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19.告白撒花!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也许,裴先生喜欢他呢?

    万一呢?也许就是呢?最起码,最起码有那么一点喜欢的吧?

    叶谨白捏着左耳上红色的耳钉,内心难言雀跃。

    他在夜风里冷静了一会儿,等心里的波澜都平复了,才上床睡觉。

    ……

    次日,叶谨白开门的时候没有看见裴夙,一整天,裴夙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夜回倒是来了,但一问到裴夙,夜回就紧紧闭上嘴,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肯说。

    到了深夜,叶谨白心里的担忧越发浓重。

    而此时,覆舟内。

    裴夙的脸色非常难看,陆镜十终于被他哥逼疯了——

    “你的妖力清空了?开什么玩笑?!这才第几天?!不行,我要去找叶谨白。”

    “回来。”裴夙道。

    陆镜十却冷笑一声,“我非去,你又怎么样?!”

    说完一甩门径自出去了,留下一屋静如寒蝉的妖怪们。

    夜回和几个心腹都在,见裴夙脸色不好,谁也不敢讲话,夜回是跟在裴夙身边的,大着胆子问:“先生,要不要我把少爷拦回来?”

    裴夙面沉如水,他拨弄着扳指,片刻后淡淡道:“由着他去。”

    陆镜十不是乱来的人,去找叶谨白,一定会把该说清楚的都说清楚,并不会强迫叶谨白过来。

    大概是不会来的。

    毕竟他现在随时可能失控。

    ……

    陆镜十用力敲响了门,叶谨白打开窗户,看见了底下的陆镜十,连忙下楼请他进来。

    “陆先生,请坐。”

    陆镜十虽然心急如焚,但还是很有礼貌地道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抱歉。”

    叶谨白摇头,心里有点不安,踌躇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裴先生?”

    陆镜十按捺着急迫,道:“是这样的,我哥身体出了点问题,现在需要你安抚,准确来说是需要钟灵的安抚,你不需要做什么,就呆在那儿陪我哥就可以了……”

    他一边说一边小心观察叶谨白的脸色,他似乎并不吃惊,只是皱了皱眉,神情间露出几分担忧。

    陆镜十心里就有谱了——叶谨白对他哥起码是有那个心思,他哥不是一厢情愿。

    “我哥有事喜欢自己死撑着,他现在情况很不好……”陆镜十说着裴夙的情况,含糊了严重程度,重点关照了“我哥不舒服”这一点。

    叶谨白静静听着,他很着急,但他知道陆镜十还有别的话要说。

    果然,陆镜十说完情况后,话锋一转,“不过我哥他到底是妖怪,现在这个情况亲近他很危险。尤其是你这个体质,很容易激发妖怪们的食欲,换句话说……”

    言尽于此,叶谨白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点头:“我知道了,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去。”

    陆镜十再次强调:“真的很危险。”虽然他相信他哥的自制力,但是就怕有个万一,假如突然失控或者说情难自禁呢?

    要是情难自禁那还好一点,如果彻底失控,问题就大了,叶谨白这条命可能会搭上。

    叶谨白道:“我欠裴先生一条命,应该的。”

    最终陆镜十带着叶谨白回了覆舟。

    夜回几个都站在外面,翘首以盼。

    陆镜十的身影刚刚出现,夜回就一溜跑到陆镜十身边,看见叶谨白后长长舒了口气,一改往日凶神恶煞的表情,对叶谨白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快请进,请进。”

    夜回先一步拉开门,看叶谨白的眼神跟看救世主差不多。

    叶谨白心急,抿着唇角进去了。夜回连忙关上门,把一众心腹全轰走了。

    陆镜十沉着脸,夜回凑上去问,“先生这次……”

    陆镜十低声道:“比以往凶险。”裴夙的旧疾本来就难以治愈,又拖了这么久,上次好不容易找到了钟灵,还被截胡了。

    结果裴夙不仅没想方法把钟灵取出来,反而还救了叶谨白。

    也许是天道怜悯。陆镜十回头看了看,心道:但愿上天垂怜,今夜之后,一切平安。

    屋内

    裴夙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渴望,从叶谨白出现在覆舟的那一刻,他身上独有的暖香徘徊在他身边了,不断挑战着他的忍耐限度。

    居然真的过来了。

    内间只点了一盏光芒晦暗的灯,裴夙半张脸都隐在暗色里。

    薄红的唇角衬着苍白的脸色,越发显得他美貌逼人,惊心动魄。

    白天里见到这个人,还是唇角带笑的温柔模样。但现在眉梢眼角的柔和淡去,墨黑的双目跳动着灯盏的冷光,越发幽深冷淡。

    “别过来了。”

    裴夙转过脸,眉眼倦怠,却还是冲他笑了笑,“就在那儿吧。”

    叶谨白没说话,临进门前陆镜十告诉他,离裴夙稍微远一点,最好就站在门口,一有问题就冲出来。

    “陆先生说您很不舒服,”叶谨白慢慢垂下睫毛,“您不需要……我离得再近一些吗?”

    这是在……撩他?

    裴夙诧异,叶谨白睫毛颤动,忽然抬起眼睛,再次询问:“真的不需要我再靠近一点吗?”

    他还戴着那枚耳钉,站在自己面前,从耳畔红到脖颈,望向他的眼神却坚定清澈。

    裴夙忽然想起当时深夜,叶谨白站在群妖之间,他下楼开门,抬头就撞进那样的目光里。

    其实那个时候就有那么一点动心了。

    “来。”裴夙道。

    叶谨白蓦然笑了,坐在他身边。

    躲在窗外偷看的陆镜十内心狂喊:快!抱住他!快抱他啊!裴故之你是死的吗?!!

    夜回撞了陆镜十一下,陆镜十这才冷静下来。

    等等,他们是来保护叶谨白的,不是来看热闹的。

    夜回和陆镜十同时捂住嘴,生怕自己发出额外的声音。

    屋内,裴夙问:“陆镜十和你说清楚了吗?”

    叶谨白毫不犹豫地点头。

    裴夙点点头,自语道:“那就好,我就当你都同意了。”

    同意什么?叶谨白正茫然时被他一拽,整个人落入温暖怀抱,属于裴夙的味道淹没了嗅觉。

    “我恨不能将你……一口一口吃下去。”裴夙贴在他耳边,喃喃道。

    叶谨白被他抱着,脑子一下炸了,眼神放空,除了“他抱我了”以外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裴先生对他……确实有一点喜欢的吧?

    他道:“裴先生……”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尾音发颤,“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他忍不住了。

    裴夙应了一声。

    叶谨白紧张到指尖发白,“我很喜欢裴先生……”

    裴夙慢慢放开他。

    叶谨白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可能当初在平山发生的一切的使这份喜欢不那么纯粹,但我真的非常喜欢裴先生。”

    “我年幼的时候总以为当时做了一场梦……”

    你是我最向往的神明。

    裴夙静静听着。

    叶谨白轻声道:“您……喜欢我吗?”

    裴夙叹息道:“不够。”

    还不够,这点喜欢怎么够呢?

    裴夙道:“钟灵是治我旧疾的主药,所以我对你的迷恋大多来自于钟灵。”我对你的喜欢太少了。

    叶谨白定定看着他:“那么,裴先生对我一点喜欢都没有吗?”

    他说完话就垂下眼睛,睫毛颤动,一忽一忽的仿佛扫到裴夙的心上了,裴夙一颗心忽然就软了。

    这样的羞涩而坦诚。

    没有人能无动于衷,何况他本来就喜欢他。

    “我现在很喜欢裴先生,以后会更喜欢,每一天都更喜欢你一点,”叶谨白说,“您愿意试着喜欢我吗?”

    裴夙并没有应声。

    叶谨白取下印章,小小的一枚坠在链子上,跟他的心一样一晃一晃的,“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想把这个送给您,从今以后,钟灵一半在您这里,一半在我心里。”

    他捏着链子的手在发颤,裴夙静静瞧了他一会儿,伸手覆在他发抖的手上,无奈一笑,“我不能拒绝你。”

    他压下叶谨白的手,将他拉到近前,在他唇角轻轻一碰,“那么,请多关照了。”

    叶谨白猛地抬头,差点撞上裴夙,“您答应了。”

    裴夙笑着捏了捏他的耳垂,“定情信物都互换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他望进叶谨白的眼睛,“可以帮我戴上吗?”

    印章贴身的时候,储存在其中的神力开始滋养妖力枯竭的身体。虚脱和疼痛都减缓了,裴夙懒懒倚在床头。

    定情信物……叶谨白摸了摸耳钉,难掩雀跃,“您昨天给我这个就是因为……”

    裴夙只是笑并不否认。

    这耳钉其实是个小法器,能撑起一个护罩。他担心哪天和叶谨白独处的时候失控,不小心伤了叶谨白。

    不过很奇怪,他体内叫嚣的欲。望在看到叶谨白的时候反而平静了。比起生吞活剥拆吃入腹,他更想跟他耳鬓厮磨,哪怕是这样简单的牵手都让他疯狂的渴望得到满足。

    叶谨白告白成功,眼睛里都是跳动的光。

    裴夙道:“不早了,睡吧。”

    不等叶谨白起身,裴夙将他捞上床,叶谨白慌慌张张摇头。

    裴夙挑眉,在他耳边吐气,“叶先生,就算我现在想对你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叶谨白面对调戏手足无措,裴夙舍不得欺负太狠。

    “好了睡吧,我逗你呢。”不过以后可就不是逗你了。

    叶谨白躺在他身边,半天没有闭眼,他深深吸了口气,突然撑起身体在他脸颊上碰了一下,“我喜欢你,怎么样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