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二十九章 宗师决议
    说完了小事,再来说说轰动全城的那件大事。

    实际上,这件事情也和安长生有着直接关系,因为便宜东家要为安长生和账房苏寒,讨要观月问心的名额一事,在敬月宗中遭到强烈反对。

    敬月宗并不反对,把安长生招入门下,尽管收徒限期已过,但大家都同意特事特办,要是把天道上赏的后天觉醒都拒之门外,那令德书院和其他门派,恐怕做梦都会笑出来。

    只是观月问心,太过重大,一年也就中秋一次,一次仅入十人而已,其中而立一人,及冠三人,武道种子六人,名单早在半年前就拟好了,突然之间白易沙说要塞人,还一塞就塞俩,胃口更是大得出奇,而立、种子全都要,再加上白易沙个人风评饱受非议,也就无怪会招致剧烈反弹。

    大家左谈右谈谈不拢,双方又不肯让步,火药味一上来,自然要大打出手。

    有资格决定观月问心的,最起码也是不惑初境。

    不惑宗师一出手,寻常建筑岂能撑住?

    于是乎,议事堂塌了一半,争端还是没谈妥,便只好挪到宗师堂,这是敬月宗的核心大殿,通体由特殊材料铸就而成,宗师不容易打破,也不敢打破,因为两位宗主受到惊动,决定联袂出面主持大局。

    敬月宗之所以会有两位宗主,是因为七年前的那场变故,敬月宗人死伤惨重,宗门归公促成后,恒王便派了一位知命大宗师,担任名誉宗主,辅佐景氏长女景敬春,继续执掌敬月宗。

    也就是说,白易沙的老婆是实际上的掌权宗主,那位知命大宗师境界虽高,却不参与宗门管理,有些太上长老的意思。

    但是便宜掌柜仍然没办法拿敬月宗当一言堂,既因为敬月宗纳入公门之后,愈发讲究规矩,也由于白易沙将宗门卖与朝廷一事,确实惹得非议连连,甚至夫妻关系都因此受到重大影响。

    江湖人不服管,一直将投靠公门的武林高手,视作朝廷鹰犬,白易沙却把宗门卖了,名声怎么可能好?就算在敬月宗内部,他都经常受人白眼。

    供奉着敬月宗历代宗师的宗师堂,烛光幽幽,气氛肃穆,两位宗主一左一右,坐在上首,包括白易沙在内的七位宗师,按照座次高低,分列左右。

    除开四位宗师或跑外勤或四处游历,其余人等尽皆到场,包括朝廷派来的监管宗师,也都坐在宗师堂中,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是局外人的样子。

    冲突双方,并未由于宗主在场,便息了火气。

    白易沙腾的站起,率先发难:“孟老匹夫,你敢说不是你派的人?白某昨天上午才提议,晚上人就挨了刀,这未免也有些太巧了吧?”

    被便宜掌柜怒目相视的孟姓宗师,是位体魄雄奇的魁梧老者,白易沙站起来都只高过人家一头而已,苍苍白发与雄浑血气显得尤为冲突,面对白易沙的恶人先告状,孟姓宗师不怒反笑:“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就闭嘴,姓白的,大家都有侠位在身,说话做事要讲真凭实据。”

    “那你说人是怎么伤的?”

    “断案结果不都写得明明白白?你没长眼还是不会看?”

    孟姓宗师很有底气,不是他动的手,自然有底气,但他越是有底气,便越是引起旁人怀疑。

    在安长生的名额问题上,白易沙和宗师孟雄有着直接冲突,因为这个名额,已经分配给了孟雄的关门弟子,其余五个名额,则没有改换余地。

    白易沙圆脸含怒:“白某自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年为打理宗门田产,兢兢业业,从未出过一次纰漏,功德攒得越来越多,从来没有派上过大用场,怎么白某想花功德买两个观月名额,偏偏就不行呢?”

    “要是半年前,你说你要争,老夫绝对不跟你抢!我徒弟为这观月问心,拖了大半年不入及冠,突然撤了他的名额,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何况,后天觉醒固然难得,未来成就却不见得有多高,那么些个后天觉醒,总共才出了一位宗师,不如先紧着我徒弟,让他再等一年吧。”

    “放屁!天道上赏的后天觉醒能一样?”

    “天道上赏又如何?敢问那两位天道上赏的后天觉醒,现今人在何方?”

    “明知故问,要不是遭歹人袭杀,他们如今恐怕已是大宗师了。”

    “反正没结果,还不任你随便说?我还说我徒弟,以后能成天人呢!”

    孟雄咬死不松口,使得白易沙在场面上,看似失去胜算,但便宜掌柜却是知道,孟雄近来过于强势,已然招致多方不快,料想火候已够,白易沙果断转移目标,看向另一位在座宗师。

    “袁老哥,不是白某太贪心,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我家老三一蹶不振,足足浪费了七年时间,再不给他一剂猛药,我怕人就彻底废了。”

    白易沙像是被孟雄说倒了一般,口气不再强势,反而放低姿态,语带哀求:“七年前宗门遭难,我们兄弟三个,二话不说就上了,结果老大搭了进去,老三废了一半,我这当哥的心里苦呀,突然见着个值得栽培的伙计,白某才临时起意,好说歹说把老三劝得回心转意,要是没有兑现,白某就彻底里外不是人了。”

    宗师堂中静得吓人。

    只因白易沙谈及了七年前的那场浩劫,以及三兄弟的落寞境遇。

    在这个问题上,敬月宗确实是有愧于白易沙他们结拜三兄弟的,撇开便宜掌柜不谈,老大与老三均有宗师高境乃至大宗师之资,而且还不是敬月门人,出于道义拔刀相助,结果一个死了,另一个气意半废,七年来停滞于而立初段,叫人不由得扼腕叹息。

    这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得在座的敬月老人纷纷动容,袁姓宗师同样如此,即便他拿到的而立资格要交给子嗣,袁姓宗师也选择摇头叹道:“别说了,名额就给苏寒吧,当年要不是你们,我姓袁的起码要少条胳膊,老孟,干脆你也让出来吧,白堂主七年不开口,开口就得给他面子!”

    面对孟雄的一双怒眼,袁姓宗师毫无惧意。

    “反正我这一票,是要投给那安长生的,不答应就请宗主开启宗师决议!一个后天觉醒的天道上赏,要是还不值得一个观月名额,敬月宗怕是要被人说,没有半点大派气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用闲书成圣人〕〔道诡异仙〕〔我家娘子,不对劲〕〔绝世强龙〕〔放学等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