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43.与你并肩(倒V结束)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楼澈一低眸, 目光平静地扫过巨大的九尾狐。他道:“算不了伤。”那种程度怎么根本不值得在意。

    底下的九尾白狐一口咬断了巨龙的喉咙,骨头断裂的声音镇住了追着他的其他异国妖怪们, 一片奇异形状的妖魔纷纷止步,眼睁睁看着巨龙喉咙断开,鲜血喷洒,染红了白狐雪白的皮毛。

    楼澈松开口, 巨龙软塌塌摔在地上。他转身面对异国的妖怪,露出了尖牙与利齿。

    坐镇一方的大妖就算是付出全部的修为和甚至性命,也绝不可能在外敌前退缩。

    术士们从来没见过如此凶悍的妖怪, 本以为来了支援, 却没想到这帮“支援”还带来一个杀神!他们应付一个阮之清就够吃力了, 居然还要面对这么强大的妖怪!

    阮之清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横剑上前。

    剩下的四个异国术士很快就只剩下一个了, 阮之清抽出最后一柄剑,她的灵力已经清空了, 想清理最后的祸患, 只有使用禁术。

    剩下的那个术士跪在地上,手中摇着铃铛,大声念着咒语。

    阮之清左手握住剑刃, 手掌用力划过剑刃,虽然痛彻心扉, 然而不动声色, 任由汩汩鲜血浸红了剑刃。

    君子剑, 心血铸, 剑出天下安!

    咒语戛然而止,异国术士的头颅从脖颈上滚落,眼睛始终睁大,连自己是如何丧命的都没看清楚。

    因为使用了禁术,阮之清看起来半点都不像是将死之人,她本就美丽的容貌越发容色动人,目如星光,流光长剑横于身前,厉声道:

    “诸天星宿,山河神灵,今阮之清于页江边,以此身证道!”

    爆发的灵力点燃了阵法,那些精雕细刻的纹路炸裂出无数光芒,瞬间扩展至百米直径,凡是触及到光芒的异国小妖在一瞬间飞灰湮灭。

    楼澈面前只剩下实力不凡的西方巨龙和吸血鬼。

    禁术的效用即将消失,阮之清掩唇咳了几声,一手鲜红,失去灵力支撑的十二把长剑全部从半空中坠落,摔在阮之清身边,零落插|在地上。

    她在地上摸索了片刻,抓起一柄长剑起身,一头年轻的吸血鬼不知天高地厚,一头撞上来想吸取新鲜的人血补充能量,被阮之清一剑削去头颅。

    正与楼澈血战的年长吸血鬼惨嚎一声,疯狂甩开楼澈,拍打翅膀冲向阮之清:“我诅咒你!你将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

    楼澈转身撕开吸血鬼,然而迟了,他一尾扫过,卷起无力的阮之清安放在一边,那团诅咒黑光却落在了他身上。

    楼澈一惊,运转妖力查看,幸而没察觉出什么问题,于是变为人形,上前查看阮之清的状况。他从未见过阮之清,但很感谢她出手帮忙清扫那群入侵的小妖怪。

    “你还好吗?”楼澈一身血浸红的白衣,站在阮之清面前,依旧是眉目冷冷的姿态。

    阮之清一笑,摇摇头。她指了指地上散落的十二柄长剑,目中似有星河倒转,从容且璀璨。

    楼澈俯身捡起那些剑,忽然察觉那人的呼吸停了,他蓦然一抬头,阮之清倚在树下,已然合上了眼睛。

    一树红枫摇摇而坠,铺成满地鲜红,落在她衣摆上,仿佛开了一朵朵花。

    楼澈握着手里的长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阮之清的袖子里钻出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兔子,急切地拽着阮之清的衣角,然而这个人不会再给它回应了。

    方才混战,她竟还护住了一只人言都不能的小妖。

    楼澈俯身摸了摸小兔子,低声道:“没关系,回家去吧。”

    小兔子惊惶四顾片刻,蹦跳着走了。

    楼澈上前,无论如何,这个人类为他护住了领地里的妖怪,他不能就放着对方的肉身在此被其他妖怪野兽糟践。

    “别碰她。”越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楼澈转身蹙眉。

    越简显然是匆匆赶来的,浩荡劫难,连越简这样跳脱世间存在的仙君都没能避开,只是一袭黑衣染了血也看不出来。他上前横抱起阮之清,那个平日言笑晏晏的姑娘依偎在他怀里,没有声息。

    越简低头在她面容上轻轻蹭了蹭,抱着她背对楼澈离开了。

    看着过往的一切,阮之清忽然低声道:“这一次,我终于不是等你来送我了。”她望着越简,眉眼带笑。

    越简轻轻嗯了一声。

    ……

    陆镜十怔怔看着面前的一切,低声道,“这是两百年前?”两百年前正值混乱,他隐去了妖怪的身份,以医生的身份奔走在各个地界。

    楼澈道:“也是我第一次见她。”他不爱阮之清,但他不能不敬佩这个人。

    阮之清慢悠悠晃着扇子,那姿态实在太悠然,看的仿佛并非自己的前尘往事,而是台上即将唱罢的一折戏。

    越简专注看着她,连错目都不舍得。

    “那时候家国破碎,人与妖都不得安宁,裴先生当时也在战场上吧?”阮之清以扇遮面,转向了裴夙。

    裴夙与她目光相触,笑着点头,“当时在斐城。”

    叶谨白抿着唇角微微笑了,“那我当时见的,应当就是先生了。”

    他的那一世陆渝,就是为了把血清送去斐城,杀场上枪林弹雨中惊鸿一瞥,只见到裴夙侧脸,眉目俊美,一眼难忘。

    不过初见还真的不是在斐城的战场。

    ……

    前尘镜前的晶石再次投射出冷锐的光芒,在镜面上反射出另一个时间点。

    巨大的九尾狐在领地中央仰首长啸,领地中雄浑的兽鸣声接连应和。楼澈接到属下们的消息后确定各个战场已经稳定下来,于是纵身往北边去了。

    他要去取一味极少有的药。

    九尾狐闪身进入深山,随着他越来越往上,植被越来越少,大雪覆盖了山顶,九尾狐轻巧地落在雪地上。

    这座山上生出了雪精,只消一点点就能愈合伤口的好东西。

    他缩小身体钻进了一个雪洞后,前尘镜的投射突然暗了,整个画面甚至微微模糊摇晃起来。

    陆镜十蓦然一惊,“你怎么了?”

    楼澈眼波都没动一下,道:“和看守雪精的雪妖打起来了,伤的有点重。”他说了有点重,那最轻也是重伤。

    九尾狐从洞中叼出一块剔透晶石时,半身的鲜血刺疼了陆镜十的眼睛。

    陆镜十转了下头,狼狈遮去眸中泪光——那块雪精居然是这么来的!那块救了不知多少人性命的雪精被楼澈交到他手上时,他居然、居然只说了句“谢谢”。

    画面再一转,楼澈一身干净的雪衣站在陆镜十面前,递给他一个玉匣子。

    陆镜十打开匣子,脸上露出狂喜,“居然真的有,谢谢!”这么大的一块雪精能救不知多少人命!他当时不过随口一提,这样的东西连他哥都没能拿到,楼澈居然会送给他!

    楼澈摇头,“举手之劳。”他专注看着陆镜十,从这个人的笑容里获取某种隐秘的满足。

    但是这种满足叫什么呢?我为什么……如此热切地期待他的笑容?楼澈一时茫然。

    ……

    阮之清道:“楼澈喜欢的,自始自终都只有陆先生。”她侧脸看着陆镜十笑了笑,绝丽容颜一如当初,虽有经年不曾见,却风姿不减。

    楼澈疑惑地看了阮之清一眼,“喜欢?”

    阮之清微笑:“你先闭嘴。”

    楼澈有点不高兴,拉着陆镜十走到一边去了。

    陆镜十摸了摸楼澈的头,楼澈脸上还是冷冰冰一片,却微微低下头,任由陆镜十上手。

    叶谨白没忍住小声笑了,裴夙低声道,“怎么了?”

    叶谨白和他说悄悄话,“先生,你看楼先生像不像被顺毛的大型犬?”

    裴夙轻轻笑了,“狐狸不就是犬科。”

    楼澈突然道:“你们当我听不见吗?”

    裴夙微笑:“听见又如何?”还不许谨白说你一句了?

    楼澈看了看陆镜十,犹豫了下扭头不理会裴夙了。

    叶谨白低声笑了下,心道楼先生这回可能要被先生欺压一段时间了。

    ……

    前尘镜的投影再次转变了,陆渝已经逃出去。

    他来到约定的地方,取走了匣子中的血清,登上了前往斐城的火车。他这样年轻的孩子,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挤在人群中分毫不起眼。

    裴夙突然笑了,“原来初见是在这里。”

    画面中,陆渝跑得很快,忽然撞进一人的怀抱。被那人轻轻一推,扶正了。

    陆渝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撞到……”他一抬头,看进了裴夙深邃的黑色眼睛。

    裴夙一笑,“不妨事,慢些走。”

    围观的陆镜十啧啧道:“这么多人,叶哥你好准啊。”太神了,裴夙身为大妖,到底是怎么被撞上的?

    他已经完全放松了,并不是因为阮之清那句“楼澈自始自终都爱他”,而是想明白了,即便最后结局不那么好,他也释然。

    只不过他一释然,就忍不住嘴贱。

    叶谨白睫毛微颤,唇角却露出一点笑意。

    画面中的裴夙和陆渝分道而行,裴夙握住叶谨白的手。

    “所幸我这一次没有错过。”

    错过了陆渝,但没有错过叶谨白。

    终是得到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