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宁北苏清荷在线〕〔霸婿崛起〕〔玫瑰之下〕〔无限天乩〕〔长路漫漫〕〔败者为圣〕〔万夜之主〕〔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有一枚两界印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十三章 资质
    充斥四肢百骸的强烈饥饿,以及临近功成的惴惴不安,让安长生实在是难以淡定,连观赏雅致陈设的心思都提不起半点,坐在做工考究的椅子上,除了一个劲儿的喝茶灌水,便是直勾勾的盯着连通库房的那道铁门。

    看得几位商行伙计暗笑不已,同样坐在候客偏厅的两个客人,也不禁频频向他投去视线。

    买元碎的他们见过不少,但像安长生这么坐立不安的,还真是不多见。

    座中有一位懂得望气的老儒生,瞥了安长生一眼,仅凭蛛丝马迹便洞察出安长生的焦躁因由——

    撞大运搏天命。

    有资质者,千里挑一,像安长生这种荡尽家财,想方设法苦求后天觉醒的可怜人,比比皆是。

    有了资质,入了及冠,只要愿意投孝公门,地位便直追秀才中最高等的“廪膳生”,每月享受国家资助,还能获得免除差役、见官不跪等诸多特权,成为半个特权阶级。

    天地元气和天地元文的出现,让平民百姓,获得继科举之后,第二个鲤鱼跃龙门的终南捷径,就算无意给公家办事,凭借一身本领,在江湖上打出名声,照样能吃香的喝辣的,一举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

    试问,谁能不动心?

    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追梦人,希冀着奇迹能发生在自个儿身上,摇身一变,褪去凡胎,成为世人敬仰的傲然存在,但如果先天发育不良的资质突触,真这么好实现后天觉醒,那就称不上奇迹了。

    作为半圣的莫老头,又何必到死还为他的那番宏愿,殚精竭虑?

    受天眷者终究还是少数,后天觉醒的例子,远比先天拥有资质要稀缺得多,因而每次出现,都会轰动大夏朝野。

    曾有博学老儒书写雄文,于慷慨激昂之时,精神圆满元气自来,落笔书成顷刻入境;亦有天真牧童逐草放牛徜徉绿海,于清风拂面之际,心旷神怡恍然悟道;更有甲士沙场血战,眼见刀锋划颈,看破生死执掌元气,一步超凡大杀四方。

    这些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大际遇,效仿者犹如过江之鲫,但成功者寥寥无几。

    就今儿上午,天元居便来了不少买元碎的普通人,无一例外全都失望而归,老儒生缓缓摇头,不出意外的话,安长生会是下一个失意之人。

    不同身份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便会不同。

    老儒生从安长生的身上,看到世人皆有的悲凉,商行伙计则是一个劲儿的暗笑,安长生的异想天开不自量,厅中另一位挎刀端坐的黑衣青壮,关注的却是安长生那不合常理的焦躁。

    身为“刀头”的厉小刀,出于职业习惯,冷不丁的问了一声:“兄弟这么着急啊?”

    “是啊,急着回家。”

    安长生有些勉强的说道,天元居的特殊环境,勾出了吃苦神通的馋虫,他多坐一秒钟就多一分的煎熬,现在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但他不得不回答黑衣青壮的问题,只因对方乃是公门中人,腰间挎刀镶有制式明玉,是大夏朝廷专门为了对付犯禁武人而设置的“刀头”,境界及冠打底,更是全都拥有不俗武艺,地位比升到“不入流”的捕头,还要高出半级,从九品,货真价实的入流武官。

    不是安长生现在能得罪起的人物。

    人如其名,眼神比刀子还要锋利的厉小刀,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却是没再多问,而以他的身份,其实完全可以揪着安长生刨根问底,换个捕头或者刀头,此时恐怕已经坐到安长生旁边的空椅上了,但厉小刀没有折腾百姓的兴趣,还要负责陪同那位老儒生,见安长生的回答还算镇定,便也没有往它处去想。

    而就在这时,天元居外传来一阵哄闹,安长生隐隐能够听到,声声怒骂中夹杂着一位女子的哭叫。

    厉小刀腾地起身,挎刀走出天元居,安长生却无意分心身外之事,只顾着望向那手端托盘走出库房的大堂管事。

    “客官,这是您要的圆满元碎,两百颗不多不少。”

    大堂管事正说话呢,老儒生与一众伙计便齐齐看向安长生,只因他竟然急迫到主动走向大堂管事,仿佛一秒钟都耽搁不了。

    要不要这么着急啊?

    定性这么差,能后天觉醒资质,就有鬼了!

    商行伙计完全失去了,初见安长生时的爽利印象,腹诽不止。

    安长生却根本顾不上别人的看法,赶紧把元碎拿到手里才是正事,入手温润的方形玉牌,两面皆嵌有百枚光点,正是安长生梦寐以求的充盈元碎。

    “客官,这禁元玉牌只能把元气流失的时限,延长一倍,最多十五天,这两百元碎便会自动散去,要用就趁早,千万别误了时日,有资质的话贴到额头,能试着牵引入体,没有资质……”

    好心提醒的大堂管事,说不下去了,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没亲眼见到过一个后天觉醒的幸运儿,由于没能称心如意却大闹天元居的糊涂蛋,倒是见了不老少。

    大堂管事看安长生如此激动,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干出什么傻事来。

    “嗯,多谢。”

    安长生强自镇定,准备走人,其实他巴不得现在就捏碎玉牌吸收元碎,但那样的话,他安长生的名字,恐怕会在一夜之间传遍大原府城的大街小巷,与猥琐发育后期崛起的规划设想,背道而驰。

    没办法,安长生除了习惯叫莫宗为莫老头外,还喜欢叫他老魔头。

    这可不是随便说着的玩的!

    尽管安长生后来经常与莫宗谈笑风生,却从不否认那家伙,是一位罪行累累的杀人狂魔!

    他曾在无意间探听到,让自身受益的“改命格物”,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死亡人员,不下千号,这份武德充沛的程度,不亚于同时期的古代西医!

    别人梦寐以求的扬名机会,对安长生而言,却可能是一杯加了糖的毒酒,入口甘甜,喝下去可是能穿肠烂肚的。

    所以安长生即便明知自己,能够实现旁人梦寐以求的惊天际遇,也宁肯偷偷摸摸的私下执行,总之能拖一天是一天,狼人自曝不可取!

    但是他越想干什么,老天就越要反着来,之前遇到齐心远是这样,现在拿到元碎也是这样。

    仿佛“天降大任”的手书元符,连他的气运都能改变。

    不等安长生走出店门,那去而复返的厉姓刀头,便带着煞气将他堵住:“兄弟慢走,有事儿要找你聊一聊。”

    安长生不明原因,只能随厉小刀往外走去,然后就一眼看到之前险些和他撞到的那位姑娘,正梨花带雨哭个不停,旁边则站了个义愤填膺的汉子,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此情此景,让安长生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还是他大爷的中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夜的命名术〕〔道诡异仙〕〔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