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龙凰传说〕〔我是厨师不是法师〕〔末世网游:我的被〕〔三国之谋伐〕〔宿主她一心搞事业〕〔软软娇妻驭恶夫〕〔美综大枭雄〕〔国公凶猛〕〔国术:开局金钟罩〕〔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三十八章 三宗争锋
    什么叫逼格?

    这就叫逼格!

    一句老掉牙的经典名篇,能变着花样说出来,引得全场震动针落可闻,便是一等一的高逼格。

    要不是有旁人在场,安长生少不了要给装了一手好逼的苏大账房,呱唧呱唧。

    以前只是对苏寒大名有过耳闻的观礼者,终于见识到其超然风采,眼神顿时变得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就连一口一个小账房的宗师孟雄,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

    截道堵人时曾对苏寒出言不逊的姜达止与许姑娘,被震得嘴巴大张,风度全无,直到亲眼见过苏大账房的能耐,才明白各家的姑姑姐姐,为何对苏寒沉寂,耿耿于怀。

    “好!”

    老将军赞叹由衷,对惊才绝艳的晚辈后生,他从来不吝欣赏,在座之人听闻知命点评,亦是纷纷赞叹出声,还有不少人直接向便宜东家拱手道贺,令白易沙的那张圆脸,变得跟空中明月有得一拼。

    至于苏寒为何会消失不见,大家并不惊奇,因为观月问心的真正场所,是潭中世界,观礼者只能依稀看到留于水面的残影而已。

    然而,苏寒的风采依旧,不见得全是好事。

    月华有限,前人分得多了,后人可能就没得分了,虽说观月问心成型至今,每次或多或少都有剩余,但也从未出现过三派精英齐聚此地的情形,若是三位及冠武人再有突出表现,落在最后的六位武道种子,便真要对所剩月华展开竞争。

    除此之外,凌意受到苏寒影响,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境,再度掀起涟漪,当年的苏大账房正是如此惊艳,才会让她整整七年难忘情愫,并令道心为此蒙尘。

    台上的云霄子和云霞子,看到肖剑与木竖已经就位,自家弟子却还是魂不守舍,情急之下凝声传音,这才让她回过神来,赶紧与两人并肩而立,不过在场众人都能看出她神色不对。

    “继续。”

    气质幽冷的敬月宗主,手悬月华,催促分属三派的及冠武人,一起争夺。

    这是三大顶尖宗门于后辈弟子间的又一次同场交锋,尽管境界只有及冠,却令所有宗师为之瞩目,今日青年,便是明日栋梁,传承有序的高门大派,从来不会忽视对弟子的培养。

    况且作为投效公门享受资助的“官方”宗派,朝廷每年拨款多寡,都是要受到考核的,除开为朝廷出多少力气,这一直接标准外,能够向各部输送多少人才,同样是关键因素。

    因此,各大宗门不得不倍加重视。

    作为东道主的肖剑,当仁不让抢先开口,而他的引月祭文,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杀”字!

    敬月宗早就总结出了牵引月华的规则,要么像苏寒那般,才情高到天地共鸣,要么能够激发内心的真情实感。肖剑不懂风花雪月,只知道左手刀与右手剑,脑海闪过铭记终生的惨烈画面,这个“杀”字便当即脱口而出。

    哗!

    披甲肖剑杀意暴涨,在身周形成蒸腾血煞,看似与观月问心格格不入,却同样引来大量月华。

    与之相反,麻衣木竖颔首颂念《佛说月喻经》,身周笼罩三色佛光,代表其修佛已经修出了一番成就,随时都能从及冠跃入而立境界。

    “如世所见,皎月圆满,行于虚空,清静无碍。而诸苾刍,不破威仪,常如初腊者,具足惭愧,若身若心曾无散乱,如其法仪,入白衣舍,清静无染,亦复如是……”

    木竖无愧为明心寺真传,声音不疾不徐,面貌与世无争,却偏偏成了最大的争,非但引出超过肖剑的浓郁月华,甚至让观礼台上的向佛之人,都禁不住为之点头。

    其中甚至还有敬月宗师!

    敬月宗非佛非道更非儒,走的是三教合流的路数,哪家的理论好用就用哪家,所以少不了要研习佛法,听到木竖和尚诵读经文,竟是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让几个匆匆回神的宗师,不由暗叹,论洗脑能力,佛门无愧当世第一。

    敬月宗与明心寺的弟子相继有了不俗表现,接下来众人看向了上清剑宗的凌意。

    此刻,凌意心绪仍旧未平,不过她好歹也是大派真传,该有的定力还是有的,本身也为观月做了一番精心准备,稍稍调息,便开口唱起咏月道歌,其人嗓音空灵,其歌语带道意,才情受到天地认可,凌意本人也渐渐镇定下来,令她最终获得的月华,并没有比两人少多少。

    三派弟子错开潭心,跃入潭水,同样只在水面留下一抹残影,这观月首关,便算是踏过去了。

    见此情形,两位上清剑宗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凌意。

    对年纪较小的凌绝与凌傲,则是抱有万分信心,能够力压明心寺的两个小和尚,为上清剑宗挣得颜面,至于安长生和小世子,完全不在考虑之列,不是两人目中无人,着实是没有多少考虑的必要。

    而怀有这般看法的,明显不止两三个,凌绝凌傲木撇木捺,都是养意多年的武道种子,个个天赋过人,早有声名流传,可以说只要进了镜月潭,就必定能携宝而归。

    但安长生呢?除了便宜东家,没人敢于下判断。

    “小子,是死是活,全看这一把了,最好你能争一口气,让东家我和咱们敬月宗,坐稳这东主的位子。”

    仅仅停歇了一会儿,便轮到安长生等六人登场了,宗主手中的一大团月华,只剩不到两成,不管怎么看都不够六人分享,必需展开一番争夺。

    但就在此时,小世子咧嘴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大把月华玉佩,内中积存的莹莹光辉,正是往年剩余的那些月华,可以说是用一块就少一块,结果全被他包圆了,便宜掌柜拿给安长生的那块,还是好不容易才从这小霸王手里骗来的。

    小世子得意洋洋的对众人说道:“你们随意,我懒得和你们抢。”

    这家伙倒是出于好心,但众人仍旧哭笑不得。

    而就在这时,眼中傲意难掩的凌傲,突然说道:“凌绝,要不要打个赌,你我谁先引来天道祥云,谁便继续潜心天道!”

    此言一出,两位上清剑宗立马急眼,凌绝凌傲的天道之路,皆是宗门选定,只待两人气意圆满直冲不惑,不论如何都不能出现变故,身形高大的云霄子顿时怒道:

    “休得胡闹!”

    然而,做弟子的凌傲表面很傲,做儿子的凌绝心里更傲,无视父母呵斥,无视周遭视线,旁若无人的对亦敌亦友的师弟说道:“如你所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