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龙凰传说〕〔我是厨师不是法师〕〔末世网游:我的被〕〔三国之谋伐〕〔宿主她一心搞事业〕〔软软娇妻驭恶夫〕〔美综大枭雄〕〔国公凶猛〕〔国术:开局金钟罩〕〔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二十七章 夜宴
    八月十一傍晚,贡院门前被各路人马堵了个水泄不通,在场众人都在翘首以盼那紧紧关合的三扇大门,原因无他,秋闱第一场在今天考完。

    秋闱,也就是乡试,要考三场九天,初九到十一,十二到十四,大夏特许中秋停考一天,然后进行收尾。

    不过,分量最重的却是头一场的八股,八股做好了,余下两场就能锦上添花,八股没做好,余下两场也不能雪中送炭。

    考生们总共要在贡院里待九天六夜,极为熬人,每人所住的号房狭**仄,还没有门,因为考官们要随时视察,吃喝拉撒睡答题,全都得在号房里进行,要是房间的位置差,靠近放置粪桶的号巷尾部,那日子就更难熬了,秋老虎还有几分火气,热力蒸臭气,能熏死个人。

    一般位置好的号房,要么靠抢,要么靠银子打点关系,但是跟着安长生一起出名的齐心远,没有经历这一遭,上头有人专门点名,给他留了一间不错的号房,也就省了诸多罪过。

    嘎吱!

    时辰一到,院门洞开,凡是有秋闱资格的生员、监生、荫生、官生、贡生,一个个提着篮子灰头土脸的鱼贯而出。

    再好的号房,也禁不住连关三天,再加上七篇八股消耗精神,此时还能有笑脸的,当属精神强韧之辈。

    守着大门的各路人马,就像等着孩子高考完的家长一样,见到自家人便赶紧招呼,急匆匆领回家。人群之中,安长生与临时赶赴大原府城的齐大伯,也是如此,两人抻着脖子,左等右等,终于看到了守候之人。

    “心远,这里!”

    安长生人高马大,扯开嗓子一吼,想不看到都不行,方才还有些精神萎靡的齐心远,看到自家老爹和意外到来的安长生,顿时恢复了几分神采,辞别碰巧遇到的几位同窗,咧嘴笑着与家人汇合。

    因为是试考,主做体验,齐大伯便没有对考试结果问东问西,赶紧跟着在前开路的安长生,把儿子领出人潮。

    三人先是赶到齐大伯入住的客栈,让齐心远好好洗涮了一通,去除号场陈气,然后在附近一家酒楼,为齐心远摆了一桌,号房里吃不好睡不好,不赶紧补一补吃些好的,根本撑不下来。

    张掌柜已经找来了一个试用的伙计,所以安长生能够腾出空闲,与两位异姓家人共进晚宴,而这还是他穿越重生后,第一次正经赴宴。

    齐大伯坐在主位上,看着两手边的子侄,感慨万千,不久前他还以为噩耗难改,谁知道如今三人却能会师于大原府城,而且在自家儿子考出一番名堂之前,安长生竟然便已扬名,齐大伯心潮澎湃,不停与安长生连连碰酒。

    秋闱隔日再开,齐心远只能象征小酌,所以陪齐大伯尽兴的任务,由安长生一力承担。

    这其实正好中了安长生的下怀。

    席间,齐大伯借着酒劲儿,对自家子侄说了很多心里话,对家里亏待了安长生的地方,感到抱歉,同时也鼓励安长生,放心大胆的在大原府城闯荡,别怕栽跟头,不成就回桃溪县。

    话题也免不了要谈及考试,虽说初衷是试考体会,为后日增加经验,以齐心远的年纪与学问,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齐大伯和安长生仍旧忍不住设想,万一试考就中了呢?

    十六岁中举,固然早了些,却是还有十一二就中举的少年英才呢!

    齐心远在令德书院,是出了名的有才学,深受师长青睐同窗敬佩,不是没可能一考就过。

    “这次题出的倒是不偏,先生大都讲过,破题承题应该过关,起讲入题也不算差,但我是这么个情况,其他人也一样,所以考中与否,不好说。”齐心远摇了摇头,没有太将结果放在心上,年纪轻轻却气度有成,让附近几桌竖起耳朵偷听的客人,不由得暗自点头。

    安长生和齐心远,不大不小是个名人,早就引起旁人注意。

    “不好说的意思,不就是确有机会咯?”安长生笑着敬酒,“那我要提前恭喜你桂榜题名啦!”

    秋闱放榜在八月底九月初,正值桂花飘香,所以也叫桂榜。

    齐心远回敬一杯,看着安长生认真说道:“长生哥不如再试试?努力了那么些年,就这么放弃,实在可惜,令德书院也有一批士子,可以边习武边读书的。”

    “诶,这条路我走过,走不通,也就不去胡思乱想了,东家已经说好,破格将我纳入敬月宗,说不定专走武道,才能混出个样子!”

    齐大伯闻言笑道:“哈哈正是此理,你们兄弟一武一文,一起扬名,说不得日后能成为一段佳话哩!来来来,吃菜喝酒!”

    见安长生打定主意,齐心远便不再规劝,人各有志,强求不得,或许真如安长生所说,武道才是适合他的出路,在没人看好的情况下,安长生不也拿了后天觉醒的天道上赏?

    酒足饭饱后,安长生辞别了齐家父子,借着月色晃晃悠悠往回赶,倒不是他喝得太多不胜酒力,而是他悄悄服下了,压制血肉重生的特殊药物,身体一时有些不听使唤。

    不错,就在今晚,安长生要向世人证明,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在白易沙的一手安排下,王二楼的堂兄王虎,会在前面拐角的巷子口,等着安长生自投罗网,而在更远处,捕头谢东则领着三五捕快,带刀巡逻。

    王虎蓄意伤人被捕快当场抓获的消息,明日便会不胫而走,没人会去怀疑,这其实是受害者自导自演的戏码。

    当然,这些当事人与见证者,都只会认为是巧合而已,白易沙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安长生,一路从翠峰匪寨送入大原府城,安排一场顺理成章的报复事件,自然也能做到全无痕迹。

    安长生装着毫不知情的样子,故意抄近道钻进了那个巷子,天眼神通将藏在阴影里的王虎,看得一清二楚。

    这家伙满脸醉意,两目涨红,手握短刀,正恶狠狠地盯着缓缓走来的安长生,却无法听到安长生的心声。

    “你们兄弟心大脑蠢,那就别怨被人当枪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