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龙凰传说〕〔我是厨师不是法师〕〔末世网游:我的被〕〔三国之谋伐〕〔宿主她一心搞事业〕〔软软娇妻驭恶夫〕〔美综大枭雄〕〔国公凶猛〕〔国术:开局金钟罩〕〔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我的室友不对劲〕〔农家恶毒后娘她超〕〔白月光她和暴君he〕〔暮家小福女〕〔重生之吴霸春秋〕〔我真不想长生啊〕〔寒门崛起〕〔逆袭1990〕〔龙王婿萧战姜雨柔〕〔弥罗青卷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八章 牵绊
    老天爷发够了脾气,便在晚间时候彻底放晴,夜空中繁星点点,空气里满是清新,让安长生的心情变得美妙无比。

    更美的是,今夜的客人都比较“佛”系,不到九点就早早撤离,仿佛随着安长生在人生路上豁然开朗,什么事情都变得顺利。

    掌柜的和赵大厨也乐得早些回去陪伴家人,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刘三儿就插上了门闩,但是没过多久,店门就被敲响,正在把玩那副马吊牌的刘三儿,随口说道:“客官,我们打烊了。”

    “我不吃饭,我找人。”敲门人说道。

    “找谁?”

    “安长生。”

    闻言,刘三儿有些纳闷,但还是给开了门,并冲后院喊了一句:“长生,有人找!”

    这个时候,安长生还在洗刷碗筷,听到叫喊,也没把刷子放下,快步跑到大堂,一眼看到气喘吁吁的突访之人,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只因他非常清楚,来者必然能点起他胸中的第二把不平之火。

    齐家的人找上来了!

    原主对于齐家的记忆,是撕裂的,或者说对所有过往的记忆,都是撕裂的。

    毕竟平淡事物最是容易忘却,能够留存于原主记忆的人和事,通常只有好坏两面,几乎没有中间项。

    但对于深夜到访的这位齐家人,原主的感情非常复杂,连带着安长生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看着那仪表堂堂的蓝衫少年,自己习惯性的呆立发愣,赶紧搜罗对应讯息。

    齐心远,齐先生之孙,比安长生小一岁,却早在两年之前,便考中秀才出身,每月享受朝廷资助,是桃溪县真真正正的神童一枚,齐家上下对齐心远抱以厚望,花钱供他到大原府城读书。

    在时常有大儒讲学的令德书院中,齐心远亦是相当出彩,成绩优异小有才名,顺利通过各种门槛,早早获得参与科举的资格。

    原主正是听说齐心远要在今年试考秋闱,才不死心的想最后努力一把考个秀才回来,结果不但要死心,连自己都被折腾没了。可以说原主之于刘查礼,便好似齐心远之于原主,都是父母口中的别家孩子,原主在成长过程中,逐渐意识到自己和齐心远的差距,心绪复杂至极,竟然让安长生瞧不出明显趋向,仿佛齐心远真就成了高不可攀的云中之人。

    难道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安长生心中打鼓,摸不准主意,齐家人里其实也有一些印象较差的,但察觉刘三儿投来疑惑目光,他还是轻轻摇头,刘三儿意识到了什么,给了安长生一个随时招呼的眼神,便主动取过他手里的刷子,跑去后院刷碗,为两人留下交流空间。

    感觉到一股热流再度悄然涌起,安长生代替原主深深吸气,邀请齐心远于大堂落座,顺手给他倒了碗水。

    蓝衫上溅了不少泥点的齐心远,明显是匆忙跑来的,他二话不说把凉水饮尽,这才缓过劲来,开口说道:“长生哥,晚上我听人说起你的消息,着急忙慌就跑了过来,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一声“哥”,听得安长生尤为陌生。

    在大原府城,他从来都是叫人“哥”的那个。

    齐心远没有发觉安长生的讶异,望着安长生,满心欢喜:“知道你在翠峰山失踪,父亲又着急又上火,和两位叔叔跑了几次翠北县,求人托关系,组织人马进山搜寻,结果都是无功而返,还以为……嗨,不说这些了,回去我就休书一封,告诉家里这个好消息!”

    安长生张了张口,有很多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完全没有料到齐心远会有这样的表现,在原主留给他的印象中,齐家人有不少可恶之处,就比如把脏活累活有意堆到原主的身上,原主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仍有芥蒂,也在一定程度上认为,这是自己没能考中秀才的重要原因。

    然而听到齐心远说,齐先生的三个儿子,居然为自己陷落匪寨一事连番奔波,往日的那些不快,便霎时烟消云散。

    家人。

    虽是异姓,但终究在一张桌上吃了好几年的饭,感情早已在无形中变得醇厚无比。

    作为第三者的安长生,看着齐心远那发乎于心的喜悦目光,旁观视角在原主怨魂的强烈影响下,不自觉的开始向本体融入,而胸膛下的那股热力,则像是炸开一样迅速升温,堵的安长生愈发难以言语。

    见到他的黝黑面庞泛起红光,齐心远误以为安长生是担心被父亲要求返回桃溪,便赶紧说道:

    “长生哥,刘查礼对你说的话,我都知道了,他是什么人你能不清楚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真的不用在意!你失踪后,父亲来过大原府一趟,他还说本来已经给你谈了一门亲事,是桃溪县顶好的人家,姑娘也不差,准备等你回去再说,免得你继续为院试伤心,可惜半路出了事,这门亲事也就黄了,呵呵,其实没什么好可惜的,只要你人没事就行,我长生哥这么踏实的人,还愁娶不到好媳妇?”

    说到这里,齐心远有些口干舌燥,给自己倒了碗水,继续说道:“父亲那次和我说了很多心里话,后悔没有早些放你出来闯一闯,既然长生哥你也愿意闯出个名堂来,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你想证明自己给大家看看,就放心去闯,反正大原府城待不下去,不是还能回桃溪吗?”

    “……好嘞。”

    安长生艰难的挤出回答,幕后故事与交心之言,对他和原主怨魂冲击巨大,此前不断翻阅原主记忆,难免要受到影响逐步接纳当前身份,但前面几月的融入程度,都没有今天一天来得显著。

    假如说,刘查礼的出现,是让原主主动拉进了和安长生的距离,那么齐心远的到来,便是双向推动两位安长生,融为一体。

    不知不觉间,实际以怨念作为燃料的无形热流,已经膨胀为一颗火球,烧得安长生胸膛发热脑袋发胀,眼眶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湿气。

    “嘿嘿,这就对了嘛,真希望咱们兄弟有朝一日,一起扬名天下,让爷爷和伯父母的在天之灵能够看到。”

    齐心远听到想要的答案,把手悄悄伸入怀中:“咱们兄弟一同在外,本就应该互相照应,要是有什么事,直接去书院找我,报我的名字,肯定管用!另外这二十两银子,长生哥你拿好了,出门在外,千万别亏待了自己,我得赶紧回书院了,再晚一会儿,门房就不好说话喽。”

    啪的一下,两枚银锭被拍到桌上。

    安长生知道,齐家供养齐心远在大原府城读书,负担不小,省吃俭用不少时日才能攒下这二十两银子,但齐心远扔下银钱之后,却是一溜烟的跑出店门,瞬间不见了踪影。

    后院的刘三儿听到动静,赶紧闯进大堂,然后一眼看到被安长生紧紧攥住的两枚银元宝,视线立马移不开了。

    “这……这是……”

    刘三儿结结巴巴的说道,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他习惯性的想要借钱,但看到安长生的通红双眼,便立马讪笑着退了出去。

    大堂里,只剩安长生一道身影,烛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在位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他才从恍惚中悄然回神。

    胸膛热力已经消失,随之一并不见的还有原主怨魂。

    齐心远的到来,对原主触动很大,让他突然明白,原来还有一个家在等他,还有一些家人在时时牵挂。

    然而原主本人,已经没有了归家可能,想要再去回报齐先生一家,就必需依靠取代他的安长生。方才察觉安长生同样受到家人牵绊,真正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近来一直在暗中观察安长生的原主怨魂,便再无牵挂,正如安长生在那天夜里说的一样,既然无法复活,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安长生去完成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

    于是原主怨魂自愿崩解,不再成为安长生的阻碍,只于脑海中留下近百颗璀璨光点与一声话音:

    “希望你……言而有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