏有了奔头,手脚便会有所约束,进而减轻百姓所受胥吏侵害。”

    说到这里,巡抚大人无奈摇头:“这一论点,以前不是没人想过,无奈先帝对胥吏成见太深,几乎彻底截断胥吏仕途,陛下又不肯更改祖宗之法,一拖再拖便拖出了问题,首辅大人屡次三番想要就此事展开朝议,却始终不得允许!”

    “万万没想到,齐心远年仅十六,非但见解独到,更有一颗赤胆忠心,明知犯忌却依旧敢于斗胆进言,与他一比,我等高官无异于尸位素餐,属实令人汗颜!”

    孙仲注视巡抚大人发表感慨,只是微笑着说了声:

    “不错。”

    谁也不知道,这一评价究竟是给齐心远的答卷,还是给巡抚大人的精彩表演的。

    巡抚大人说自己想不到齐心远敢于提及胥吏之害,孙仲更是没能料到他居然能在鹿鸣宴中,闻到火药味!

    河东巡抚所在的内阁一派,分明是想以齐心远为引,再度掀起朝堂风波,让陛下更改施政方针!而齐心远的答卷,实际上仍然有老调重弹之嫌,但正好中了内阁一派的下怀,所以孙仲心知,不论齐心远是否提出了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河东巡抚都会隐藏了他的试卷,以此来向朝廷发难。

    不过,这对齐心远并无多少危害,因为他拿了金缕玉叶,就等于拿了护身符,有尚儒书院作保,齐心远必然安然无恙。

    只是经此一役,他注定要绑在内阁一派与尚儒书院的战船上。

    当然,在齐心远写下这份策论的时候,他就没有了其他选择,而令德书院本来就与尚儒书院同气连枝,齐心远本人又的确深受胥吏坑害,在这一问题上,天然站到皇室对立面,加之主考明摆着是内阁一派,齐心远便讨了个巧,冒着些许风险写出了这篇表面民生实为施政的犯忌策论。

    齐心远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幸运的是,他赌赢了,而且赢了不止一星半点。

    单是这篇策论,便能拿到三条云气金缕,至于那些关乎未来的隐性影响,在人生路上还会慢慢显现。

    小风险,大收益!

    孙仲倒是并未迁怒于齐心远,也没想到齐心远外表俊秀内里实则胆大心细,他只是在犹豫,是否应该按照巡抚大人的意愿,将那番“痛心疾首”转述给鸿武陛下,令内阁一派有机会,如愿就胥吏问题展开改革。

    作为陛下近臣,孙仲需要把重要见闻,写成密折送往京城,但此事,他一时半刻无法断定是否应该如实禀报。

    不过孙仲非常肯定,河东境内有此权利的不单单他一个,甚至鹿鸣宴上都藏着不少陛下眼线,孙仲自己要是不写,肯定会有其他人写,到头来,他还是会两头为难。

    放山先生对眼前二人的勾心斗角,有些看不下去,撇嘴道:“为了党争,居然拿一个小娃娃当刀子使,无趣得紧!”

    说罢,放山先生无视二人反应,大手一挥,加快宴会进程,让一众士子迅速拿到应得金缕,跟着指向飘在林中的那团金光,对场间众人高声说道:

    “今年收成不算太好,却也有七十六条云气金缕,有能耐的,可以试着拿几条回去!吟诗作对也行,弹琴作画亦可,觉得唱歌好听的,就唱几首曲子,觉得武艺不俗的,就打几套拳来,总而言之,鹿鸣宴上无规矩,只看才情高低!谁拿得越多,老人家我便越是开心,正巧,我现在有些恶心,谁能让我看得开心,另有奖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