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13.月光花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一颗颗糖粒晶莹剔透,说是明珠叶谨白都信。

    糖粒哗啦啦散落,走廊上的人纷纷伸出手来接,接到了就塞进嘴里,道一声:“谢谢裴先生款待!”

    裴夙只是笑笑。

    叶谨白已经彻底酒醒了,不过他还没回想起自己之前干过什么事,所以面对裴夙的时候依然镇定,他对明煌阁很好奇,目光四处转动。

    不管底下的宾客们如何欢呼,裴夙对上楼澈的目光可以说是锋芒暗藏了。

    楼澈毫不躲避,冷然与他对视。

    叶谨白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很茫然——裴先生,是不是喜欢对面那位过于俊美的大妖?

    不怪他想歪,裴夙天生一双凤眼,眼尾含情,眸中波光脉脉。目光流转时不笑也仿佛在笑,哪怕眼底藏着冷意,印在旁人眼里都是动人的。

    他生得实在太好了。

    好在楼澈不会想歪,作为和裴夙同一时期的大妖,他很了解裴夙的实力,两人隔空对视的时候,刀光剑影全在眼中,凌厉气场也尽数压在对方身上,绝不外泄一点。

    他们若是毫不顾忌地针锋相对起来,今天的琼阁之宴恐怕就要泡汤了。

    楼澈实在不明白,他和裴夙往日无怨近无仇,裴夙为什么无端端针对他?

    然而更搞不明白的事情还在后面,西边的帘子也被撩开了,一袭黑衣的寻仙集掌管者走出来,先是和裴夙颔首示意,然后就冷冷看了楼澈一眼。

    通晓一切的陆镜十赶紧把楼澈拉到屏风后面去了,内心祈祷叶谨白能哄着他哥消消气。

    直到楼澈和陆镜十消失在帘幕后,越简才收回目光,走向裴夙。

    叶谨白向他问好。

    越简定定看了他半晌,直到叶谨白微微皱眉,越简才收回目光。他一直以为裴夙当时答应帮叶谨白一把只是敷衍,毕竟这么久没见裴夙带叶谨白出去过。可现在见到叶谨白,越简就知道裴夙当时的承诺并非戏言——几个月的时间,叶谨白身上竟然多了层功德,灵光绕身。

    何况今天琼阁之宴,裴夙宴请众妖,这样重要的场合,他居然会带着叶谨白一个人类在身边。

    越简在看什么裴夙当然知道,叶谨白这身灵光与功德就是香梅山镇压山神得来的。山神死亡后回归天地乃是正道,而叶谨白顺应了正道,自然是功德加身,灵光护体。

    既然叶谨白的机缘系于他身,那只要他呆在自己身边就行了。裴夙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这样想。

    越简就是来和裴夙告辞的,他毕竟有公务在身,来赴宴只是顺便。

    “要下去看看吗?”

    见叶谨白还在向下看,裴夙问道。

    叶谨白连忙摇了摇头,底下的妖怪们太热情,哪怕他在楼上都能感受到。

    “那回来休息会儿吧,还困吗?”裴夙亲自打起帘子,等叶谨白进去后才跟在他身后进去。

    叶谨白摇摇头,他现在一点都不困,对这座巨大的楼阁充满了好奇,连落下的幔帐都想仔细看看。

    他这么直白地表露了对明煌阁的好奇,裴夙冲他招招手,叶谨白坐在他身边,裴夙取下拇指上的扳指递给他,笑道:“你玩去吧,注意别离得太远。”

    叶谨白以为裴夙要把扳指送给他,连忙摇头,“我不能拿。”

    裴夙道:“不是送给你,明煌阁里都是妖怪,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戴着扳指安全些。等你玩够了,把扳指还给我就可以了。”

    扳指静静躺在裴夙手心,上下圈包着金,和裴夙这个人一样雍容华贵,又透着奢靡。

    叶谨白很想下去看看,迟疑片刻还是接过了对方的扳指,这时候,叶谨白才发现裴夙腕上的帕子不见了。

    从叶谨白认识裴夙起,裴夙手腕上就一直系着帕子,今天居然没有,露出了一节线条清晰的手腕。

    裴夙托着脸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真不记得了?”

    什么不记得了?叶谨白茫然片刻,竭力回想,慢慢的,脸红了。

    傻乎乎地跟在裴先生后面、擅自扯掉了裴先生的帕子、裴先生沾湿了帕子给他擦脸……

    大概是太窘迫了,叶谨白眼尾都红了,站起来局促道:“抱歉,我喝醉了!您别计较……”他在言语上向来笨拙,情急之下居然组织不好语言。

    裴夙也没料到只不过是随口一句调侃,或者说逗趣会让叶谨白这么紧张。

    “没关系,我逗你呢。知道你喝醉了,这点事情我和你计较什么。”裴夙笑笑,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叶谨白松了口气,垂头看着手里的扳指,细腻温润的紫玉和冰冷华贵的金属,戴在裴先生手上的时候,总有种特别的韵味。

    他忍不住收紧手指,握住扳指,生怕再泄露一点异样,急忙和裴夙打过招呼,撩起帘子出去了。

    唯恐慢一步就要失态。

    他刚出来,走廊上蹲守已久的陆镜十嗖一声窜出来,拉着叶谨白就进了屏风后,楼澈抄手倚在屏风上,冷眼看着。

    这位大妖出了名的傲慢。

    陆镜十完全不管他,拉着叶谨白嘿嘿嘿直笑。

    叶谨白面对他的笑脸,不得不提高了警惕。对陆镜十他还有点印象,不过由于裴夙和陆镜十说话时刻意避开了他,他不知道陆镜十与裴夙的关系。

    陆镜十收了笑,可怜巴巴道:“哥,叶哥,我哥哥消气没?”桃花眼眨啊眨。

    陆先生裴先生的弟弟?可这位陆先生和裴先生真的完全不像,说是感情好的朋友倒是没问题,不过他这副撒娇的样子……确实像被娇惯的弟弟。叶谨白摇头道:“应该吧”

    其实他根本没看出来裴先生哪里生气了。

    楼澈不喜欢陆镜十和叶谨白太亲近,不太温柔地将陆镜十扯到自己身边来。

    好在叶谨白素来会看人眼色,知道这位大妖不欢迎自己,也就找借口告辞了,转出屏风的时候,陆镜十恨不能唱一曲十八相送。

    叶谨白回想起楼澈看自己的眼神,心道:这位大妖和裴先生难不成是双向暗恋?这么不喜欢自己,大概是误会自己和裴先生的关系了。

    他将裴夙的扳指试着套在自己的拇指上,不合适。那位大妖的身量倒是和裴先生相似,戴在大妖手上恐怕恰好。

    等他出去了,陆镜十捏着自己的镜子,若有所思——他没看错的话,叶谨白手里的是他哥的扳指吧。

    裴夙身上两样东西不外借——帕子、扳指。前者是贴身的东西,后者则象征着权柄。而这两样,叶谨白占全了。帕子,随手沾湿就拿来擦手了。扳指,也就这么交到叶谨白手里了。

    这哪里像是养着自己的药,说是小情人陆镜十都不怀疑。

    不不不,小情人也不对,裴夙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动了凡心!

    裴夙会恋爱?陆镜十的脑子被这一句话炸了,他原地坐了一会儿,突然掉头,“楼澈,你有喜欢的人吗?”

    楼澈道:“没有。”

    陆镜十再接再砺,“你会动心吗?”

    楼澈干脆道:“不会。”

    陆镜十背过身,默默叹了口气——果然,就算是裴夙动心,这个人也依然铁石心肠,即便真的有人能捂化这座傲慢的冰山,大概也不是自己。

    叶谨白并没有离开顶层,他最多就是在楼梯口新奇地看着妖怪们的宴饮。虽然带着裴先生的扳指,但他毕竟不是妖怪,作为人类混迹在妖怪们的宴会中,太扎眼了。

    他心里记挂着香梅山的事情,很快就回去找裴夙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裴夙见他掀开帘子,略惊讶。妖怪们的宴会不能吸引他吗?还是同学会闹够了?

    裴夙问:“不好玩吗?”

    叶谨白坐下来,将扳指物归原主。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新奇,我以前都没见过。只是心里记挂着事情,逛不下去。”

    裴夙道:“嗯?方便说来听听?”

    叶谨白道:“我今天在聚会的时候,听到班里的同学说他拿到了香梅山的开发权。”

    裴夙面露了然,他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天还没有亮,琼阁之宴很快就会结束。陆镜十还在明煌阁,也不必担心有哪个妖怪敢闹事,于是站起来,翩翩有礼道:“叶先生,去看花吗?”

    叶谨白一愣,很快就想起自己前两天还邀请裴夙一起去山南看花,当下就同意了。

    ……

    香梅山比之前好了许多,山间弥漫的死气已经散去了。清晨的空气微凉,两人站在香梅山的山南,借月色,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月光花。

    白色的、一丛丛地开在山野里,皎洁到仿佛纤尘不染。

    “原来是月光花。”裴夙道。

    这种盛放在夜间的花,在沛市很常见。不过这么大范围的,甚至称得上壮观的,也不多。

    “谨白喜欢月光花吗?”

    这是叶瑾白第一次清楚地听见裴夙直接叫他的名字,居然毫不突兀,还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

    叶谨白如实道:“我对花草没有什么偏爱的,长得旺盛我就喜欢了。”

    裴夙唇角一勾,“那你知不知道月光花的花语是什么?”

    月光花的话语?叶谨白当然不知道,他很好奇,裴夙却偏偏不说,只是笑。叶谨白拿出手机,却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

    裴夙道:“月光花的花语……”他刻意顿了顿。

    叶谨白一下子抬头,竖起耳朵听。

    裴夙接道:“……很浪漫。”

    叶谨白知道他又在逗自己,摇摇头很无奈。

    月光花的花语是:永远的爱。

    爱不浪漫,永远才最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