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龙凰传说〕〔我是厨师不是法师〕〔末世网游:我的被〕〔三国之谋伐〕〔宿主她一心搞事业〕〔软软娇妻驭恶夫〕〔美综大枭雄〕〔国公凶猛〕〔国术:开局金钟罩〕〔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八十二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多时,巡抚大人带五经魁首见完了诸位贵客,但鹿鸣宴并未就此开始,因为主持者还没有来。

    主位最中间的火堆摆着三个蒲团,巡抚大人与学政孙仲分坐两边,最中间的蒲团比正常规格大出两圈,却空置到了现在,此刻召开宴席的一应准备已经就绪,所有人都在等待蒲团主人到来。

    然而与会者无一流露不满之色,只因比境界、比德望、比年龄、比身高,在场之人无一能与之媲美。

    身着官服的孙仲,隔着火光笑问巡抚:“宁次辅真有这么难请?”

    “丁忧两年半,宴会没有参加一次,典礼不曾到场一回,不论公开还是私人,你说难不难请?”巡抚大人感慨过后,开了玩笑,“放山先生亲自出马,本来还有一丝可能,结果孙大人突然空降河东学政,宁次辅就更不会来了,他这是怕你给陛下打报告呢!”

    孙仲至今还留着礼部侍郎的官衔,而大夏朝野人人皆知,他是皇帝近臣,拥有密奏特权,有权监察河东上下,所以河东官场乃至江湖,都不喜欢这位学政的到来。

    白易沙曾当着安长生的面,直呼孙仲老儿。

    因老母病逝必须回乡丁忧的当朝次辅,对“小小”侍郎亦有几分忌惮。

    这一切,大儒孙仲心知肚明,但他禁得起被开玩笑。

    孙仲作势起身:“原来是孙某的罪过!难怪蒲团只有三个,孙某这就去也,给宁次辅腾出位子。”

    巡抚大人抚掌笑道:“孙大人就乖乖坐着吧,宁次辅没来,你又被我气走,放山先生又该倚老卖老数落我咯!”

    孙仲坐下,摇头失笑:“哈哈哈,在京城的时候,孙某便听说宁次辅守孝期间,结庐而居谨小慎微,把礼数做到了极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实际上呀,陛下早就盼着宁次辅回朝呢,这红莲余孽一闹腾,估计要不了多久,便有旨意夺情起复了!”

    “哦?”

    闻言,巡抚大人眸光微动,不知孙仲说得有几分真假。

    朝廷内部暗流汹涌,皇权与文官的对抗日益加剧,宁次辅等内阁重臣,没少和鸿武帝对着干,经常把鸿武帝气得摔杯砸碗。天道格物让文臣一脉势力大增,连鸿武帝都有些招架不住,所以老娘一死,在内阁中举足轻重的宁次辅,就直接被踹回老家丁忧三年,鸿武帝这才压制住了文官气焰。

    宁次辅之所以结庐深居,不入宴会不接邀请,就是害怕被陛下抨击不守礼制,彻底被排除在朝堂之外,他时刻准备着丁忧期满安然回朝,继续和陛下顶牛。

    结果突然听孙仲说,陛下盼着宁次辅提前回朝,巡抚大人下意识不予采信,跟着转念想到大夏时局,又立时信了几分。

    隐忧重重的不光是河东一省,整条北边防线以及南疆区域,其实都有硝烟四起的前兆。

    红莲余孽引得河东震动,其他省份的压力,却不见得比河东要轻。

    盘踞大夏的造反势力,呈北宗教南结社的态势,七年前一家独大的红莲魔教好不容易被打下去,却又冒出多个邪魔外道,如今红莲魔教更是出现死灰复燃的迹象,形势着实不容小觑。

    而祸乱南方的结社主力,则是意图复国的前朝余孽,以及不服管教的武林中人,他们以帮派形式潜藏民间,暗中蛰伏发展势力,近来亦是不太安分。

    倘若局势真的严峻到一定地步,宁次辅或许还真有可能被夺情起复。

    然而隶属内阁一系与宁次辅同气连枝的巡抚大人,并不觉得这是好事,堂堂鸿武陛下都被迫向文臣低头,便意味着大夏真要乱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坐在火堆旁边的巡抚大人,没来由的感到几分冷意。

    就在这时,一位三高人士迈着大步走入鹿鸣苑中,与会者尽数起身相迎。

    这里的三高,当然不是指血糖血压血脂,而是身形、头冠以及岁数。

    安长生本人就足够高了,但跟这位身着长衫的老人相比,却要差出足足一双腿的长度!看着他那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读书人身上的雄奇体魄,再联想到敬月老将军的矮小身形,安长生觉得这位老人家才应该叫老将军。

    另外更夸张的是,这位老者头顶的发冠足足一尺长,安长生只在凌傲、凌绝等上清剑客的身上,看到过高竖发冠,可比起这位,真真是小巫见大巫,得亏鹿鸣苑门高耸无比,否则这位老者要把脑袋放平才能走进门来。

    剩下的年岁之高,倒是并未反应在脸上,老者虽老却有几分鹤发童颜的境界,一些个宿老乡贤分明面相比此人还老,却要恭恭敬敬的口称座师、山主、前辈或者放山先生。

    此人正是令德书院的山长,那日在府城喊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知命大宗师。

    “来晚了,来晚了!都快坐下,迟到的是我,又不是你们?理应换我行礼才是!”

    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的放山先生,朝四方摆手,示意大家不必多礼:“不过呀,你们要是饿着肚皮,也别赖我,去找宁居正那老小子去!姓宁的就是个属驴的,老人家我比他大了一个甲子,亲自登门相邀,还拿着厚礼,那老小子死活就是不给开门,生怕我坏了他两年出头的守孝苦功,你们说气人不气人?”

    比当朝次辅大足足一个甲子的放山先生,性子却像是老顽童一般,笑呵呵的说道:“你们当中要是有谁能骂得那老小子坏了礼制,老人家我立刻向皇帝请命,换你们来坐这个当朝次辅!孙仲孙学政,你意下如何呀?”

    “学生,深以为然!”

    孙仲在旁人面前自称老夫,对上放山先生却要执弟子礼。

    放山先生抚须大笑:“哈哈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心里真有怨气,尽管朝那老小子撒去!不过现在嘛,咱们还是赶紧开席吧!快些上酒上肉,千万别误了时辰,鹿鸣宴就是来吃喝玩乐的,没有隔壁观月问心那么多臭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