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37.我们回家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你有两个选择, 一是现在和我走,在地府里打打杂工, 等到时间了,我再送你去投胎,”宴平道,“第二, 我允许你逗留阳间二十年,陪伴在你母亲身边。”

    见方糖立刻就要回答,宴平摇了摇头, “当然不是白让你待在阳世, 有条件。”

    他竖起一根手指, “我要你超度那些和你一样的亡魂。就这一个条件, 不过这件事不容易, 假如遇上厉鬼,还可能搭上你自己的性命, 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 就是在你超度厉鬼期间,你的家人绝不会受到波及。”

    自杀的亡魂往往找不到回家的路,滞留在死亡处等待阴差拘魂, 但阴差的数量实在太少了,导致很多亡灵既不能超度, 也找不到去地府的路。

    宴平需要一个游走在阳世的引路人。

    方糖毫不犹豫:“我答应!”

    宴平微微笑了下, “你随时都可以后悔, 只需要告诉我一声, 我就会带你回地府。”

    方糖摇头:“不后悔!”

    宴平施法保存了方糖的灵体,交给她信物后离开了。

    这时候叶谨白脑子突然有了个念头,他按捺住这个想法,送走了无冬和方糖。他牵住了裴夙的袖子,一边跟在他后面走,一边道:“先生,先生。”

    裴夙笑着回头,握住他的手:“怎么了?”

    叶谨白示意他弯腰,裴夙俯身,叶谨白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退了一步,眼神清亮地直直望着裴夙。

    “先生,您看这样行得通吗?”

    裴夙道:“自然是行的,只是那姑娘未必愿意。”

    叶谨白笑笑:“我跟她提一提,选择权在她不在我。”

    他盘算着假如方糖同意了这个方法,怎么才恰到好处有丝毫不显刻意地实现计划。因为过于专注,以至于忽略了裴夙,被忍无可忍的裴先生封口压到床上去了。

    叶谨白立刻缩进被子里,裴夙在他身边躺下,轻声道:“整日里念叨着别人,也不见你关心关心我。”

    叶谨白道:“先生吃醋了?”

    裴夙道:“现在才觉得我酸?你倒是算算今天一整日,你与我说了几句话,又和无秋说了几句?”

    叶谨白凑过去亲吻爱人俊美的面容,道:“可是我只爱裴先生。”

    裴夙将两人的被子扯到一块,搂住叶谨白,看他在怀里打了个呵欠,低头哄着他睡了。

    ……

    方糖不需要睡眠,倚在门边,一月底的冷月投下的光辉都是寒彻骨的。

    那个年纪看上去和她相仿的男生说曾受过父亲的恩情,可她父亲早就去世了。虽然她家一直资助孤儿念书,但那些孤儿她都认识,今天见到绝不是其中任何一个。

    但印象中有这么一个男孩……

    方糖一拍脑袋,她想起来了,是他,叶谨白!

    居然是他!

    激动过后,方糖沉默了——父亲死后,她把怨恨发泄在了叶谨白身上,懂事后的八年多来,只要想起这件事,总是愧疚难言。

    她欠他一句“对不起”很久了。

    方糖内心煎熬了一整晚,第二天一见到叶谨白就冲到他面前。

    叶谨白吓了一跳:“方小姐?”

    方糖二话不说鞠了一躬。

    等她抬起头,就看见一个满脸茫然的叶谨白。方糖笑了笑,道:“我欠你一个道歉。”

    叶谨白反应过来了,道:“没关系,我都记不得了。我找你是为了另一件事。”

    他慢慢说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宴平允许你留在阳世,但身为鬼魂,还是不能和人类有接触。而且你也算是编制内的阴差,一旦冲撞了,最轻都是一场大病。我想的是,如果能寄宿在已死动物的身体里,大概会好一点,这样你就能陪在你母亲身边了。”

    方糖捂住嘴,然而尖叫声还是没忍住,她简直想给叶谨白一个拥抱!他是天使!不不,他是救苦救难的圣人!

    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想只是远远守护她母亲!她想让方母感受到她的存在,感受到她的陪伴。

    方糖蹦过去,在离叶谨白一步之遥的地方,被裴夙挡了回去。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不知道是不是方糖的错觉,总觉面前这个过于俊美的男人,似乎不是那么友好。

    方糖立刻停住脚步,乖乖退到原地,表示自己不会再往前扑了。

    附身的必须是刚刚死去的动物,叶谨白为方糖找到的是一只刚刚咽气的黑色野猫。

    这只野猫瘦得只剩骨头,好在还是漂亮的。

    方糖摸了摸野猫的头,心中默念:感谢你的身体。

    裴夙道:“准备好了?”

    她深吸一口气,握拳给自己打气,然后道:“我准备好了。”

    叶谨白下意识看向裴夙——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鬼魂该怎么附身?

    裴夙微微一笑,在方糖看呆的瞬间伸手在她背后轻轻一推!

    方糖尖叫一声摔进黑猫的身体,叶谨白吓一跳,忍不住责怪道:“先生,你对姑娘应该温柔一点。”

    裴夙笑着应了,至于答应没答应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附个身而已,难道还要举行个仪式吗?微笑的裴先生这样想。

    黑猫的尾巴动了动,甩着脑袋慢慢站起来,走了几步,扬起脑袋对裴夙叫了几声。

    “感觉还不错。”

    裴夙转达了方糖的意思。

    叶谨白蹲在方糖面前,“那我们现在就去你家吧。”方糖的身体已经下葬了,虽然送猫过去不太好,但是他不想拖时间,方糖也不想。

    毕竟只有二十年,耽误一天少一天。

    ……

    方母一早听到敲门声,赶来开门时眼睛就黏在叶谨白怀中的篮子里了——篮子里蹲坐着一只瘦骨嶙峋的黑猫,碧绿的眼睛如同两颗上好的祖母绿宝石。

    黑猫冲她叫了一声,婉转甜美。

    方母像是着了魔一样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黑猫蹭蹭她的掌心,眼睛都舒服得微微眯起来。

    “阿姨很喜欢她吗?”叶谨白笑着问。

    方母这才注意到叶谨白,连忙请他进来,因为自己的忽视连连道歉。

    “实在太抱歉了,”方母道,“这只猫真的特别和我眼缘,一看就很喜欢……”她说话时都忍不住用目光向黑猫表达自己的善意。

    到底是母女连心。

    方糖在母亲的目光下心生酸楚,忍不住从篮子里爬出来,利用猫咪天生的优势,跳起来爬到了方母的膝盖上。

    叶谨白似乎有些吃惊,“她好像特别喜欢您,平常对我们都没有好脸色。”

    方母惊喜。

    叶谨白看着她的脸色,慢慢道:“这小家伙是个野猫,营养不良,我昨天才捡到,打算送去收容所,路过您这里就像顺路给您道个别。”

    方母一愣,“你不住这儿?”

    叶谨白道:“我不是这边人,还赶着回去过年,就想把猫送到收容所去……”

    方母急急打断他:“您要是愿意,我想领养它。”从第一眼见到这只猫的时候,方母就有生出久别重逢的感觉,她一定要把这只猫留下!虽然她也搞不清楚,但这个念头无比强烈。

    叶谨白唇角露出点笑意,担心露馅,又赶忙抿起来装作吃惊的样子:“不会给您造成麻烦吗?”

    他演技笨拙,很容易看出问题,好在方母一颗心都扑在黑猫身上,完全没注意到不对。

    “怎么会麻烦,我一个人守着这么大一个房子,总得找个会叫会跳的陪着。”方母摸着猫,眼神温柔。

    方糖在她膝盖上翻了个身,露出雪白的肚子,方母小心把手贴在她肚子上,方糖立刻抱住她的手腕,喵喵叫唤。

    方母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它叫什么名字?”

    叶谨白道:“叫糖糖,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方母心里忽然一酸,险些落泪,勉强忍住了,一手摸着方糖,道:“这名字真好,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让她过得像活在糖罐子里一样。”

    叶谨白计划成功,和方糖对了个眼神,确定没问题后,借口告辞了。

    没让方母送出门,叶谨白离开时向屋内看了一眼,方糖正躺在方母腿上,懒洋洋地舔着她的手指。

    他笑了笑,轻轻关上门。

    走了两步,一抬眼,看见裴夙正站在路边,身上落着余晖,整个人都陷在一团温暖里。

    叶谨白快步上前。

    “回家吧。”两人牵手,一起慢慢走回了住处。

    ……

    第二天,几人启程回沛市。

    这个时候离过年还有八天,叶谨白关了奶茶店,停止营业。

    逛超市准备年货的时候,叶谨白听到背后迟疑的声音,“表哥?”

    叶谨白正拿着一颗糖和裴夙说话,听到声音一回头,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酒红色羽绒服的姑娘,手里推着购物车。

    是叔叔家的女儿,叶芳莳。

    叶芳莳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刚才在后面看见的时候都不敢认。”

    其实叶谨白并没有什么变化,低眉说话的时候还是温柔沉静的,只是他身边的裴夙气势太强,不像是叶谨白会交的朋友,叶芳莳不敢冒昧上前——万一认错了怎么办?

    她仔细看了叶谨白的衣着和气色,不得不承认,他搬出去的这段时间应该过得很好。

    “芳莳,这是我朋友,”叶谨白给两人笑着介绍,“先生,这是我表妹。”

    裴夙伸出手,“你好,我是裴夙。”

    叶芳莳脸颊粉红,连忙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这时候一道甜美的声音传过来,“芳莳,你……裴先生?”

    林茵茵快步走到裴夙面前,神色简直称得上惊喜了。

    叶谨白慢慢把目光转移到裴夙身上,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