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25.幽山花妖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娃娃裂开的嘴里除了牙齿也是鲜红一片,咯咯咯的笑声落在屋内。

    刘红萍还来不及尖叫出声,裴夙手指收紧,那娃娃就碎成白色的灰尘,落在地上。

    还不等刘红萍松口气,屋里突然响起了婴儿的哭闹声,尖利的哭喊震得叶谨白耳朵疼。刘红萍捂住嘴,眼睁睁看着平时很难打扫到的角落里爬出了无数娃娃。

    这些娃娃五官栩栩如生,每个都面容精致。

    它们闭着眼睛,手脚并用地在地上爬着,咧开嘴嚎啕大哭,鲜红的舌头衬着惨白的牙齿。

    即便是清脆孩童声音,轰然响在一起时,也变成了噪音,尤其是哭声里带着几分声嘶力竭,听得人全身发冷。

    刘红萍捂住嘴艰难忍住尖叫声,勉强平静下来后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叶谨白也没见过,他蹲下来,捏了一只在手上,娃娃立刻睁开眼睛,张嘴扭头。叶谨白及时将它丢出去,不然可能要被咬上一口。

    裴夙看得无奈,走过去拿着帕子给他擦手,“你怎么手那么快,非要拿起来看一下。”那些娃娃不知道在地上爬了多久,边边角角都是灰尘,也不嫌弃脏。

    叶谨白乖乖听他教训,一手任他握着,眼睛清亮地看着那些娃娃,“先生,这些是什么?”其实忽略诡异感,这些娃娃做得还挺好看的。

    裴夙瞥了地上一眼,道:“孤娃娃而已。”他瞳孔里仿佛燃起一点星火,一屋子哭叫不止的娃娃就尽数焚毁,白色的灰尘被妖力卷起送出了窗子。眨眼间,屋子里只留下一个被叶谨白拎起来过的娃娃。

    成型后的胎儿被强行流下,婴儿的怨魂不得安息就会变成作恶的小鬼。而孤娃娃就是把这些婴儿的怨魂装进特制的容器内,如果把孤娃娃放在旁人家中,一旦家里的女性怀孕,这些孤娃娃就会吃掉没成型的胎儿的灵魂,自己取而代之。

    幸而这个家里几年间都没有添丁。

    叶谨白道:“那您刚才毁了那些娃娃,寄宿在娃娃里的婴儿鬼怎么办?”

    裴夙道:“婴儿鬼都拘在外面了,刚刚已经通知了楼澈,这么多幼儿魂魄被制成孤娃娃,附近肯定有妖孽作怪,要通知楼澈解决,我们不便出手。”

    叶谨白这才想起俞中是楼澈的地界,裴先生身为坐镇沛市的大妖,确实不宜管到别人的地界上去。

    他点点头,掉头安抚受了惊吓的刘红萍。

    楼澈来得极快,身后跟着一脸严肃的陆镜十。

    剩下那个孤娃娃被叶谨白用裴夙的帕子困在桌子腿上了,正闭着眼睛嚎啕大哭。

    这种婴儿鬼没有是非观,只是循着本能想降生在世界上,为此不惜杀死正常的胎儿,甚至会让单身的女士无中生有,怀一个完完全全的鬼胎。鬼胎会耗损母亲大量的元气,往往一降生就会间接杀死母亲。

    刘红萍怎么都不会想到家里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泣不成声,显然被吓得不轻,无助地抓着叶谨白的一角。

    楼澈到了之后,在屋内环视一圈,询问过刘红萍并得到允许后,打开一间屋子,出来时手里提了一只秃了头的黄鼠狼。

    他砰的将黄鼠狼丢在地上,黄鼠狼掉了大半毛发的身体蜷缩在地板上,头埋在肚皮里,全身在大妖压迫的气场下瑟瑟发抖。

    楼澈拿了帕子慢慢擦着手,冷冷道:“头抬起来。”

    黄鼠狼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着畏惧,闻言颤抖着抬起头,“尊……尊主。”

    楼澈道:“就是这东西宿在你家中,导致家中运势走低,所以你家中才会频频出事,幸而这东西修为不高,家中未出现白事。”

    刘红萍连连点头,总算知道这几年来为什么霉运不断。

    楼澈转头看向黄鼠狼,道:“知道我这里的规矩?”

    黄鼠狼全然僵住了——妖界的规矩一般不多,但犯了任何一条都有丧命的可能,因为犯了大妖们忌讳被废去修为的妖怪们比比皆是。

    一方大妖定一方规矩。

    规矩象征着大妖的威严,一旦触犯就意味着挑衅镇守的大妖。即便是大妖中脾气最好的芳故,也不会容许这样的冒犯,何况一向以狠辣手段闻名的楼澈。

    而且旁边还站着个杀神。

    世间九位大妖划地而居,各不干扰,修为最深的两位:裴夙、楼澈。裴夙除了每甲子一次的琼阁之宴,鲜少现身,但这他在妖界的威慑力绝不在楼澈之下。

    甚至因为过于低调,所以被底下的小妖们传得喜怒无常,嗜杀成性。

    叶谨白的关注点是歪的,他小声道:“先生,为什么它的头是秃的?”妖怪也掉发啊?

    裴夙哪里知道,他对这种问题向来不关心,但叶谨白好奇,他便瞥了眼黄鼠狼,道:“回话。”

    黄鼠狼连忙爬起来,转身冲叶谨白连连磕头,“回您的话,这身毛是被刘红萍烫掉的。”

    裴夙示意它说清楚。

    黄鼠狼道:“六年前,小的第一次进城,饿了几天后路过刘红萍家,闻到肉香,小的、小的一时鬼迷心窍进来偷肉……”它迅速低下头,一副忏悔的样子,眼底却闪过愤恨,言辞间也失了恭敬,“明明只是一块肉,却被刘红萍一锅热油烫掉了半身皮毛。小的匆忙逃出后妖气外泄,又被道士捉住,险些没命。”

    刘红萍闻言有些愧疚:虽然黄鼠狼不是人类,但也不应该因为一块肉就要付出半条命。不过她当时不是故意泼油的,因为黄鼠狼的速度太快,她被惊吓过后打翻了锅,这才把一锅热油泼出去。

    不过黄鼠狼这些年从他们家拿走的定然超过上她欠的债了,刘红萍虽然善良,但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放过黄鼠狼,最起码要给点教训。

    然而黄鼠狼是妖怪,她还真拿它没办法。

    而且这位刚进来的年轻男子实在不是好说话的样子,她摸不清楼澈的性子,一时踌躇,不知有谁能帮他一把。

    裴夙和楼澈对视一眼,随即笑道:“您不用担心,这东西犯了楼澈的忌讳,小惩大诫,总归是随便放过去的。”罚肯定要罚,至于是不是小惩可就说不定了。

    黄鼠狼是妖怪,自然知道楼澈的手段。掉头冲楼澈不断磕头,哀哀叫唤:“尊主明鉴,小的虽有报复的心思,但也是受其他妖怪的指使才作乱的!”

    见楼澈没反应,黄鼠狼一咬牙大声道:“小的受了幽山花妖的威逼,特意作乱刘红萍家,因为他家曾经收留过一个人类!”

    叶谨白豁然转过头——如果这些年刘阿姨家没再收留别人的话,那黄鼠狼口中的那个人类应该就是自己了!

    刘红萍面露惊疑。

    黄鼠狼趴在地上,滚滚发抖,“那个人类叫叶谨白。”

    果然!

    裴夙和叶谨白耳语几句,此事已经牵扯到叶谨白自己,没必要在避嫌了,该插手就该插手,何况楼澈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大妖。

    叶谨白蹲下身,直视黄鼠狼:“我要你从头至尾,一字不落地交代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