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33.雪深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小叶谨白连忙爬起来, 他摔倒时右手高高举起,雪糕稳稳抓在手上, 一点灰都没沾上。他拍拍身上的灰,又继续往前跑了。

    他跑的飞快,一路都不停,生怕慢一点, 手里的雪糕就要化了。

    山深处,雪深坐在一块干净的岩石上,仰头看着头顶漏下的阳光, 两条腿晃晃悠悠——他在等他的朋友。

    阳光穿透他的身体, 投射在岩石上。他的头发很长, 却是雪白, 小腿上的肌肤颜色暗沉, 像是垂暮老人。

    小叶谨白的身影出现的时候,雪深从岩石上跳下来, 蹦跳着迎上去。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在看见小叶谨白脸上的擦伤后消失了:“你怎么了?摔倒了吗?”他伸出手, 小心抚慰小叶谨白的脸颊,红痕瞬间就消失了。

    小叶谨白顾不上说话,拆开雪糕递给雪深:“我们一起吃。”

    雪深和小叶谨白并排坐在一起, 分享了这个化成水的雪糕。

    这是第一天,小叶谨白为他的山神朋友带来了一支雪糕, 雪深回赠他一捧甘甜的果实。

    第二天是一把糖果, 换回了一朵开得无比灿烂的花。

    第三天……

    已经长大成人的叶谨白就站在裴夙身边, 静静看着。

    这时的平山已经被开发了, 无休止地伐木让山南几乎光秃,风景格外秀丽的峡谷则堆满了当地人游玩时丢下的垃圾。

    雪深一天比一天虚弱。

    第五天,叶谨白眼睛里那点怀念被埋在一片暗色里,他垂下了眼睛。

    这一次,雪深第一次离开了山深处,在平山外围等他,雪深八九岁的身体,在阳光下面透明得好像抓不住。

    旁观到现在的众人,默然无语——他们都知道,山神已经油尽灯枯了。

    无秋仰头,然而眼泪根本止不住,他虽然哭,却不发出声音,任由眼泪横流,也要睁大眼睛注视他的神明。

    小叶谨白拧开了罐头,和雪深一块块分吃了。

    他们躲在一块岩石后面,避开盛夏中午的阳光。吃完了罐头,雪深正准备把他的朋友送出去,耳边却传来了脚步声,还伴随着谈话声。

    小叶谨白立刻拽下雪深,防止他被看到。

    “山也不是取之不尽的,你们开发的时候能不能有点节制……”是年轻男人抱怨的声音。

    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则道:“现在就是发展经济的的好时机,错过了……”

    两人似乎还带着一个孩子,就在岩石前开始谈论生意经。

    年轻男人问道:“我们现在开发这么紧,以后没得开发了怎么办?还是节制点,树长起来不容易。”

    中年男人不甚在意道:“没得开发就换地方,至于山,秃了就秃了,放着不管就行……”

    雪深的眼泪突然滚落,脸上甚至还是茫然的表情。后面说了什么雪深已经听不见了,他眼睛里聚着水汽,睫毛每一次颤动,就会有眼泪掉落。

    小叶谨白紧紧抱着他。

    小叶谨白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哭泣,但还是紧紧抱着他,用这种最直白的方式表达他安慰。

    他并不懂什么叫开发,只是凭感觉知道是外面那两个人的谈话让雪深哭了。

    岩石外的男人还在谈论,教导年轻的男人要物尽其用。

    为什么要抛弃我呢?

    为什么那么努力地供养过你们之后,还要被抛弃呢?

    雪深闭上眼睛,睫毛下滚出一串泪珠,他跳动的心脏突然停了,整个平山流动的风也停了。

    丧钟敲响在所有依山而生的生灵心底。

    小叶谨白惶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内心不详的感觉却催促着他离开。

    岩石外的男人们犹自谈笑着,忽然听到惊慌失措的呼唤声——“雪深?雪深!”

    一声比一声急促。

    小叶谨白叫不醒雪深,只以为对方是晕过去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带他去看医生!去医院!

    雪深轻得好像不存在。

    两个大人绕过岩石,只看见小叶谨白一个人,眼里含着泪,抱着一团空气拼命往外冲。

    “小朋友……”中年男人刚蹲下准备问叶谨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整个平山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小叶谨白跑了几步,他怀里升腾起一团灵光,雪深的身体突然散了。

    已经静止的心脏变为印章掉落在他掌心,那一团灵光却涌入了他的身体。

    山神已死。

    无秋明知这只是过往,却还是扑了上去,最后只触到一团虚无。无秋跪在地上,用力咽下到口的哽咽。

    众人默然。

    平山从山南开始坍塌,生灵们慌乱逃窜。两个大人终于感觉到了不对,中年男人一把捞起自己女儿,又抓住彻底呆住的小叶谨白,大吼道:“快跑!山要塌了!”

    年轻男子反应比他更快,埋头冲在前面。中年男人抱着两个孩子,脸跑得涨红,呼吸沉重。

    小叶谨白挣扎着想跳下来:“叔叔!我朋友在里面!你放我下来去找他!”雪深怎么可能突然就消失了呢?一定是躲在一边了!

    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眼——山脉塌得很快,人绝对不能再进去!

    他夹紧了小叶谨白,不回答。

    中年男人的女儿在哭,被吓的厉害,中年男人跑得很吃力,小叶谨白不再挣扎了。

    他们虽然在平山的外围,但一时半会儿绝对跑不出去,塌陷已经追上来了,倒塌的山石摇晃过后向下一歪!

    叶谨白被裴夙牵着的手隐隐作痛,他用力回握。

    中年男人将两个孩子紧紧护在怀里,坠下的碎石和巨岩将他们埋在下面,只在中间留了很小的空隙,勉强容纳三个人。

    中年男人的胸腔发出“嗬嗬”的声音,用脊背撑起碎石和巨岩,他一只手撑着地,为怀里两个孩子撑出存活的一线希望,另一只手伸出去扒开岩石。

    刺啦——

    指甲推开随时的时候直接从中间裂开,中年男人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他被岩石砸出的伤口血流不止,身体已经渐渐失去温度,然而推开碎石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

    小叶谨白从他怀里钻出来,刨开洞口的碎石,将已经吓呆了的小姑娘从洞口推出去。

    他在哭,眼角通红,却竭力不发出一点声音,他想拉着中年男人一起出去。中年男人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他推了出去,小叶谨白一回身,那些岩石堆失去了支撑,男人的脸被碎石遮挡了。

    鲜血从岩石下流出来,还带着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