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北苏清荷在线〕〔霸婿崛起〕〔玫瑰之下〕〔无限天乩〕〔长路漫漫〕〔败者为圣〕〔万夜之主〕〔末世穿到远古部落〕〔我有一枚两界印〕〔重生网游大时代〕〔我的美综世界〕〔从斗罗太阳神开始〕〔四合院:从晋升工〕〔启明1158〕〔朕即大宋〕〔我真没想当富豪〕〔幽冥古神〕〔武魂:开局5S级生〕〔重生之我想收房租〕〔天才少年的治愈人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道基因库 第七章 人不平则鸣(为执事GGGJW加更一章)
    刘查礼全然没有放过安长生的意思。

    他要让安长生变成过街老鼠,彻底被大原府城扫地出门,至于两人的过节,实际上根本没到不死不休的程度,但他自觉大义在手,且拥有秀才出身,天然可以得理不饶人,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童生而已,最好劳死在田间地头!

    不过面对刘查礼的质疑,张掌柜却是勾起八字胡,笑盈盈的说了句公道话:“长生这孩子,确实是在翠峰山中,被一伙剪径恶匪掠走三月,前不久才侥幸获救,此事有官府作证,做不得假!而他自打入了店里,更是任劳任怨,事事周到,老张我自负尚有几分看人的眼力,这孩子品性铁定差不了,绝非那等忘恩之人!”

    安长生的苦头,不是白吃的。

    按说前任因为偷钱被拿进官府,张掌柜理应变作惊弓之鸟,听到刘查礼的话,就直接将安长生赶走。

    可是这大半个月接触下来,安长生干出了三个人的活,却从无怨言,除去刚开始有些生疏,便再无可以指摘之处,于张掌柜心里彻底立住了老实人的形象,再加上那位商队管事大加夸赞安长生,给张掌柜留下了非常不错的第一印象,因而他果断选择站在自己人的这边,而非听信外人的一面之词。

    有掌柜的亲自作保,果然当场把风向掰了回来,听说安长生陷落匪寨长达三月之久,在场众人再看他的黑壮身形,对刘查礼的那番指责,便纷纷有了各自的计较。

    只是异样目光逐渐散去,安长生却感到体内涌起的那股热流,非但并未退却,反而有了愈涨愈烈的态势。

    “既然不是忘恩之人,那他躲在大原府城干什么?安长生,齐先生对你寄予厚望,可不是让你跑来给人当杂工的!”

    刘查礼不肯死心,还算清秀的面貌,多了几分阴沉之色。

    他自知骑虎难下,已经在同窗心中产生咄咄逼人的印象,一鼓作气将安长生赶出大原府,至少还能换得一个尊礼守义的说法,否则的话,名声就要受损。

    何况刘查礼也确实认为,安长生没有离开齐家的理由,齐先生生前拿安长生当亲孙子看待,逝后齐家也没有亏待了他安长生,就算是倒霉到被山匪抓走,也不能成为他躲在大原府的理由!

    百善孝为先。

    当朝次辅都因为老母病逝,辞官卸任,回大原府老老实实丁忧三年,你安长生凭什么能当那忘恩不孝之徒?

    哗……

    随着道道视线再度汇聚而来,那股无形热流陡然直冲安长生的头颅,让他迫切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为自身辩护,也为原主辩护。

    安长生旋即迎着刘查礼的目光,坦然说道:“我十岁之后父母双亡,是齐先生好心将我收留教授课业,十四岁时先生病逝,我便一边为先生守孝一边为齐家做事,报答恩情,三年间尽心尽力,不说能还多少恩情,但至少自问无愧!可惜我碍于学识,制艺不精院试未果,后又不慎被山匪掳走,历经三月磨难才得以脱身,重返人世之际,陡然醒悟,若能自食其力,在大原府城闯出一番名堂,才是对齐先生一家最好的报答!”

    此言一出,落座大堂的一位食客,不禁拍手叫好。

    其他人的眼里,亦然满是激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任谁见了安长生无怨无怒却发自肺腑的平静回应,都要对这样一个小小杂工,刮目相看。

    张掌柜对安长生的表现,最是满意,笑呵呵的堵住了刘查礼的话头:“我看长生这孩子日后肯定能有出息,齐老先生的在天之灵,也定能得以宽慰,那本是一位卖鱼郎的江南首富,既然可以买下半座广陵府,说不定长生也有机会,把半座大原府纳入囊中!哈哈,说远了说远了,几位后生,赶紧去雅间落座吧,不把儒衫速速烤干,着凉可就不美了。”

    张掌柜打着圆场,有意把此事了结,刘查礼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边同窗按住肩膀,这位蓝衣秀士对张掌柜示意前辈先行,后又遥遥冲安长生拱手行礼,领着同窗走入人字雅间,这段冲突才算告一段落。

    至少在表面上,冲突不会继续。

    堂倌刘三儿适时端出酒肉,主动在堂上吆喝了几声,迅速冲淡冲突余韵,免得客人食欲受到影响。

    等他把食客们的注意引回正途,便瞧见安长生神色有异,刘三儿悄悄叹了口气,把他叫到一旁,咬着后槽牙,沉声说道:“长生别往心里去,就当那狗东西在放屁,咱们把日子过好了,比啥都强!这样,楼上你就别管了,三哥一人上去就行,别跟那狗东西一般见识,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安长生笑了笑,对刘三儿点头示意自己没有受到影响。

    刘三儿不知真假,也不好多说什么,扭头去招呼客人,见安长生干起活来还是那么麻利,刘三儿这才放心下来,可实际上,安长生的心里却是悄然掀起惊涛骇浪。

    因为犹如壁垒的原主阻隔,竟然直接削去大半!

    刚才随着他直抒胸臆,为原主说理,为自己正名,那股直冲颅顶的灼热气流,便在他的脑海轰然炸开,并随即让安长生意识到,这股热流正是由于刘查礼的咄咄逼人而出现。

    自己与原主胸中双双不平,不愿被旁人肆意辱没。

    人不平则鸣。

    安长生有力回击了刘查礼,也说到了原主的心坎里,致使两者之间距离拉近,不再那么势同水火,进而使他陡然“看”到,阻隔屏障之后的脑海中,竟是存有一些模糊影像。

    内视!

    尽管并不清晰,但安长生非常肯定,自己的确看到了脑子里的东西,并非幻觉作祟。

    这让迟迟不得丝毫进展的他,简直喜出望外,干起活来更加有劲。

    也或许是老天爷都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喜事接二连三,先是瓢泼大雨忽而舒缓,接着此前那位叫好客官,破天荒的给了他一钱赏银,最后等到收拾完毕,更是在路过账台的时候,听到苏大账房盛赞一声:“君子所为!倘若还对科举制路不死心,可以看我房里的书,有什么不懂的,也能向我请教,秀才而已,肯下功夫不成问题。”

    “好嘞,那就谢过苏先生了!”

    安长生乐呵呵的答道,他倒没打算参与科举,只是想着多看看书总归是好的,最起码在闲暇之余,还能打发时间不是?

    洒扫完毕的安长生,身体疲惫,却是有些难以入眠,与刘查礼的一番冲突,让他找到化解原主怨念的方法,同时也令他跨越式的融入这具身躯。

    于安长生而言,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在于,他终于看到在此方世界大展身手的康庄大道,坏处在于,彻底融入大夏江湖,恐怕就要和地球世界,说再见了。

    冥冥中的一丝感应,让安长生得以确定。

    毕竟是生活了十八年的家,虽然对回归门路毫无头绪,但得知要彻底切断联系,心中难免有些不舍,那里有家人有朋友,而在这里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安长生非常清楚,只要有人能在自己心里,烧起第二把不平之火,彻底化解原主怨念,那么融入大夏江湖,便将板上钉钉,对此,安长生的心理是矛盾的,既想这一天早点到来,也希望能再晚些时日,可以让他多一分回归可能。

    ……

    只是他打死都没能想到,这位执火之人,当晚就找上了门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执掌风云〕〔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夜的命名术〕〔道诡异仙〕〔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