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北苏清荷在线〕〔霸婿崛起〕〔玫瑰之下〕〔无限天乩〕〔长路漫漫〕〔败者为圣〕〔万夜之主〕〔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有一枚两界印〕〔重生网游大时代〕〔我的美综世界〕〔从斗罗太阳神开始〕〔四合院:从晋升工〕〔启明1158〕〔朕即大宋〕〔我真没想当富豪〕〔幽冥古神〕〔武魂:开局5S级生〕〔重生之我想收房租〕〔天才少年的治愈人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三十九章 明月几时有
    上清剑宗要在凌字辈和凝字辈的七位真传弟子中,选取一名作为道子,当成未来宗主进行培养。

    事关宗门传承,马虎不得。

    儿子、弟子、弟子的儿子,皆已被纳入七人人选,云霄子和云霞子这对神仙侠侣,也早已将道子之位,视作囊中物,结果突然间,最有希望的儿子和弟子,要展开私决,他们两人如何能忍?

    但此处并非上清剑宗,凌绝凌傲商定之后,便双双开始诵读大洞真经,再想阻止,便是干扰祁月祭典,两人纵是不惑宗师,也担不下如此罪过。

    这可如何是好?

    手心手背都是肉,云霄子和云霞子已经顾不上被外人看去笑话,只想终止这场闹剧,便硬着头皮向老将军作出请示。

    “宽心,老头看这两个娃子,不像是莽撞之人,天道难走,上清剑宗就算再出世,一下子遴选七位真传竞走天道,不见得就一定能决出心仪人选,若有人跳出桎梏,说不得就能变成游鱼,搅活了这潭死水,再者说,万一两人中能出一个,苏寒那样肩挑武道天道的绝世天骄,我看道子也就没必要选了。”

    老将军笑呵呵的传音安抚,知命大宗师的话,已然能够触及天命等玄之又玄的规则至理,云霄子与云霞子这才稍稍安心。

    此时定心再看镜月潭边,却是有了些许剑拔弩张的意味,凌绝凌傲在争,两人作为道宗弟子,又和明心寺的两个沙弥,有着立场上的矛盾。

    佛道之争随着天地元气的出现,态势愈烈,经常从以往的口水战升级为拳脚实战,木撇木捺齐声诵读心经之余,未免没有与上清真传一较高下的意思。

    只是,揣着争锋之心,再去念诵道经佛经,便失去了宁静久远的意境,观礼台上还好,站在四人身边的安长生和小世子,可就辛苦了。

    耳边仿佛有一万个蚊子嗡嗡作响,立刻招致安长生的头昏脑胀剧烈发作。

    一个普通人脑子里塞了两大三小五神通,安长生这些日子,其实过得非常辛苦,就像随时拷着紧箍一样,此时左耳道经右耳心经,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立体声对他展开无死角的狂轰滥炸,竟是让安长生有了头疼欲裂的感觉。

    小世子光棍一条,捂着耳朵跑远了些,反正他用不着争夺月华,也不想太早跃入潭水,心里只想看这四个道士和尚,究竟哪方道行更高。

    安长生虽然也有一块月华玉佩,但他并不想退,也不能退,既因为月华这东西向来是多多益善,也由于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便宜东家和郡主殿下的嘱托,已经让他绑定在敬月宗这艘战船之上,这一退,可能要付出巨大代价。

    观礼台上的众人,都能一眼瞧出安长生的困境。

    便宜东家忍不住给他捏一把汗,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掺和到佛道高徒的争斗里,凡夫俗子向来讨不到好。

    恒王世子与郡主殿下微微皱眉,安长生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么之后的问心揽月,也就无需指望。

    场间反而是大儒孙仲与郭洞明对安长生抱有相当信心,那天安长生深陷民愤围剿的画面,他们是亲眼看过的,彼时安长生并未露怯,那么今日应当亦有化险为夷的镇定。

    大多数敬月宗师与府城高官,其实都拿安长生当自己人看,就连和白易沙势同水火的孟雄,都觉得安长生不能表现得太过差劲,否则他也要跟着丢脸。

    大家同为敬月门人、大原府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孟雄要是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哪里能坐上宗师之位?

    结果就是,高官宗师们的集体注视,形成犹如实质的庞大压力,越发加重了安长生的困境。

    被逼无奈之下,安长生索性也把旁人忘了个一干二净,两只手指堵着耳朵,闭起眼睛便开口出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和苏寒一样,安长生也选了这么个老掉牙的经典名篇,但不同的是,安长生是唱出来的,对,就是邓丽君、王菲那个调。

    本来,他没想这么干,是凌意的那首道歌给了他启发,你苏大账房一句开头都能引来大把月华,那我唱完整首水调歌头,怎么着也不能差到哪里去吧?至于观礼之人能否接受如此新潮的曲调,根本不重要,安长生只要能把自己感动了就行。

    离家小半年,说不想家那铁定是假话,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回逢的偏偏还是中秋,独在异乡的安长生,是真的忍不住想家了,这首明月几时有,自然是唱得发于真心,源自肺腑。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安长生真情流露,月华自然不吝赐予,势头比其余四人不差分毫,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幕,叫凌绝凌傲木撇木捺都深感讶异,纷纷向他投来视线,没想到安长生看着人高马大,竟然能唱出如此哀婉的曲调,站在不远处的小世子,甚至都跟着一起摇头晃脑。

    事实证明,好听的东西,它就是好听的,哪怕老人们欣赏不了,但在年轻群体中不乏受众,况且连月华都予以肯定,他们还能说出个差来?

    郡主殿下听了都忍不住眼前一亮,对安长生有些刮目相看,本以为他就是个五大三粗的小杂役,只懂吃苦,谁能料到,还藏着这么一手?

    看安长生左右不顺眼的许姑娘,一时之间,甚至忘了父亲带来的烦恼。

    倒是有老学究听不下去,出言挑刺:“曲调轻浮,分明是青楼艳曲,不知偷学的哪家姑娘,竟然敢在夕月坛中唱出口,大不敬!”

    闻言,老将军立刻开口:“老头我觉着挺有意思,快说说哪家青楼的曲儿,赶明儿我也听听去。”

    “……”

    听知命大宗师亲自为安长生站台,老学究涨红了脸,哆嗦着嘴唇蹦不出词儿,加之恒王世子、郡主殿下乃至大儒孙仲都面露悦色,再有人想道个不是,也要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见此情形,便宜东家乐开了花,对着两耳不闻身外事一心只顾唱小曲的安长生,暗自夸赞:“你小子这下真给东家长脸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夜的命名术〕〔道诡异仙〕〔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