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18.定情信物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这样一个身材瘦削,细骨伶仃的姑娘却能单手控住叶谨白的两只手腕,贴上来,将叶谨白死死压在墙上。

    “好香。”

    江萧埋头在他颈间,迷恋地大口呼吸,竭力汲取叶谨白身上若有若无的暖香气,忍不住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在叶谨白白皙的皮肤上游移。

    忽觉肚子上爆发出剧痛,江萧捂住小腹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嚎。

    她稍微移开手,露出肚子上拳头大的血洞。

    叶谨白面色冷然,指间夹着一张丹砂画的符纸。

    他左手蹭过脖颈,碰到一点湿润,叶谨白唇角一下子抿起来,眼底露出无法抑制的厌恶。

    江萧在伤口上一抹,肌肤复原如初。她拉上外套拉链,对着叶谨白笑了。

    随即这个瘦弱的姑娘骨骼响动,在叶谨白面前变成了一个独脚长毛的怪物。

    四肢粗壮,孔武有力,和那个江萧绝没有半点相似处。

    山魈!

    隔间被红色的雾气从上至下封闭起来,山魈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一口黄色的牙齿暴露在叶谨白面前,寸许长的指甲掏向叶谨白的心口。

    山魈的妖力构成了牢靠的结界。

    叶谨白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动静太大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握住山魈的爪子,手上灵光闪动,山魈尖啸,另一只爪子伸出试图把叶谨白的心掏出来。

    “西方有灵,邪魔退散!”

    西方白虎,主杀伐正义。

    叶谨白话音落下,金戈之声中响起一声虎啸,猛虎虚影将山魈撞开,叶谨白趁这个间隙抽出符纸,十二章符纸环绕着叶谨白结印的双手,刺啦的灵光在符阵中不断闪现。

    山魈正欲扑上来撕毁符阵,叶谨白先一步动手了。

    符纸将山魈困住,叶谨白从上至下一抹,符纸刷地散开,山魈却桀桀笑了两声,两步冲上来一头撞破了符纸形成的结界,将叶谨白再次抵在了墙面上。

    山魈兴奋地爪子都在抖动,正要破开叶谨白的胸膛,隔间门忽然被人拉开了,裴夙站在门外,脸色极难看。

    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山魈却仿佛被一只大手拎住了后颈,整个腾空起来,重重摔在了隔间外。

    叶谨白被它重重撞上墙,胸口疼得好像要裂开一样,他虽然在剧烈咳嗽,但手里却握着不知何时从脖子上解下来的印章。

    印章已经转化为完全的黑色,浓墨般透着沉沉死气。只要裴夙再来晚一步,这枚象征着“死”的印章就会磕在山魈身上。

    永远都不能让自己陷入绝对被动,就算到最后都不能束手就擒。

    这是叶谨白的准则。

    裴夙上前扶着他,一手环住他的肩膀,支撑他站着,叶谨白被他半抱在怀里不断咳嗽。虽然极力压低了声音,但他咳得整个人都在抖。裴夙被他一声声咳得心都疼了,也顾不上山魈不山魈的,轻拍着叶谨白的背。

    “没事了。”

    叶谨白脱离裴夙的怀抱,因为胸口的疼痛而皱了下眉,但很快就舒展开,对裴夙笑了笑。

    山魈已经趁裴夙安抚叶谨白的功夫逃走了,在地上留下一块黑色的鳞片。裴夙余光瞥见,目光沉了沉,将那鳞片收入手心,上面传来一道熟悉的灵力。

    裴夙收好鳞片,神色如常地解下腕间帕子,给叶谨白擦脸。

    叶谨白伸手抓住帕子,裴夙一笑,将帕子递给他,叶谨白擦了脖子。虽然帕子是冰蚕丝的,但架不住他太用力,硬是在脖子上擦出一片红色。

    裴夙皱眉,抽走帕子,“都蹭红了,你实在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

    可是那只山魈跑了啊。

    裴夙道:“不必管它,我们先回去,方才撞那么狠,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哪儿。”

    他们回到包间,得知江萧没有回来。

    庄帆看到叶谨白苍白的脸色,想起紧跟着叶谨白后面出去的江萧,沉默了。

    潘帅被叶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连忙催着叶谨白回去看医生。

    叶谨白现在浑身骨头都疼,尤其是头,也就不再强撑。

    裴夙送叶谨白回了奶茶店,要不是叶谨白坚持,裴夙可能会把他直接抱上楼。

    过了十分钟,陆镜十噔噔噔跑上来,问:“哥,谁病了啊?”

    原来裴夙叫的医生是陆镜十。

    裴夙侧身,陆镜十这才看见躺在床上的叶谨白。

    陆镜十给他把脉,又在他身上几处按了按,最后到:“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撞得太狠了,骨头都还好,还有点脑震荡。你磕到头啦?”

    山魈冲上将他直接撞在了墙上,后脑重重磕了上去。

    叶谨白缩在被子里,恹恹的一句话也不想说。他直犯恶心,很想吐,但又不愿在裴夙面前失态,于是皱眉强忍着恶心。

    之后几天叶谨白被一向温柔的裴先生强行灌了几碗药,至于那只山魈,裴先生却一直没有再管的意思。叶谨白心里着急,打电话给潘帅,潘帅告诉他,那天之后,江萧就不见了。

    “裴先生,”叶谨白放下杯子,满满一杯的苦涩药汁,“那只山魈……”

    裴夙似笑非笑道:“先把药喝了。”

    叶谨白低头转着杯子,不想喝。

    裴夙便道:“要我喂你?”

    叶谨白一惊,裴夙已经伸手要接他的杯子了,叶谨白连忙避开,深呼吸后一口喝完。

    裴夙递来纸巾和蜜饯,等叶谨白开始吃蜜饯之后,才道:“那山魈躲起来了,暂时还找不到。”

    叶谨白吃惊:“连裴先生都找不到?”

    裴夙笑道:“我又不是万能的。”

    叶谨白喝完药,裴夙看着他睡下。药劲很快上来,叶谨白睡着了。裴夙这才轻轻起身,关上了门,却给窗户留了道不小的缝隙透气。

    蹲在门外的陆镜十连忙凑上来,眼底压着几分忧虑,“哥,你这两天有没有不舒服?”

    裴夙嗯了一声,他转了转扳指,感觉体内的妖力日渐枯竭,甚至已经出现了断续的情况。这一次的问题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不然叶谨白被江萧堵在外边,他也不至于要找那么久才找到。

    得赶快找到钟灵的代替物,不然把叶谨白放在自己身边……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陆镜十的脸色更难看了,“没几个月就是……”他把到嘴的那几个字咽下去,“你该闭关了。”

    裴夙却道:“不急,还有三四个月呢,开春在闭关也来得及。”

    陆镜十心道:你是不急,我都快急死了!

    他还要在劝说,裴夙却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了。

    “我有分寸,不碍事。”

    陆镜十打定主意要劝裴夙早日闭关,一路黏着裴夙下楼了。

    裴夙走到楼梯上,突然转过身道:“吩咐下面人那山魈先别管了。”

    陆镜十眨着眼睛,“啊?”不管了?他哥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那东西动了叶谨白诶,就算了?脾气这么好的?

    裴夙淡淡道:“它和奎虞之蛇有关系,我近来不宜和那边有冲突,先压着,待这段时间过了……”他余下的话没说,但言语中森然的杀意听得陆镜十打了个寒颤。

    奎虞之蛇算是裴夙的对头,不过他怂得很,只敢缩在奎虞。正常情况下,他不是裴夙的对手,但近来裴夙的妖力枯竭得厉害,和奎虞之蛇起冲突可能会殃及身边的人。

    ……

    等他们下了楼。

    床上的叶谨白睁开眼睛,握住了胸口的印章。

    裴先生的身体,出问题了?

    ……

    山魈逃离了沛市,往奎虞去了,不会再来骚扰庄家。庄帆虽然被山魈吸了精气,但也慢慢养回来了。

    裴夙本以为叶谨白会询问自己山魈的情况,谁知叶谨白在确定庄家的问题已经解决之后就仿佛忘了那只山魈,一次也没提过。

    入冬后裴夙越发喜欢和叶谨白待在一起,他也越来越懒散,只是指使夜回在奶茶店帮忙,拉着叶谨白坐在窗边,享受冬日里的暖阳。

    他几乎整天都和叶谨白待在一起,完全不管覆舟的事情。

    比如现在,覆舟里都是客人,裴夙却在他店里,一手撑着脸,合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叶谨白悄悄走过去,用一杯热茶换走他桌上凉了的茶水,这样裴夙一伸手就能拿到。

    裴夙只是假寐,根本没睡着。他的精神不如以前好了,尤其是最近,总是懒懒靠在桌边望着叶谨白,话都少了许多。常常会合眸小憩,算作是休息。

    叶谨白多次询问裴夙的身体情况,都被裴夙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挡了回去。

    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叶谨白一边拿着凉透的茶,一边思考裴夙的身体状况。转身的时候被裴夙牵住了衣服,叶谨白回头,裴夙冲他笑了笑。

    “怎么了?”

    裴夙笑着示意他弯下腰。

    叶谨白面带困惑,俯下身。裴夙抬手,他只觉得耳上一凉,裴夙已经重新倚在桌上了,叶谨白摸了摸耳朵,那里多了枚耳钉。

    叶谨白活到现在做过最不符合“乖孩子”形象的事情就是打耳洞,就打了一个,在左耳。

    平山的山神左耳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痣,他就给左耳打了个耳洞,在特殊的时间里,会戴一枚黑色的耳钉。

    “很合适。”裴夙道。

    叶谨白手足无措,“裴先生,这不合适。”

    裴夙却笑了,“分明很合适。”

    我喜欢的东西送给我喜欢的人,哪里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