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59.一见如故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5-01
    ,精彩小说免费!

    奶茶店里, 所有顾客都停下了喝奶茶的动作, 拿起手机开始拍照。

    叶谨白也顾不上阻止,他看着面前这个穿着酒红色衬衫,领口半敞, 几乎将他圈在怀里的男人,完全惊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狂蜂浪蝶,一时没反应过来, 竟被对方堵在了桌子前。

    “裴夙的眼光,果然不凡。”男人闻着叶谨白身上独有的味道,陶醉道。

    这种温柔又干净的气息,怎么能让人不迷恋?恨不能占为己有, 让这双眼睛只停留在自己身上。

    裴夙是怎么忍住不把他藏起来, 一个人享用的?

    男人惊讶于叶谨白的特殊气息,目露几分狂热,“我是酒篁,芳洲内第二厉害的妖怪,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抛弃裴夙和我在一起?”

    酒篁,自诩风流公子,当年争夺芳洲大妖之位时,和裴夙在结界中斗法整整一十二天,可见实力非凡。

    就是脑子不好。

    本来争夺大妖之位时, 酒篁的呼声很高, 裴夙毕竟是人类堕妖, 在妖族中威信不足,酒篁则不同,他是天生的大妖。

    但是时间久了,妖怪们对裴夙心服口服,再不提酒篁。

    原因很简单,一是裴夙手段能力顶尖,二是谁都不想有个靠不住的大妖坐镇。

    酒篁爱美人,但爱的是清纯柔弱型的,常年混迹于各个风月场中。偶尔想起来了,才会跑到裴夙这边问:“你什么时候下来换我上去玩玩?”

    大妖之位是拿来玩的吗?这种妖怪能当大妖吗?当然不能,还是让他赶紧走吧。

    叶谨白搞不懂他的逻辑:“我先生是芳洲最厉害的妖怪,我为什么要抛弃他选择第二厉害的妖怪?”

    酒篁:“嗯……”是啊,为什么呢?

    不等他想清楚,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连忙起身,然而晚了——

    裴夙一点都不优雅地揪住了他的领子,并且粗暴地将他丢到了一旁。

    叶谨白连忙直起身体,握住了裴夙的手,眼见他是真的动怒了,低声和他说话,努力让先生消气。

    酒篁轻巧站稳,啧啧两声,“这么不温柔,小美人儿,你不如跟着我,起码我还知道心疼你。你看看裴夙……”

    剩下半截话在裴夙望来的眼神里消失,酒篁想起当时争夺大妖之位时昏天黑地的斗法,脸色微微难看。

    见裴夙动了真怒。酒篁识趣地闭上嘴。

    “美人叫谁?”裴夙语气轻柔,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往日里目光中流转的眼波也仿佛结了冰,“放尊重些。”

    酒篁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店里,还有不少人类在。但先生这次意外地动了真怒,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酒篁,甚至连场合都不顾了。

    叶谨白睫毛微微抖了抖,倾身在裴夙唇上轻轻一吻。

    “先生,进去再说吧。”

    在叶谨白倾身亲吻裴夙时,店里沉默了片刻,紧接着就是一片哗然——这个清俊的年轻店主人居然名草有主了?

    裴夙虽然动怒,但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落自家男朋友的面子,压了怒火,对酒篁冷冷道:“上来说话。”

    酒篁尴尬地咳了一声,故作镇定地跟着上楼了。然而他刚刚跟上去,前面两人却进了卧室,裴夙还关上了门。

    酒篁敢怒不敢言:叫他上来又把他关在门外面,这都什么人啊。

    “先生这次怎么这么生气,他闹着玩而已,我也是惊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叶谨白挂起裴夙的外套,被裴夙从身后抱住,被迫接了一个深到快要窒息的吻。

    “他亲你……”裴夙亲吻着叶谨白的唇角。

    “啊?”

    叶谨白的表情透出茫然,他喘了会气,眼睛湿漉漉的。他反应了一会儿,笑道:“先生,他都没有碰到我。

    裴夙是从外面进来的,从他的视角来看,两人的姿势确实让人误会。

    他碰了碰裴夙的唇角,忍笑道:“我是傻的么,怎么可能让他亲,难道不会躲吗?先生这醋吃的……”飞来横醋不假了。

    “您起码……也该信我啊。”

    裴夙握住他的手放在心口,轻笑:“我哪里不信你,只是酒篁本身就是实力非凡的大妖,我担心他用强。”

    叶谨白忍不住笑了,“我又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性子。”

    裴夙莞尔,吻了吻他的面颊。

    两人耳鬓厮磨片刻,叶谨白终于想起被关在外面的酒篁,连忙拉开门。酒篁正站在门外,眼神暧昧。

    叶谨白沉默片刻,默默移开了目光。

    酒篁正准备调笑两句,裴夙出现在门口,酒篁下意识后退一步,收回了即将抛出去的媚眼。

    把客人堵在外面说话实在不像话,叶谨白请他进客厅,又泡了茶。回来发现裴夙和酒篁隔着一张茶几对坐,两人谁都不说话。

    对视中,酒篁率先败下阵来。他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我先声明,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裴夙接过叶谨白手里的热茶,不做声。

    酒篁被他晾得难受,翻了白眼道:“我是来告诉你,最近那个叫永生的教派在妖怪中散布谣言,而且正在鼓动一些有异心的妖怪,想把你从大妖的位置上挤下去,已经有些脑子不清楚的意动了,准备造反,你可走点心。”

    他就是被重点煽动的,那帮人希望他和裴夙斗得两败俱伤,还拿出一套又一套的说辞来游说。当他是傻子吗?他对裴夙动手有什么好处?

    酒篁喝着茶,道:“我动身到沛市之前,听说维水那边的狐妖兄妹有点小动作,可能就这几天,你注意点吧。”

    裴夙抿了口茶,“那我是该好好谢谢你。”

    他语气忽然柔和了,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不迫。

    酒篁立即来了精神,“谢就不必了,来点实际的,有没有哪位美人介绍一下?”

    裴夙唇角微弯,“美人倒是没有,却又一位和你志同道合的能人。”

    酒篁有些失望,但还是道:“可否引见一下?”

    叶谨白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裴夙接下来似是不经意道:“南横鬼王,此刻就在覆舟,此生最爱的便是美人,想来和你很有话题。”

    酒篁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告辞了。

    叶谨白:“……”酒篁爱的是柔弱美人,自然不会看上南坞,可南坞喜欢的……却是酒篁这一款。

    酒篁原身是凤凰,面若好女,美貌不凡,正对南坞的口味。

    先生这招……太损了。顺手解决了缠人的酒篁,还坑了南坞一把。

    然而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南坞和酒篁真的一见如故,几句话就要拜把子称兄道弟,相约一起泡吧。

    裴夙环着叶谨白的腰,从楼上看他们从覆舟结伴出来,很遗憾道:“失算了。”

    叶谨白:“……”算了,先生高兴就好。

    ……

    叶谨白从超市出来,忽然听到几声微弱的啼哭,他脚步一顿,身后的花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婴儿啼哭的般的叫声,还有周围若有若无的妖气……是狐妖。而且从对方的妖气来看,修为不足五百年。

    不过是个小妖怪。

    应当是维水那边的狐妖了,先生说的不错,这帮妖怪果然是一点规矩都不守——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妖怪,敢在青天白日里现出原形。

    叶谨白装作没发现,继续向前走。拐进了一处没有行人的巷子,那狐妖早就跟得不耐烦了,发现周围没有行人,慢慢在后面显露了身形。

    对方甚至没有展开结界,就这么直接扑了上来!

    叶谨白侧身避过,一张符纸将其钉在了地上,同时展开了结界——跟着他的可不止一只狐妖!

    灵力构成的结界封闭了巷子,躲藏的妖物无所遁形,十几只狐妖蹲在墙头,他身后还跟着六七只。

    一只蹲在墙头上的狐妖仰起脖子发出狐鸣声,巷子中所有的狐狸像是被传染了一般接连发出啼哭般的叫声。

    安静的结界里回荡着狐鸣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狐狸们并不冲上来,只是蹲在原地,哀哀鸣叫着,如泣如诉。

    叶谨白摸不清楚对方的路数,指间夹着符纸,只是谨慎地看着,渐渐的,他发现体内的灵力运行似乎受到了干扰。

    狐狸的鸣叫声十分有感染力,如同哭诉一般哀怨悱恻。叶谨白心神微微恍惚,似乎被拉进了对方的心绪中。

    领头的一只狐妖慢慢向叶谨白靠近,它的步子迈得又小又轻,生怕惊醒了叶谨白。等到了近前,发现叶谨白似乎没有清醒的迹象,强壮的后腿用力蹬地,一跃而起!

    只要咬断这个人的喉咙,它就可以回去邀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