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22.为你一路无双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奎虞之蛇的左眼被死气腐蚀,半闭着,黑色的血液顺着眼角流下,完好的右眼血丝暴起,他张开嘴,尾巴疯甩,眨眼间就冲到裴夙面前。

    “斯哈!”

    裴夙扯下自己的帕子,在奎虞之蛇冲到面前的时候,帕子在蛇头前一刷而过,奎虞之蛇只觉得眼前一花。

    什、什么?奎虞之蛇被愤怒冲昏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裴夙的妖力聚起来了!

    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逃!

    奎虞之蛇远算不上一方大妖,如果不是确定裴夙的妖力枯竭,他死都不会有胆子偷袭裴夙,为了这一次偷袭,他还请了裴夙的其他对头,拖住裴夙那几个心腹。

    现在那几个心腹已经被分散拖入其他空间,本来是杀死裴夙的好时机。结果却功亏一篑!要不是那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一身神力的人类……

    奎虞之蛇好汉不吃眼前亏,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面对裴夙这样的顶级大妖,只要裴夙聚起了妖力,他基本就没有活路了,裴夙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敢于挑战他地位的妖怪。

    裴夙取下了扳指。

    这扳指象征着权柄,自然不会是简单的装饰物。

    扳指在他手中转化为一柄利剑,裴夙挽了个剑花,他往前走了一步,只一步就追上了疯狂逃跑的奎虞之蛇。

    一剑钉在奎虞之蛇的尾巴上,奎虞之蛇仰头痛叫。

    剑上流溢着温润的光彩,可就是这些漂亮到温柔的流光将奎虞之蛇的蛇形封住,强行逼成人形。

    那剑就钉在奎虞之蛇的右脚上,奎虞之蛇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拖着身体在地上爬动。他瞎了左眼,黑色的血液从眼角流过,嘴里不时发出含糊的惨叫,满口的鲜血。

    此剑剑形优美,光彩温润,却名为暴君,剑下亡魂无数,斩杀过不知多少神魔妖鬼,只是每一次催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妖力,如若不然,随时可能反噬持剑人。

    裴夙走过来,随手拔起长剑,一剑削去奎虞之蛇的两支狰狞的角,再次钉下时毁去了奎虞之蛇的妖丹。

    奎虞之蛇被毁了妖丹,数千年修为毁于一旦,从人形缩成一条长不过两米的黑色蟒蛇,被裴夙拎着尾巴打成死结随手丢在地上。

    他连求饶都来不及,就干脆利落地,用这种最见不得人的姿态死在了一片茵茵的草丛里。

    妖力构筑的结界已经完全崩塌,不远处就是一条乡间公路。

    裴夙收了剑,掩唇咳了几声,将喉间的血腥味压下,强行凝聚妖力使用暴君的后果是加倍虚弱。

    但这点伤根本不重要。

    他黑色的眼睛逡巡四周,没有看到他的谨白。只有颈间的钟灵之印依然散发着温暖,沾染着对方身上令人留恋的暖香。

    咔

    他捏碎了手里的角,黑色粉末从白玉般的手上纷纷散落。

    这个一向矜贵克制的男人,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凶兽一样暴怒了。

    他的谨白凡人之身,因为他浸在深冬的江水里,而现在,他连对方的人都找不到!

    裴夙握着钟灵之印,勉强冷静下来。他的谨白肯定是顺着江水下去的,只要一直顺着江往下游走就一定可以找到!

    裴夙不再耽误,转身往江边去。

    他的结界将他和奎虞之蛇都转移到了更偏僻的地区,只靠走路,得走一天左右才能走回去。

    奎虞之蛇突然的袭击让他们全都散开了,陆镜十等人裴夙并不担心,他的心腹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妖,跟随他多年,就算被缠住也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何况陆镜十的前尘镜是保命的利器。

    只有他的谨白最有可能遇到危险。

    本来应该被他保护得最好的人却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

    裴夙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到这种被后悔折磨到心绪难宁的感觉了,他自持了许多年,也看够了世间分分合合,冷心冷肺了这么久,终于栽了。

    那又如何呢?他心甘情愿。

    他一直都在放纵对叶谨白的感情,一直以为自己的喜欢还不够。

    裴夙拿起钟灵之印,低头一吻。

    等我找到你,我一定用最直白的话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

    ……

    护罩消失之前,叶谨白顺着江水飘了很远,奎虞之蛇的尾巴虽然并没有直接抽上他的身体,但那一瞬间的撞击力也让叶谨白陷入短暂的昏迷。直到护罩消失,江水灌进他的鼻子耳朵,叶谨白才醒转过来。

    叶谨白以最快的速度确认了方向后,立刻合上眼睛,同时闭住气,他试着往上浮动,并不慌张,他遇过更多令人绝望的情况,落水这种事情并不能让他觉得恐惧。

    他还有灵力,暂时不会窒息,何况他是会一点水的,狗刨式能在水浅的地方勉强一用。

    奎虞之蛇的力气极大,他也不知道自己被推了多远,但几十米肯定是有的,再加上又飘了一会儿,现在离裴夙应该很远了。叶谨白浮上水面,他离岸边已经非常近,笨拙地游上了岸。

    离此处不远就是一片很深的林子,这块应该没什么人来。叶谨白打消了找人求助的念头,他用最后一点灵力勉强蒸干了里面的衣服,躲在一个干燥的地方用最古老的方法折腾了一点火苗出来,小心生起一堆火。

    再不烤干衣服,他今晚可能会被冻死。

    奎虞之蛇把他推得很远,叶谨白在岸上环顾的时候已经不能看到之前的浅滩了。

    好在钟灵之印还在裴夙身上,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钟灵的位置,离得非常远,似乎已经离开了江边。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叶谨白摸了摸胸口,他能感受到钟灵之印传来的温度,裴夙应该没出事。他稍稍放下心,摸了摸口袋,惊喜地发现了一包没拆封的巧克力,甚至还有两张湿透的符纸。

    他在火旁将两张符纸烘干,咬破手指,在上面画好了新的符文,等干透就好好收起来。

    叶谨白一夜都不敢睡,天一亮,就拿着一支点燃的木头往江水上游走了。

    他的手放在心口处,希望自己的灵力能够传达给裴夙。

    叶谨白在发烧,但他的脚步不敢停,他不知道裴夙那边什么情况,有没有和陆镜十会和,如果没有,裴先生绝对比他危险。

    他曾听说,许多心思不正的妖怪喜欢吞食其他妖怪,以此增长自己的修为。

    想到这个,叶谨白的步子又变快了。

    他头很晕,不知道烧到多少度,眼前的路都扭曲起来,脚下踩的泥土仿佛也变成了棉花,深一脚浅一脚。江水和岸边的边界在他眼里也渐渐模糊,叶谨白差点摔进江里。

    但他走得很慢,但每一步都坚定不移。

    天已经大亮了,叶谨白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他在江水中熄灭木柴,裹紧衣服。

    他能感受到钟灵之印离他越来越近,一定是裴夙来找他了。

    叶谨白走了一天半,全靠那条巧克力撑着。

    快了!很近了!

    叶谨白的胸口隐隐发烫,他豁然抬起头,远远就看见一道挺拔的身影。

    是裴夙!

    叶谨白的眼睛蓦然亮了,就算离得远,他也一眼就能看出裴夙的身影!

    裴夙显然也看到他了,步子明显加快了。然而走了几步,裴夙忽然觉得不对劲——旁边的林子里好像有东西!

    林子里蹿出一大一小两条灰狼,大的扑向了裴夙,小的那条则撒开四肢疯狂冲向叶谨白,裴夙瞳孔一缩:

    “谨白!小心!”

    裴夙甚至顾不上那条扑向自己的灰狼,强行运转妖力,暴君出鞘,妖光四溢。

    叶谨白甩出符纸,将那条灰狼直接钉在地上,三步作两步跑到裴夙面前,指间夹着的符纸甩出,符纸的灵光陡然爆发,那头颇为壮硕的灰狼发出一声惨叫,哀嚎着滚在地上。

    两头灰狼都是修为尚浅的妖怪,恰巧这两张符纸都是驱逐妖怪的,对普通动物没太大杀伤力,算是叶谨白运气好,不然这两张符纸根本制不住两头灰狼。

    叶谨白紧紧抱住了裴夙,他露在外面的肌肤滚烫,贴在裴夙微凉的身体上,鼻间盈满裴夙身上独有的苦涩香气。

    “我找到你了。”

    叶谨白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满含离别重逢的喜悦。他抬起头,又重复了一遍:“我找到你了。”

    裴夙怀抱着一具滚烫的躯体,他的小男朋友,亲手把他推出危险,又跨越过白天和黑夜,先于所有人,找到了他。

    裴夙这一瞬间,几乎失声。任是他能口舌生花,这一刻,也是无话可说。

    他这一颗心从来没有这么快地跳动过。

    良久,裴夙低头亲吻他的面容,微笑:“是,你找到我了,我现在属于你,我是你的了。”

    我永远属于你了。

    叶谨白的眼里落满了光,他笑起来:“我并不需要您小心翼翼地呵护,我可以保护您。”他并不脆弱,虽然还不能和大妖相提并论,但他绝不是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您站得那么高,并不需要为我走下来,我会一步步走到您身边,您只需要在我距您只有一步的时候,伸出手来就够了。

    叶谨白说:“我很喜欢您,非常非常喜欢。”他在裴夙怀里,再次说出了当时的告白。

    除了直白地示爱,好像没有什么更能表达他的心情了。

    裴夙亲吻着他的面容,“承蒙厚爱,不胜感激。唯有,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