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72.日常情话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5-07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自回山中去。

    山神放下了撕扯头发的手, 转而抱住自己, 任由柔光遍布自己的身体,她的灵体不再崩坏,不断有瘴气从她身上蒸发出来,被柔光完全驱散。

    叶谨白松了口气,本来想冲上去的毛茸茸们也安静了下来——他们都以为裴夙只是在驱散山神身上的瘴气。

    然而山神已经如同彻底腐烂的老树了,瘴气是无法完全驱散的,因为瘴气的根源就是山神, 想要完全驱散瘴气,只有毁灭根源。裴夙之所以费功夫驱散瘴气, 只是为了下一步做准备而已。

    他不是钟灵的主人, 没办法像叶谨白那样自如地使用钟灵, 这方印章在他手里的功效就是将他磅礴的妖力转化为更温和的神力而已。

    他会用转化来的神力,将山神的灵体裂化为无数的灵气, 回归山的本身。

    山神请求裴夙将她送回本来的地方。可山神是山中诞生的神灵,所谓的回到原来的地方, 就是打散山神的灵体,让她彻底和山融为一体。

    这意味着真正的死亡。但这是对山的馈赠,山神回到山本身, 消散的灵体会滋养山脉, 使这座山得以休养生息。

    随着山神散发的瘴气不再减少的时候,裴夙拍出一道极磅礴的妖力, 印章原本的柔光爆炸一般亮了起来。

    叶谨白和一群毛茸茸不得不暂时闭上眼睛, 以防被刺伤眼睛。

    啪!

    叶谨白听到极清脆的一声, 像是琉璃破碎般的声响。他心知不好,连忙睁开眼睛,印章的光芒丝毫没有减弱,山神的灵体在强光的照射下已经虚无到透明了!

    “裴先生!”叶谨白忍不住叫了一声。

    裴夙手执印章,在虚空中缓缓压下。

    山神身体高高悬浮着,印章压下后被裴夙拿开,一个硕大的“白”字赫然呈现在一众毛茸茸面前,紧接着,那字压在了山神身上。

    那看上去只是一个没有任何重量的字,缓缓落下的时候竟有泰山压顶之势。山神没有任何反抗,任由那字将她镇在地上,分毫不得动弹。

    “白”字越往下压,山神的灵体就越淡。

    小狐狸知道假如那个字真的压在山神身上,山神必定会永远离开它们的!

    它直接扑了出去,伏在山神身上。然而那字散发的光芒让山神痛苦不堪,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小狐狸。

    它不断张开四肢,一边努力挡住光芒,一边苦苦哀求道:“求您了求您了。”

    山神伏在地上,全身都因为痛苦而抽动着。“白”字散发的光芒只针对不净之物,对正常的生灵

    却是没有影响的,所以小狐狸待在山神身边能够安然无恙。

    裴夙道:“这是她的意愿。”

    他这时候就显出无比的耐心来了,尽管小狐狸寸步不让,他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小狐狸哭得直打嗝,但固执得不肯让开,虽说字的光芒不会对它有什么伤害,可那字要是真压下

    来,小狐狸非死即伤,裴夙也露出几分无奈来。

    叶谨白走过去摸了摸小狐狸,小狐狸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叶谨白索性把它抱起来,摸着它的大耳朵,说:“别哭了,你哭得山神大人都心疼了。”

    小狐狸一抬头,山神的脸果然正对着它,还伸出一只苍白纤细的手,似乎想要抚慰它,小狐狸迫不及待伸长脖子,希望山神大人能摸摸它。

    然而山神收回了手,她指尖缠绕不去的瘴气让她放弃了。她试图说话,但只能发出令人费解的古怪声音,任由小狐狸抽抽搭搭地依偎在她身上,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却转向了裴夙。

    裴夙解释了山神为什么执意要消散与山间。

    小狐狸摇着头,“我不要,我最喜欢山神大人了……我不要……”

    叶谨白轻声道:“裴先生,没有别的办法吗?”

    裴夙摇头,“想要山林更快地恢复过来,就只有这一个办法。”

    叶谨白放下了狐狸,沉默许久,不顾山神的躲闪,轻轻握住了山神的手,微笑道:“那么让我来吧,”他注视着山神的脸庞,歪头,笑得眉眼弯弯,“请让我来吧,至少不要让山神大人太痛苦。”

    由妖力转化来的神力太过霸道,将山神逼回原形的过程太痛苦,但叶谨白和裴夙不同,他本身的

    灵力就接近于神力,经过印章转化,就会温和许多。

    裴夙道:“假如灵力不足的话,过程中会出现危险。”

    叶谨白道:“不会的。”

    他招了招手,印章飞回他手上。

    小狐狸一看他要下手,立刻冲他露出尖牙,一口咬住了叶谨白的裤子——它惧怕裴夙的妖气,可不会怕叶谨白一个人类!

    叶谨白任由它咬着,很平静道:“难道要按照你的想法,让山神大人永远作为恶疫活下去?还是想让我们将山神大人完全变成一个普通人,舍弃山神的身份,舍弃这片山?”

    “作为山神,谁有资格阻拦她履行自己的责任?你希望山神大人活着,你以为的为她好,都不过是你一厢情愿。”

    神灵在死亡过后就应该回归天地,假如裴先生真的用神通让山神转生,也许对山间所有生灵都是一种安慰,但这么做违反了规则。

    虽然有的时候,裴先生可能不介意小小地逾越一下,但违背规则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小狐狸下意识看向山神。

    山神用力回握住叶谨白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叶谨白觉得她应该是笑了的,山神握着他的手贴在脸上,叶谨白清楚地接收到了对方的释然与欢欣。

    求你,快点结束这样不堪的我吧。

    山神已经不能发出声音,只希望这样的动作能够传达自己的心声。

    因为裴夙撤下了妖力,那“白”字已经消失了,叶谨白低下头,见小狐狸还死死扒着山神身上,于是道:“你还不退下吗?”

    小狐狸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慢慢放开山神,和其他毛茸茸们依偎在一起。

    神力可以直接打散神灵的灵体,叶谨白站起身,向印章中注入灵力。

    和裴夙不同,他的灵力刚一注入,印章就爆发出一团白光,璀璨如曜日。

    山神的灵体越发透明,然而想要彻底打散神灵的灵体,需要大量的灵力。这对叶谨白来说,很困难。

    但也不是做不到,只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就可以了。

    叶谨白咬破手指,在印章上写了一个小小的白字。

    越来越多的生气和灵气聚集在叶谨白身边,无数光点从树梢、地下、草丛里钻出来完全融入叶谨白的身体,转化成为他所用的灵力。

    裴夙在一旁看得皱起了眉——不经过净化就直接吸收外界的灵力,其中的杂质必然会堆积在身体里,会给叶谨白自身造成伤害,但现在冒然打断这个过程,伤害也不可挽回。

    山神双手交握在胸前,从脚开始,流散成无数荧绿的光点,去往枯萎的树林和草丛,最后,她伸出手,摸了摸泣不成声的小狐狸,在它仰起头的时候,蓦然散成一场烟花,绚烂过后转瞬消失。

    而这时候的叶谨白,听到了这座山的声音。

    待他睁开眼睛,印章失去灵力支撑,坠落下来,摔在裴夙手上。而叶谨白猛地捂住嘴,剧烈咳嗽起来,身体陡然涌入太多杂质,人类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

    他咳得脸色苍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灵力抽干的虚弱感让他差点跪在地上,幸亏被裴夙稳稳扶住了。

    “胡闹。”裴夙忍不住轻斥了一句。

    叶谨白和他视线相对,目光清澈甚至还带了点兴奋,“可是我很高兴,裴先生。”

    “最起码,我没有让当年的事情重演。”

    当年平山的山神含恨而死,死后肉体灵魂没有归于山脉,而是化成了印章和果实,平山失去了山神,山间生气寥寥无几,山神和他都不想让香梅山变成一座死山。

    虽然山神逝去很遗憾,但起码不是平山那样的凄凉结局,山神回到山本身,将与山同在。

    叶谨白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而陷入昏迷,裴夙将人直接抱回了覆舟。

    ……

    夜回看见裴夙亲自将叶谨白抱回来的时候,感觉自己面前的世界出现了扭曲。于是他关上门,淡定的睡觉去了——我肯定没睡好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先生会公主抱?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先生怎么会给别人公主抱呢?哈哈哈,他一定是没睡醒。

    裴夙就看着夜回给他开了门之后打了个呵欠后平静地关上了门。

    被自家猫关在门外的裴夙轻轻挑了下眉。

    他抱着叶谨白做了一个完全不符合他气质的动作——踹门。

    夜回看着被踹开的门,和站在门口的裴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没眼花了,沉默一秒后小跑两步到

    裴夙身边,一边嘘寒问暖,一边想去接裴夙怀里的叶谨白,被裴夙侧身避开。

    “去准备热水。”

    裴夙吩咐完一句,径自抱着叶谨白去了他的房间。

    上次叶谨白住的房间已经收拾了,不适合住人,现在侍女们都睡着了,也不方便叫她们。

    至于夜回……只能勉强把水烧开的猫,还指望他会铺床?

    将叶谨白放在自己床上,脱了外套和鞋,裴夙微微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