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9.我想和你一起去看花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叶谨白睡了整整一天,黄昏的时候才醒过来。

    当然,他旷了一天工。

    醒了之后和裴夙一起用晚饭。

    叶谨白面前有一盅不知道什么炖的汤,只闻味道就觉得鲜美无比。

    乳白色的汤里面浮着一朵花,像是一整朵泡开的银耳,但又比银耳小很多,奶黄色的一朵,浮在汤水里,嫩滑微厚的花瓣吸足了汁水,微微颤动着。

    “先喝汤吧。”

    只有他面前摆着汤盅,是特意为他准备的。

    叶谨白慢慢喝完了,汤很好喝,但他却觉得难以下咽,勉强喝完一盅汤,他放下筷子,有点为难——桌上摆了不少菜,裴先生却没动几筷子,看样子是吃过了,这顿饭可能是特意为自己准备

    的,可他现在真的吃不下。

    裴夙也放下筷子,他之前吃过了,菜都是为叶谨白做的。

    “吃不下不要勉强,”裴夙道,“出去走走吧,我陪你。”

    叶谨白抿着唇角微微笑了,“麻烦了。”

    裴夙不提送他回去,叶谨白竟然也忘了。

    现在天气没那么热了,又是傍晚,街上很多人,叶谨白和裴夙并肩走在沿街,叶谨白感觉自己很沉重,应该是体内淤积了太多杂质。

    这也导致他的脸色很难看,苍白得跟鬼一样。

    不过他的精神显然很好,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裴先生,您后天晚上有空吗?”

    裴夙道:“有空,怎么了?”

    “香梅山南边的花开了,能请您和我一起去看吗?”叶谨白全然未察觉自己说的话有多暧昧,他觉得裴先生和他一起解决了香梅山的事情,所以想请裴先生一起去看一看。

    裴夙欣然答应,顺便问了一句:“开了什么花?”

    叶谨白道:“不知道,我还没有去看过。”

    裴夙疑惑,“黄莺告诉你的?”

    叶谨白答道:“不,风告诉我的。”

    昨晚他吸纳山间灵气的时候,听到风捎来的每一个口信,原本是寄给山神的,但山神没有听到,他却听到了。

    走了一会儿,叶谨白终于想起来自己店里放着东西呢,就要往回跑,被裴夙拉住了。

    “跑什么,你身体还没缓过来呢。”

    叶谨白心里急——他昨晚新调了饮料,一大桶,忘记放冰箱,就这么放了一天一夜!肯定不能用了,还会把屋子里搞得都是怪味!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现在才想起来!

    裴夙自然不会做出大庭广众之下奔跑这种事,但他出于某种心思,一时没有松开握着叶谨白的手,叶谨白一跑,他就被带着跑了好几步。

    叶谨白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松开裴夙的手,“抱歉。”

    裴夙摇了摇头,不许他再跑动,硬是押着人慢慢走回了店里。

    叶谨白回到店里赶忙查看自己那一桶的饮料,果然已经变味了,好在天还不是很热,没有散发出臭味,就是变酸了。

    叶谨白叹口气,将饮料倒掉了。

    “怎么没放冰箱?”裴夙问。

    叶谨白道:“我忘了。”其实是他正准备放冰箱的时候,裴先生来找他,一打岔就忘了。

    裴夙弯下腰来搭了把手,叶谨白现在比林妹妹还娇弱,刚抬个桶使点劲就觉得头晕眼花。

    收拾完东西,叶谨白发现店里连泡茶的开水都没有,犹豫了一下从冰箱里拿出两杯冰镇的酸梅汤,“抱歉,家里什么都没有,这个是酸梅汤,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裴夙接过来喝了一口,酸甜适中,是让人觉得舒适的口感。

    他留意了店里的装修,和叶谨白一样,第一眼谈不上多么惊艳,但非常舒服,甚至让人……心生眷恋。

    裴夙道:“今天耽误你一天生意了。”

    不等叶谨白说话,他又道:“香梅山的事其实棘手得很,要是没有你帮忙,我处理起来得费大功夫。”

    他一手撑着下颌,在一室暖光下微微笑了,“你说,我要怎么赔你呢?”

    叶谨白道:“不、不用赔。”

    裴夙却道:“不可以,要赔的。嗯,这样好了,我明天来帮忙,你看可以吗?”

    叶谨白还要拒绝——裴先生这样的人哪里像是会干活的?再说了,他也不敢使唤裴先生啊。

    裴夙避开了这个话题,叶谨白也就以为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裴夙离开前,有意无意地提到了院子里那株半死不活的植物。

    “看着快不行了,但照料一下应当还活得下去。”裴夙是这么说的。

    叶谨白将人送走,关上门去照看院子里的植株去了,他浇了点水,其实植物需要的不是水,而是

    水中的蕴含的生气。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下次问问裴先生吧。

    第二天,叶谨白凌晨四点半就起来了,先打开门,果然看见门口的几只死老鼠和一些新鲜的野果以及几支开放的花。

    死老鼠是野猫送过来的,野果和花都是鸟衔来的。

    叶谨白四下看了看,确定送老鼠的猫不在,将死老鼠送进了垃圾桶然后把垃圾袋打包放在门边,

    吃完早饭他会把垃圾送出去。

    把门口已经失去功效的陶盆拿进来,很快就委顿成一捧陶土。叶谨白换上新的陶盆,里面盛满干净的水。

    洗干净手再准备要用的备料,叶谨白一直忙到早上六点半才准备好。他去厨房吃早饭,听到有人在敲门。

    叶谨白打开门,是裴夙。

    还真的来了!

    裴夙提着一方食盒,笑吟吟站在门口。

    “我带了早饭过来。”

    叶谨白连忙请他进来,对于他的熟稔体贴显得很无措。

    “……我做了早饭。”

    裴夙打开食盒,闻言笑了声,“我都带来了,叶先生赏脸尝一点,行不行?”

    他一边说着,一边端出了食盒里的早餐,一碗汤面,三碟小菜,差不多是叶谨白早餐的饭量。

    叶谨白惯来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只好坐下来。

    他还是没胃口,吃得很慢。

    裴夙坐他对面,不紧不慢地解释,“香梅山的事情真的多亏你了,你这两天身体不好,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叶谨白的筷子一顿,点了点头。

    吃过饭,裴夙和叶谨白一起收拾了碗碟。

    裴夙昨天说了要来帮忙,也就真的是来帮忙的。令叶谨白吃惊的是,裴先生这样的人干起活来居然很利索。

    八点钟奶茶店正式开门,陆续有人进来,店里一会儿就坐了不少人。裴夙不会调饮料,就干脆帮

    叶谨白收钱,修长的手指在收银机上跳动,优雅还利索。

    店门又被打开了,叶谨白正在调一杯奶绿没有抬头,对方走到柜台前,叶谨白听见对方喊了一声,“裴先生?”

    那声音里满满的吃惊和难以置信。

    叶谨白抬头,瞧见柜台前站着一位年轻女子,脸上画着淡妆,长发盘起,穿着一件裁剪极好的长裙,手里拿着一只镶着碎钻,四角包金的手包。她似乎十分吃惊,以至于有些失态。

    她声音比较高,一时间吸引了店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和叶谨白一起将目光投向了她,反而是引发姑娘失态的裴夙神色自若。

    将数好的硬币十个一摞放进收银机,裴夙笑道:“是我,林小姐。”

    林茵茵攥紧手包,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裴先生会在这种小店里帮忙?她匆忙环视了四周,确定这就是一家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奶茶店,整家店除了干净以外一无是处。

    裴夙仿佛感觉不到她的惊讶,笑着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林茵茵后退一步,尴尬地笑笑,“不,不用了。”

    她心烦意乱,满脑子心思。一抬头,看见叶谨白的脸,楞了一下试探道:“叶谨白?”

    叶谨白确定自己不认识她,疑惑道:“您是?”

    林茵茵道:“你是苏京大学的吧,我也是,我有个朋友和你一个。你是她们系系草呢,我见过你照片的。”

    叶谨白这才想起这一茬。不过他真的不认识这姑娘,所以应了两声之后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好在林茵茵也无意留下,寒暄几句后就离开了。

    她出门之后,打了电话说她在一家奶茶店看到了帮忙的裴夙,末了很生气道:“叔叔,你不是说他家里很好嘛!怎么还去奶茶店帮工?”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林茵茵转向对面的覆舟,很不甘心地咬了咬唇,不甘心道:“可是就是一家香水店的老板,能有多有钱啊……”

    那人耐心劝了几句,林茵茵不情不愿地挂了电话。

    ……

    裴夙真的帮了他一天的忙,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叶谨白将正在营业的牌子翻了过来,开始打扫卫生。

    他现在都是九点就关门了,今天人太多,迟了点。

    裴夙将钱钞清点好,又亲自去门口的陶盆里添了干净的水,然后关上了店门。

    叶谨白刚歇下来,手里就被塞了杯晾得温度正好的温水,裴夙已经将柜台整理干净了,甚至连抹布都洗了,雪白的四块抹布在架子上晾着,各个杯子归置整齐。

    叶谨白有种自己娶了位贤妻的错觉。

    他想了想,很认真道:“裴先生以后一定很体贴爱人。”说完他就后悔了,裴先生是妖怪,妖怪会结婚吗?

    裴夙笑道:“我现在不体贴吗?”

    叶谨白连忙摇头表示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裴夙怡怡然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男人还是女人。”

    叶谨白静了一会儿,笑了笑,“是男是女不重要,像裴先生一样温柔就好。”

    裴夙一抬眸,撞进他清澈的眼波,那双眼睛坦荡得没有一丝暧昧,仿佛暗示一般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