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31.平山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整座平山上只有稀稀拉拉的矮小树木, 枝干细瘦叶片枯黄,都是营养不良的样子。踩在脚下的泥土也没什么灵气, 不过也没有瘴气。

    芳故水色的裙摆拖过,为山林带来一点生机。不过这点可怜的生机没入土地后,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治标不治本,这座山根本留不住生气。

    芳故白皙的手握住一支细细的枝干, 垂眸苦笑了下。

    叶谨白看着四周一片灰暗,闭了闭眼睛。

    “先生,”他声音带着某种绝望, “我感觉不到钟灵的波动。”

    山神已死, 但只要他临走前还对这座山有一份眷恋, 钟灵来到这里, 就会有感应。

    然而没有。同时这也意味着, 钟灵能给平山提供的帮助会比预期少很多。

    一座被子民和神灵抛弃的山,和孤老垂死的人类没有分别。

    芳故道:“山核处诞生了新的生机, 按正常情况来说应该是孕育了新的山神, 但是我来过几次后觉得不对。”

    裴夙拦住了一缕风,细小的气流绕在指尖,带来山深处的气息, 透着微微的血腥气。他挥手打散,凤眼环视一周, 心里大概有数了。

    芳故道:“请随我来。”

    她一撩裙摆, 小靴踏过松散的土地, 嶙峋的岩石, 走过的土地便微微湿润,那些萎靡的枯草享受着镇守此地的大妖的恩泽。

    叶谨白接过裴夙递回的钟灵之印,灵力震荡下,浓郁的生机扩散开来。

    和裴夙一起解决香梅山的事情之后,他的灵力就有了质的飞跃,有裴夙这样的大妖指点,对灵力的运用也越发娴熟。

    芳故感受到这股平和且生机勃勃的灵气,心中暗暗惊讶——好纯净的灵气!已经无限接近于神力了。

    神力是最特殊的力量形式,妖力过于强势,灵力又太温柔,神力介于两者之间,又有无与伦比的包容力,能安抚生灵,激发生机。

    很少有生物能拒绝神力的抚慰,就算是裴夙楼澈这样实力顶尖的大妖也一样。

    然而在这样纯净的灵气中,那股血腥气越发明显了。

    迟钝如陆镜十也察觉出问题了,脸色慢慢凝重起来。

    而无冬在这股血腥气中感受到了一种熟悉。

    “是我哥的味道!”无冬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那飘散的血腥气中还带着隐隐的花香,一丝就勾得人仿佛醉了一般。

    芳故道:“先去山核处查看,待会儿再去找你哥哥。”

    无冬忍着心急,“是。”

    一行人往山核处走的时候,那股血腥气越来越浓郁。

    叶谨白迟疑道:“这个味道好像就是山核处传出来的。”

    无冬厉声道:“我哥在里面!”

    说完率先冲了出去,山核在极深的山洞里,越往里走,花香与血腥就越浓郁。

    幽深的窄道之后是宽阔的洞穴,石质的地面上画着鲜红的符阵,鲜血顺着符阵流动,空气里弥漫着奇异的香甜。

    阵法中心,拳头大的光团心脏般地鼓动着,殷红的血气从阵法里缓缓溢出,被光团吸入。

    咚咚咚

    光团收缩的声音和叶谨白的心跳渐渐同步,阵法中的血气溢出速度快了许多,光团表面已经染了一层薄薄的殷红。

    角落里传来一声咳嗽。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黑衣男子蜷缩在干草上,面容俊美苍白,醉人的花香就来自他。

    无冬冲上去,男子却推开他,直直看着叶谨白。

    “叶谨白?”

    虽有芳故在场,男人第一眼却只看见了叶谨白。

    他就是无冬的兄长无秋。

    “原来是你。”

    叶谨白抚摸着钟灵之印,神色间带了几分怀念。

    这位常常陪伴在山神身边的妖怪,他是见过的,如果当时平山之变,他能在场,大概就不会有现在这个结局了。

    “我当年错看你了,”无秋吃力地站起来,“我明明说过,叫你不要打山神的主意。”

    叶谨白摇头:“我没有。”

    无秋哈地一声冷笑出来:“你没有?”他怒极,压着嗓子咳了几声,眼睛里怒气倾斜。

    他的情绪已经徘徊在崩溃边缘,裴夙走到叶谨白身边,道:“后果已经造成了,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弥补。”

    无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您说得对。”

    芳故指着阵法道:“这就是你的弥补方法?”

    无秋昂着头反驳:“有何不妥?”

    芳故也动怒了,道:“心血养怨魂,何处妥当?”

    遍寻平山,找到山神散落的一点碎片。然后舍了内丹,剜心取血,用上千年的修为滋养。

    然而这样养出来的是什么?!是恶疫!

    无秋冷然:“雪深不会成为恶疫,更不会为恶平山!”

    雪深是山神的名字。

    叶谨白举起钟灵之印,无秋的眼睛顿时红了,眼底的凶狠像是要扑出来了。

    “你放尊重一点!”

    叶谨白道:“你看好了,我现在在平山,钟灵之印连一点波动都没有,他走之前已经彻底放开了!而你在做什么?用残留的那点碎片造出一个和雪深截然不同的存在?”

    钟灵之印晶莹剔透,然而它流转的光芒和往常相比没有任何异常。

    无秋怔怔看着,他慢慢捂住嘴,低咳几声,指缝间染了血色。

    无冬慌张给他擦拭。

    无秋这幅油尽灯枯的身体一瞬间爆发了无比的力量,冲到叶谨白面前。

    裴夙要拦他,叶谨白却握住了裴夙的手,微微摇头:“先生。”

    请让我来。

    这句话没有说出来却尽在眼中了,裴夙在他的目光中败下阵,退到他身后去了。

    叶谨白不躲不避,反而一步迎到无秋面前。他摊开的掌心中,躺着流光溢彩的钟灵之印。

    没有一点波动,温柔的神力里一点眷恋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他似乎想触碰钟灵之印,又厌弃自己枯槁的身体,唯恐玷污了它,反复擦过手,才用指尖轻轻触碰。

    温暖的神力一如过往千年岁月里他在平山感受过的。

    不是他竭尽全力培养出来的那种生物,不是。

    没有了,他的山神,彻底离开了。

    无秋竭力笑了下,眼泪却疯狂坠落。

    “抱歉。”

    光团感受到了他剧烈的情绪波动,收缩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强,光团像是包裹着新生儿的蚕茧,里面传出了婴儿的啼哭。

    无秋捂住心口,痛得跪下去,手脚并用跪爬着向光团走去,口中喃喃道:“不哭,不哭了……”

    巨大的牡丹花撕破他的衣服,从心口探出,那些密密的花根就扎在他的血肉里,根系每一次绞紧,光团上的血气就会浓郁一分。

    叶谨白敏感地察觉到异常,食指一划,灵力将整个阵法圈在了结界里,而这个时候,光团被撕破了。

    白嫩的婴儿从光团里赤身裸体地坐起,他冲叶谨白张开双臂,“啊!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