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门大妖谈恋爱 5.寻仙集
作者:鱼之水的小说      更新:2018-04-18
    昨晚睡得太迟,叶谨白的生物钟难得没起任何作用,已经到了九点半,他还没醒。恍惚间听到尖利指甲挠门的声音,叶谨白悄然睁开眼睛,眼底还带着浓烈的睡意,可人已经轻巧地翻下床,走至门边的时候才恍然想起来自己在裴夙的结界里,而非自己家。

    叶谨白松了口气,打开门,小黑猫两步窜了进门,裴夙则站在门外含笑看着他。

    叶谨白:“……”

    叶谨白顿时尴尬,他刚起床,还没洗漱,整个人都睡眼朦胧的

    他还穿着裴夙的衣裳,衣襟敞开,露出的皮肤雪白,眼神表情都是茫然的,连呼扇的睫毛都透着迷蒙。

    裴夙示意小黑猫出来,小黑猫冲叶谨白叫唤几声跑了出去,裴夙道:“该吃早饭了。”

    叶谨白窘迫得不行——在别人家睡了懒觉,还被主人亲自喊起来吃早饭……

    好在裴夙说完话就体贴地离开了,让叶谨白先洗漱。

    洗漱过后和裴夙一起吃早餐,熬好的粥温度正好,桌上放着小菜。

    “昨晚的树妖已经被带回来了,”等他吃完了,裴夙才道,“要去看看吗?”

    叶谨白连忙点头。

    树妖已经清醒了,身旁围绕着一圈圈极淡的烟雾,将它禁锢在方寸之地,地面上散落着枯萎的花瓣和叶子,树枝上还挂着冰渣子。

    房间里弥漫着似有若无的香气。

    一大一小两只黑猫蹲在树妖面前,不断伸爪子撩拨对方微颤的嫩叶,偶尔有花瓣飘落,立刻就会被毛爪子们蹂。躏成一团鲜红。

    而树妖在这两个辣手摧花的流氓面前敢怒不敢言,只能瑟瑟发抖。

    叶谨白进门就看到这幅景象,忍不住笑了。

    小黑猫立刻从大猫背上跳下来,蹭到叶谨白脚边冲他叫唤,叶谨白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

    裴夙挥手打散了烟雾,房内的香气渐渐消散。

    禁锢树妖的烟雾虽然消散了,但树妖仍旧缩在地上不敢动弹——屋里两位大妖,随便哪一位都能打得他魂飞魄散。更何况裴先生也在……树妖瞄一眼逗猫的叶谨白,树枝都抖起来了——这个人类难道和裴先生是旧识吗?

    “你不是沛市的妖怪?”裴夙问道。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的。

    各个大妖划地而居,各不干扰。他坐镇沛市,周遭几个市的所有妖怪以他为首,妖怪们的品种、

    每种的数量他心里都有数,没见过原形为凤凰木的妖怪,应该是其余地界的妖怪。

    树妖连连晃动树枝,“小的是晋城籍贯。”

    晋城。裴夙挑眉——芳故的地界?

    树妖低眉垂眼,细声道:“小的和闻年生有旧怨,不久前还被他打成重伤,至今没法回复人形,这两日伤势减轻,小的怒上心头便来寻仇了。谁知……谁知闻年生不在,只有这个人类住在小楼里,小的以为他和闻年生关系密切,就打算抓来审问。小的有眼无珠,不识泰山,竟然得罪了裴先生的人,裴先生饶命。”

    一边撸猫一边听的叶谨白:“……啊?”什么叫裴先生的人?

    裴夙却冷笑了下。

    叶谨白有些吃惊——裴夙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柔优雅的,再绅士谦让不过,这一笑却是漫不经心中藏着十足的冷淡了。

    树妖明显瑟缩了一下。

    裴夙懒得揭穿它。抓来审问?一开始可能是,后来恐怕是看上叶谨白的特殊体质准备拿来进补了。

    “你和闻年生有旧仇?什么仇?”叶谨白问。

    树妖细声细气道:“我与闻年生曾经争夺过宝物,他打断了我的树枝。自那以后,我们就结了仇。小的,小的多有不忿,常来挑衅,直到上个月,闻年生将我打成重伤,小的才回到晋城养伤。”

    伤一养好,立马作死。明知道自己打不过闻年生,还非要往闻年生面前凑,也是真爱(并不是)无疑了。

    树妖虽然不是沛市地界的妖怪,但撞到裴夙手里也只有听任发落的命。裴夙将树妖交给叶谨白,

    树妖心知叶谨白定然比裴夙心软,嚎啕大哭着说自己知错了,下次不敢了,愿意留在叶谨白身边当牛做马弥补过错。

    叶谨白连忙表示不用。这树妖心术不正,虽然欺软怕硬,屈服在裴夙的威压之下,但他真的镇不住树妖,毕竟树妖的修为太高了,昨晚伤势未愈的情况下还逼得叶谨白全力以赴,等树妖养好伤,叶谨白指不定哪天就成了对方的口粮。

    既然叶谨白不打算处理树妖,裴夙就打算把他扔到晋城,交由芳故处置。

    树妖的事情差不多解决了,叶谨白提出了告辞,裴夙送他到门口。

    叶谨白腼腆道:“您回去吧,几步路而已。”

    裴夙笑着应了,站在门口,一个所有在街上的妖怪都能看到的位置,等叶谨白进了对面的店门,才转身回去。

    叶谨白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就发现周围的妖怪店主们都在看他,准确来说,是目光在他和裴先生之间徘徊。

    不用动脑子都能脑补出这群店主们内心狂暴的弹幕式吐槽——

    我屮艸芔茻,过夜了过夜了!

    裴先生居然动了凡心!

    我弄死这个狐媚子!我的裴先生啊啊啊啊!

    ……

    接收到这些充满“深意”的目光,叶谨白默默转身当做没看见。

    他隔壁就是昨晚那头狼妖,早上看到他从覆舟出来的时候,整头狼都僵硬了,呆呆站在自家店门口,像一尊干裂的雕像。

    叶谨白当做不认识他,现在快中午了,他随便吃了点东西当做午饭,就开始准备下午要用的东西。

    他存款不多,再没有进项日子就不好过了。

    好在斜阳街的人流量不是一般的多,叶谨白也比第一天更熟练,一个下午下来收入还算可以,毕竟这么热的天,就算出来了,人们也更愿意坐在店里休息。

    到傍晚的时候,叶谨白匆匆吃了点晚饭,六七点钟之后来逛街的人更多,他忙到晚上十点半左右终于清闲了。

    邻近十一点,面向人类的店铺都已经关闭了,叶谨白也将正在营业的牌子翻过来,准备关门的时候,裴夙笑吟吟叩响了店门。

    叶谨白连忙放下手里的杯子,请他进来。

    他进了门,叶谨白才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那人穿黑衣黑裤,修眉寒星目,薄唇微抿。容貌是十分的俊美,神情却是十二分的不苟言笑。

    那人间叶谨白看向他,微微颔首。

    裴夙道:“这是越简。”

    叶谨白道:“你好。”他心里疑惑,面上也就露了出来。

    越简与裴夙对视一眼,裴夙笑着递给叶谨白一张纸巾,叶谨白接过来擦干手,请两人在桌边坐下。

    越简道:“我是寻仙集的保管者。”

    寻仙集?什么东西?叶谨白不明所以,将调好的饮料送到两人面前,“那您来找我是?”

    饮料是特意调出来待客的,入口之后是一股让人幸福的清甜。

    裴夙抿了一口,从中感受到浓郁的生机,忍不住柔和眉眼,笑了笑。

    越简回答:“寻仙集上有你的名字,特来此知会。”

    叶谨白问:“寻仙集是什么?”

    越简沉默了一下,慢慢将目光移向裴夙,显然是等对方解释了。

    裴夙放下杯子,招手示意叶谨白坐到他身边,然后道:“这个说来话长了。在,嗯我也不知道多少年前,极东之地生有一株奇树,后天降雷火将其焚毁,灰烬中生出两物——问生榜和寻仙集。问生榜问千年妖,寻仙集寻有缘人,前者只登入妖怪的名字,后者只记录人类的名字,后来问生榜并入了寻仙集,凡是名字记录在这上面的都会获得登仙的机会。”

    叶谨白好奇道:“最后都会上天庭吗?”

    裴夙摇头:“没有天庭,所谓登仙也不过就是获得更长久的寿命,如今坐镇各地的大妖都曾上过问生榜或是寻仙集,他们是真正的寿与天齐,无非意外,不会死亡。”

    这么好?叶谨白歪头,还是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肯定还有附加条件。难道会要求记名人互相厮杀,活到最后的成为人生赢家,得以登仙?

    他的表情实在太直白,裴夙莞尔道:“当然不是记上名字就一定会登仙。”

    叶谨白面露了然。

    裴夙一猜就知道他把寻仙集想当成某种养蛊般的邪物了,一时哭笑不得,无奈道:“登仙虽非易事,但也绝不算凶恶。自问生榜并入寻仙集之后,每一百年开一次,一次只计入二十个名字,而且并不是计入名字即一定会登仙。寻仙集近来十次开启没有一个能登仙。”

    裴夙道:“记入寻仙集不过是比旁人多了几分机会罢了,最后是何结果还是看自身,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于前途修为无碍。寻仙集其实是恩赐。”

    他解释完了,越简伸手在桌上一拂,一盏明灯凭空出现,宫灯四面是白色的鲛纱,光芒明澈。

    不错,寻仙集不是书,而是一盏灯。

    越简轻轻一拨,宫灯转了两圈,绣着浅色梨花纹的一面在叶谨白面前停下,白色鲛纱上缓缓映出叶谨白的名字。

    “注意看,接下来显现出的是你的线索。”

    越简指尖灵光闪动,纯白鲛纱上名字淡去,渐渐显出一个影像,是个男子的背影,着一件黑色长袍,绣着金云与鹤,身姿挺拔劲瘦。

    裴夙怔住。

    越简吃了一惊,面上虽无波无澜,却下意识看向了裴夙——这背影是裴夙无误了。