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龙凰传说〕〔我是厨师不是法师〕〔末世网游:我的被〕〔三国之谋伐〕〔宿主她一心搞事业〕〔软软娇妻驭恶夫〕〔美综大枭雄〕〔国公凶猛〕〔国术:开局金钟罩〕〔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八十章 书院门中说侠义
    “我这个敬月真传到了令德书院,不会连大门都进不去吧?”

    尽管本意是让邵星雨吃瘪,但安长生的提问是有依据的。

    令德书院和敬月宗分处文瀛湖南北两岸,关系没有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却也绝对算不上多么融洽,每年开春两大宗门还会围绕文瀛湖展开争湖比试,总要有大批弟子在湖中洗几趟凉水澡。

    如果没有要事,双方门人不会随便靠近对方领地,一次次争湖累加下来的仇怨,导致大打出手屡禁不止。

    就安长生入门的半个月里,文瀛湖上两宗接壤的地方,便发生了不下二十起“意外”落水。

    观月问心时,敬月宗除了邀请必须到场的府城高官,愣是没有向令德书院递出哪怕一张请柬,同样,在书院举办的鹿鸣宴,也没有任何一位敬月宗师得到邀请。

    所以,安长生作为敬月宗的宗主真传,还真怕自己连大门都进不去。

    那位区区八品的带路小官,以为安长生在开玩笑,被这份“幽默”给逗笑了:“安真传真会说笑,您受齐亚元之邀莅临鹿鸣宴,当然不会遇到半点阻挠!”

    按说八品小官也是官,见了平头百姓没有颐指气使就不错了,哪里会低声下气语带敬称。

    但安长生作为宗主真传,地位非凡,邵星雨可以不在乎,他却万万不敢得罪,况且,随便拉出一个新科举子就比他更有前途,带路官员哪敢暴露本性?

    不过正是因为此人的突然入场,让邵星雨理智回归,放弃继续发难。

    安长生得到想要的答案,一并遏制了邵星雨的纠缠,笑着谢过官员解惑,回头再看邵星雨,此人已经彻底没了好脸色,可安长生依旧面带微笑,抱拳说道:

    “承让!”

    “安真传的厉害,我今日算是领教了!”邵星雨冷冷抛下一句话,便退回原位。

    见齐心远和齐大伯投来关怀视线,安长生微微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石竹气意的基础好到不能再好,又有一番雷劫奇遇,不等风雨气意爆发威能,安长生便成功脱身,所以他除了耗去一些天地元气,没什么损失。

    然而挫败了邵星雨,安长生的心情却并不美妙。

    莫名其妙多了个对手,任谁碰上都不会高兴。

    不管邵星雨单纯是因为恼恨齐心远的才学,还是出于宗门恩怨,向安长生突然发难,都证明这家伙太过肆意妄为,活脱脱一个行事骄纵的富家公子,偏偏此人实力不错、背景深厚,难缠程度远超刘查礼、王二楼等人。

    “嘿,宗内生活才刚刚有了起色,宗门之外便突然起火,还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安长生暗自感慨,虽说武道路上总会碰到形形色色的对手,但他觉得,像邵星雨这种类型的,还是越少越好。

    随后的时间,安长生继续一心二用捕捉天地元气,总算在抵达令德书院门前,把元气损耗给找补了回来,脑海没有充盈元气,便无法生成内息,所以在周天蓄气开始之前,安长生的战斗力非常有限,宗门也并不建议弟子在这个阶段与人交手。

    “到了!”

    站在书院门前,齐心远笑容满面,带着家人来到自己求学的地方,齐心远再如何少年老成,也会感到自豪与兴奋。

    安长生观望书院门面,微微点头,与敬月宗表现在外的低调相比,令德书院则要庄重得多,通体石质的巨大门面,以及写有“厚德载物”的偌大牌匾,均给人以沉稳之感。

    走进书院大门,安长生并未感到元气浓度显著提升,心想令德书院果然没有仿照敬月宗,打造聚集元气的面子工程,但这不代表令德书院没银子。

    不用细想都知道,有知命大宗师坐镇,令德书院怎么可能没钱?

    安长生绕过影壁没走几步,便看到数不清的楼阁亭台,至少就建筑密度而言,远超敬月宗,而且每个建筑各有特色,落入眼帘却能相得益彰不显突兀,明显是建筑名家精心安排的布局。

    可见,令德书院把银子花给了“里子”。

    不过作为教书育人的官方机构,真正的“里子”应该是学风,据安长生观察,敬月宗的学风就不错,教习负责兼以各种激励,学渣没多少,卷王一大把,然而比起令德书院,敬月宗却显得有些清闲。

    此时已然夕阳西下,仍能看到不少亭台楼阁中,有学子高谈阔论或者携书诵读,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朝气蓬勃,这让邵星雨带给安长生的坏印象被冲散很多。

    “长生哥,我们书院怎么样?”齐心远笑着问道。

    “很不错,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样子,高于我的预期。”安长生给出中肯评价。

    “哈哈,那回头你也带我和爹去敬月宗逛逛,看看你们敬月武人有没有武人该有的模样!”齐心远想到两大宗门的恩怨,不禁开了个玩笑。

    “行呀!”

    安长生笑着应下,背后却传来邵星雨的一声冷哼:“齐大才子的疑问,邵某刚巧能够作答,前段时间敬月武人没少在府城内外惹是生非,递到衙门的诉状跟雪片一样多,有没有武人秉性,显而易见!”

    安长生眉头一挑,既对邵星雨的敌意感到不快,也惊讶于同门弟子的所作所为。

    难怪执法堂要借他钓鱼执法呢!

    合着那帮家伙真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

    没咋看出来啊!

    不过作为敬月门人,安长生的立场要求他必须为同窗辩护:“在下认为,邵经魁的观点有些片面了,武人该有的模样当是身具侠义,而非以武犯禁,有道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固然安长生入门不久,却能明确肯定,敬月门人大都有心忧国忧民!”

    “好一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老夫深以为然!”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赞叹,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学政孙仲面露激赏,而且更让安长生感到意外的是,孙仲身边竟然站着依旧是男装打扮的荣毅郡主李青檀,以及那位混世魔王小世子!

    落凰城要一碗水端平,既然驾临敬月宗,便不能怠慢了令德书院。

    只是安长生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赠衣又赠意的郡主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夜的命名术〕〔道诡异仙〕〔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